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光棍行凶造杀孽,少女祸遇修罗场。

    赵鸿今年二十四岁,从小到大都认为自己居住的城市是一个安静而简单的小城市。虽然这里不是那么繁华,但是有很多工厂,很多居民。人们平静地生活着,几乎一年到头也出不了什么大事,有个把重大刑事案件都能演绎出千八百个故事。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震惊和难过。

  作为一个刚入警一年多的新警察,现在的场面对他来说的确是难以接受,没有办法,他必须挺过来。

  赵鸿和李永秋跌跌撞撞地回到了现场。

  李乐峰在接到高梁电话后,和崔立伟、杨东升一起赶到了现场。

  高梁把李乐峰拉到旁边低声介绍情况。

  崔立伟和杨东升着手开始工作。

  在祭坛一样的暗房里,崔立伟仔细收集暗房里的痕迹;杨东升给暗房各处仔细拍照取证,之后又小心翼翼的把墙上的照片取下来,分别装进物证袋,贴上的标签,写好了笔录。

  朱智和刘思宇紧紧盯着的闫大江。

  闫大江蹲在门口垂着头,一言不发。

  朱智没有耐性了:“你儿子到底在哪里?”

  闫大江很委屈:“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都不知道他这些年在干啥。”

  李永秋缓过劲儿了,跟高梁说:“我去厨房和厕所看看吧!如果要在这里杀人分尸,一定会留下痕迹。”

  高梁说:“行,咱俩一起看看。另外,明天让朱智大哥带人去水务公司再调一下他的用水记录,在这里杀人分尸一定会用到大量的水。”

  厨房是水泥地面,西面是靠墙摆放的一张小餐桌;东面是一个液化气罐连着的灶台;中间有很大一块空地。

  “高队,您看,这个痕迹很奇怪。”

  李永秋发现,在餐桌旁边地上有一块四四方方的灰尘印,好像上面原来有什么东西。

  高梁正在厕所里查看,没有什么发现。听到李永秋的声音,他从厕所出来。他仔细看了看,还没等开口说话。这时候,崔立伟和杨东升也处理完西屋的物证,走进厨房。

  “你们先出去,我们要喷药。”崔立伟跟他俩说。

  高梁和李永秋退到厨房门口。

  崔立伟和杨东升带上口罩、眼镜,把厨房灯关掉,向地面、墙上、天花板上喷洒了鲁米诺试剂。过了一会儿,出现了大片的蓝色荧光,整个地面都布满了,墙上也有许多喷溅的痕迹,就连天花板上都有星星点点的血迹反应。

  崔立伟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是被害人在这个屋杀死的。”

  杨东升又将前面的玄关进行了血迹反应检验,发现除了门框附近,其他地方完全没有了血迹反应。

  他又扩大了试验的范围,整间屋子及屋外的路面上是没有血迹反应的。

  崔立伟认为,被害人被分尸也是在厨房内完成的,之后他才把尸块包装好运出这个屋子。

  高梁却不以为然:“程敏再瘦,也得有八九十斤,怎么能不惹人注意地把八九十斤的人运出去?分批运出去又怎么保存其它尸块?”

  “冰柜!高队,你忘了我们刚才看到的痕迹,那可能是个小冰柜啊!”李永秋恍然大悟。

  “对!应该是冰柜。毕竟他是卖白条鸡的,需要冰柜给鸡肉保鲜。”

  小型的冰柜足以放下一个被肢解的人,还可以利用冰柜的滚轮把尸体运出去。

  赵鸿问了个问题:“可是冰柜现在哪去了?它总不可能凭空消失啊!”

  李永秋点了点他的头:“你怎么糊涂了?我们还有一个地方没有去检查过。”

  “白庙子的市场!”高梁和李永秋异口同声。

  李乐峰一直在现场,听完他们的话,看了看表说:“现在已经凌晨三点多了,白庙子市场整个地方是全封闭的,也没开门,还有两个小时就开门营业了,到时候再侦查难度会增大。这样,我们兵分三路——

  “第一路,给二队的人打电话,通知他们过来和朱智汇合,把闫大江带回局里继续询问。

  “第二路,黎麦还继续留守在程敏的家里;刘思宇和李永秋留守在这里。天亮以后,让属地派出所来人支援。

  “第三路,我、高梁、利明和赵鸿现在去白庙子市场看一圈,想办法直接进去。

  “立伟和东升,你俩看没问题了就跟我们去市场看看,我觉得那里很可能有重大发现。如果还有需要收集的,这里有咱们的人守着,你俩随时回来继续干活。”

  崔立伟点点头:“好的,李局,你们先去,我把这里处理完了就跟你们汇合。”

  凌晨四点钟,气温不足十度。李乐峰四个人已经把整个白庙子市场的外围环境摸透了。

  白庙子市场东南西三面有大概三十多间简易房把市场围了起来,北面是大门,市场中心是一排排的隔间摊位。

  市场管理室在东面第一间的房子里。而闫丰的生鲜鸡店在东面最后一间,这间房只有面朝市场里这一个出入口,所以他们还得让管理员把市场大门打开。

  白庙子市场管理员王大爷已经在这里四五年了,说是管理员,其实就是打更的。

  这四五年,他一直是晚上八点熄灯睡觉,早上五点打开大门,轻松自在地拿到四百元工资。

  可是今天不一样了,这几个警察天还没亮就把他叫醒,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李乐峰很是客气:“大爷,我们要去这里一家店查点儿事情,麻烦您过来做个见证。”

  王大爷顺从地点点头,虽然知道这不关自己的事,可是看着警察们严肃的脸,心里很是不安。

  高梁拿小工具把大链锁撬开了,陈利明开玩笑地说:“高老大这份手艺今天派上好几次用场了。”

  可是大家笑不出来,因为门打开了,一股子浓重的味道直冲出来,根本不是白条鸡的腥臊味,而是尸体腐烂的瘴气混着血腥的味道。

  赵鸿发现了门口的开关,随手把灯打开了。

  陈利明立刻转身挡住了赵鸿和王大爷,说:“赵鸿,你带王大爷在门口待着,别进去了。”

  王大爷也知道这里不对劲儿,一个劲儿地点头:“对对对,小同志,你陪我在外面等着吧!我不想进去。”

  高梁木然地从兜里掏出电话:“立伟,尽快过来!白庙子市场东面最后一家。”

  挂断电话,高梁抬头和挂在挂钩上已经开始腐烂的头直直地对视。那是程敏的头,眼睛用毛钉固定起来,使她一直睁着眼睛看着。

  李乐峰到底是见过风浪的,面对眼前的状况,心里已是惊涛骇浪,但是面上不显,他给王青琪打了个电话:“青琪,不好意思这么晚把你折腾醒了。我们找到了程敏的尸体。”

  汇报完情况,他安排高梁和陈利明对房间进行搜查。

  这种简易房就一个四四方方二十几平米的空间,南北两侧贴墙放置了两台冰柜,正对着门的是一张长条的砧板。砧板上除了一把拆骨刀,什么都没有。砧板前面的墙上溅满了血迹和肉末。

  高梁打开了放在房间北侧的冰柜,里面有十几条白条鸡和一只脚、一只手和两条胳膊。

  陈利明发现南侧的冰柜好像坏了,正在滴滴答答往外流着血和水的混合物,地上已经积了一堆污渍。他打开冰柜,一股腐烂的气味扑面而来。他定睛一看,一段没有肚皮的胴体连着两条腿被折叠起来满满塞进了冰柜里;旁边还有一坨肉泥。

  天大亮了起来,属地派出所把白庙子市场这一角封锁起来了。群众们窃窃私语,悄悄窥探。

  这两个多小时,是崔立伟、杨东升最难熬的两个小时。他们出过无数个刑事案件现场,寻找过各种蛛丝马迹,唯有这次,摆在眼前的都是证据,他们却不知从何下手。

  李乐峰看出他俩的不对劲,走过去,问:“你俩怎么了?”

  杨东升有些气短:“没事,想到这个女孩,心里有点儿难过。”

  李乐峰也不知道如何应对这个话题,拍了拍他的肩膀。

  高梁这时过来和李乐峰商量:“李局,麻烦您调配其他警力去程敏和闫丰家里守着,黎麦、李永秋、刘思宇调回来去走访排查。”

  李乐峰同意了,走出去打电话安排工作。

  高梁问崔立伟:“怎么样了?”

  崔立伟艰难地回答:“尽快把尸体带回去,看看还缺那些部位。还有这团肉泥,看不出来是不是人体组织,也需要带回去检验。”

  高梁点点头:“都按你说的办!”

  接着他召过来陈利明,说:“你发现程敏的衣服了吗?”

  陈利明一拍大腿:“我就说哪里不对劲儿!程敏的衣服呢?!”

  “一会儿清理完现场,你带着赵鸿、思宇和永秋去走访排查闫丰的行动轨迹,还有程敏那套不翼而飞的衣服。”

  “那你呢?”

  “我和黎麦就在这里看着现场。”

  “那怎么行?家里那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呢。”

  “别把看现场当成苦差事,我和黎麦还得在这现场里找一找新线索呢。”

  “那好吧。”陈利明妥协了。

  高梁最后叮嘱他:“尸体找到了,你们尽快联系程敏的家属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