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周犯认命陷囹圄,白妇自责不成句。

  王平、李永秋、刘思宇回到审讯室,没有再跟周常有说任何话,而是直接填了送押登记表,给周常有换上了手铐,让他签了拘留证。

  周常有好像吓了一跳,自从他得意洋洋说出那番话之后,一直没有民警再对他进行讯问。据他猜测,警察被他几句话就给顶了回去,看来是手头上没有什么证据,虚张声势而已。现在他们竟然敢把他送进看守所,这是怎么回事?

  周常有拒绝在拘留证上签字,气哼哼地告诉李永秋:“小兔崽子,我跟你们领导说的话,你可能没听见,我现在再给你重复一遍!”

  王平打断他:“不用你重复了,你说那几句话,刚才我已经跟大家都说过了。”

  “那你们还敢拘留我?!”周常有咬牙切齿地盯着王平。

  李永秋不屑地说:“我们有什么不敢啊?你说的那些话,不就是说明你知道自己干的缺德事儿?”

  周常有脸色变了变。

  李永秋注意到这个细节,继续说:“我告诉你,你那套在这里根本行不通!你现在进去,没个十年八年出不来,出来以后看看还有人搭理你?我告诉你,把嘴闭死了,看守所、监狱那群人要是知道你是祸害小男孩儿关进去的,看见他们能不能整死你!他们最瞧不起就是你这样的强奸犯!”

  “强奸犯?你们这群警察是欺负我老头子不懂法律?咱们国家根本没有这条法律只有强奸妇女,没有强奸男人!”周常有破罐子破摔,撕破了脸皮。

  “你想得倒美!没有强奸罪?等着你还有猥亵儿童罪!”刘思宇一句话把他顶了回去。

  “那几个孩子……”话没说完,周常有就把嘴闭上了,看来他也知道之前言多已失。

  李永秋也没管他那些歪门邪道的心思,而是在拘留证上直接标注“犯罪嫌疑人拒绝签字”。

  周常有看见了,知道大势已去。

  王平三个人不再废话,直接把他架起来扔进警车里,开往公安医院进行体检。

  在路上,周常有反反复复向他们确认:“你们真要把我送进去吗?你们有证据吗啡你们可知道把我送进去的后果吗?”

  “你说的那些话不就是承认你干过那些缺德事儿了?这就是证据。”刘思宇实在听不下他的絮叨了,诈他一下。

  “我承认什么了?我承认什么了?”周常有心虚了。

  “行了,周常有!别废话了,今天我们高低也要把你送进去了!你自己干过什么事,你心里有数!”王平一声怒喝,吓了周常有一跳

  “你们这是枉法啊!”周常有气得脸都涨红了。

  “如果我们真的枉法了,自有纪律管着我们,就不用你操心了。而你干过的事,也一样会有法律去制裁你!下车吧!”车子到了公安医院门口,李永秋停下车子,转过头示意周常有下车。

  “我什么都没干!”周常有下意识否认。

  王平一把拉下周常有,冷笑一声:“你自己听听你说的那话,秃了反仗【注】的!别废话了!我们现在送你去你该去的地方!不过我刚才说的话也是真的,把你的嘴管好了,那群人最烦什么人,我们比你清楚。要不你就试试,在看守所挨打可不管我们的事!”

  周常有经过两天一夜的审讯,本身精神也不足了,被王平他们三个连番怼回去,也实在没有力吵架了,认命地跟着他们走了。

  这时候,白春玲还没有离开公安局长

  陈利明、赵鸿、王彤佳三个人正在给她做思想工作。

  其实像她这种传统的家庭妇女,想要她去指认自己的丈夫犯罪,真的是特别难。

  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和观察,他们知道白春玲对她丈夫的所作所为不是一无所知的,甚至可以说是心知肚明的!但是,她或许真的没有勇气说出来。

  王彤非常客气地说:“大姐,你不要有顾虑。你丈夫做过的事情性质是有多恶劣,你自己心里也清楚,并不是你想瞒就瞒得住的。我看你也是一个善良的人,你就忍心这些孩子遭受了这样的罪,却得不到伸张吗?”

  白春玲低着头,喃喃地说:“可他是我男人!”

  “那又怎么样?她打你骂你,甚至在外面祸害小男生。他对你还有一点恩情?而你对他还有一点感情吗?”王彤佳对她的说辞满不在意。

  白春玲抬起头,看着王彤佳那张年轻充满活力的脸,捋了捋自己花白的头发,还是摇了摇头。

  王彤佳是公安局有名的“烈火警花”,人美心善脾气暴。陈利明和赵鸿看见白春玲的反应,俩人迅速的看向王彤佳,生怕这个“烈火警花”发火。

  可是出人意料的是,王彤佳并没有发火,反而是伸手拂掉了白春玲身上的污渍,继续和她聊天。

  “白大姐,你也是有小孩的人。你家虽然是个姑娘,但也是从小长到大的,你家姑娘如果遭受到这种问题,你能怎么办?”

  白春玲呆滞了一下,想了想,说:“我……我不能说出去,我姑娘的名声要紧!”

  “你看,你话都这么说了,证明你是知道你的丈夫犯了什么样的事情。你姑娘的名声要紧,可别的孩子成长也一样要紧。”王彤佳语气更柔。

  白春玲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赶紧用手捂住;但是想了想,这个动作是徒劳无功的,又把手放了下来,捂着脸哭泣,“你们到底想要知道些什么?那是我男人!我还得靠他养活的呢!”

  陈利明和赵鸿看见时机已到,赶紧给她倒水拿纸巾。

  而王彤佳也趁机劝她:“大姐,孩子也长大了,老太太也不能动了,现在你根本不靠他们养活,是他们靠你养活的!这个家靠你照顾,靠你付出,而周常有却干出这种事儿,你就不寒心吗?你再想想那群孩子,十二三岁就这么被祸害了。你知道吗?有个孩子跳辽河死了!他爸妈都不知道孩子为啥死的!”

  白春玲的情绪彻底崩溃了:“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我家老周对不起这群孩子,我也对不起这群孩子!我们都是畜牲!”

举报

作者感言

海边小捕快

海边小捕快

秃了反帐:东北方言,形容人说话办事不利索、做的没有条理,且因缺少条理、逻辑而做事反复、易变,不确定性强,尤其指做事易反悔,拿出的意见朝三暮四。

2019-11-04 23:1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