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雪里觅踪亲相隐,当机立断离辽滨。

  四、2月6日上午7时,公安局刑警大队门口。

  积雪反射的光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黎麦缩在棉大衣里,感受着北方刮脸的感觉,哆哆嗦嗦地问:“高师傅,我们现在干啥去?”

  高梁也帅不起来了,双手捂着耳朵取暖,铁青着脸说:”再去一趟赵浩家。”

  黎麦问:“走着去啊?”

  高梁斜了他一眼:“不然呢?我背你去?”

  黎麦摆摆手,算了算了。

  赵浩家离刑警队不算远,赵父赵母都在家。打开门看见他俩,两口子表情一愣。

  黎麦冻坏了,捧着赵大妈倒的热水还在抖,高梁鄙夷地撇了他一眼,转向赵家老两口。

  “叔,婶,你们别紧张啊,我们就是来了解一下情况的。上次比较急,也没跟你们多说。你儿子的对象张梅被人杀了,你们知道吗?”

  两口子惊讶地对视了一下。赵父,一个看起来就老实巴交的中年人,犹犹豫豫地回答:“这几天都说东风里死个小闺女,难道是张梅?”赵母看起来就聪明多了:“高警官,你不是怀疑赵浩吧?”

  黎麦看了看高梁,高梁不动声色:“婶儿,你别想多了。张梅死了,赵浩又联系不上,你们就不担心赵浩的安危?”赵父赵母脸色一下子沉了。

  过了许久,赵父开口:“高警官,我儿子和小梅已经黄了(北方方言:分手,或失败),黄了挺长时间了。”

  高梁也喝了一口水,问:“为啥黄了?”

  赵母说:“我儿子之前在外贸局下面的三产公司,也挺上进的,领导就想派他去日本工作,但是护照签证什么的都得自己办。小梅挺上心的,她也想毕业以后去日本,就让她大表姐在日本帮忙办这事儿。前年,儿子考了公务员,考进了外贸局,单位也给分房子,我们就这一个儿子,不想让他走了。可是小梅不乐意了,说她家为了我儿子出国的事情花了好几万,让我们还钱。我哪有那么多钱?就和亲家,不是,小梅她妈吵起来了。他俩就黄了。”

  高梁点点头:“那大年夜那天,赵浩说没说他出去干嘛了?”

  “他就说给单位领导家帮忙去了。”

  “之后再也没回来?”

  “没有。”

  “从我们上次过来找你们到现在,他联系你们了吗?”

  “……没有。你们走了以后,我又打传呼给他了,他传呼机停机了。”

  “那你们知道他大概能去哪里嘛?有没有问问亲戚家?”

  “不知道,他三十晚上出去以后再也没回来,也没和我们联系。”赵母说完这句话,就抿紧了嘴唇。

  高梁静静看了看他俩,拍拍黎麦,起身往外走。到了门口,黎麦还是没忍住嘱咐了一句:“赵浩要是有信儿,一定要告诉我们啊。”

  滴滴滴……高梁的传呼机响了,他低头一看,招呼黎麦赶紧走。

  出了赵家,高梁给陈利明回了个电话,然后拽着黎麦往队里赶。在路上,高梁简短跟黎麦说了一下三组的收获。

  张梅通过自己的同学认识赵浩,因为俩人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觉得非常巧合,很快熟稔起来,进而发展成恋爱关系。赵浩虽然是中专毕业生,但在外贸局下面的三产公司工作非常努力。正因如此,在三产公司取消,人员分流考试时,赵浩一路绿灯,很快从企业工人编制转隶成国家公务员。接下来的事情,就和赵母说的差不多了。但是这次张兰难产转院,赵浩又出现在张家人眼前,还挺尽心尽力地帮忙,所以张家以为小情侣复合了。

  边走边说,俩人很快就到了队里,和三队碰头。傍晚时分,二队也回来了,带了个谜团回来。

  五、2月6日上午9时,刑警大队一中队办公室。

  李乐峰坐在黎麦的位置上翻看手中的材料,黎麦躺在行军床上打盹。

  二组老杜带着小赵一边扒拉着饭盒里的稀粥咸菜,一边汇报情况。大年初一早上,何母和张梅他们一起离开医院后,就独自一人坐公交车回家了;何飞看他们走后,紧跟着和自己媳妇说了一声也出去了。从他出去到再回来,大概有三四个小时神鬼不知的空当。可是他没说出去干啥,张兰没问出来,警察也没问出来。但是老杜有一些猜想,还需要进一步证实。此时的何母在家给儿子儿媳准备换洗的衣服,家里也就一个人。

  这么看来从时间和动机上,何氏母子也排除不了嫌疑。

  李乐峰沉吟一会儿:“何母的可能性很小,年纪和体力不允许她完成杀人动作。至于何飞,等老杜把他想法再验证一下再说吧。主要嫌疑还是在赵浩身上!”他扬了扬手里的资料,“技术科和法医室报告出来了。尸检结果不用说了,和之前初步判断的一样,机械性窒息死亡,没有被性侵痕迹。张梅随身财物和小房里的财物都没有丢失,进一步排除陌生人作案可能。从动机上看,何飞母子俩虽然有可能,但是下午一组反馈关于张梅赵浩已经分手的情况也可能是杀人动机。

  “还有三组调取的通讯记录也出来了。利明动用了私人关系,我代表组织谢谢啊!其中有个沈阳的号码给赵浩父亲打过传呼。这个号码的机主姓名是孙大军,是辽大的导员,登记地址是辽大校园教职工宿舍。大家有什么意见?”

  陈利明接过话头:“据我们了解,赵浩在和张梅交往的时候经常去沈阳,就住在张梅同学李雪的对象家。这个孙大军可能就是李雪的对象,和赵浩比较熟悉,能大过年的收留他。”

  李乐峰拍板:“我跟王局汇报一下,咱们马上去沈阳找赵浩!”

  老杜咽下最后一口粥,不无担忧地问:“张梅被杀到现在都两天了,赵浩还能在沈阳吗?而且大家昨晚到现在一直都没睡,怎么去?开车也太疲劳了。”

  李乐峰点点头:“老杜说的有道理。但这是我们最清晰的一条线,必须试一试。这样,大过年也不好集团作战。高梁、黎麦、陈利明现在马上出发,赶到沈阳孙大军宿舍探一探。让你们队里的司机大牛子过来开车,回头给他多报点儿加班费,报不下来跟我说,我给他补上。刘思宇回家陪老妈,你家就你们娘俩,一个案子把春节搅和得稀碎;老杜和赵鸿你俩把何飞那条线跑透,也算给他们兜底。凶手就在这俩人之间了。”

  陈利明插话:“要不让我爸司机送我们去一趟吧!李局您那点儿工资别贴补工作了。”

  李乐峰有点儿脸红:“你个小公子哥,公车私用是犯错误,私车公用一样是犯错误!”

  老杜犹豫了一下:“要不我去沈阳吧!黎麦是新人,才来仨月就跑长途抓杀人犯,怕他拿不下来,而且老领导那边…”

  李乐峰摇摇头:“让他去,谁都有第一次,记得咱俩第一次抓人的时候,我都掉粪坑里了。老领导那里没事儿,他自己知道这行是干啥的。”

  高梁拍醒已经开始打呼噜的黎麦:“乖徒弟,醒醒,哥哥带你去个好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