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天罗地网无所遗,多行不义必自毙。

  十二、4月24日上午10时,副局长办公室。

  李乐峰让杜志春替下高梁继续审讯。

  高梁坐在沙发上,突然放松下来,有点儿昏昏欲睡。

  李乐峰看着大小伙子困得像散了黄的鸡蛋,也是心疼,可是时间不等人。

  把茶杯放在高梁面前的茶几上,他一下子惊醒了。李乐峰指指杯子:“这是从我儿子抽屉里偷的咖啡,是我侄子从上海给他带回来的。还挺好喝,你尝尝。三天三夜没睡了吧?”

  高梁抹抹脸,说:“可不是,来回路上就扔了30多个小时,晚上都在赶路,几乎全程都在超速,回头您找人帮我们消违章啊!”

  “……”

  “李局,您让老杜把我换下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咱们下一步该找高飞宇了吧?”

  “是。虽然于海龙还没交待,但是从作案时间和作案手法上来看,于海龙和高飞宇干的没跑了。当时场景应该是于海龙从背后反剪王世礼双手,控制住他,高飞宇直接捅了他三刀。听见王晓光往胡同外逃跑呼救,高飞宇转身想去杀掉王晓光,可是却看见有人向胡同里赶来,于是招呼于海龙放开王世礼,从胡同另一头跑掉。”高梁一边说一边比划。

  “动机呢?”

  “不一定是抢劫。因为于海龙过去参与的几起案件中,虽然也有被害人受伤,但是还没有杀人。而这次明显就想置人于死地。”

  “所以这次应该是高飞宇主导的。现在时间有限,我们是不是应该让安全局的朋友出手相助了?”

  “好!我马上去联系他们,我想他们也该查到这一步了。”

  “先不着急,还有个事情。之前老杜他们一直在排查重点人员,高飞宇除了营口、黑龙江这两个地方经常居住之外,在吉林也有亲属;也不能排除于海山说的山东、河北等地方。正好山东、河北、黑龙江这些地方也是他们犯过案的,你让王思彤给山东、河北、黑龙江这些地方发协查通报,把案件情况说一下,再让他们协助抓捕高飞宇和那个漏网的小虾米张洋。”

  咣咣咣……敲门声。

  “进来!”

  陈利明探进来半拉脑袋,笑嘻嘻:“李局,大龙撂了。”

  “好小子!怎么撂的?”

  “我告诉他高飞宇快到了,你想一想他能怎么说吧!”

  “连蒙带骗呗……过后把笔录给我看一下。”李乐峰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十三、4月25日下午15时,吉林省四平市公主岭石丰村。

  昨天下午,把三个犯罪嫌疑人送进了看守所,大家好好地睡了一觉。

  今天早上七点不到,外面下起了春雨,越下越大,仿佛要把夏天的份儿都下完似的。李乐峰就接到了高梁的电话,高飞宇在吉林公主岭,他大伯父家。

  事不宜迟,李乐峰跟局长王青琪汇报了情况,决定自己带队去一趟。王青琪思虑了一下,同意了。

  下午两点,李乐峰、高梁、黎麦、刘思宇就到了公主岭市刘房子镇。镇上的派出所民警一早接到了协查通报,就等着他们过来。调了户籍,确认高飞宇的大伯家在石丰村。

  派出所的民警带着李乐峰一行四人到了村里的治保主任老张头家里,李乐峰把情况跟他简单说了一下。治保主任老张头是部队转业回到老家的,带着老兵的劲头。听完李乐峰的描述,老张头立刻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个人,大概在老高家住了一个多礼拜了。我带你们去看看吧。”

  李乐峰怕打草惊蛇,就让高梁一个人随着老张头去转了一圈。而他们在张家等着。

  没多久,高梁就回来了。高飞宇大伯家是一排三间瓦房,前边有院后边有门,院子里还养了一条黑狗。院子里有两个青年在编鸽子笼,其中一个正是高梁见过照片的高飞宇。

  这下李乐峰心里有底了,可是手底下三个小伙子去抓高飞宇是没问题的,就怕他的亲戚一拥而上。想到这,他问道:“老张大哥,那我们还想请您帮个忙,行吗?”

  老张头一口答应:“行啊!都是公安的活儿,有啥不行的?”

  下午4点多钟,太阳还在高高挂着,大黑狗在屋檐下打盹。高家前门十米远的地方有个大柳树,高梁和黎麦在柳树下等着;高家后门是一片小树林,刘思宇和派出所民警钱明在那里设伏

  老张头带着李乐峰漫不经心地走进去,就看见离院门三米远的板凳上一个年轻人在拿砂纸给编好的鸽笼子抛光。老张头冲着李乐峰摇摇头,他应该是高飞宇的堂哥;那另一个背对着院门蹲着的人就是高飞宇。

  年轻人抬头看见老张头一愣,高飞宇看见他的神情就想转身一看究竟。可李乐峰趁他还没来得及转身,拽住他的头发,顺势往后一退,就把他摔个四脚朝天。这时候,高梁、黎麦冲进来,迅速控制他的双手。刘思宇和钱明也从后门进来了,拦住了高飞宇的堂哥,不让他搅进战局。李乐峰迅速给高飞宇做了搜身,从他夹克衫里掏出了一把折叠刀。

  至此,“4·10杀人案”另一名犯罪嫌疑人高飞宇也落网了。

  李乐峰婉拒了镇派出所和老张头的盛情邀请,丝毫没做停留,直接押着高飞宇往回赶。

  当晚十一点,几个人终于赶回了营口。

  从案发到现在,总共十五天,全部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

  十四、4月26日上午9时,刑警大队审讯室。

  高飞宇抬头看了看高梁:“我要说的都说完了,抢劫,失手捅了他,不知道他死了。”

  高梁乐了:“我没指望你能说真话,但是你也差不多点儿吧?别人抢劫求财,你抢劫要命。”

  张新刚停下手中的笔。

  监控室里李乐峰和常荣静静地看着审讯室里发生的一切。

  李乐峰先开口了:“这份笔录是你们需要的。”

  常荣叹了一口气:“乐峰,你要体谅我的工作。这份笔录是我们需要的,却不是你们能录到卷宗里的。”

  “我明白。不管怎么样,抢劫杀人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我们公安是不愁的。如果口供拿不下来,你们怎么办?”

  “世礼就白白牺牲了,恐怕我们的工作就会变成敌暗我明。”

  “你们只有这一条线吗?”

  “不是,我们已经知道是谁了,但我们只有高飞宇这一份铁证。”常荣看着李乐峰,“一个和他们互相牵制的铁证。”

  李乐峰不再多问,转身上楼回到了办公室。

  下午的时候,高梁来到李乐峰办公室,“李局,我跟您汇报一下和安全局同志审讯的情况。”

  李乐峰点点头。

  十五、

  “1999年7月4日,犯罪嫌疑人于海龙伙同邱伟、张晓明在营口市站前区向军路南胡同持刀抢劫被害人邹涛,共抢得现金3000元整;摩托罗拉手提电话一部,价值8900元整。

  1999年10月31日,于海龙伙同邱伟、张晓明、张洋盗窃双鸭山尖山区某仓买,被群众扭送派出所,被处拘役三个月。

  2000年3月20日,于海龙在307省道拦路抢劫,抢得摩托车一辆。

  2000年4月6日,于海龙窜至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伙同张洋于夜间在前进区安庆路附近居民楼群中持刀抢劫被害人孙立秋,共抢得现金1000元整;天梭手表一块,价值1200元左右。

  2000年4月10日,于海龙与高飞宇在营口会和,在营口市站前区向军路南胡同杀害被害人王世礼。犯罪嫌疑人高飞宇另案处理。

  2000年4月12日凌晨,于海龙窜至河北省秦皇岛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利用砍刀敲碎了路边停放的汽车玻璃,盗窃红塔山香烟一条,价值400元。

  2000年4月18日,于海龙窜至山东省东营市,因恐吓路人被巡警制服。经搜查,发现其随身携带长二十公分利刃,遂将其带离现场。于海龙乘巡警不备逃脱。

  2000年4月23日晚8时,于海龙窜入营口市万有街于家烟酒店,入室盗走现金1300元;同日晚23时,被我局抓捕归案。”

  李乐峰合上了笔记本,面无表情。这是一个贴天飞贼,这也是一段被自己放弃的人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