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无名女尸藏背包,辽河岸边夜惊魂。

  李乐峰把最后一口汤喝下去,正准备起来洗碗,看见儿子李大树站在厨房门口盯着他。

  “儿子,咋了?”

  “梅江转学了,去大连念书了。”

  “哦,对啊。他妈妈的案子结了,他也没人照顾,去大连和他爸爸一起生活挺好的。”

  “他小姨跟他说,她妈妈是被野男人杀的,让他不要惦记他妈妈了,和他爸爸好好生活。还说,她以后会去找他们的。”

  李乐峰心里升起一阵子厌恶,对于孟婷婷的厌恶。李乐峰跟儿子说:“有机会告诉梅江,不要听他小姨的话,他妈妈是被入室抢劫犯杀死的。父母虽然不在一起生活了,但是都是对他好的。这些话不要告诉别人。”

  “嗯,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难得亲子时间,李乐峰还想问问儿子学习情况,结果电话响了。

  “您好,我是李乐峰。”

  “老李,我是佟欣。你快带人来辽滨公园……”

  佟欣,主抓治安的副局长。今天晚上治安大队突击辽滨公园的治安问题。

  辽滨公园,是本市一个免费的休闲娱乐广场,建在辽河岸边。经常有市民在这里坐船、健身、打牌。时间久了,就有人不干好事,在这里赌博、吸毒,甚至做***。

  治安大队清理了好几次,没几天就死灰复燃。

  今天治安大队有来“清场”,结果发生了出乎意料的事情。

  李乐峰立刻给高梁打电话。

  “高梁,你在哪里?”

  “我和利明在喜子家撸串呢!”

  “喝没喝酒?”

  嘭~

  高梁看着陈利明刚刚启开的老凌云(啤酒品牌名),吞吞口水:“还没有,马上要喝。”

  “别喝了,赶紧去辽滨公园。治安大队在那里等着呢!”

  高梁伸手拦住陈利明倒酒。“咋了?治安大队需要刑警大队支援?我们也不擅长扫黄啊!”

  “别贫了!辽滨公园发现尸块,你赶紧叫上你们队的人,去!对了,叫上李永秋。他本来是明天去你们队里报到,现在让他提前上岗!”

  高梁看着满桌子烤肉串、烤鸡翅、烤香肠、烤素菜四大天王和两瓶已经打开的啤酒,一咬牙:“老板,结账!”

  晚上九点,已经抱着热水袋睡着的黎麦、在家追《陀枪师姐2》的赵鸿、给妈妈熬药的刘思宇以及租了一堆漫画准备躺在被窝里看的李永秋,被高梁一个电话全都召集到了辽滨公园门口。

  李乐峰已经等在那里了,正在和佟欣碰头。

  今晚上八点,治安大队对辽滨公园进行突击检查。在检查过程中,发现一个黑色背包无人认领。

  治安大队大队长那杰以为是卖白粉的(贩毒人员)留下的,不敢承认,就让队员打开背包。

  队员打开了背包,发现里面是一堆报纸,于是就把报纸掏了出来;背包深处还有一个用塑料袋层层包裹的硬物,于是又把塑料袋全都打开……

  “啊~~~”

  杂乱的尖叫声吓跑了麻雀。

  借着微弱的路灯看,那是一只手,女人的右手,还涂着好看的红指甲油。

  李乐峰听完情况,环顾四周,问道:“立伟和东升来没来?”

  “来了。”脚底下传来幽幽的声音。

  李乐峰吓得一激灵。低头一看,果然崔立伟和杨东升围着那只手蹲着,一边记笔记一边拍照。

  高梁和一中队其他人正在和治安大队队员逐一排查现场人员。现场的人神色各异,但是都被吓得够呛,已经有胆小的女人嘤嘤嘤地哭起来了。

  高梁悄声对那杰说:“那哥,这只手能让辽滨公园消停到元旦。短期内不会有人再来这个不祥之地了。你们治安大队这段时间不用来这里打狼了。”

  那杰怼了他一下:“你不贫嘴是不是难受?我们消停了,我看你们怎么办?这案子够你们喝一壶的!”

  高梁嘿嘿一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崔立伟走过来,拽着高梁来到李乐峰跟前,压低声音说:“这只手切口非常整齐,被控过血,处理的很干净。如果不是筋膜组织暴露在外面,我都以为是假的。”

  “有变态杀人魔?”高梁惊讶地说。

  崔立伟翻了个白眼,说:“你应该先考虑是不是医院的残肢;要是杀人案的话,凶手可能是医生、屠夫、厨师之类的。”

  李乐峰及时制止了他俩的斗嘴:“你俩先别吵,先排查现场,背包肯定不能自己走过来的。”

  深秋的夜晚来的早,现场这百十来个人很难注意到这个黑色背包。这个黑色背包也着实太普通了,和旁边打篮球的那些男生的背包混在一起完全不起眼。

  一个年轻人突然抽搐了起来,流口水翻白眼,情绪激动又狂躁,引起了人群骚动。

  那杰有经验,一看就知道,这个年轻人毒瘾犯了。

  现场越发混乱起来。

  李乐峰和佟欣商量过后,让治安大队把先前查到的违法人员先行带离。

  这时候,有个打篮球的小伙子突然开口:“我应该见过那个人。”

  高梁一听来了精神,立刻追问:“你讲一讲情况。”

  “我们都是打野球的,就是互相不认识,碰见了就一起打球。今天七点半左右,来了一个穿黑色运动服、戴棒球帽的人,把书包扔在我们书包堆里。因为我们当时已经要散了,我就跟他说:‘我们要散场了。’他没有理我,直接就去上厕所了。”

  “你刚才为什么不讲?”

  “我以为他出来跟我们打球了。我观察了一下,大家手里都有包,应该没有刚才那个人。”

  高梁没再纠结这个问题,而是让黎麦和李永秋去公共厕所里看一看。

  黎麦和李永秋在公共厕所最后一个坑里看到一个棒球帽,俩人拿着长树枝给捞了出来。

  黎麦嘟囔:“怎么老往厕所里扔啊!”

  李永秋翻个白眼,说:“不然哩?送到公安局吗?公共厕所用来毁灭证物多方便啊!”

  “你和犯罪分子思维一样了!”

  “呸呸呸!你还学会扣帽子了!”

  高梁在外面吼了一嗓子:“赶紧出来!在厕所里聊什么天!”

  过了十二点,现场基本上已经排查完了,李乐峰只能让人先散了。

  高梁留下了那几个打篮球小伙子的联系方式,让他们有什么想起来的及时和自己联系。

  一队人马带着一只手回到了局里。

  手,被崔立伟、杨东升带走了;警察,被高梁带走了。

  一进办公室,高梁肚子就咕咕作响。

  黎麦小天使掏出好丽友派就要往他头上砸,被高梁拦住了:“别,太甜了,吃完胃反酸。”

  陈利明也在那里暴风哭泣:“我的烤串啊!”

  刘思宇笑了:“都看过断手了,还能惦记烤串,你的心理也太强大了!”

  赵鸿自言自语:“我也想吃烤串。”

  李永秋气定神闲地说:“我坐在哪里?”

  高梁想起来这是一中队的新队员,就把情况跟大家介绍了一下,把杜志春的位置给了李永秋。

  高梁看着这几位,想起来李乐峰上次暴走。于是重新安排了一下分组:高梁、黎麦是一组;陈利明、赵鸿是二组;刘思宇、李永秋是三组。日常取证、审讯等工作可以按照组别进行;抓捕和押解必须三人以上。

  陈利明知道是在说自己,吐了吐舌头,没敢吱声。

  高梁分配完工作,回到案子本身。

  “你们觉得咱们从哪里入手查尸源?”

  “从医院呀。”李永秋漫不经心地回答。

  高梁虽然头疼这位小爷的性格,但不得不说他的思维还是很敏捷的。他既没有丰富的侦查经验,也没有听到崔立伟的分析,却一下子想到这个。

  高梁点点头:“对,从医院。我们要排除这是医院抛弃的残肢。”

  陈利明有点儿挠头:“那纸包纸裹的,不太像医院扔的。”

  李永秋也不争辩,笑着看高梁。

  高梁同意李永秋的看法:“但是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这样,明天永秋和思宇就去排查医院。”

  “利明和赵鸿,明天你们再去问问那群打球的小伙子,看一看还有什么遗漏的信息。”

  “我和黎麦跑派出所,看看最近有没有失踪人口的报案。”

  “好!”大家异口同声。

  高梁挥挥手:“现在都回家,明天早上八点准时到单位。我要在这里睡了,省的明天早上还要往单位折腾。”

  说完,人已经躺在了行军床上了。

  大家也拖着疲惫的身体和脑子解散回家。

  高梁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一股子烤串的香味窜到鼻子里。他一高蹦起来,寻着香味走了出去。

  楼下,一个大叔在炉子前面忙活的正欢,一中队几个人和崔立伟、杨东升围着吃得正香。

  高梁问他们:“这大半夜的干啥?”

  陈利明说:“回去路上看见大叔要收摊,就把他叫到局里给咱们现烤现吃。”

  高梁看看四周,确定院子里就剩他们几个了,严肃地说:“下不为例!……大叔,给我烤个四大天王。”

  崔立伟突然举起烤鸡爪,在黎麦眼前晃:“小麦子,你看像不像刚才的那只手?”

  黎麦把菠萝汽水喷了出来。

  秋风萧瑟,吃饱喝足的八个人在值班室睡得呼噜山响。明天,天一亮,还有无数难题等着他们。

  

举报

作者感言

海边小捕快

海边小捕快

烧烤素菜四大天王:韭菜,豆角,茄子,金针菇。替补队员:豆腐卷、辣椒。

2019-07-31 19:4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