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鼓弄人心损法益,前程旧梦更崎岖。

  刘思宇和李永秋按照既定的攻心计划,在看守所软磨硬泡了两天,黑明的口供终于拿了下来。

  黑明把马凤英的头砍下来的原因也很简单。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仅仅是因为马凤英把金戒指带到了墓地里,但黑明并不是贪心这个金戒指。

  按照宗教习惯,下葬的时候是不能带有任何首饰的。马凤英和马凤霞的做法其实惹怒了回民街上的长老。

  长老在主持完葬礼之后,就把黑明单独叫到一边,悄声对他说:“你大姨马凤英的葬礼完全违背了教义,视为对主的不忠。如果你家不把这件事儿解决了,那么灾难就将降临到你们家。黑明,不仅你大姨,还有你妈的表现,都是对主的不忠。”说完,拂袖而去。

  黑明听完,一身冷汗。他有老妈、有妻儿、有姐妹,如果灾难真的降临,作为家里的男人,他实在是难辞其咎。

  在这种恐惧的支配下,黑明对自己的大姨马凤英也怀着埋怨和愤恨;还有自己的妈妈马凤霞,也被大姨蛊惑了,以后也要带着金戒指下葬,这都不符合教义!

  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去化解这种厄运,他再去问长老,长老并不见他了。

  黑明想了一下午,于是决定晚上去墓园把马凤英的尸体挖出来,把金戒指取下来。

  当天晚上,黑明等到母亲、妻子和儿子都睡着了,带着家里切肉的刀就跑到了墓园里。

  本来他是想拿刀割断拴着金戒指的绳子,可是当他挖开了马凤英墓穴,从裹尸布里拽出尸体以后,发现尸体没有合眼,而是瞪着眼睛看着他。

  这可把给黑明吓坏了!他想放弃,可是又想起长老的话,担心厄运降临,于是壮起胆子又把尸体全都拽出来。

  尸体已经开始发软,拴着戒指的绳子已经嵌入皮肉里。黑明弄了半天,不但没有拿下戒指,反而让绳子割进皮肉越来越深。

  黑明越来越慌,越来越急,他是从墓园墙角钻进来的,担心守墓人会不会晚上来巡视一圈,干脆手起刀落,把头砍了下来。

  黑明终于拿走了金戒指,可是他想把尸体放回墓穴时,却出了问题。不知道为什么,马凤英的尸体可以埋下去,可是被割下的头却埋不进去了。

  黑明的冷汗都流了下来。慌乱中,他仿佛听见了脚步声,于是决定把马凤英的头抱回家。

  他可巧地在墓地捡到一个破旧塑料袋,把马凤英的头草草包了一下,就抱着带回了家。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家里人睡得正熟,根本没有被吵醒。这时候,黑明发现塑料袋外面渗出了血,把自己的衣服都染上了。

  得尽快把这些东西处理掉。扔在附近,肯定不是个办法。黑明从卫生间里找到一些卫生纸和妻子的卫生巾,又从厨房拿了一些旧报纸,重新找了一个塑料袋,把自己大姨的头严严实实地包好。他带着用过的刀和衣服,骑着自行车穿过营口市,跑到了火车站附近,把头扔在了火车站后面的枯井里。

  火车站离人民公园很近。黑明把用过的刀、沾了血的衣服绑上石头扔进了公园的观赏湖里。

  做完这些,他又返回家里。天已经蒙蒙亮了,家人还没有醒,他又脱下衣服假装从来没有出过门。

  至于马凤霞,她在黑明认罪之后,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心里怨恨儿子,也害怕儿子受到法律制裁,但是也无能为力。根据高梁的询问和观察,她好像并不知道是谁指使的黑明这么做的。

  陈利明捡了一块硬骨头啃。回民街的长老大概也有六十多岁了,世俗的名字早就被他放弃了,即使身份证上也写的教名。

  他还没有从应对张敏的情绪里转过来,所以这次他也很强硬地让长老到刑警大队接受询问,而不是在回民街做这个笔录。

  出人意料的是,长老没有什么不配合的,非常坦然地告诉陈利明,确实是他告诉黑明,马凤英的葬礼不符合教义的规定,是会给他们带来不好的结果。可是他坚持说,他也没有想到,黑明怎么会做这种令人胆战心惊的事情,这并不是他能控制的。

  长老的说词似乎跟黑明的笔录是能对应上的。然而,陈利明却并不甘心。

  他一拍桌子,站起身来,逼近长老那张满是皱纹的脸,说:“你不要狡辩了,你所做的事情,跟宗教、教义根本毫无关系!你就是为了在你们的小范围里树立自己的权威,而把这种恐惧强加给其他人!你才是根本违背了你们的教义!”

  长老抬眼看看陈利明,冷静地说:“警察同志,如果你有什么证据,就抓我;如果没有,我也是十分配合你们工作了,不该受到你们的无端猜测。”

  陈利明被他的话激怒了,正准备发火,询问室的单向玻璃被敲响了。

  陈利明、赵鸿和长老一起看向玻璃的方向。

  陈利明压住了火气,知道玻璃后面应该是李乐峰和高梁。他起身离开了审讯室,来到了隔壁。

  果然,李乐峰和高梁在隔壁听着陈利明和赵鸿对长老的询问。

  陈利明一言不发地站在单向玻璃前,看着隔壁房间。长老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而赵鸿在他的对面,还在写着笔录。感觉上,赵鸿的气势就比他弱了许多。

  陈利明沉默了一会儿,问高梁:“怎么回事?为啥把我叫回来?”

  高梁不说话,对着李乐峰努了努下巴。

  陈利明知道了,刚才是李乐峰敲玻璃,转头问自己师傅:“李局,为什么打断我?”

  李乐峰拿出一份谅解书,是马凤霞口述,儿媳妇代笔写的,对黑明的谅解。

  马凤霞作为马凤英唯一的亲人,是有资格出具谅解书的,即使犯罪嫌疑人是自己的儿子,谅解书也是有效的。

  而黑明的供述和长老的证言是吻合的。

  不管长老出于什么目的,只要他没有给出明确的犯罪指向和犯罪方法,以目前证据来看,都没办法以教唆罪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这个案子只能到此为止。

  陈利明不甘心地踢了踢墙面。

  李乐峰瞥了他一眼,说:“有劲,别在这用,还有一大堆事等着你呢!”

  高梁心中也有些迷惑,说:“如果按照长老和黑明的说法,其实黑名完全不用有那种表现,该跟咱说啥就说啥呗!”

  李乐峰冷笑一声,说:“这个长老歪门邪道心思一大堆。他自从当上长老,就没有办法控制那些老回民,所以他这几年开始向对这些年轻人的施加影响,一直用恐吓威胁的手段去控制年轻人的思想。黑明也不知道什么才对的,他下意识地认为是长老怎么说,他就该怎么做。可是他心里存着那么一丝清醒,知道有些做法于法不容,所以才表现得吞吞吐吐,前后矛盾,犹豫不决。”

  “真是令人费解!”高梁耸耸肩。

  “令人理解的是数学;令人费解的才是人心。”李乐峰声音平静地说。

  黑明涉嫌故意损坏马某尸体案,由于死者家属出具了谅解书,犯罪嫌疑人黑明很快被取保候审了。而作案工具的打捞工作也很快完成了,的确如黑明所说,在人民公园的观赏湖里打捞出来一把切肉刀、一件长袖体恤衫。

  此剩下的工作就是整理案卷,向检察院报卷,移送起诉了。

  李永秋知道了那天陈利明和回民街长老的交锋,悄悄地问高梁:“我们就对付不了这个人嘛?”

  高梁说:“不是对付不了,是不归我们管。我们的手不能伸得太长。”

  李永秋表示很担心,“任由发展下去,不会出大问题吗?”

  “一个人兴不起什么大风浪。但是真应该让国保的兄弟们注意点儿这个人了,如果他再有什么过分的行为,该动还得动。”高梁想点起一根烟,看了看李永秋,又放了回去。

  李永秋也注意到高梁的举动,心里有点儿不好意思,强行转移话题:“希望这个人不要把年轻人发展成邪教分子啊!”

  高梁也陷入了沉思。

  这时候,李乐峰又把电话打到高梁手机上了,“高梁,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李乐峰找他干什么,高梁心里有些数。他敲开了局长办公室的门,故意问道:“李局,怎么回事儿?还有什么问题是我们一中队没解决的吗?”

  “不是你们没解决的,是你没解决的。”李乐峰示意高梁坐下。

  “什么?”高梁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上茶水。

  “经侦大队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李乐峰不绕圈子。

  “李局,我考虑好了,我决定还是不去了,刑警队挺适合我的。”

  “高梁,我们还是非常希望你能去那里了,我们需要一个正派又可靠的人。”李乐峰很愁,他和王青琪迫切希望有个合适的人选能堵上市里某些领导的嘴。

  高斩钉截铁地说:“经济这块我不擅长,我更希望留在刑侦,希望领导能理解我。”

  李乐峰还是惜才,叹了一口气,“如果你不去,我们只有派孙黎明过去了。”

  高梁神色微动,没有言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