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凶手留痕浮水面,心怀叵测拉清单。

  崔立伟轻轻地拍拍高梁的脸,试图把他叫醒。“高梁,醒醒,报告出来了!”

  高梁嘟囔着:“小贼!站住!”

  “破!案!啦!”崔立伟突然站起身,提高了声调,大喊一声。

  高梁一高蹦起来,懵圈地问:“咋了?咋了?”

  “报告出来了。”

  “吓死我了!喊那么大声干嘛?”高梁好不容易回过神儿。

  “你睡得跟死猪似的,我再不大点声叫你,你上哪听得见去?我都在你身边站了五分钟了!”崔立伟不屑地说。

  “唉~看来久病床前有孝子啊!”高梁感叹道。

  “滚犊子!报告看不看?不看我收回去了!”崔立伟拿着报告煽到他的头上。

  “看看看,我要看!”高梁接过报告。

  “看报告里的内容,这个指纹的确是白伟杰的。利明他们去查了这个白伟杰,他的确有前科劣迹。”崔立伟指着报告说。

  “是,昨天李局也想起来一件事儿。这个白伟杰是他之前处理过的违法人员。一单元是个行政案件,当时他在派出所挂职锻炼,有人报警说是家庭纠纷。结果到了现场一看,那个男的把老婆的手指掰骨折了,够上了轻伤害。本来都要刑拘那个男的了,他媳妇和老妈又来求情,闹了一场,结果好像是把那男的行政拘留十天。老李说好像就是这一家人。”

  “还有这件事?那后来马红坚决要求离婚,看来是真的忍无可忍了。不过我说的是另一个案子。记不记得去年二中队处理一起抢劫案件?”崔立伟很惊讶,马红最后竟然能下定决心离婚。

  “啊!有点印象。我记得那个案子是团伙作案,三个人。两个主犯现在还在看守所,快开庭了吧?还有一个望风的,被取保候审了,难道就是白伟杰?”高梁坐在行军床上挠了挠头。

  “是啊,可不就是他嘛。”崔立伟拿出另一份档案,里面记载着去年抢劫案的涉案人员信息。

  “可是他在抢劫案中就是个放风的,怎么会有这么娴熟的杀人手段?”高梁接过来档案,仔细翻看。

  “这就不知道了。或许他在其他地方还犯过案吧。对了,还有一个事儿。”

  “什么事儿?”

  “现场插在第一个被害人马春明胸口的刀,并不是马春明家的,而是凶手带入现场的。”

  “还是早有预谋,这次就是奔着人命去的。不管怎么说,现在白伟杰的嫌疑最大。一会儿等黎麦和王彤佳回来,我们去三顾白家。”高梁从行军床上下来,喝口水,开始准备文书和笔录纸。

  “怎么?老太太还没有说实话?”崔立伟皱紧了眉头。

  相反,高梁倒是很轻松,答道:“没说实话。但看的出来,老太太比较害怕,就是不知道她在怕些什么。”

  “马红一家四口的葬礼办了吗?”李乐峰正好进到一中队办公室,直接开口问道。

  “办了,田月桂的妹妹,也就是白雪的姨姥姥带着儿子过来给他们操办的。”高梁一边收拾一边回答。

  崔立伟趁机把报告内容和指纹比对结果,还有刚才和高梁的对话告诉了李乐峰。

  “你准备怎么说服白雪的奶奶?”李乐峰问高梁。

  “我准备实话实说,告诉他白伟杰就是这起案件的凶手,怎么样?”高梁一边耳朵夹着电话拨号给黎麦,一边抽空回答。

  “这么直接好吗?”崔立伟不无担忧地问。

  “可以,我们在情绪上一直很照顾白伟杰的妈妈了。但是现在不给老人点儿压力,她是不会跟我们说实话的。”李乐峰同意了高梁的想法。

  下午的时候,高粱,黎麦,王彤佳三个人第三次来到了白家。现在白雪和奶奶两个人居住在这里。这个时候,白雪还没放学,家里只有白看太太一个人。

  高梁进来后,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白大娘,您到底知不知道您儿子去哪里了?”

  “我……我真不知道!”白老太太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给出和以前一样的答案。

  “你们要是想起来什么或者有什么线索,尽快提供给我们,我们现在怀疑他杀害了马春明一家四口人。”

  “啥?你说伟杰杀了亲家和红子?这不可能不可能。”白老太太似乎非常震惊,“伟杰不可能这么做,毕竟他和红子还是夫妻。”

  “已经离婚了!而且白伟杰在离婚后多次曾经尾随、骚扰、谩骂,甚至殴打过马红。”高梁也非常不留情面。

  “那夫妻俩哪有不吵架的?哪能因为这点事就说伟杰杀人了?”白老太太显得非常激动。

  “他俩已经离婚了,而且白伟杰的行为已经触犯法律了,不再是单纯的夫妻吵架!现在马红家里发生了命案,一家四口死于非命,所以白伟杰的嫌疑非常大。白大娘,你有什么事情最好跟我们实话实说,也算是为白伟杰争取个宽大处理。”

  白老太太想了想,还是把话吞了下去,说:“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黎麦急了,说:“白大娘,您这么掖着藏着瞒着,对白伟杰一点好处都没有,还可能把您老自己给拖下水,您可得想清楚!”

  白老太太一听这话,更是三缄其口,什么都不敢说了。

  高梁突然对白老太太说:“您能把那天记录白伟杰的电话本给我们再看看吗?”

  白老太太看警察不再绕着白伟杰的去向,松了一口气,从抽屉里取出了这个电话本。

  这个电话本的记录人应该是白伟杰。平时他在这个本子上记录一些重要人的电话,也记录了许多重要的事情。

  高梁翻开电话本一看,除了第一页第一条记录是白伟杰本人的电话以外,前面几页都是电话号码。这些号码基本上也是亲戚朋友居多,包括前妻马红的电话、自己家的座机电话、前妻娘家的座机电话、自来水厂工友的电话等等。

  可是本子翻到最后几页,上面写了几个人名,但是却没有标出电话号码。更蹊跷的是,这几个名字实在是很熟。

  李乐峰,杜志春、朱智,还有刑警队的其他几个人也都赫然在列。

  “这是什么”高梁问道。

  “我真不知道,这就是伟杰的电话本,他这次走没拿走,就放在了家里。”白老太太左看看右看看,也没看出什么名堂。

  “这些名字是什么意思?”黎麦紧接着追问道。

  “我不知道,我不认识字,我就知道第一个记录是我儿子的电话。”

  “大娘,我们得把这个记事本带走了。这是一项重要的证物,等到你儿子回来通知我们,我再给他送回来。”高梁拿过记录本,装进了物证袋中。

  “行,你说咋办就咋办,我没意见,你拿走吧。”白老太太不管高梁他们拿走什么,只要不再打听白伟杰就行。

  傍晚的时候,一中队的各路人马都回到了办公室。

  作案现场已经彻底勘查完毕,也清理完毕,刘思宇和李永秋已经撤回,准备接受新的任务。

  陈立明和赵红提供了一个新的情况,在案发当日下午,有人看见伟杰穿着一件带血的外套返回了家中,不久又离开了

  高梁像是早有预感似的,说:“我就知道!白老太太没跟咱说实话,但是也可以理解。”他拿出下午从白家带回来的笔记本,继续说:“下午,我们从老白家拿到了一个记事本。据白老太太说,这个记事本是白伟杰记录的。我看了一下,这上记录了大量人员的电话,主要是他的一些亲戚和朋友,包括他前妻马红的联系方式。通过对这些记录的逐一排查,我们或许能有新的发现。

  “这里有一个比较奇怪的情况,我还没有向局领导汇报。现在咱们几个先碰碰头。这个笔记本的后几页,白伟杰记录了大量的人名,但是没有联系方式。比较奇怪的两点,一是这其中有许多咱们的同事,包括李乐峰、杜志春、朱智,还有公安系统的其他同事,二是这里也有他的前妻马红、前岳父马春明、前岳母田月桂。这些人都没有联系方式,看来不是白伟杰要联系的人,但是记录在这上又是为了什么呢?”

  李永秋接过笔记本仔细看了看,说:“其他人我不知道,但是公安这几个人是不是也认识他呢?”

  听到这话,高梁恍然大悟,说:“我明白了,这个本子后面名字不是白伟杰要联系的人,而是他想要报复的人。看这里,不但有他前妻、他岳父母的名字,还有咱们公安的同事。据我了解,这些同志都是办理过与他相关的案件,或者对他进行过刑事处理或者行政处罚的。”

  李永秋想了想,看着高梁说:“也就是说,这是一本复仇指南?”

  高梁点了点头。

  黎麦突然问道:“这个情况要不要跟李局汇报一下?”

  高梁说:“当然要了!这件事非常重要。如果凶手真的是白伟杰,而白伟杰又真的是怀着报复心理,那么这名单上的人,包括我们的同事也将面临着危险。所以下一步最主要工作就是找到白伟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