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主播更换生疑窦,技术革新有突破。

  老式挂钟刚刚敲了十二下,高梁回到了家里。一开门,他发现他爸他妈坐在沙发上正在等着他

  高梁吓了一跳,“您二老咋还不睡觉?坐在这里干什么?”

  梁英华女士看起来很难过,问高梁:“董倩是不是没了?”

  高梁看了看自己的老妈,坐了下来,点点头:“嗯,是啊!我现在办的案子,被害人就是董倩。”

  梁英华作为董倩的忠实粉丝,表示非常悲伤。但是作了三十多年的警察家属,她也知道不能多问。

  高凌云在旁边插嘴:“今天晚上换的女主播,一点都不好看。”

  高梁好几天没回家,也没看到电视,就随口一问:“换了谁?”

  “一个叫耿超的女孩。以前总在购物节目看见她。风格太做作,你爸不喜欢,我也不喜欢。”梁英华是超级电视迷。

  “哦。”高梁漫不经心地应到。

  高凌云劝老伴儿回房间睡觉,自己还有话跟儿子说。

  “孙黎明有没有难为你?”高凌云也不绕圈子。

  “没有,他难为我干啥呀?”高梁像是满不在乎地说。

  “当年孙黎明的岳父给我打电话,让我不要给孙黎明处分,被我拒绝了。这事…孙黎明是知道的。”

  “他当年的处分也不算啥啊!一个警告而已,也没影响他升官发财,他还不至于为这点儿事难为我。”高梁摆摆手,表示没问题。

  “那就好。爸爸已经退休了,不能再护着你,无论发生什么事儿都需要你自己处理了。”高凌云有些疲惫。

  “瞧您说的…您在位的时候也没护着我呀!我也是入警到现在,也是从给前辈们拎包干起来的。”

  “你小子不贫嘴,是不是浑身难受啊?”高凌云的伤感灰飞烟灭。

  “嘻嘻,赶紧睡吧!那么大岁数了,可别熬夜了!我也得睡了,明儿还要早起呢。董倩那子有点眉目,明天我得跑好几个地方。”

  “董倩的孩子不错,十年前她刚上班的时候采访过我。你要尽快抓到凶手啊,不能让姑娘枉死。”

  “知道了!您放心吧!”

  高凌云也回房间睡觉了。

  高梁随手把客厅的灯关了,自己瘫在沙发上。脑子里像走马灯似的,一时间想起了很多事儿。

  刚才李乐峰找到了高梁,开门见山就问他董倩案子的进展情况。

  高梁照实回答了。

  李乐峰转过话头问他:“你认为凶手的作案目的是什么?情杀,仇杀还,是财杀?”

  高梁想了想,小心翼翼地回答:“我们现在还不敢下结论。这几天的证据表明凶手的目的非常复杂,并不单纯的为情,为仇或为财。”

  李乐峰皱起了眉头,告诉高梁:“之前,你们孙队跟我汇报了今早案件讨论会的结论。他说是情杀的可能性非常大,你们一中队的侦查方向应该按着他说的去走,可是你们提出了很多相左的意见。”

  高梁有些无奈,“您怎么看?”

  “我要听你的意见。”

  “现在找到的证据,就如我刚才所说,连现场凶手数量都没有办法确认,更何况确认凶手的目的?今天上午的会上,建丰派出所也给出了不同的意见,现在下结论真的为时过早。”

  李乐峰转了语气:“高梁,我相信你的能力,也相信你的忠诚,希望你能够顾全咱们刑警大队的团结。”

  高梁似乎没有理解他的意思,说:“真相不比团结一两个人更重要吗?”

  李乐峰深深看着他,说:“我的意思是在追寻真相的过程中,你要团结同志。某些人或许不够专业,但是他一定有自己的优势。你要牢牢记住,如果我们内部不够团结、稳定,那么工作就没有办法展开。”

  高梁点了点头,说:“好,但是真相是我们永远要追寻的。”

  “那也是我所追寻的。”李乐峰回到。

  想到这里,高梁爬起来喝了杯水,任何一个搅乱局势的人,都有背后的力量支撑着。

  算了,不想了,先睡吧,明天还有那么多事等着呢。

  第二天一早,高梁感受到阳光照了进来,晒到了自己的脸上。他一高蹦起来,看了看表,吓了一跳,八点了!

  他昨晚告诉一中队队员,今天早上八点半必须到队里,而自己八点还没有起床,啪啪打脸。他赶紧爬起来刷牙洗脸,套上衣服往外跑。

  梁英华从厨房出来了,“兔崽子,你不吃饭啦?”

  高梁一边穿鞋一边说:“不吃了,不吃了,这都几点了?你咋不早点叫我啊?”

  “你都多大了,还用我叫你起床?你自己起不来,怨得了谁?活该!”

  “您这一大早又是哪股气不顺啊?您就坑我吧!真是亲娘!”

  “你个小兔崽子,现在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血统了!”

  “别骂小兔崽子,把您自己和我爸一起骂进去了!哎呀!不说了,不说了,我走了!

  “滚蛋!”

  高梁在梁英华女士高声叫骂中,飞似的跑到了楼下,骑上自车就开溜。

  八点三十二分,高梁冲进了一中队办公室。

  黎麦崇拜地看着他,说:“高师傅,你实在太像安杜兰了!”

  这是高梁以前调侃李乐峰的话,现在黎麦还给他了。他像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赶紧挥挥手,说:“开会开会,不要贫嘴!”

  大家也知道这段典故,哄堂大笑。

  高梁自己也不好意思了:“别笑了,别笑了,咱再把现在手头的材料整理整理。黎麦先说。”

  “好的。我昨晚又看了一遍录像带,我发现去兑换五千元美金的那个男人从数钱的手势和签名的姿势,惯用手都是右手。他还有一个特点,大家绑带子的时候绑的都是蝴蝶结,他绑的是单手扣。他绑银行布袋绳子的手法和凶手绑死者手上的方法是一样的,都是这种单手扣。所以,我觉得他是其中一个凶手。

  “另外,我看了一下他在复印件上签名,感觉他的文化程度不是很高。我觉得可以把他的特征做出模拟画像,发给咱们市区的各个派出所,尤其是车站的警卫室,让他们观察重点人员,看看这个人还在不在市内?”

  高梁点点头,说:“嗯,有道理。可以试一试。”

  李永秋也提出了一个思路。“我和思宇哥最近虽然围绕着董倩的家庭关系在调查,但是我们忽略了一个人,她丈夫王磊。王磊虽然已经出国了,但是很多人际关系还是在国内,我觉应该从他周围去查一下。毕竟夫妻一体,董倩熟悉的人很可能和她丈夫也熟悉。”

  陈利明想了想,说:“我觉得思宇和我们这两条线可以实时对碰。我和赵鸿一会儿要去电视台,我们看看董倩周围的同事有没有认识她老公的。”

  高梁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你们昨天谁看电视了?”

  赵鸿弱弱地说:“我看了。昨天您说解散,我就回家了。我陪我妈看了电视。”

  “昨晚的晚间新闻女主播换了吗?”

  “换了,换了一个叫耿…耿啥的人。名字忘了。”

  “你以前见过这个女主播吗?”

  “嗯,好像在购物节目看见过。”

  “从购物节目直接到新闻女主播,跨度是不是有点大呀?”高梁挠挠头。

  “对啊!”陈利明突然想起来,“新闻女主播分为AB角。如果A角不能出镜,B两立刻会顶上。怎么也轮不到购物节目的女主播吧。”

  “你们也发现这一点不太对了。昨天我妈跟我说的时候,我还没有在意。今天一想,挺奇怪的。”

  陈利明把这一条也记在笔记本上,打了个口哨:“嚯,这去趟电台,我们要了解的情况也太多了!我和赵鸿这几天恐怕要长住电视台了。”

  高梁气笑了,说:“行行行,你俩住!随便住!你俩要是这次能把自己个人问题解决了,你们调到电视台我都举双脚赞成。”

  陈利明泫然欲泣:“高梁,太过分了!你始乱终弃,就这样抛弃我们了!”

  高梁搓了搓胳膊,说:“你可别演了,我鸡皮疙瘩掉一地了!赶紧去干活吧!”

  转过头,高梁对思宇和永秋说:“你俩继续调查死者家庭关系和社会关系,现在还要再加上她丈夫王磊那条线。

  “一会儿我和小麦子去技术中队合成一下模拟画像,然后去给各个派出所送去。说不定大海捞针就能捞到呢。”

  大家应了,就各自去干活了。

  杨东升看着高梁和黎麦师徒俩,觉得这俩人不怀好意。高粱给他端茶,黎麦给他捏背。杨东升吓得白毛汗都出来了,说:“你们师徒俩有事说事,可别整这些虚头巴脑的!”

  高梁说:“听说你们技术中队上了个软件photoshop,能把嫌疑人的画像给画出来。现在看看能不能根据银行柜员的笔录描述把这人的画像给画出来。”

  杨东升被他俩烦的不行,“正经事,有啥不行的?你俩给我老实点儿!”

  高粱和黎麦看着杨东升照着笔录不断的在电脑上操作,不一会儿,一个人大致的轮廓就出来了。

  黎麦仔细端详了一下,说:“诶,还别说!跟录像带里的人是有几分相似,大致轮廓是很像的。”

  杨东升松了一口气,说:“这东西随着更新换代,以后会越来越清晰的。”

  高梁拿着打印的画像,说:“别候着了,咱们去挨家挨户送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