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危机重重近美女,一衣带水露行踪。

  刘思宇、黎麦和赵鸿已经跑了好几天派出所,现在已经基本上能确定在闫丰情诗和日记里出现过的那几个人。

  高梁回到办公室,看见黎麦拿个笔记本又写又画的,弹了他一个脑瓜崩儿:“干啥呢?我进来都不知道。”

  黎麦吓一跳,看见是自己师傅恶作剧,也敢怒不敢言。“我从户政科和派出所调了你说的那几个名字的资料。周婷有十个,和闫丰有交集的一个,是海湾旅社的服务部经理,是闫丰的初中同学;张亚楠有六个,其中有一个是闫丰的小学同学,也就是你的小学同学;还有朴春华就一个,在白庙子市场卖朝鲜族咸菜的。”

  “行啊!几十万人里找三个人,你们这效率可以啊!我徒弟要出师了啊!”

  黎麦挠了挠后脑勺,说:“你可别笑话我了!我们也是没有招儿了,用的都是笨办法。我和赵鸿从户政科的统计册里一个个翻,思宇哥和我们再去派出所一个个查,已经跑了好几天了。多亏户政科资料分类做的好,派出所档案留得全。”

  高梁又弹了他一个脑瓜崩儿,说:“办法不在于笨还是灵巧,管用就行!基础工作做到位,根基扎实,你自然就牛逼了!”他掏出电话,“行,既然有了目标,咱们就去看看呗。我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就近去找找这三个人。”

  黎麦拦住他,说:“不用了,刚才他们都在,我把情况给他们说了,他们已经自己分好组去查了。”

  高梁收起电话,气鼓鼓地说:“你们这是要篡权啊!小奸臣!”

  黎麦吐了吐舌头,赶紧汇报:“永秋和思雨哥去找闫丰的初中同学周婷;利明哥和赵鸿去找卖咸菜的朴春华。他们把张亚楠留给你,说是让你去叙叙旧。”

  高梁听完,抬手就要打他,他吓得抱头鼠窜。

  最早有了突破的是刘思宇和李永秋。

  港湾旅社是营口市一家老牌国营旅社,九十年代改制成公私合营,去年开始实行现代酒店管理,但是保留海湾旅社的老招牌。

  刘思宇和李永秋到海湾旅社直接到服务部找周婷。

  周婷是海湾旅社的服务部经理,今年35多岁,大高个儿,白白净净的,气质非常好。看到警察来的时候,她是非常惊讶的。

  刘思宇也没有绕圈子,直接问她是否认识闫丰。可是周婷完全想不起来闫丰这个人。

  李永秋提醒了她一下:“你是不是83届七中的学生?

  “是,七中十班的”

  “你的同班同学有一个叫闫丰的,长得特别白,个子挺高。”

  “你这么说,我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个人。”

  “他最近和你联系了吗?”

  “没有啊!我们十几年没联系了,如果不是你们今天提起,我都想不起来这个同学。请问,他怎么了?你们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

  刘思宇回避了她的问题:“你最近周围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不寻常的事情……”周婷想了一下,皱着眉头,说:“嗯…没…有!有一件不寻常的事!”

  “什么?”

  “我收到一个包裹,是有人直接放在传达室了,没有姓名和联系地址。”

  “请你具体讲一下。”

  “大概是十天前吧,有个人把一个包裹放在了旅社的传达室,说是给我的。那天我正好赶上孩子期中家长会,我就没有上班,也就没有拿到包裹。第二天我一上班,传达室的师傅告诉我,昨天有一个高高瘦瘦的人过来给我送了一包东西。我打开一看,是个包裹,里面有几件衣服。那衣服一看就是旧的,而且洗过水了。我也不知道谁送的,所以一直也没敢动,也没敢拿回家,就放在单位。”

  十天前,正是他们找到程敏家里的前一天。

  “我们能看一看吗?”李永秋问道。

  周婷点头:“没问题。”

  之后她从办公室柜子上面取下一个编织袋打好的包裹;打开以后里面还有一层塑料袋;打开塑料袋里面装了一件白底蓝花的针织套头衫、一条黑色的棉布裤子和一双布鞋。这些衣服看起来像是旧的,洗得还算干净,但是衣服看起来说不上哪里有些奇怪。

  李永秋给高梁打电话:“高队,你真神了!真有程敏的衣服!你快来港湾旅社。”

  高梁和黎麦那面和张亚楠见上面,刚聊开了过去的事情。

  高梁突然问道:“你还记得闫丰吗?”

  张亚楠很迷惑:“闫丰?咱班有这个人吗?”

  “有啊!你完全不记得了?”

  “我不记得……”

  张亚楠话都没说完,高梁就接到了李永秋的电话。没办法,高梁也顾不得和同学叙旧了,交待对方几句“注意安全”,并留了电话号码之后,就匆匆赶往海湾旅社。

  到了那里,高梁看见李永秋崇拜的小眼神儿,拍了拍他的头说:“不是我神,是你东升哥哥研究的犯罪心理学比较神。”

  “那你为什么会知道她会把衣服送给别人?”

  “我不知道他把衣服给别人。但是在几个现场都没有找到死者当天穿的衣服,再结合他的作案手法,我猜他以他的性格,把尸体折腾成那样,对衣服也不会随随便便丢弃的,最大可能是他自己随身带了。”

  周婷一直很安静地听他们讲话,最后有些犹豫地问:“请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高梁说:“我能冒昧问一句,你和闫丰有过感情经历或者纠纷吗?”

  周婷明显有些不高兴,但还是很有礼貌地说:“没有!如果不是你们小同志提醒,我都记不住有这个同学。”

  “这些衣服可能是闫丰给你送来的,衣服的主人已经被闫丰杀害了。我们在他家找到一些情书和日记,顺藤摸瓜找到了你。本来我们是担心他对你实施伤害,但没想到你竟然收到了他给你的东西。”

  “那我会不会有危险?我该怎么办?”周婷非常惊讶和害怕,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跟一起杀人案件发生瓜葛。

  “不会,从今天开始,我们会让警员护送你上下班,直到抓到闫丰为止。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只要你一直保证不落单,应该问题不大。”高梁说完,就让黎麦联系属地派出所支援警力。

  刘思宇接过话头:“周女士,我们现在给你做个笔录,你详细讲一下收到包裹的情况。一会儿我们还要把这些东西带走,作为物证。”

  “行行行,你们快拿走,我实在太害怕了。”周婷也有些慌乱了。

  高梁和黎麦带着死者的衣服回到局里,崔立伟正好从技术中队出来。

  高梁赶紧拦住崔立伟:“立伟,先别走。我们找到了被害人的衣物,给你化验一下。看看有没有血迹和其他什么痕迹。”

  崔立伟一言不发戴上手套,拿着衣物返回化验室。在他转身那一瞬间,高梁听见他的肚子咕咕作响。

  高梁掏出二十块钱给黎麦:“开车去大福源楼下,给你崔哥买个汉堡套餐。”

  黎麦嘟囔:“我也很饿。”

  高梁又给他五十:“去买个全家桶,咱仨吃!”

  黎麦喜滋滋地下楼了。

  高梁回到一中队办公室,一边等着黎麦的肯德基全家桶,一边等着崔立伟的化验报告。

  果然还是黎麦先回来了,把热气腾腾腾香喷喷的全家桶放在桌子上之后,就眼巴巴的看着高梁。

  高梁一挥手,吃吧!吃吧!

  黎麦开心地啃了一个鸡翅,然后就把全家桶往前一推,不吃了吧

  高梁好奇地问:“不是让你吃了吗?”

  黎麦说:“我只要不饿就行,剩下的还是等着崔哥出来一起吃。”

  话音没落,崔立伟就进来了,说:“等着我什么呢?”

  “等着你吃肯德基!”

  “等着你的化验报告!”

  ——师徒俩异口同声。

  “唉,还是我们的小麦子心疼人。”崔立伟深深叹了一口气。

  “别废话了,化验结果怎么样?”高梁都要被气乐了。

  “这些衣服应该是被海水冲洗过。”

  “什么?海水?”

  “是,我认为是海水。”

  “那是不是说明闫丰很有可能藏在离海很近的地方?”

  “我们这城市离海很近的还有哪里?也就是西炮台了。”崔立伟一脸“你很笨”的表情看着高梁。

  “他会藏在西炮台那里?哪里有可藏的地方啊?”黎麦一边啃鸡翅,一边好奇地问。

  “那么大一片芦苇地,哪里不能藏啊?再说,那附近还有个水文观测点,一般霜降之后就没人值班了。”

  “那他吃什么呀?他已经失踪快三个礼拜了!”黎麦又吃了一个鸡翅。

  “你俩能不能给我留点?你还担心他?我看你快把纸桶吃了!再说,他在那里什么不能吃?附近有那么多野果子,还可以抓烧夹子(沙蟹),实在不行远点儿还有农家田。”高梁发现全家桶里就剩一块原味鸡和一个鸡翅了,急了。

  崔立伟吃完最后一个蛋挞,擦擦嘴,说:“我要是你,我立马给李局打电话,组织警力去西炮台看看情况,再晚点儿,天就黑了。”

  高梁把最后一口鸡肉塞进嘴里,立刻掏出电话,拨了李乐峰的号码。还没等接通,他又给挂断了,拨了孙黎明的号码。

  崔立伟嗤笑一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