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欲求真相行路难,百尺竿头不欢颜。

  “你是说崔新凤?”高梁看着陈利明。

  “对啊,你不觉得崔新凤的失踪显得很诡异吗?这六个人只有她是真的没有踪迹可循。”陈利明歪着头看着高梁。

  高梁心里觉得陈利明装可爱真的不如黎麦可爱。

  “我觉得死的那个也很诡异啊!说不定是谁把老人的尸体挖出来,把头砍掉。”可爱的黎麦突然插话。

  “小朋友,我觉得你的想法很危险,但不是没有可能的。不仅是这个,现在只要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我觉得都应该去排查一下。”高梁翻着六份材料。

  突然电话响了,高梁随手抄起了电话。听完电话对方的话,高梁的神色疑惑又凝重。

  大家看情况不太对劲儿,黎麦问高梁:“高师傅,怎么了?”

  高梁挂断电话,说:“东风派出所来电话了,说崔新凤的小女儿张敏主动到派出所讲明情况。”

  “什么?”其他五个人觉得太诡异了。

  “张敏说,她妈在两三天前已经坐车回到了大石桥市她姐姐家,而她送走了她妈以后就出去旅游了。”

  “可是她姐姐说崔新凤并没有回家呀!”李永秋立刻接到,他确信自己排查的非常细致?

  “是啊!我看到你做的排查记录了。这说明崔老太太凭空消失了。”高梁点点头。

  “等一下,我们也不能确定她就是被害人,得尽快让她两个女儿过来验DNA才能确定被害人是不是她。”陈利明试图把头摆正了。

  “你在装什么可爱?”高梁看着他的歪脑袋难受。

  “啥?”

  “你歪个脑袋装什么天真?”高梁嫌弃地说。

  “我落枕了……”

  “……算了,说正事儿!”高梁一头黑线。“除此之外,我们还要走访一下崔老太太两个女儿家沿途的群众,验证一下张杰和张敏说出的话是不是事实。到底是老人回到大石桥,张杰没有说实话;还是老人根本没有回去,张敏没有说实话。”

  “那死亡的那个老人还要排除吗?”黎麦还是觉得那个老人的事情应该查一查。

  “死亡的那个老人其实也应该查一下,但是我们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在失踪的崔新凤老人身上吧!”高梁定下了侦查策略。

  “嗯!”

  侦查策略定下来以后,大家就没有闲着。

  高梁带着黎麦在东风派出所的配合下,对崔新凤二女儿张敏家周围进行进一步排查。

  张敏一个四十岁的离婚独居女人,住在东风派出所辖区的一片平房中,平时靠出摊卖咸菜维持生计。离婚后,她的前夫带着孩子去了盘锦,而她也没有回到娘家,而是自己住在这里,独自生活。

  根据张敏的回忆,崔新凤某天中午突然到她经常摆摊的地方找她,说是和大姐张杰夫妻俩吵了起来,要到她家暂住。

  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后,母女俩相处不是很愉快,崔凤就坐车离开了。

  崔新凤走了以后,张敏的心情也非常不好,就把卖咸菜的摊子停业,去盘锦看望儿子了。

  这一事实,得到了张敏的邻居证实。

  张敏的邻居告诉高梁他们二人,半个多月前,张敏家里住进来一个老太太,说是她的母亲。母女二人时常发生争吵。

  有一天,张敏突然大喊:“妈,你快走吧!我不想留你在这住了,你来了就对我说三道四的,我实在忍不了了,我要去看儿子。”随后不久,邻居就听到了摔门声,应该是崔老太太一怒之下离开家里了。

  高梁听完邻居的话,问:“这些只是你听见的,你有没有看到发生什么情况?”

  邻居想了想:说:“那倒没有,这几天一直听到她家吵吵闹闹的,还真没有出去看一看。人家母女俩的事情,我们掺和什么啊!”

  高梁说:“那我明白了!谢谢你提供情况,再有什么想起来的,一定要联系我们。”

  另一组陈利明和赵鸿赶赴大石桥,围绕姐姐张杰进行排查。他们取得的情况和高梁这一组大同小异。

  崔新凤的大女儿张杰和丈夫常明在大石桥开了一家旅店。为了方便经营,他们夫妻俩就把家也安在了旅店,变成了前店后住的格局。

  崔新凤一直以来和大女儿张杰一家住在一起。由于崔老太太的性格比较孤僻,和大女儿相处也不太愉快。

  大女儿张杰的脾气比较温柔,虽然自己的老妈经常吵闹,但是她却不生气。

  但是张杰的老公常明却很难忍受自己的岳母。本来岳母住在自己家里就不太和农村人的观念,更何况这个岳母的性格又比较尖锐。

  这天,常明和岳母又吵了起来,就说了几句重话,把老人撵走了。

  崔新凤一气之下坐上市郊线公交车,赶到了市里小女儿家。

  崔新凤走后,张杰为此和老公吵了一架。她觉得妈妈自己去妹妹家路上非常不安全,就给妹妹张敏打了个电话。可是妹妹张敏对姐姐张杰意见一直很大,认为姐姐妈妈就是贪图妈妈的养老金和财产,结果姐妹俩在电话里吵了起来。

  放下电话,在一旁一直听着的常明冷哼一声:“你看看你妈和你妹妹两个人都是什么性格?”

  张杰心里很烦躁,也懒得搭理自己的丈夫。

  她本来不想再理妹妹,可是又担心妈妈没有安全抵达,所以在当天下午又给妹妹打了个电话,确认妈妈已经安全抵达后才安心。

  可是从此以后,她再也没见到妈妈回到大石桥。

  张杰的周围的邻居也证实了这一点。

  第三组的李永秋和刘思宇,拿着张敏、张杰的血液样本和尸块的检材,陪着崔立伟赶往沈阳,找到辽宁省公安厅司法鉴定所进行快速的DNA检验。

  在营口的排查工作漫长而繁琐,除了接触张杰、张敏姐妹俩和走访周围的邻居之外,高梁他们又沿着市郊线,对公交车司机逐一排查,希望他们能记起来这样一个老人。

  排查的结果不会很快的回来,但是快速的DNA检验结果很快就回来了,真的是令人大吃一惊!

  回来的结果证明,张杰、张敏和死者的DNA都不能对应上。也就是说,死者和张杰、张敏没有血缘关系,而张杰和张敏之间也毫无血缘关系。

  难道死者不是崔新凤?可是崔新凤又哪去了?张杰、张敏姐妹俩不是亲姐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接下来寻找崔新凤的工作是中断,还是继续?同样也成他们面前的一道难题。

  忙了两天之后,新的问题产生了,六个人再次回到办公室里。

  高梁想了想,说:“找!继续找崔老太太!老人到现在还没有下落,恐怕也是凶多吉少。这说不定又是一起刑事案件,还是先找到老人再说吧!”

  他停了停,又对李永秋和刘思宇说:“你们去回民街派出所了解一下马凤英的情况,最好找到当时主持葬礼的长老,我记得居民与我们汉族不同之处。”

  李永秋看着高梁说:“难道你怀疑那个头颅是马凤英的?”

  高梁点了点头,说:“黎麦的想法不是没有可能。现在从DNA检验的结果来看,这是马凤英的头颅可能变大了。现在这件事儿整个透露着蹊跷。”

  大家一阵沉默。

  刘思宇想起自己家邻居的经历,提出一个想法:“你们说张杰和张敏会不会根本就不是崔新凤的亲生女儿,所以DNA检测结果才不能对应。”

  高梁想了想,点了点头,说:“也有这种可能,我们再从崔新凤以前的社会关系入手查一查,或许能解决这个问题。”

  赵鸿弱弱地问了一句:“如果都不是,该怎么办?”

  高梁笑笑,说:“那很正常,失败对于侦查工作来说很正常。如果都不是,我们只能推倒重来。”

  几个人还在讨论中,突然高梁的手提电话响了起来。

  “您好,我是高梁。”

  “我是李乐峰,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好!”

  高梁到了李乐峰的办公室,先把这几天排查情况跟他汇报了一下。这位副局长可是报案人。

  李乐峰对这个排查结果,也有些意外,说:“你们要跟紧点儿!这个案子虽然没有引起大的恐慌,但知道的人不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惹得谣言四起了。”

  高梁说:“我知道。我们肯定会尽力的,一中队什么时候让人失望过?”

  李乐峰看了高梁意气风发的模样,说:“情绪缓回来了?上次跟你谈话之后,你可低落了很久。”

  高梁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李乐峰说:“我其实不是很明白你为什么会情绪低落,毕竟给你的选择是让你更近一步。”

  “我其实就是在犹豫。进步固然是好的,但是我对侦查工作的感情非常深厚。”

  “经侦工作也是侦查工作,而且是更复杂的侦查工作。各级领导都非常看好你。”

  “为什么?我怎么会入了诸位领导的法眼?”高梁嬉皮笑脸地说。

  “因为你目前没有和任何利益方有牵扯。经侦工作是非常的重要和敏感的,经侦大队的主官一定是一个如履薄冰的岗位,我们都希望一个正直纯良的人去担任。”李乐峰没跟他开玩笑。

  “领导,您容我再想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