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经侦刑侦细分工,十年老警心绪崩。

  周又麟走进会议室,看见满会议室的人,吓了一跳。他一头雾水地跟众人打了招呼以后,找了个位置坐下了。

  王青琪抬眼看了他一眼,直接开口就问:“又霖,你们那案子现在办的怎么样了?”

  周又麟不知道领导为什么这么问,踌躇了半天,才回答:“主犯张岩的供述和现有的证据还可以,已经准备移送起诉了。”

  “你们跟这起诈骗案的被害人接触过吗?”李乐峰接茬儿问道。

  周又麟更懵圈了,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才是对的。他犹犹豫豫地说:“偶尔是有一些被害人来问案件进展情况,但我们只是说还在保密阶段。发生什么事了吗?有人托关系找到咱们局了吗?”

  这话问的就很有弯弯道了,给老好人性格的王青琪噎了个够呛。

  李乐峰知道他想偏了,敲了敲桌子,引过他的注意力,“你知道今天下午东升市场发生的那起命案吗?”

  “我听说了。”周又麟看见李乐峰脸色撂了下来,知道自己嘴快失言了,不敢再多说话,问啥答啥。

  “凶手杨柳松就是你们在办的这起诈骗案的被害人,而伤者就是主犯张岩他媳妇付莉莉。”李乐峰把下午的情况简明扼要地说了。

  周又麟没想到见他过来是这个原因,当时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

  李乐峰也没有精力顾及他的心情,而是继续说:“据说这个杨柳松是听到办案民警告诉他张岩拒绝退赃,他的钱拿不回来了,绝望之下,一冲动干了傻事。”

  周又麟听到这话,吓坏了,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没有,没有,据我所知,我们专案组没有人跟他讲过这件事。”

  李乐峰也知道,现在也不是调查这种细枝末节的时候,“这件事现在可以先放放,你们专案组回去自查一下,到底是谁这么不负责任,法院没判决的时候就透露这种消息。另外,一会儿你把提讯证给刑侦大队,明天他们去提审一下张岩。”

  周又麟一听这话,表情很是为难,“领导,这样不太好吧。咱们两个大队分家的时候,不是分工很明确了吗?”

  “提审他又不是问诈骗案的事情。”王平没有让步,“现在伤人案的两个伤者都在医院,没有办法做笔录。我们得看看张岩能不能提供其他的线索。”

  周又麟还想在说些什么,李乐峰抬手制止了他。“好了,就这么定了!”

  转过头,他指示高梁:“散会之后,你去把提讯证拿来,尽快安排人明天早晨过去提审。”

  “好!”高梁面无表情地应下了。

  其他人也感受到了会议室里暗流涌动,但是不明所以,干脆不抬头,假装透明人。

  晚上,高梁回到家的时候,都已经是后半夜了。父母早就睡下了。

  他蹑手蹑脚地溜进了洗手间,脱下了外套和长裤,才发现整个衣服裤子都被血浸得透透的;脱下鞋子,发现鞋袜更是惨不忍睹,深蓝色的袜子已经变成了黑色的,泛着浓重的血腥味道。

  高梁后知后觉地感到胃里不舒服。他坐在马桶上发了一会愣,还是没有忍住,转身跪在地上,抱着马桶哇哇大吐。

  这一下子可把梁英华吵醒了。

  梁英华循声走到洗手间,看见自己的儿子像个血人一样,伏在马桶上,吓得一声尖叫。

  这一声又把高凌云吵醒了,以为自己老伴摔倒了,也赶忙披上外套走出卧室。

  “梁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别吓唬妈啊!”梁英华都快哭了出来。

  高梁今天没有吃午饭和晚饭,要吐也吐不出什么来。

  他勉强直起身,一抹嘴,“没事,没事,我没受伤。我今天出了个现场,之后没时间收拾个人卫生,弄得身上全是血。”

  说完,高梁把袜子团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衣服是新买的,实在不舍得扔。他把从架子上掏出一个大盆,接满了水,把衣服裤子一股脑都泡了进去。盆里的水立刻变成了红色,颜色深得很快就看不到衣服了。

  高凌云一看儿子没事,也松了一口气。他随即又板起了脸,“当了警察十多年,出了多少回命案现场了?再说,你自己也受过伤,见过血,怎么还能这么大反应?”

  梁英华不干了,一掌拍在高凌云的胳膊上,“你怎么说话呢?你不安慰安慰儿子,还在这说风凉话!”

  高凌云一看老伴发火了,吓得不敢再说话。

  高梁打起精神,摆了摆手,说:“妈,您不要埋怨我爸。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儿,这次可能因为不是我自己的血,还在身上泡了几个小时,实在有点儿难受。”

  梁英华虽然平时脾气不好,但关键时刻还是心疼儿子,“赶紧睡觉吧,衣服放在那儿,明天妈给你洗了!”

  高梁点了点头,“您二老先出去,我冲个澡。一会儿我真得睡了,明天早晨还要去看守所提审呢。”

  老两口看儿子真的没有啥事,也就回到卧室了。

  第二天,高梁早早就醒了,天还蒙蒙亮着。

  高梁一边洗漱,一边想:今天是黎麦开车过来,两人直接看守所;刘思宇、李永秋、王彤佳三个人还守在医院;陈利明和赵鸿还在现场附近走访排查。行,安排得明明白白。

  但高梁的心里总是有一些不安,好像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情。

  七点刚过,高梁陪着爸妈吃完早饭,又顺手带拿了两个包子,晃晃荡荡地到楼下,正好看见黎麦开车拐进小区来。

  高梁坐上驾驶位,把包子递给徒弟,“喏,你梁阿姨的独门绝技——牛肉大包子。”

  “哇!谢谢!我正好没吃饭!”黎麦乐呵呵地开始啃包子。

  高梁一路沉默的向东开着车。

  黎麦吃完两个包子,发现平常像个话唠似的师傅竟然一言没发,有些奇怪。“高师傅,你怎么了?”

  高梁被他问懵了,“什么怎么了?”

  “我觉得你心情好像不太好。”黎麦歪着头看着他。

  高梁一巴掌把他的脸推正,“别瞎想了,我就是在考虑这几个案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