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芦苇荡里擒恶魔,真相犹有不能说。

  李乐峰爬上一辆警车,站在上面,俯视着苇塘。

  十二个民警三个人一组,从四面包抄,不断由外向里推进;外围警察在李乐峰的指挥下也分散开来,每隔五米左右站着一个民警,防止犯罪嫌疑人凫水出来。

  时间一点一点流过去,太阳已经开始偏西沉了。周围安静极了,围观的群众也不敢大声喧哗。

  “救命!”一声凄厉的惨叫。

  围观的人群开始骚动。

  李乐峰立刻拿起扩音器,开始大喊:“抓捕组注意了,非到必要时刻,不要开枪,以免误伤!”顿了顿,接着喊:“给他们也留条生路,让他们出来跟我们讲清楚,争取宽大处理!”

  话音未落,芦苇塘东面的植物突然伏倒。就见高梁和黎麦架着一个满身是血、昏迷不醒的男人在前面,杜志春和赵鸿押着另一个男人在后面,几个人趟着水爬上了草坡。跟在后面的陈利明紧紧攥着一个物证袋,袋子里有一把锋利的长匕首,匕首上面还滴着血。随后刘思宇也爬了上来,对着李乐峰的方向大喊:“已经抓到杨海涛了!”

  李乐峰从车子上直接跳了下来,和其他民警一起向那几个人的跑去,周围的群众发出了欢呼。

  到了跟前,李乐峰看见杜志春和赵鸿押着的男人——杨海涛,挥挥手,直接让民警把他押道车上;又看见高梁和黎麦架着的男人,满身是血,赶紧安排民警开车过来,把他送医。临走时,李乐峰又多看了受伤的男人一眼,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是王俊!第一个死者贾爱梅的儿子!!!

  高梁和黎麦对视一眼,知道李局和自己一样,被这个人彻彻底底吓到了!

  深夜,在市人民医院急救室,王俊经过治疗,脱离了危险。

  非常幸运的是,王俊连中两刀都没有伤及内脏,所以很快就苏醒过来。

  高梁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他,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而与此同时,审讯室里的杨海涛吃了三碗米饭之后,问杜志春要了一根烟。

  杜志春把烟递给他,“说吧!你都干了些啥?”

  杨海涛和王俊是蹲监狱时认识的“狱友”。杨海涛年纪大了王俊十来岁,刑期也比他长,所以在狱中比较照顾他。王俊因此也很信任杨海涛,对他知无不言。刑满释放后,两人也经常厮混在一起,有时王俊还会把杨海涛带回家,让自己妈妈贾爱梅给他们做点儿好吃的。

  7月31号这天,杨海涛提前知道了王俊要去海城他二姨家,就准备去居委会冒领军属补贴,结果上午没有领到,却领到了一只保险套。

  杨海涛揣着保险套想去红灯区消费,结果白天的红灯区不开门不说,他兜里那几十块钱根本不够用。他又把注意打到了贾爱梅的军属补贴上了。

  晚上8点多钟,杨海涛拎了几瓶啤酒到了贾爱梅家,说是要找王俊喝点儿酒。贾爱梅告诉他,王俊去海城他二姨家了。可是杨海涛听完却不走,说自己饿了,让贾爱梅帮忙做点儿饭吃。

  由于平时杨海涛常来蹭饭吃,贾爱梅也不疑有他,就简单张罗了几个小菜。杨海涛有借口自己吃没意思,让贾爱梅陪着吃两口。贾爱梅对杨海涛虽然算不上亲厚,但是儿子的朋友就相当于自己的子侄,所以也跟着吃了几口。

  可是杨海涛一顿饭拖到了10点多,还没走的意思,贾爱梅就着急了,杨海涛却耍上了无赖。

  “姨,你再吃点儿菜。”

  “海涛,太晚了,你赶紧回去吧。等明天晚上王俊回来了,你再过来。”

  “那你喝了这杯酒,我就走!”

  “姨不喝酒。”

  “你不喝,我就不走。”

  “行,姨喝了,你走吧。”

  “那你再借我点儿钱,我一会儿要去***洗浴中心洗个澡。”

  “我哪有钱啊?再说那不是好地方,你别去了,早点儿回家吧。”

  “你可别哭穷了,街道说今天下午给你发了一笔补贴。”

  “街道瞎说的,这笔钱没发下来。”

  ……

  两人争执了一个多小时,杨海涛执拗地认为贾爱梅不给他钱,随手抄起桌子上的电饭锅往她头上砍去。

  贾爱梅吓得到处躲闪,寻机向外逃跑。

  可是老太太的力气哪有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大?她很快就被杨海涛给拽了回来。

  贾爱梅更是害怕了,就要叫人。杨海涛一看不好,就扯下电饭锅上的电源线,狠狠地勒住了贾爱梅的脖子,直到把她勒死。杨海涛把贾爱梅的尸体扔在了炕上,开始到处翻找军属补助的钱。

  翻腾了一大圈,他只在枕头底下找到四十元钱,加上兜里的几十块钱,也不够消费的。可是这股子邪火却是压不下去了,他把目光转向死去的贾爱梅,撕开了保险套的包装袋……

  完事之后,杨海涛不慌不忙地清理现场。他把筷子、饭碗、酒杯等和他有关的东西都装进了垃圾袋,一股脑地倒进了不远处的垃圾箱。正当他要离开的时候,看见了行凶用的电饭锅,他觉得电饭锅在垃圾箱里会引起人的怀疑,于是就把电饭锅和电源线扔进了街口公厕的粪池里。他希望电饭锅能在粪池里沉底,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可是他不知道,那天下午这个粪池的粪便刚刚被清洁车抽走,电饭锅很快就被侦查人员发现了。

  做完了这些,他又去本家老杨家门口闹了一通,施施然回家睡大觉了。

  睡到第二天半下午,杨海涛跑去车站等着王俊。

  8月1号下午4点多钟,王俊从海城回来一下车,就看见杨海涛蹲在车站门口等着他。他特别高兴杨大哥来接他。杨海涛告诉王俊,自己是特意来接他回家吃饭的,给他接风的。

  王俊跟着杨海涛回到杨海涛租住的小平房里,哥俩买点儿小菜、啤酒,开心的吃喝起来。

  酒过三巡,杨海涛问王俊:“你哥我头几天受了气,想去报仇,你帮不帮忙?”

  王俊一听,酒劲上头,义气冲天:“帮,必须帮!哥,你说咋干?”

  “咱也不杀人,不放火,就去她家要点儿钱,当是给我赔礼道歉。哥,不能拖累你,你不用进屋,你就在门口等着就行。”

  “好!”

  当晚,杨海涛藏了一把半尺的单刃匕首,和王俊一起来到孙莉莲家。王俊负责在门口把风;杨海涛翻墙进院。

  孙莉莲的家是一幢两间红砖小平房。晚上孙莉莲锁了院门,就打开房门,让家里凉快一点儿。结果这让孙海涛方便的大闯空门。

  被吵醒的孙莉莲看见炕边站着一个男人,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你到我家干啥?”

  杨海涛桀桀怪笑:“怎么不认识?三个礼拜前,我把你碰了一下,你就把我一顿骂。现在怎么不得给点儿钱,向我赔礼道歉?”

  孙莉莲气愤难当:“小伙子,你把我撞到了,不说对不起,你还骂我,现在还来我家要钱?你是不是不讲理?”

  “不讲理?我要不是跟着你,我都不知道你住在这里,赶紧给钱!”

  “没钱!”

  “没钱?没钱你就等死吧!”

  ……

  等了半个小时,王俊看见杨海涛满身是血翻墙出来,吓了一跳。

  杨海涛告诉王俊,他杀了人,王俊也是从犯,现在得赶紧逃跑。

  杨海涛带着王俊去老杨家借钱,老杨连门都没有开;杨海涛又让王俊先去自己租住的小平房等着,他去他外甥“大傻力”那里借钱,并且千叮咛万嘱咐王俊不要回家。

  就这样,王俊跟着杨海涛开始了十几天的流浪。

  高梁听完,有点儿无语。

  “那你怎么又被杨海涛伤了?”

  “杨哥说我俩怎么也逃不掉了,不如自杀。他说他先把我整死,他再自杀。我不想死,我看见你们了,我就冲你们喊‘救命’了。”

  审讯室里,杜志春也问了同样的问题。

  “你为什么伤了王俊?”

  “我不想让他活了,我俩要是被抓住,他一定知道我杀了他妈,我没脸见他。”

  赵鸿气乐了:“你没脸见王俊了,于是你要杀了他。你这好算盘打的!你怎么不自杀啊?”

  杜志春安抚性地拍拍赵鸿的胳膊。

  笔录做完的时候已经是杜志春签订军令状后第九天下午。

  杜志春、赵鸿、陈利明、刘思宇带着杨海涛到贾爱梅家、街口公厕、孙莉莲家指认现场。

  从贾爱梅家出来的时候,杨海涛问了一句:“你们会告诉王俊是我杀了他妈吗?”

  赵鸿没忍住火气:“你何止杀了他妈,你就想想你干的事情是不是人干的?”

  杨海涛闭口不言。

  杜志春问他:“你希不希望我们告诉他?”

  杨海涛摇了摇头。

  陈利明冷冷一笑:“现在不告诉都不行了!因为王俊是被害人家属。你听好了,被害人家属!”

  杨海涛脸色变了变,随即表情又变成了无所谓。

  在市医院的监所管理病房,高梁嘱咐值班民警看好王俊,走到院子里抽烟。

  在院子里,他看见李永秋和黎麦在嘀嘀咕咕,好奇地走过去,问:“你俩嘀咕啥呢?”

  黎麦应到:“我俩在讨论那口奇怪的井。”

  高梁扶额:“服了二位小少爷了。那是造纸厂排污井。就是废水从井口灌进去,从通道流进芦苇塘,在流到旱河,最后冲到海里去。”

  “那多脏啊?沿途的水都被污染了吧?”李永秋嫌弃地撇撇嘴。

  “啊?”

  “先别说这些,是不是要找个机会告诉王俊,他妈是怎么死的?”李永秋的问题直逼灵魂。

  高梁很为难:“容我再想想,至少不是现在。”

  军令状后的第十天。

  一大清早,王青琪带着李乐峰到一中队收军令状。

  推开门,看见高梁一个人躺在行军床上睡大觉,呼噜山响。

  李乐峰上前摇醒高梁,问道:“人呢?”

  高梁睡眼惺忪地看看二位大佬,嘟囔着:“都回家睡觉去了。”

  说完,翻个身,继续睡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