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老少司徒隐真凶,大小杨家不相容。

  军令状后第二天。

  李乐峰看着六双眼睛盯着他,有点儿毛:“你们要干啥?”

  “汇报情况啊!”

  “艹!这表情,吓死我了!”

  杜志春清清嗓子,刚准备说话,高梁的办公电话响了。

  “喂,你好!我是高梁。”

  放下电话,高梁对着李乐峰说:“李局,新情况。”

  新兴派出所调查走访时获得了一个极其重要的线索。

  有个女孩张丽娜案发后一直在外地,新兴派出所一直没有联系到她。

  昨天晚上这女孩回到营口。今早新兴派出所民警李永秋就找她了解情况。

  她提供了一个特殊的情况。

  她有个男朋友叫司徒力,24岁,绰号“大傻力”。8月1号晚上,因为她马上要出差,司徒力到她家给她送行。到了凌晨的时候,小俩口好梦正酣,听见有人敲门。

  司徒力下地去开门。过了一会儿,他回来把衣服穿上就准备出门。张丽娜被他吵醒了,就问:“怎么了?谁这么早敲门?”司徒力一边穿鞋往外走,一边含糊地应到:“我小舅出事儿了。”说完就走了,之后也没有联系她。

  两起杀人案的案发地点正好都在新兴派出所的辖区。高梁带着黎麦二话没说,直接奔到新兴派出所。

  到了新兴派出所,哥俩还没开口说话,民警李永秋已经把司徒力的家庭情况整理成册交给了高梁。司徒力的小舅叫杨海涛,脸挺长,眼睛挺小,面相挺凶,和街道工作人员赵云蕾描述的一致,更重要的他正是之前调查王俊关系人时发现的“狱友”之一。这个杨海涛看来是这两起杀人案里的关键人物!

  高梁拍着李永秋的肩膀:“哥们儿,透亮!”

  李永秋笑着说:“我都‘惨遭’高队表扬了,就再给高队送个礼吧!这两天晚上,这个司徒力可能要来找张丽娜。”

  高梁困惑了:“这个张丽娜也说了?”

  李永秋似笑非笑:“小别胜新婚啊!”

  “合着是你猜的?那你还那么笃定!”

  ”说不说在我,信不信由你。”

  “……”

  军令状后第三天。

  夏天的傍晚,又闷又热还有蚊虫。

  张丽娜家的楼下几处隐蔽地点都藏了人。

  昨天高梁离开新兴派出所之后,立刻跟李乐峰、杜志春说了李永秋的猜想。三人一合计,拍板决定从司徒力这里突破。

  正好这两天是周末,张丽娜出差回来也在家休整,没有出去。一中队和新兴派出所“两班倒”蹲守在这,到现在已经两天一夜了。

  “高队,我来替你了。”李永秋坐到石阶上,挨着高梁。

  “靠边点儿,热着呢!你一句话,我们蹲了两天一夜。”

  “给,冰可乐!我说了,你信了。我也在这守着呢,你有啥可抱怨的?”

  高梁没搭理他,吨吨吨地灌了一气可乐。

  “来了!”李永秋碰了碰高梁。

  噗~高梁立刻化身人体喷泉。

  高梁瞪了李永秋一眼,转头向远处打了几个手势。

  果然,司徒力骑个自行车晃晃悠悠从不远处过来。他刚停了车,上了锁,还没往楼道里走,就被堵上嘴套上头架上车。

  刑警队审讯室里的挂钟指针已经偏向十二点了。司徒力到案已经快四个小时了,他还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杜志春心里着急,面上不显。

  李乐峰在办公室里也在不停地思考。如果杨海涛没有作案嫌疑,司徒力的反应未免有些反常;如果杨海涛真有作案嫌疑,司徒力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也不会有什么好办法。

  这时候杜志春敲门进来了。

  “李局,我觉得这么僵持不是办法。我觉得我们可以从他家里人入手。”

  李乐峰听完,笑了:“不谋而合。杨海涛找到他,无外乎让他帮忙藏身或者找他借钱。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没房子没地的,还是要找父母帮忙。”

  “行,我按照这个思路再和他谈谈。”

  凌晨三点钟的时候,司徒力撂了。

  8月2号凌晨四点多钟,杨海涛找到张丽娜家,叫出司徒力,说自己出事儿了,目的是跟他借钱。可是司徒力二十多岁,除了啃父母,就是吃软饭,手头没有什么余钱,就让杨海涛去找自己的父母,也就是杨海涛的姐姐、姐夫帮忙。可是他看到他小舅的衣服上满是血迹,怕吓到爸妈,就穿好衣服跟着回家了。

  李乐峰听完汇报,决定还是找司徒力他爸老司徒来了解一下情况。

  老司徒年轻时也是公安局常客,天生就走抵触情绪。到了公安局,他是完全不配合。

  这时候已经是军令状后的第四天上午了。

  杜志春的耐性也即将消耗殆尽。

  陈利明和刘思宇却在这时带回来个重要线索。这个线索很可能认证了这两起杀人案是杨海涛一人所为!杨海涛曾经在8月1号、2号的凌晨都去过一户人家叫骂。碰巧的是,这户人家的男主人是李乐峰哥哥的小学同学老杨,和李乐峰也算熟悉。

  李乐峰很快把这位老熟人请到办公室,希望能有所突破。

  老杨怕是“苦杨海涛久已”,见了面就大倒苦水。

  原来这人与杨海涛是同族堂兄弟,当年村里参军名额只有一个,杨海涛怕苦就没有去,老杨去了。复员后,老杨进了工厂,分了房子,生活越来越好。而杨海涛却偷鸡摸狗,几进宫。杨海涛认为是老杨占了他的当兵名额,三番五次到老杨家白吃白喝,要钱要东西。

  8月1号凌晨一点多钟,杨海涛去老杨家要钱,老杨一家子早早睡下被他吵醒,气得不行,根本没理他。杨海涛叫骂了一阵子,悻悻地走了。

  8月2号的同一个时间,还是凌晨一点多钟,杨海涛又去老杨家砸门。老杨这次没睡着,就着楼道里声控灯的亮光,老杨从门镜里看见他一身是血,没敢开门。杨海涛下楼的时候,老杨好像看见一闪而过的还有一个人影。

  还有一个人?!

  案子都过去十来天了,这竟然还有一个谁都没有发现的人!!!

  送走了老杨,李乐峰立刻把杨东升叫到办公室。

  “东升,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目击者说是两个人?”

  “现场的痕迹只有一个人。”杨东升特别笃定。

  “周围呢?”

  “我们到达现场之后,周围痕迹已经被破坏了,完全没有侦查价值。”

  李乐峰想起来每次到达现场都要冲破层层看热闹的人群,明白杨东升说的也是实情。

  这时,杜志春那面也突破了。

  老司徒交待:8月2日早上5时许,他儿子司徒力带着他小舅子杨海涛到家里找他。杨海涛说他没吃饭还要借点儿钱。老司徒答应了,就去早市给他买早点,杨海涛让他多买一些干粮,一会儿要拿走。

  老司徒去街上买了馒头和油条,回来时看见杨海涛在洗衣服,整盆水都变成了红色。

  “大力呢?”

  “睡觉去了。”

  “你干啥了?这衣服是怎么整的?”

  “我把人整死了。”

  “净瞎吹牛逼!你还有那两下子?!”

  “你给我拿件衣服,我要走了。”

  他平时小偷小摸惯了,老司徒根本没把他的话往心里去。

  杨海涛拿个塑料袋装好了湿衣服和早点,离开了司徒家,再也没出现。

  李乐峰、高梁、杜志春坐在一中队办公室里,对碰信息。

  李乐峰:“两个人,另一个人是谁?为什么一直没有出现?”

  杜志春:“大小司徒怎么处理?够不够窝藏?”

  高梁:“杨海涛8月2号之后的行动轨迹都断了。”

  侦查似乎再次陷入困境。

  李乐峰想起来什么:“杨海涛家里有没有人守着?”

  “有!黎麦和李永秋在。”高梁提前安排好了。

  “李永秋这个小伙儿不错。”李乐峰赞许地说。

  高梁暗地里撇撇嘴。

  杜志春突然想到了办法:“我们下特情吧。”

  “说来听听。”李乐峰感兴趣了。

  “我有个特情,和杨海涛都认识,算是‘狱友’吧。我让他在他们圈子里问一问。”

  “行!但是大小司徒到底怎么办?”高梁挠头。

  杜志春也直犯愁:“都够窝藏的。刑拘合适不合适?”

  李乐峰拍板:“抓小放大。你现在写呈请,我马上汇报。”

  事不宜迟,李乐峰立刻给局长王青琪打电话,把这段时间的侦查情况详细地汇报了一下。最后,还是落在司徒父子处理问题上。

  “局长,我认为把小司徒刑拘,让老司徒带着咱们去找人。这样比较合适。”

  王青琪在电话另一头想了一下,拍板:“行!就这么干!有事我兜着!现在抓住嫌疑人是头等事,不能让他再犯案了!”

  “好!”

  有了这颗定心丸,李乐峰挂断电话之后就开始给那哥俩儿安排任务。

  “志春,去让赵鸿给司徒力办手续送所,你去做老司徒的工作,恩威并施,宽严相济,你能掌握。

  “高梁,一会儿跟我去二队、三队,让各队把他们辖区派出所都调动起来,继续调查走访。杨海涛一个刑满释放人员,没钱没粮票的,能活动的范围很小。最好能找到目击者看见那个谁都不知道的第二人。”

  李乐峰顿了顿,继续说:“如果发现杨海涛的行迹,不必汇报,直接实施抓捕。”

  “好!”

  三个人分头动了起来。

举报

作者感言

海边小捕快

海边小捕快

文章里有好几个“整”,这是东北话里的一个特殊词。不到东北话十级水平,没办法解释,唉╯﹏╰万物皆可整。意会意会!

2019-07-21 12: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