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一起大案倒手办,全力以赴查主犯。

  这场会议一开就到了后半夜,散会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钟了。

  黎昆山说的最后一个问题,“以前接触过这起盗车案的人都排除在本次专案组以外!”

  高梁有些为难,“我们得先把案子从经侦拿过来。”

  “这事儿我来解决。”李乐峰打消了高梁的顾虑,“你只管考虑刑侦大队谁来接案子就行了。”

  高梁放下一半的心,“那只能让一中队去干这个案子了。”

  说罢,他看了一眼王平,这是打二中队的脸啊!他就怕王平因此对他产生什么隔阂。

  王平的脸上倒没有什么不快之色,反而是非常认可高梁的想法,“这样也好,二中队全员都接触这些案件,再办的话的确不合适了。”

  散会之后,高梁没有着急回家,而是拐到了王平的办公室。

  王平看见高梁,调侃道:“咱们老高局长的宝贝儿子还不回家,又跑到我这里闲晃什么?”

  高梁有点不好意思说:“王哥,刚才分配案件的时候,我说给一中队,我怕您心里有想法。”

  王平看似不在意地挥挥手,说:“我能有什么想法呀!领导们说的对,这个案子环环相套,以前接触过的人的确不适合再办了。现在除了一中队,也没有其他人更合适了。我倒是担心另一件事,你和孙大队的关系会不会因此更僵?”

  高梁也想到了这一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从经侦手里抢案子干,这是刚分家就打架,我也没有办法!”

  “哪天我摆一桌和头酒吧?”王平调侃。

  高梁摇头苦笑:“这哪是一桌和头酒能解决的事?”

  第二天下午,经侦大队一中队的队长周又麟带着一摞案卷过来了。

  周又麟这个人看似豪迈,实际粗中有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周又麟爽朗的笑声传进了一中队的办公室里,“兄弟们,我来给你们送礼了!”

  目前在一中队做代理中队长的陈利明赶紧迎了过去,“哟,周老哥怎么亲自过来了?”

  周又麟笑容不变,说:“这不是领导安排的吗?让我把我们在办的大案子交给你们了!这兄弟分家,父母还是有所偏心的。”

  陈利明也是“哈哈”一笑,“可别这么说。这案子真的是我们刑侦大队先动的,总不能让我们半途而废吧?!”

  周又麟似笑非笑地看了陈利明一眼,知道做口舌之争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于是,他在交接单上签了字以后,扭头回到了经侦大队。

  陈利明今天早晨六点钟就接到了高梁的电话,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心里也是压力山大,毕竟这案子干与不干都是要得罪人。

  转过头,陈利明看见其他四个人都在那里假装忙碌,其实竖起耳朵在听,无奈地一笑,“别装了!我知道你们刚才都听到了!”

  李永秋嬉皮笑脸地凑了过来,“陈队长,你现在感觉到以前高梁在咱们队里时候的无奈了吧?”

  话音未落,高梁就晃荡进来了。他一胳膊拐过李永秋的脖子,“你又在背后说我啥呢?”

  李永秋都快被他勒死了,赶紧拍拍他的手,“放手!放手!我难得不说你坏话,你还勒我!”

  高梁笑嘻嘻地放了手,“不闹了,咱们现在来把这个案子梳理一下。

  “根据张岩的供述,这个盗车团伙的其中一个头目叫做任侠,外号‘大侠’;年级在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住在沈阳市铁西区轻工街。刘长川每次买赃车都是与任侠单线联系;任侠就在午夜的时候将赃车开到沈大高速公路营口收费口;两人一手交货一手交钱,当面交易。而张岩再从刘长川的手里买回来赃车。一次偶然的机会,张岩见过任侠一面。”

  “那我们要不要先抓住刘长川,然后在控制下交付?”刘思宇出了个主意。

  “恐怕不行。”高梁摇了摇头,“张岩因为啥进去的?因为他收了车款却拿不出车,证明刘长川那里已经很久没有拿到过赃车了。所以,刘长川和任侠之间的往来不一定还在继续。散会之后,黎麦去户籍那里调一下任侠的资料,先让张岩辨认一下。我的建议是绕过刘长川直接抓任侠。”

  “那刘长川,我们还动不动了?”刘思宇问道。

  “动!一个都不放过!”高梁斩钉截铁地说:“先抓任侠,后动刘长川!”

  陈利明面露难色,“可是任侠是沈阳人,我们要去沈阳抓人的话,要不要告诉当地公安和省公安厅?”

  高梁脸色沉了下来,“这也是我接下来要告诉你们的一件事。这件盗车案非常复杂。根据张岩从刘长川那里获得的消息,很多赃车就是卖进了当地大型企业或者行政部门。所以,我并不想和当地公安进行联系,怕走漏风声。”

  “在别人的地头抓人还不通知,过后咱这几口人怎么跟领导交代?”陈利明说出自己的担忧。

  高梁背着手踱了几步,转身一拍桌子,“不管了,真出事儿我担着!但是,这个案子从现在到任侠归案,所有消息都不允许向外泄露!咱们六个,先把任侠搞定了!”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面面相觑,高梁这么做实在太冒险了,几乎是拿自己的前途在做赌注。

  可是,高梁主意已定,不容大家反驳。于是没人敢再劝,只能按照他说的去做。

  可是,世间伸手拿来的事情毕竟是少有的。

  傍晚的时候,黎麦带回来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张岩提供的任侠住址已经拆迁,而他又没有固定职业。如果真要开展抓捕,现在仅凭年龄和姓名,在偌大的沈阳市想找到这个人,犹如大海捞针,谈何容易。

  这下子想绕过当地公安也不行了,必须得通过沈阳市公安局户政处进行调取。

  刘思宇倒是提供了个思路,“大家先别着急,咱们可以公事私办。我记得我有一个同学在沈阳市公安局户政处,或许可以请他帮帮忙。”

  高梁一拍大腿,“好!你现在立刻给你的同学打电话。明天,永秋和思宇两个人先去沈阳打头阵,蹲几天,看看能不能摸到任侠或者是他亲属这条线。”

  

举报

作者感言

海边小捕快

海边小捕快

这个案子没有什么特殊的侦破手段,比较重要的是抓捕过程。

2020-01-09 23:5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