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忽传婚讯人不见,姐妹爱恨生仇怨。

  “高梁,你怎么回事啊?!我不是跟你说,先把王磊拘了吗?你怎么不听我的话?”孙黎明在电话里有些气急败坏。

  高梁一夜没睡,心情非常焦躁,再被这么一激,火气立马上来了。

  “g……呜呜呜……”高梁刚想顶回去,就被胡春按住,黎麦捂着嘴。

  黎麦大声喊:“高师傅,你咋摔倒了。别压着电话……”

  “嘀……”电话在黎麦假惺惺的表演下强行挂断了。

  高梁彻底火了,吼黎麦:“你干什么?”

  黎麦委屈巴巴地说:“高师傅,我不能让你跟孙队吵起来。”

  高梁气呼呼地说:“用你操心?!我跟他吵什么?”

  黎麦毫不客气地指出:“刚才你那句‘滚’都快出声了!要不是我捂住你的嘴,你怎么收场啊?”

  高梁无言以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问:“现在怎么办?你给我出个主意吧,好徒弟!”

  “什么怎么办?你不是都跟李局说了吗?耿超的嫌疑更大呀!要李局去跟孙队说吗?你刚才就应该说,这是李局的主意。”

  高梁斜眼看着徒弟:“我靠,你的情商很高嘛,比我强多了!”

  “还不是因为你……唉,算了,不说了!”

  胡春看着师徒俩欲言又止的模样,心里明白了几分,但是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是刑警队内部的问题。

  高梁冷静一下情绪,对胡春说:“现在第一要务是找到耿超,我和黎麦先走了,这几天还少不了麻烦你们,请多担待。”

  胡春点点头说:“你也别客气了,有事就找我们。”

  高梁、黎麦和胡春道别之后,转身离开了。

  高梁在路上吩咐开车的黎麦:“咱俩不回队里了,直接去电视台和利明他们汇合吧。”

  说完高梁给李乐峰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情况。李乐峰不出意外的又发火了,劈头盖脸地给高梁一顿骂。对于高梁处理他和领导关系的问题,李乐峰真是非常不满意。

  高梁求饶:“您别骂了,我知道错了!现在骂我没有用,最重要的是把耿超找回来。”

  李乐峰严肃地说:“除了找耿超,你们是不是忘了更重要的一件事?到现在凶器还没有找到!”

  “是啊,现在就看耿超那里有没有突破了。”

  等到高梁挂断了电话,黎麦弱弱地说:“我觉得案子突然间就有了突破,感觉实在很奇怪啊!。”

  高梁放平了车座,盯着车顶,说:“我也有这种感觉。”

  “觉不觉得蔡婷婷一直在引导我们发现耿超?”黎麦转弯,拐上渤海大街。

  “是呀,感觉蔡婷婷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故意跟咱们绕圈子,让咱们怀疑到耿超。”

  “可是赵鸿如果不问左撇子这件事,蔡婷婷会说吗?”

  “我不知道,或许她会找时机说。对了,我还得给立伟和东升打个电话,看看苹果核上的唾液也鉴定出来了没有?”

  高梁掏出电话正要拨给崔立伟,电话响了,是陈利明。

  陈利明告诉他,耿超在前天,也就是陈利明给她做完笔录之后,就跟电视台请了婚假。

  本来电视台请婚假是要走呈批手续的,但是耿超说走手续会耽误婚期,想假期过后补手续,电视台也同意了。

  “电视台怎么对她那么好啊?”高梁好奇地问。

  “我也不知道,那个张丽主任也没跟我说什么。”电话那头的陈利明百思不得其解。

  “真是奇了怪,耿超怎么就突然变成电视台各个领导眼里都宠儿了?”高梁挂断电话自言自语。

  “要不再问问蔡婷婷,感觉她像知道挺多事儿似的。”黎麦接话。

  “我也是有这感觉。昨天赵鸿是随便问了一下,谁是左撇子。但蔡婷婷好像早就准备好了答案。我觉得蔡婷婷是知道些什么。”

  “怎么办?咱们去找她?”黎麦问道。

  “走,去找她,调头去蔡婷婷家。她昨晚一夜没睡,现在可能在家补觉。”

  高梁又给陈利明打了个电话:“现在我和黎麦去蔡婷婷家。你和赵鸿留在电视台,看见蔡婷婷给我打电话;如果没看见,就跟其他人打听一下,耿超结婚是怎么回事儿?我记得前天还说自己是单身吗?”

  “行,这也是我好奇的事。”

  黎麦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说:“刚才李局说的凶器,我也想了一下。为什么到处都没有凶器?昨天老金哥去蔡婷婷家搜查的时候,没有发现什么;董倩家里也没有;咱们周围也搜查过,还是没有。这东西到底哪去了?”

  “找不到凶器不是很正常吗?大冬天的一把刀踹走就行了呗。”高梁漫不经心地说:“还记不记得东升的报告里怎么写的?”

  “记得呀,应该是长十二公分、宽三公分的单刃利器。”黎麦记性很好。

  “符合这个条件的应该是折叠水果刀,董倩家里有苹果皮,却没有水果刀,证明这刀让凶手拿走了。”

  “嗯,这种水果到随处可见,扔掉也不会引起注意,的确是很难找。”

  “可是这种刀杀人很费劲,所以董倩才生生挨了二十八刀才死。”

  “想想也是啊。这凶手可能开始捅董倩的肚子,发现捅不死;又捅董倩的胸口,发现还不能致死;最后从脖子上划开了一刀,才让董倩气绝身亡的。董倩死前很难过啊。”黎麦的同情心泛起来了。

  “对!而且整个伤口大部分都集中在死者的右侧,证明凶手是个左撇子。要是换个力气大的男人去行凶,发现捅不死就会采取别的办法,掐死、勒死或者其他手段,但是凶手却依然在捅刀子,证明她的力气不足以采取其他手段杀死董倩。”

  “嗯,这个人跟董倩多大仇怨,非要自己亲自动手?现场的另一个人如果是那个云南男人,他竟然只负责控制董倩。那耿超和董倩有那么大仇怨吗?”黎麦实在不能理解姐妹之间会有多大仇怨。

  “不知道。说真的,从表面看起来,蔡婷婷跟董倩的仇怨更大。”

  “可是最后得益者却是耿超。”

  “现在董倩死了,耿超不见了,蔡婷婷还在。乱!”

  “两个女人等于一千只鸭子,三个女人不就是一千五百只鸭子吗?高师傅,你去农村赶一千五百只鸭子,可不乱着吗?”

  高梁探起身,一拍黎麦的脑袋,“你个小屁孩,连对象都没找着呢,还挺有心得呀!”

  “两回事儿,没对象和了解女人绝对不冲突!”

  高梁和黎麦一路到了蔡婷婷家门口,直接上楼敲门。

  咣咣咣……没有人应。

  咣咣咣……还是没人应。

  高梁直接掏出电话,拨了蔡婷婷家电话,隔着门也能听见电话铃声响。一会儿,有人接起了电话:“喂?”

  “蔡婷婷开门。”高梁也不废话。

  电话那头的蔡婷婷吓了一跳,说:“你是谁啊?”

  “我是公安局的,开门!”

  “我刚从公安局回来,你们为什么又来?”蔡婷婷情绪开始急躁。

  “开门!”高梁也不想浪费时间。

  蔡婷婷不情不愿地开了门。

  高梁和黎麦一看,原来王磊也在。

  黎麦当时就无语了,低声跟高梁咬耳朵:“真是陈世美都得甘拜下风啊!”

  王磊脸色也不太好看,羞愧又难堪,反正万紫千红,十分精彩。

  高梁懒得理他,对蔡婷婷说:“我们有事问你。是在你家,还是你跟我们去一趟公安局?”

  蔡婷婷说:“我不想去公安局,有话你就在这问吧!”

  高梁似笑非笑的看着王磊,说:“怎么?你也想听吗?证人询问是单独进行的,你还是先回避吧!”

  王磊想了想,说:“那我先回我妈家吧。”

  高梁回到:“好走不送,一会儿我们可能去找你。你最好别想着躲我们,你还要你那份工作呢!”

  王磊脸色变了变,没敢多说什么,就离开了蔡婷婷家里。

  高梁盯着蔡婷婷,说:“跟我们说实话吧,老跟我们较劲干什么呀?你早说实话,你跟王磊还能早点儿双宿双飞。否则董倩案子一天不破,王磊心头挂着这件事儿,你也不好受?”

  蔡婷婷回避高梁的眼神,说:“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知道已经全说了。”

  “你为什么认为耿超是凶手?”

  “我没有这么想。”

  “你有意无意的引导着我们往耿超身上查,你说你没有我们会相信吗?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蔡婷婷想了想,松下肩膀,说:“我猜耿超可能是凶手,但我不敢确定,所以我不敢说,我怕说错了,你们再怀疑到我身上,觉得我是诬告。”

  “你为什么这么猜?”

  “我撞见耿超给张丽主任送了一条金项链,正是董倩的。因为我们出镜是不允许带首饰的,所以董倩上班不带。但是我曾经见过那条项链,本来以为王磊要送给我,结果是送给她的。”

  “给主任送礼?”

  “是!你以为耿超怎么成为新主播的?是因为她给张主任送了礼!”

  “你据此判断,耿超是凶手?”

  “嗯,因为我听说董倩被杀后,丢了一些首饰,我就猜凶手是耿超。否则董倩丢的东西怎么会在她那里?”

  “为什么不跟我们说?”

  “我说了,万一我猜错了,你们就会怀疑我。”

  “我们明确不怀疑你的时候,你也没跟我们说。”黎麦觉得蔡婷婷的理由很没道理。

  “我不想董倩那么快得到安息,行了吧?”蔡婷婷抬起头直视高梁,高梁知道她说的是实话。

  “行,你牛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