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凶手自戗浸血泊,案中有案有奇说。

  这户人家是一间三朝阳的屋子。进门的玄关和客厅是连在一起的;两个卧室并排在房子的南侧,房门都是紧闭的。

  屋子里面静悄悄的,高梁和黎麦守住东边房间,陈利明和赵鸿在西边房间的门口做好埋伏,李永秋和刘思宇则对整间屋子进行全面排查。

  高梁突然抽动一下鼻子。他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道,从门里传了出来。

  没有时间犹豫了,高梁对黎麦使了个眼色,用力一脚,把门踹开。

  房间里正当中是一张双人床。一个穿着蓝色夹克的人脸朝下趴在床上,床单被鲜血染透了。

  黎麦持枪戒备,高梁上前探了探这个人的呼吸和脉搏,还有。

  他一使劲儿,把人翻了过来。这人的左肋间插了一把刀,手还紧紧握在刀把上。

  仔细一看,伤者的个子挺高,体貌特征都和群众目击的情况基本是一致的,十有八九就是凶手,但是也不排除意外情况。

  高梁掏出电话,打给江成辉,让他安排派出所的民警进到单元里,对每一层楼进行排查。

  没有时间多想,高梁给伤者简单做了包扎之后,直接把人背了起来。

  鲜血立刻浸满了高梁的后背。

  陈利明走上前去拦阻他,“梁子,还是我来吧!”

  高梁一边向外走,一边安排工作:“少废话,他这大体格子,只有我的个子才能给他背下来。我和黎麦赶紧把他送出去;你和赵鸿配合派出所把楼里再扫一扫,排除凶手是把他伤了之后换上衣服的可能性;永秋、思宇,跟我走!”

  “好的!”大家不再啰嗦,领了任务开始工作。

  这是一栋老式居民楼,没有电梯,楼梯又窄又陡,只能容下一个人通过。

  黎麦在身后扶着,高梁背着伤者。

  高梁每走一步,鲜血顺着他的衣服、裤子流到鞋子里。他每踩一脚,鞋袜都泡在鲜血里,那种感觉冰冷而恶心。

  在单元楼口,江成辉看见高梁的样子,吓得脸都白了,“梁子,怎么一身血?你受伤了吗?”

  高梁摇了摇头,“救护车呢?”

  江成辉赶紧打电话通知医护人员。

  救护车早就赶到了现场,已经把第一个伤者——那名女售货员送到了医院。

  而另一辆留守的救护车体积太大,进不到小区里。两名医护人员接到电话之后,抬着担架过来了。

  高梁一边把人放在担架上,一边告诉医护人员:“这个人左肋有把刀,不知道其他地方还有什么伤口。据我看来,这种出血量绝对不止一个伤口,麻烦你们尽快对他进行救治。另外,这个人的身份还没有明确,很有可能是凶手,要注意安全!我的同事会随着你们一起去医院。”

  这几名医护人员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一身是血,还沉着冷静地陈述情况,不禁心生信任。

  这时候,一个女医生怯怯地问:“这位警察同志,你需不需一起去医院?我看您身上全是血,是不是受伤了?”

  高梁看了看自己身上,“不用了,是这个伤者的血。”转过头,叫上李永秋和刘思宇:“你们俩跟着去,出现什么问题,及时跟我联系,一定要保护好医生和护士的安全!”

  李永秋和刘思宇得了命令,转身上了救护车赶往医院;高梁又回到了案发地点。

  江成辉一下子拽住高梁,“你干啥去?”

  高梁被拽了个踉跄,“继续扫楼啊,得排除一切嫌疑!”

  江成辉扶额,“你都什么样子了,还往里冲,赶紧回去换衣服吧!”

  “没事儿!”高梁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

  扫楼工作持续了三个多小时。几乎周围的派出所警力都过来增援了。

  不仅是这个单元,包括整栋楼、整个小区里所有可疑的地方都进行了排查。今天不是休息日,很多住户没有人在家,但只要是在小区的人员都开门进行登记。

  其间也有很多人不配合,但是事关重大,人命关天,也顾不得群众理解不理解了。

  直到夜幕沉沉,高梁才带着今天在现场处警的一中队队员和包括江成辉在内的派出所所长们回到了局里。

  王青琪、李乐峰、王平在下午的时候就此事向市政府领导和市公安局领导进行汇报,这时候也刚刚赶回了局里。

  时间紧急,这十多个人凑在一起召开了一个紧急的会议。

  闹事割喉,这样的案子实在太骇人听闻,影响实在太恶劣了。

  常年笑呵呵的王青琪也难得面色严肃,脸都和他的名字一样,泛了青色。“高梁,你在现场,你说说是怎么回事?”

  高梁看了一眼江成辉;江成辉抬手示意,“你说,你说。”

  高梁也没时间推迟了,“说起来,这件事和经侦大队的一起在办案件相关。第一个伤者,就是那个女售货员付莉莉其实是一起诈骗案的犯罪嫌疑人家属;而第二个伤者杨柳松,也同时是这起案件的凶手,是这起诈骗案件的受害人。

  “现在这起诈骗案的犯罪嫌疑人拒不退赃;受害人内心绝望,等不及法院判决,就走上了极端。由于犯罪嫌疑人张岩现在正在拘留所里,他没有办法和他接触到,于是就对张岩的妻子付莉莉采取了报复行动。”

  这个结果让王青琪和李乐峰一愣,他们没想到这竟然是一起案中案。

  “消息来源可靠吗?”王平也很惊讶。

  江成辉点了点头,“可靠,这是我们这段时间对周边进行了走访排查之后,整合了所有信息,得到的初步的结论。”

  王青琪侧过头问李乐峰:“黎明在吗?”

  李乐峰抬起手,看了看表,“晚上八点多了,他应该下班了。”

  王青琪拿起电话要把孙黎明叫回来,想了想,又放弃了。“经侦大队还有人在吗?”

  “经侦大队的专案组应该在,这起诈骗案还没有办结。组长是一中队的队长周又麟,我把他叫过来?”李乐峰当然知道这起诈骗案,涉案金额足以让犯罪嫌疑人可能判处死刑。

  “好,你是主管局长,你打电话把他叫过来!”王青琪的眉头就没有解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