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迷雾重重不见光,悬案双双尽名堂。

  又是一个傍晚,一中队的办公室,大家都有些垂头丧气。两起案件同时进行,可是到现在毫无进展。

  高梁清清嗓子,说:“咱们先别放弃,大家再想想还有没有什么可以突破的地方?先从马凤英案开始吧!卫生巾那条线查的怎么样了?”

  黎麦弱弱地说:“我查了一圈,这种卫生巾在咱们市很多地方都有卖的,随便谁家都能拿出来几片去包个人头。”

  “营口日报是哪天的?”李永秋突然想起来这个细节。

  “嗯?这个真没注意。”高梁愣了一下。“把物证全拿来,咱重新整理一下。”

  虽然放置了好几天,但是物证上的尸臭味儿还是没有散去。黎麦和赵鸿把这堆东西拿到一中队办公室,整个屋子臭不可闻。

  “第一项物证,人头,没拿来。”黎麦挨个介绍。

  高梁一脑门子黑线,说:“有照片也一样。”他把照片贴在白板上,“你们看,这个人头切割的方式比较粗糙,应该是费了挺大劲才割下来的。”

  “能不能看出来是什么刀割下来的?”陈利明问。

  “看不出来。”高梁摇摇头。

  “第二项物证,卫生巾。”黎麦拎起物证袋,自说自话:“这种卫生巾售卖的地方特别多。这里有十来片包在人头上,这个数量普通家庭都可能出现。没有可以锁定的目标嫌疑人。”

  说完,他又拎起一个物证袋,“第三项,报纸碎片。”

  “营口日报比较常见,没有什么可追寻的。”刘思宇说。

  李永秋不赞同:“也不一定,先看看日期吧。”

  “呃?都被血污了,看不清楚。”黎麦举起物证袋,对着日光灯仔细看了看,“好像马凤英下葬的当天报纸。”

  李永秋陷入思考。

  黎麦等了半天,没人说话,他又举起了下一个物证袋:“第四项物证,金戒指。”

  “问过了,萃华金店通用款。很多人买过,没办法追寻。而且按照马凤霞的说法,这是马凤英本人的东西。”高梁摇摇头。

  “第五项,破碎的塑料袋。”

  “太常见了,没办法追寻。”李永秋丧气地说。

  “第六项,绳子。”

  “绳子是绑在塑料袋上的,也很常见。”高梁侧坐着,拿胳膊支楞着自己的脑袋,盯着黎麦手里的物证袋。

  “第七项,树叶。”

  “树叶?什么树叶?”高梁坐了起来。

  “呃……井里捞上来的烂树叶。之前咱们一直没理它。”黎麦看了看物证袋。

  “我记得枯井附近没有树,只有一些杂草,怎么会有树叶呢?”李永秋伸手从黎麦手里拿过物证袋,仔细看了看。的确,里面是一根小树枝挂着几片烂叶子。

  “这是什么叶子?在哪里发现的?”陈利明也凑了过来。

  “应该是挂在那颗人头的头发上。我看好像是榆树叶。”李永秋翻来覆去地看了又看。

  “榆树叶也不少见,那座墓园就有。”黎麦想了起来。

  “砍头这事儿就是在墓园发生的,立伟也检查了马凤英下葬地方的土,都是有血渗进去的。问题是,动机呢?”高梁也感觉挠头。

  “报纸是当天的报纸,砍头是在墓园进行的,我觉得这件事就是当时去墓园送葬的几个人干的,其他人不可能知道那里有马凤英的尸体。”李永秋说。

  “这几个人的动机呢?”黎麦随着高梁追问。

  “会不会是因为那个金戒指呀?”李永秋指着装着戒指的物证袋,“会不会有人贪那个金戒指?”

  “不会吧?那才值几个钱儿?三五百块的东西还至于砍老太太的脑袋吗?”陈利明有点儿不相信。

  “或许不是贪,就是觉得她带了戒指入葬不合规矩,给她惩罚。”李永秋抬眼看了看高梁。

  “这话说的,矛头可就指向很明确了。”高梁知道李永秋指的是什么,但是这事儿可就棘手了。

  “我觉得我们不应该绕圈子了,就是在送葬的那几个人里去找线索。”刘思宇也认同自己的搭档。

  “是啊,这几天找了一圈和马凤英关系比较密切的或者有什么恩怨的人,基本上都没有太直接的动机。或许真的是因为他们风俗习惯的问题?”黎麦也开始倾向李永秋的猜测。

  “要我说还是把黑明找来直接问,怕什么打草惊蛇。这个时候咱们就应该惊一惊他!”陈利明插话。

  “行吧,明儿个就先探探黑明。利明,关于崔新凤那里怎么样了?”高梁点头同意了。

  “崔新凤这里的进展也不是很顺利。现在知道她跟这个姑爷的矛盾很深。但是姑爷口口声声说,自己当天跟丈母娘吵完架之后,丈母娘就离开了家里,之后就再无音信。从走访的情况来看,那个老太太跟二闺女的矛盾也不浅。”陈利明表情沮丧了起来。

  “消失地点能不能判断?”高梁问道。

  “判断不了。”

  “那有没有什么其他可疑的?

  “可疑的现象倒是有一个。我们走访市场的时候,和张敏熟悉的摊主说,张敏已经很久没出摊了。我们去她家的时候,看见她家院子里腌了一大缸咸菜。张敏说,自己去盘锦走的急,临走的时候没有腌咸菜,回来就卖了点儿存货。现在新腌的咸菜,还没有到时候不能拿出去卖。”

  “解释倒也合理,你觉得哪儿可疑啊?”

  半天没说话的赵鸿开口了:“是我觉得。利明哥不知道,但是我家卖过腌咸菜,腌咸菜不用那么久。摊贩们说张敏已经快有一个礼拜没出摊了。”

  说话间,陈利明的手机响了。

  “喂,你好。我是陈利明”

  “警察同志,你好!我是张杰。”

  电话那头报了姓名,陈利明立刻把电话开启了功放键。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陈利明一边问,一边手忙脚乱地找到自己的记事本。

  “我下午去我妹妹家了。现在回家了。”

  “怎么啦?有什么情况吗?”

  “是有个比较特殊的情况。我在我妹妹家看见了我妈的衣服。”

  “你妈的衣服?”高梁表情也很惊讶。

  “是啊,我就问我妹妹,咱妈的衣服怎么在这儿。她说是妈走的时候落下的。”张杰顿了顿,继续说:“可是那天。我妈和我老公吵完架就走了,没有带换洗的衣服,怎么会把衣服落在那儿呢?我就问我妹妹,她就发火,把我撵走了。”

  “除此之外,你还发现什么特殊的事情吗?”

  “没有了!”

  陈利明挂断电话,看着大家,大家也听见了电话内容。

  陈利明问:“你们说,能不能是张敏把老太太杀了?”

  “杀完人,她藏哪儿啊?一个女人力气没有多大。再说了,这段时间也没有接到发现尸体的报案啊!”黎麦想想觉得不太可能。

  “会不会在咸菜缸里?”李永秋突然间插了一句嘴。

  “可是那咸菜缸,我们看见了,是咸菜呀。”赵鸿否定了李永秋的猜测。

  “那缸有多大?”高梁问道。

  “挺大的,大水缸那么大的。张敏说一缸要用十几斤盐呢!”

  “几个缸?”高梁继续问。

  “三四个呢!我看了每缸都是满满的咸菜,还拿大石头压的。”陈利明答道。“我说高梁,你不会真的认为她把她妈藏到咸菜缸里了吧?”

  高梁没理陈利明的问题,而是继续问:“石头底下呢?”

  “那我们倒没翻。”赵鸿实话实说。

  说到这儿高梁和李永秋对视了一眼,看来这种猜测不无可能。可是现在没有什么证据,贸然上门,很容易陷入被动。

  陈利明虽然不太相信他们的猜测,但是还是出了个主意:“咱们上门不合适,但是她姐能啊!”

  高梁看着陈利明,问:“你想干啥?”

  陈利明嘻嘻一笑:“让她姐上门撒泼。”

  高梁知道陈利明又有什么鬼主意了,就不再多问,而是说:“那这件事交给你,啥办法我不管,反正得查出张敏家咸菜缸里到底有什么猫腻。”

  陈利明拉着赵鸿表决心:“保证完成任务!”

  高梁懒得搭理他的怪态,转过头对李永秋和刘思宇说:“你俩也动起来,明天把黑明找来,探探口风,这人肯定有问题。”

  “好!”刘思宇答应。

  高梁又接着嘱咐:“千万要谨慎,很可能涉及民宗敏感问题,你俩一定要掌握好尺度。”

  李永秋点点头,说:“你放心吧!”

  高梁回手拍了拍黎麦的肩膀,说:徒弟,明天咱俩去碰个硬钉子,回民街长老。”

  黎麦懵头懵脑地点了点头。

  高梁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十点半了,拍拍手,说:“今天到此为止,大家回家睡觉,明天打起精神,一定把这俩案子啃下来。”

  大家收拾好东西,纷纷离开。

  高梁没有离开,坐在办公室沉思了一会儿,又抄起电话,给李乐峰汇报了这几天的工作和今晚讨论的结果。

  李乐峰听完高梁的汇报,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年轻人,事情没有那么容易。

  

举报

作者感言

海边小捕快

海边小捕快

停更三天没请假,没有别的原因,放假嗨过头了。抱歉!

2019-09-15 12:3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