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咸菜缸里藏血亲,墓园坟头毁家人。

  转过天儿,一大清早。

  陈利明就和赵鸿开车去大石桥把张杰接到了市里。

  在路上,陈利明对张杰千叮咛万嘱咐。“知道你要做什么?该怎么说了吗?”

  张杰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但是我没这么做过。我…我不敢跟我妹妹争抢,我从小就怕她。”

  “你怕她啥呀?”陈利明一脸懵。

  “她是亲生的呀!比我和妈亲。”张杰紧张地握紧了手指。

  “你妈都不见了,是不是亲生能咋的?你就照我说的去做吧。”陈利明不是很能理解他的

  张杰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车子开到街口,陈利明和赵鸿就停了下来。他俩和张杰走到了张敏的家附近,没有再走近,而是躲了起来;张杰走近自己妹妹家的院子,“咚咚咚”敲了几下门。

  陈利明和赵鸿距离张敏家门口还有一段距离;可是张杰离得很近,她闻到了一股强烈的臭味,心里也开始犯了嘀咕。

  “咚咚咚”。敲门声更紧了。

  张敏开门一看是她姐姐,愣了一下,说:“你昨天不是来过了吗?今儿咋又来了?你别进来,看你闹心!妈就是因为你才丢的!就是我姐夫对妈不好,虐待她,她才走丢的!”

  张杰也不争辩,使劲儿地往门里钻;张敏死命地拦着。姐俩儿一时间在门口僵持了下来。

  陈利明和赵鸿在拐角处猫着,躲过了张敏的视线,但是听到了姐妹俩的争执,知道张杰被张敏拦在门外了。

  陈利明看见地上有个空塑料瓶子,捡起来,扬手扔进张敏家院子里。

  “当啷…”一声,张敏听见院子里又异响,回过头去看;张杰趁机挤进了院子里。

  张敏见姐姐冲了进来,火冒三丈,伸手就去拽姐姐,准备把她撵出去。

  可是张杰一个劲儿地向屋子里奔,根本无视妹妹的怒火。

  姐妹俩就这样在院子里撕打起来。

  张杰毕竟快五十岁的人了,体力赶不上正值壮年的妹妹,几次都差点儿摔倒。其中一次还把其中一个大的咸菜缸盖子撞开了,一群苍蝇“嗡…”地飞了出来。

  张杰觉得那味道令人作呕。

  而妹妹张敏的脸色煞白,更加用力地拽着姐姐往外走。

  张杰大声喝问:“这缸里装的什么?”

  张敏声音更高:“你管不着!你赶紧滚出去!把我妈给我找回来!你个白眼狼!我妈养你那么大,你把她气走了!”

  张杰听到这话,手劲儿一松,张敏坐了个大屁墩儿,撞翻了身后一个小一些的咸菜缸。

  缸里的东西洒了出来,苍蝇也飞了出来,臭气冲天。

  “啊~~~”张杰的尖叫声惊到了陈利明和赵鸿。哥俩儿飞似的跑进了张敏家院子。

  院子里,妹妹张敏坐在污水里;姐姐张杰指着地上的东西,惊恐地张大了眼睛。

  陈利明顺着张杰手指的方向一看,一滩烂萝卜盖在一条胳膊上,地上都是粉红色污水。那胳膊已经被盐水“杀”的青白,骨肉开始分离。

  “那是我妈的胳膊,我认识!”张杰突然凄声尖叫。

  陈利明回头看了她一眼,她仿若毫无察觉,继续说:“那痦子就是长在我妈手臂上的!这是我妈的胳膊!”

  陈利明听了张杰的话,又看着那条胳膊,果然如她所说。

  赵鸿一进院子就控制住了张敏,可是张敏好像毫无反应。

  听到张杰的话,张敏好像惊醒了一样,要站起身来,可是她被赵鸿死死按着,挣扎不过。

  赵鸿掏出手铐,给张敏上了背拷,想拽着她站起来。

  张敏突然就势躺了下来,开始打滚儿,在污水里滚来滚去,就是不让赵鸿近身。张杰哭骂不止。

  陈利明大喝一声:“张敏,你少给我装疯卖傻!”

  一声厉喝,让姐妹俩都消停下来。

  陈利明脸色铁青地给家里打电话请求支援,可是一中队其他人都在马凤英案子上,根本分身乏术。

  李乐峰让东风派出所迅速出警配合。

  六个派出所民警和协警很快到达现场,把张敏家的院子团团围住;崔立伟和杨东升也同时赶到了。

  一众警察看见院子里的景象也是吓了一跳。

  张杰站在院子角落不敢乱动;陈利明和赵鸿押着张敏不让她再胡闹;院子里一个大缸的盖子掉在地上,缸口围着密密麻麻的苍蝇,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臭气;另一个小缸倒在地上,腐烂的萝卜和明显是人类的一条胳膊散落在地上,污水开始有干涸的迹象,同样是臭不可闻。

  端午节过后,天气逐渐热了起来,整个院子让人待不下去。

  老居民区住户之间都是鸡犬相闻的距离,这么大阵仗引来了周围的邻居围观。

  “什么东西这么臭啊?”

  “怎么这么多警察啊?”

  “老张家二丫头这是咋啦?”

  协警把大门守得死死的,不让别人向里窥探。

  杨东升拍照固定证据之后,崔立伟让民警把剩下的两个咸菜缸打开,基本上也都是这种情况。

  有些民警扛不住了,冲出院子,在街角哇哇大吐,几乎要把肠胃都吐来。

  陈利明把看守张敏的任务转给派出所民警,自己和崔立伟、杨东升一起勘察现场。

  其实他也想吐。可是高梁他们过不来,他就得负责控制现场。

  整整一天,所有人都不觉得臭了,能吐的东西都吐没了,围观的人群都换了三拨了,现场勘察工作终于结束了。

  陈利明留下两个派出所民警看守现场,就和赵鸿、崔立伟、杨东升带着张敏往队里赶;还有其他两名民警带着张杰紧随其后。

  进到院里,和高梁他们几个碰上了头。他们四个也刚刚从外面回来,还带着黑明。

  陈利明带着张敏一下车,高梁就爆了粗口:“靠!你们去粪坑里抓人了吗?这么臭!”

  李永秋禁了禁鼻子,说:“不对,这是尸臭味。”

  陈利明摆了摆手,没有力气说话了。

  高梁不死心,又问崔立伟:“咋回事儿?”

  崔立伟也摆了摆手,完全不想说话。

  李乐峰站在刑警大队小楼门前,看见他们一群人,喊了一嗓子:“别在那里磨叽了,赶紧干活!”

  几个人听见以后,也不再废话,赶紧把人带进审讯室。

  崔立伟和杨东升从车上往下搬东西,李乐峰看着巨大物证袋里装着各种尸块,知道又遇到难题了。

  崔立伟告诉李乐峰:“还有一些物证不方便留在了现场,现场现在交给东风派出所看守呢!”

  李乐峰点点头,刚才陈利明已经给家里打过电话,说了情况,现场那几个大咸菜缸不适合拿回来。

  审讯的间隙,高梁和陈利明在审讯室走廊里抽烟。

  高梁看着陈利明惨白的小脸,问:“咋回事?刚才问你,你连话都不说就跑了。”

  陈利明幽怨地看了高梁一眼,说:“早知道我们今天去的现场是那个状况,还不如我去啃你那块硬骨头。”

  高梁冷笑着说:“那块硬骨头,我可没啃。早知道这情况,还不如跟着你去看看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现场呢!”

  陈利明把今天在现场发生的情况跟高梁讲了。

  高梁果断又爆了一次粗口:“我艹!我说你们回来的时候怎么像刚从坟地里爬出来似的。”

  “你不说是粪坑吗?”陈利明乜了他一眼。

  “永秋说是尸臭味儿,我闻了闻的确是,所以我后来猜你们去了坟地。哪知道,还不如坟地呢!”高梁笑嘻嘻地说。

  “真还不如坟地呢!坟地里的人咋说都是入土为安;这可好,亲闺女把亲妈泡在咸菜缸里。我觉得我快当了十年的警察,今天是最糟心的一天,比找到程敏尸体那天还糟心!”陈利明狠狠嘬了一口烟。

  “小场面,小场面。”高梁拍拍他的肩。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

  “别废话,审的咋样?”

  “啥也不说。”陈利明一想起张敏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就来气。

  “她姐呢?”高梁记得张杰也跟着来了。

  “赵鸿带着一个派出所民警做笔录呢。”陈利明和赵鸿各带了一个民警做笔录。

  “嗯?赵鸿能做得下来吗?”高梁有些意外。

  “没事,他都来了小两年了,该会的也会了。”陈利明对搭档很有信心。

  “张敏这里你想怎么办?一直不吐口,也不是个事儿。”高梁看了一眼张敏的审讯室。

  “一会儿我拿他儿子敲打敲打她。”

  “你鬼主意多,别做过火啊!”

  “你还好意思说我?这明显是老李天天教训你的话。”陈利明捻灭了烟头,问:“你那边什么情况?”

  “甭提了!今儿早晨刚找到了黑明,没等我们开口问,他主动把所有事儿全揽了下来,整得我们措手不及。”高梁冷哼一声。

  “这怎么回事儿?这案子破的也太容易了吧?”陈利明很惊讶。

  “谁说不是呢?现在马凤霞被她儿子气得半死不活的。”

  “你觉得是他干的?”

  “事情肯定是他干的,但是主意肯定也不是他出的。”高梁笃定地说。

  “你也悠着点,这事儿又复杂又敏感。老李这几天区政府、市局、民宗委几个地方可跑个不停,未雨绸缪,就怕咱们出事儿。”陈利明给高梁透露点小道消息。

  “我心里有数。”高梁点头回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