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物事无情尚如是,人心难测不得清。

  李大树的想法得到了李乐峰的肯定,之后还真的发挥了一些作用。他发现自己周围有几个小学时候的好朋友都像常雨那样出现过很严重的情绪问题。但是去年有一些同学升入了不同的中学,所以大家近况,大树也不是全都知道的。

  李乐峰的办公室现在烟雾缭绕,高梁、王平、李永秋坐在沙发上愁眉不展、唉声叹气。

  李乐峰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干什么?干什么?案子还没有个头绪,你们倒先丧气了。”

  李永秋的确有一些沮丧,说:“大树给了几个孩子的情况,还需要排查。可是我们想跟孩子多接触一下,孩子对我们是很排斥的。”

  王平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家有儿子,深有感触:“肯定会排斥的!青春期的男孩本身就叛逆;咱们的身份还是警察,更是他们叛逆反抗的主要对象。现在你去找他们,他们理你才怪。这事儿啊,且难着呢!”

  李永秋彻底蔫了:“那应该怎么办?”

  李乐峰意有所指:“高梁,让你的小付老师出马吧!”

  高梁老脸一红,“领导,您别开玩笑了,那怎么能是我的小付老师?不过,您说让她出马,需要怎么做?我们把她叫过来谈谈计划。”

  李乐峰点头了,高梁给付雅婷打了个电话。不一大会儿,付雅婷也出现在李乐峰的办公室里。

  高梁把现在的情况跟付雅婷详细讲了。主要的问题还是在于,除了常雨之外,没有其他被害人信息;想通过排查的手段甄别,但是目前却没有人愿意配合。

  付雅婷仔细想了想,出了个主意:“我们能设计一次心理讲座吗?”

  李乐峰很好奇:“怎么?通过心理讲座,你能甄别出谁是被害人?”

  “我哪有那么神奇?李局,您在开玩笑吗?”付雅婷哑然失笑,“只不过,举办一个心理讲座,可以给我机会单独和孩子们谈一谈。”

  “付老师,你等一下。”李永秋打断了付雅婷的话,“现在还有一个问题。这件事最有可能发生在孩子们的小学期间。这些孩子在升中学的时候,虽然大部分升入了七中和十三中,但还是有很多孩子不在本市范围内念书,像常雨那样。我们怎么能把这些孩子的资料收集齐呢?”

  高梁拍了拍李永秋的肩膀,“我们想不了那些长远的,首先把我们能做的先做到。如果真有其他的被害人,我想我们在把罪犯绳之以法的时候,他们自然会过来找我们。”

  “山不就我,我去就山。这也是个主意!付老师,这次听您的!”李乐峰拍板定下了。

  “李局,太客气了,我这就是个门外汉,在大家面前班门弄斧。”付雅婷腼腆地笑了。

  时间耽误不得。李乐峰和佟欣让刑警大队和治安大队联合对辖区内的中小学进行了一次安全宣讲教育和隐患排查。他们还把辖区内各个学校的中小学校长集合起来进行了座谈,向大家宣传公安机关聘请了知名的心理学家过来对孩子们进行青春期教育辅导,为了让孩子们不但增强安全意识,而且还能平稳度过青春期。

  名头扯的好,而且解决实际问题,各个学校的校长当然欣然赴会,长征小学的周常有校长当然也在其中。

  这个活动进行到第三天,效果非常的好。最近一段时间,中小学附近的社会闲散人员和辍学青年都减少了很多,孩子们通过列队等方式结伴回家,安全性不断提高。

  同时,付雅婷在进行心理讲座的期间,也向同学和家长提供了单独交流的机会和渠道。

  令人遗憾的是,时下的人们对心理医生这个职业接受度还不是很高。几天过去了,并没有多少家长和孩子联系付雅婷。

  付雅婷的心里有些着急,毕竟这个主意是自己出的,要是就此失败了,那么自己没办法和刑警大队的同志们交代。

  还有就是李永秋心里也很急,但是面上又不敢显,生怕给付雅婷带来什么心理负担。

  高梁反倒没有那么焦躁,仿佛胸有成竹的样子。

  这天在办公室里,大家面对毫无头绪的案件一筹莫展,只有高梁还在那里故态复萌,东晃晃,西晃晃。

  突然,从门外伸出一只手,把高梁拉了出去,直接推到小会议室里。

  高梁惊魂未定地坐下,定睛一看,是李永秋。“你小子干啥呀?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像我这么帅气的小伙子,要被人给掳走了呢!”

  “想得美!你帅气个屁!怎么回事儿啊?到现在除了常雨以外,还是没有被害人出现。常雨的家长又是那个态度,这案子咱们还怎么往下办啊?再这么折腾下去,就该打草惊蛇了,周常有就该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李永秋有点儿气急败坏。

  “乖!乖!别焦躁,办案子就这样。你来了以后,咱们的案子办的一直很顺,所以不知道有的时候悬案一悬十几年的痛苦。”高梁顺毛摩挲了一下李永秋的炸毛。“还有,现在没有确定周常有就是犯案人,你别把私人恩怨牵扯进来!”

  “这案子可不一样,时间拖得越长,被害人越多!”李永秋一巴掌打掉了高梁的毛手毛脚。

  高梁揉了揉手,“我心里也清楚。”

  “那你还不着急?!”李永秋又气又急。

  高梁知道不交待一点儿实底儿,这小子今天就不依不饶了。“不着急。我按照大树给的情况,再结合这几天的观察,我选了几个长征小学毕业的孩子回到母校,为小学生进行联谊。趁机再观察一下孩子的反应。”

  李永秋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似的,“这不行,太冒险了!如果你选的小孩儿真的是被祸害过的,你让他们回到母校,对他们刺激多大呀!再说了,按照常雨现在的情况来看,周常有……哦,不,这罪犯不会放过那些上了初中的孩子。这不就等于让孩子和罪犯正面对上了吗?”

  “你放心吧,我一定护他们周全。”高梁起身要回办公室。

  “看见你,我就不放心。”李永秋嘟囔着。

  “你怎么跟领导说话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