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各人悉数尽到案,真相可触不可见。

  早上八点钟,各路人马终于又汇聚到刑警队了。

  陈轩到案已经快七小时了,可是一言不发。陈利明和赵鸿两个人也不着急,就静静的看着他。

  他的好兄弟雷炎倒是竹筒倒豆子,该说的都说了。说到底也是为了医院的创收,雷炎觉得自己不会承担多大的责任。高梁觉得这是最轻松的一次审讯,倒是黎麦,记笔录手都快写断了。

  杜志春带着其他人几个人凌晨从盖州市撤了回来,本以为可以安稳的睡觉,没想到被王平拉过来对付刘克志。

  李永秋和刘思宇给王博做完了询问笔录,把他送到家;调头又去了房产登记中心,查看陈轩房产的登记情况。

  当大家开始上班的时候,刑警队已经忙了一晚上了。

  李乐峰站在监控室里看着审讯情况,眉头紧锁。

  陈利明对陈轩的审讯并没有直接问起杀人案,而是从他报假案切入进去。可是陈轩咬死了,就是不开口说话,弄得陈立明很是恼火。

  看来一时半会儿从他这里突破不了。

  而王平和杜志春两个人对付刘克志,也是打了半宿的机锋。王平的耐心终于在天亮时耗尽了。他毕竟还是国企老保卫处出身的,在考入公安之前,也都是工人老大哥的火爆脾气,受不了这些小布尔乔亚的磨磨唧唧劲儿,直接拍桌子站起来了!

  杜志春还算冷静,准备压着王平的火。可是王大队长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刘副总,你的员工冻死在你们的车间,这事儿要是被别人发现了,是不是影响你的仕途啊?”

  刘克志眼神闪了闪,一口咬定“没有的事儿!”

  王平一拍桌子,“没有的事儿?你当我们是傻子呀?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们已经找到皇甫纲的尸体了!他穿着你们公司的工作服,我们都调查过,那是你们进车间的专用薄棉夹克,是不能穿出去的!这人怎么看都是冻死在你们公司!你说你不知道?!”

  随即,他的语气又缓和了一些,“我现在跟你交个实底儿,这件事有可能不是意外。如果是意外,或许会影响你的仕途;可它不是意外,是人为造成的,防不胜防,不是你的责任。你不说实话,我们怎么查?”

  刘克志脱口而出:“不是意外?!”说完,他就后悔了!这是上套了,这话证明这事他知道。刘克志的表情露出一丝懊恼。

  王平假装没看见,继续说:“当然不是意外!我就问你,你当时在车间吗?”

  刘克志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王平没管他,自问自答:“你没在车间,是有人告诉你,皇甫纲冻死在那里了;还有人给你出主意,让你决定把皇甫纲尸体处理掉了!这件事是谁告诉你的呢?”

  刘克志的表情从懊恼变成了惊讶,因为王平说的全中。

  王平抛出问题,就不再说话,而是悠哉的点上了一根烟。

  杜志春在这时候开口了:“怎么样?你不想跟我们说点什么吗?”

  中午十二点,王平和杜志春给刘克志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刘克志临走的时候问:“这事能不能不告诉单位?”

  王平告诉刘克志:“你说的,我们姑且信了,但是不一定就是事实。毕竟人死在单位了,你是参与了犯罪还是被人蒙蔽,我们还要继续调查。至于你的单位,我们也会给你一段时间,你最好跟单位讲清楚,比我们通知更有主动权。”

  刘克志失魂落魄地离开了。

  雷炎接受了询问之后,也走了。

  对陈轩的审讯也中止了,让他吃点东西,休息一下。

  趁这个时间,所有开了一个案情通报会。

  “我们有一个核心问题,不知道大家意识到了没有?”李乐峰表情特别严肃

  高梁点了点头,“意识到了,目前没有核心证据。一开始我们就知道这个问题的存在,所以需要我重新梳理一下案件。

  “第一个死者皇甫纲。死亡时间大概在一个半月以前,死因是冻死。根据科龙公司营销副总刘克志的说法,是皇甫纲和陈轩下班之前按照他的要求去车间。离开的时候,陈轩没有注意到皇甫纲还在,就把门反锁了,第二天发现皇甫纲冻死在车间里。刘克志正在提干的关键时期,为了不让这场意外影响自己的仕途,他和陈轩决定瞒下这件事,把皇甫纲的尸体运到了大水塘抛尸。

  “第二个死者是从盘锦到营口公干的杨帆。目前没有发现他与陈轩有什么直接的联系,他是一个同性恋者。

  “第三个死者郭乐天,本地一家饭店的老板。此人和陈轩没有直接联系,但他的情人皇甫纲和陈轩同时倾心另一名女性,因此关系比较紧张。

  “陈轩本人曾经到我局报案,称遭到皇甫纲的袭击,受到轻伤后住院。但经过调查,陈轩所说的遇袭时间,皇甫纲已经死亡。

  “根据现在案件关联情况来看,后两起案件被害人与陈轩没有直接关系;从作案手法上来看,皇甫纲的死因和其他两名被害人的死因明显不同。因此,陈轩与后两起案件真的无关。只是他报假案的动机是什么?”

  李永秋怯怯地举起手,“我这里查到了奥林二区的房子的确是陈轩的名字,而且还是全款买的,就在两个月前买的。”

  “全款?”大家都很惊讶,毕竟陈轩家里条件非常一般。

  “对啊,得十几万呢!”李永秋感叹道。

  “他哪来的钱?”高梁自言自语。

  “我们也去查了,我发现陈轩的银行卡里没有大额资金的流入或流出,他女朋友的银行卡里也没有。”刘思宇接茬儿道。

  “那就是有人替他直接付款了。”王平脑子里又把这个案子里出现的人过了一遍筛。

  “会不会陈轩在外面另有情人?还挺有钱的那种女大款!”杜志春也提出了一个一种可能性。

  “应该不会,他跟郭丽都快结婚了。”高梁摇了摇头。

  “那可不一定,皇甫纲还喜欢郭丽呢!一样为了钱和郭乐天在一起。”黎麦撇撇嘴。

  高梁知道黎麦指的是王建达说的情况,就是和郭乐天相好的司机经常向他要钱。这个司机就是皇甫纲。

  李乐峰最后拍板分配任务:“咱们还有一天一夜的时间,怎么也要把陈轩的笔录拿下来!不管他说啥,一定让他开口说话!利明,你和赵鸿继续啃这块嚼牙的骨头。

  “高梁,你带着黎麦再去一趟人民医院,查一查雷炎说的是真是假。看看人民医院是不是为了创收,经常这种挂床的情况。而且跟他们好好谈谈,仅仅是为了破案,不会牵扯其他问题。”

  “这很没原则呀!”高梁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句,把李乐峰气乐了。

  “人命关天!先把人命的问题解决了,其他的咱们再以后再说!”说完,李乐峰又对王平交待:“老王,你和老杜两位老同志再辛苦辛苦,去科龙公司摸摸底儿。如果二中队的人能腾出空来,多带几个人去,提高效率。”

  杜志春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永秋,你怎么找到的陈轩,再去那个地方问问有没过杨帆?”李乐峰转向李永秋。

  李永秋有些困惑地看着李乐峰,李乐峰悄悄的向他挑了挑眉。李永秋恍然大悟,立刻明白了领导的意思。

  会议很短,大家领了任务再次分头出发。

  李永秋和刘思宇开车直奔酒吧街。

  大白的酒吧街像空巷子一样,各家老板大都不是在睡觉,攒精神准备晚上通宵营业。

  昨天晚上刘思宇并没有跟着李永秋过来,所以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看着李永秋直奔酒吧街后巷,熟门熟路地钻进了一家酒吧的后院,目瞪口呆。

  邱阳春正在院子里摆弄花草,看见李永秋闯进来,愣了一下,直起身来,问道:“小秋,你怎么来了?”

  李永秋从书包里掏出杨帆的照片,递给他,“邱叔,您见过这个人吗?”

  邱阳春看了一眼,说:“没见过。你等着,我让小许过来看看。

  酒保小许本来在二楼睡觉,被吵醒以后一脸不开心,看见李永秋以后不敢不开心。

  李永秋拿着杨帆的照片,问他:“你见过这个人吗?”

  小许接过照片,仔细看了看,说:“我见过这个人。”

  邱阳春很惊讶,“怎么酒吧里的客人,你比我熟啊!”

  小许点点头,说:“基本来过的人我都能记住。老板,你根本也不在意啊,每天就窝在吧台那里,不是调酒就是发呆,客人都是我来招呼的好吗?”

  李永秋打断小许对老板的吐槽:“你什么时候见过他?”

  小许说了个日子,正是杨帆遇害的当天。

  刘思宇问:“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

  小许不好意思地说:“那天是对面酒吧服务员小玲的生日。这个人来的时候先进了小玲店里,后来又到咱们店里,所以我对他有印象。”

  邱阳春夸小许:“孩子,你过目不忘啊!”

  小许带着点小得意,“还行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