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无名男尸无计得,又见夕阳又见血。

  时间过去一天一夜了。

  最先回来消息的是刘思宇和李永秋。

  两个人找到了案发当晚值班的环卫工人路大姐。据路大姐说,当天晚上九点十五分左右,她确认公共厕所的男女厕都没有人了,才进去打扫。大概十点左右,打扫完毕,她就把工具放在厕所工具间,然后骑自行车离开了。

  她离开的时候,广场上的人已经稀稀拉拉不剩几个了。她回忆了一下,的确没有什么可疑的人,也没有可疑的事情发生。

  在刘思宇和李永秋把死者的复原画像给路大姐看过之后,路大姐肯定地说,对这个人没有印象,确定没有见过这个人。

  按照崔立伟的判断,死者死亡时间在十点到十二点之间,的确不在路大姐工作时间范围内。

  高梁知道刘思宇这一组很有可能出现这个结果,他并不意外;他现在更挂心的是,陈利明和赵鸿会不会带回来好消息。毕竟尸源找到了,等于案子破了一半。

  可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陈利明和赵鸿这一组带回来的消息也并不乐观。

  根据这个人的体貌特征和穿着打扮,陈利明和赵鸿走访了辖区内的派出所,但是好像并没有这个人户籍记录和常居登记。随后,陈利明让王彤佳把协查通报发往全市范围内,目前还没有消息传回来。

  高梁有些沮丧地拍拍脑门,说:“这是怎么了?一个案子接一个案子。这不是成心败坏我大孝子的美名吗?”

  李永秋听完这话,神神秘秘的凑近高梁,说:“怎么了?难道凶手是梁阿姨?”

  高梁一把拽住李永秋,夹在胳膊弯儿里就是一顿爆锤,边打边说:“你怎么想的?你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

  李永秋连连求饶,说:“是你说的,发生命案败坏了你大孝子美名嘛!我就猜凶手,可能是你的亲戚朋友嘛!”

  高梁气得又弹了他一个脑崩儿,说:“我刚跟我妈和好,案子一发生,我这又忙乎起来,就不能回家吃饭,她可不得生气吗?”

  陈利明在旁边笑了,说:“你不回家吃饭更好,你妈现在正在逼你找对象,现在回家吃饭惹她老人家生气,才叫不孝呢!”

  高梁又想起这茬儿,抱着脑袋说:“去去去!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事也够我烦的!”

  李永秋干笑了两声,说:“烦什么?正好案子来了,你躲过一天是一天。”

  “还躲?你太天真了,我妈都让我找男的回去了!”高梁苦着脸说。

  一中队办公室哄堂大笑。

  崔立伟站在门口,冷冰冰声音:“笑完了,能不能听我说一说?”

  “唉?立伟,你没回家啊?”高梁发现了他,赶紧把技术支柱请进来。

  “回什么家,一具尸体在那等着我呢!”崔立伟把报告甩进高梁的怀里。

  “嗯,是啊,辛苦辛苦!”高梁谄媚地笑,“结果出来了?”

  崔立伟看着高梁帅脸上的猥琐的笑容,表情都没变:“出来了。没有什么新鲜的内容,和现场看见的一样。只不过死者死亡时间可以更精确一点儿,大概在当天晚上的十一点到十一点半之间。”

  “可以这么精确?!”陈利明很惊讶。

  “嗯,我查了一下当天晚上的温度,再结合尸体的情况,应该可以精确到半个小时的范围里。但是其他的就没有什么更有用发现了。他的衣服上倒是有一些其它纤维,但是没有可参照的物证,所以现在也没有什么价值。”崔立伟从高梁手里拿过报告,向大家解释道。

  “行吧,先留着这些东西,等到抓到凶手,以后都可以作为证据。”高梁知道这案子一时半会儿破不了。

  “还有一个奇怪的事儿。”崔立伟轻轻拉了高梁一下。

  “什么?”

  “我在死者的内裤上发现了新鲜的粪便。”

  “啥意思?拉屎没擦屁股?”陈利明插嘴到。

  “你别那么粗俗,不过,你说的也对。”崔立伟嫌弃地撇撇嘴。

  “那就很奇怪了。如果他在上厕所的时候,被人从后面刺杀的话,在现场是不太可能完成的。就算可以做到,那抢劫犯怎么可能会给死者提裤子?”高梁拉过李永秋比划着,试图模拟杀人过程,但发现这是不可能的。

  “是很令人费解。”崔立伟也百思不得其解。

  “算了,这块先放一放,咱先找到尸源。”高梁放开李永秋,李永秋一溜烟儿跑到角落里。

  高梁的桌子上的电话响了。。

  “你好,刑警大队一中队。”

  “高梁老弟,我是建丰派出所张世杰。”

  “张所长,你好你好!怎么想起来给我们打电话?这都下班了!”

  “你们赶紧过来一趟吧!我们刚才接警处警,发现了一具尸体。”

  “什么?”

  “就在那客运站后面的小旅馆里,你们赶紧过来吧!”

  高梁挂断电话,看着崔立伟,说:“多亏你没下班,要不然你还回来。走吧,出现场!”

  “啊?”一中队的人惊讶地张大了嘴。

  高梁苦笑一声,说:“啊什么啊?出现场!又出现命案了!”

  一中队和技术中队,八个人开了两台车,直接赶到了现场。

  建丰派出所刑警中队已经把现场封锁了。现场围观的人很少,旅店老板和一个穿着服务员制度的矮个子小伙子在旁边等着警察询问。

  现场情况跟上一个案子有些类似,一个男性死者陈尸在小旅馆的二楼206房间里,脖子上是被三棱刺刺破的伤口。

  不同的是,这具尸体衣物凌乱,脸朝下趴在宾馆的床上。床上的被子被血浸透了。

  死者身上的衬衫看起来价格不菲,好像是现在最时髦的金利来,至少一千块钱一件。

  高梁问:“第一个发现现场的人是谁?”

  那个小伙子操着盖县的口音,怯生生地说:“是…是是是我!”

  高梁安慰他说:“你叫什么名字?你别紧张!”

  小伙子回到:“我…我叫孙建,我我我没紧张,我我我我是磕巴。”

  大家沉默了,气氛一时有点尴尬。

  高梁也不接茬儿了,让刘思宇和李永秋去隔壁房间询问这个服务员;让陈利明和赵鸿和旅店老板去查找住客登记记录;他自己去走廊里给李乐峰打了个电话,汇报这里的现场情况。

  电话还没等挂断就听自己的徒弟黎麦惊叫一声“哎呦!”

  高梁急急忙忙折回房间,问:“怎么了?你把自个儿又伤到了?”

  黎麦摇头说:“没有!没有!我看这个人眼熟。”

  “啊?”崔立伟正在蹲在地上检查尸体,听到这话,抬头看着黎麦,说:“小麦子,你最好想起来他是谁!这个人跟上一个死者一样,东西被洗劫一空,无法确定身份。”

  黎麦歪着头,看着死者的脸,说:哦你们先别吵,容我想想。”

  高梁、崔立伟和现场其他人也不敢吵,就等着他想起来。

  黎麦突然一拍大腿,说:“我想起来了!这个人是我家门前饭店的老板!”

  “什么饭店?”

  “笑笑烧烤!”

  “啊?!你确定是笑笑烧烤店?!”高梁也是那里的常客。

  “对啊,你都不知道他家是有多有钱!那烧烤店24小时营业,厨师和服务员三班倒,就这样还忙不过来呢!那天我去吃饭,正好碰见老板,跟他唠了两句才知道,他家一天流水十几万呢!”黎麦和这个老板也算认识。

  “你俩先别跑题,笑笑烧烤的老板怎么会死在这里?”杨东升打断师徒俩对烧烤店的描述。

  “对啊,他一个营口本地人为啥跑这来开个房间?”黎麦也觉得不太对劲。

  “来找情人?”所长张世杰提出个可能。

  “那么有钱会和人在小旅馆幽会?”黎麦觉得不太可能。

  “可是在旅馆房间里设伏或者临时起意抢劫杀人的可能性,比在公共厕所里抢劫杀人的可能性还要小。”高梁分析,同样的手法杀人,环境却不同,那么作案动机就很难判断了。“立伟,他死了多久了?”

  崔立伟看了看手表,“现在是晚上六点,他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今天早晨六七点钟”

  “今天早晨六七点钟?和上一起案件,隔了30个小时左右。这是一天杀一个人的节奏啊!”陈利明正好赶回房间,听见崔立伟的话。

  “问的怎么样了?”高梁回头看见了陈利明。

  “甭提了,老板拿出来的登记记录根本就是假名假姓。”陈利明挥挥手说。

  “老板没认出来他是谁吗?”高梁问道。

  “他是谁啊?电影明星吗?老板为啥能认出来他呀?”陈利明觉得很奇怪。

  “他是笑笑烧烤的老板。”

  “竟然是他?”陈利明仔细看了看,也认出来了。

  “假名假姓……”高梁锁紧了眉头,问:“那老板知不知道谁跟他一起来的?”

  “据老板说,这个旅店平时经常有人来找人,有时都不跟他说一声就进来了。”陈利明把老板的说法告诉高梁。

  “老板心挺大呀!”黎麦说。

  “这旅馆全是临时歇脚的,人来人往的,老板也犯不着问,给他钱就完了。”陈利明觉得老板说的也可信。

  又是个棘手的案子!

  高梁的眉头锁的更紧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