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旧案重提复新案,明暗之间怎能辨。

  三、4月16日上午11时,副局长办公室。

  李乐峰指了指沙发:“坐。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

  高梁坐下后开门见山:“您为什么那么笃定是抢劫案?王世礼先生的随身财物可都没有被拿走。”

  “第一,我认为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杀人案;第二,我没有笃定这是一起抢劫杀人案;第三,这个凶手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本身很可能是有过抢劫犯罪的前科。高梁,我问你,如果想掩饰一件事,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什么?掩饰一件事?那就是发生另外一件事……呃……我好像明白您的意思了。”

  “明白了就好。世礼遇害,无论对亲朋好友,还是国家都是损失。但是越是这样,我们越要保持理智,不要被他的身份干扰了侦查的思路。现在从表面来看,可以排除专业杀手的可能,专业杀手不会做一半的抢劫现场,也不会让王晓光跑掉,他们不会冒一丁点儿的风险。但这也不会是一起临时起意的抢劫,被害人不是一个人进入胡同,他还带着十八岁的儿子,二对二,劫匪会不会冒这么大风险?所以现在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如果背后真有隐情,它意味着我们安全战线上也许不止一个同志暴露了,王晓光那孩子也会再度陷入危险。”

  “我明白了。是劫匪做的不一定是抢劫案。”

  李乐峰笑了:“孺子可教。你马上把我们这里的案件情况反馈给安全局,然后问问他们有没有什么新发现。尽快对碰一下,不要耽误时间。”

  “好!”

  四、4月17日上午8时,八田地派出所接待室。

  局长王青琪、副局长李乐峰、八田地派出所所长李铁心再次坐到了一起。

  今天一大清早,睡梦中李乐峰就接到了李铁心的电话。原来在去年7月7日,就在王世礼被杀害的向军街曾经发生过一起抢劫案。被抢财物包括3000元现金、一部手提电话,作案手法和目标对象非常相似,唯一区别就是那次是三个人作案。

  王青琪和李乐峰分别翻看了案卷。

  王青琪看着李乐峰和李铁心,问道:“怎么样?”

  李乐峰肯定地点点头:“可以作为突破口。”

  王青琪不再多问,直接操起电话向市局局长黎昆山做了简单的汇报。

  这时候李铁心也把当时的办案民警罗向春、王黎明也叫了过来。

  两个民警做了详细的案情报告。

  去年7月7日晚上10点左右,被害人邹涛同样是路过向军街胡同的时候,看见三个人坐在胡同口。他当时并没有在意,继续走进胡同。就当他进入胡同之后,那三个人突然站起来,一个人从侧面用胳膊勒住他的脖子,并把刀架在上面;还有一个人从背后反剪控制他的双手;另一个人实施抢劫,翻遍了全身,拿走了3000块钱和一部手提电话,还有一些零碎的打火机、钥匙扣之类的物件。之后,三人将其打晕,迅速逃走了。因为当时天已经黑透了,而且胡同里也没有路灯,邹涛并没有完全看清他们的脸,只是在进入胡同前瞟了这三个人一眼,其中穿白背心的人看来有些眼熟,也正是这个人在实施抢劫的过程中,一直反剪着他的手。

  此外,邹涛还提供了一条重要的线索——三个歹徒操着更北方的口音,身体非常强壮。

  李乐峰打电话让高梁和黎麦过来配合罗、王两名民警再次去向“7·7抢劫案”被害人邹涛核实情况,并通知其他中队将“7·7抢劫案”和“4·10抢劫杀人案”并案侦查。

  很快,关于对邹涛的询问就有了结果。

  基本情况与一年前侦查的结果无甚区别。这次更多是了解邹涛的个人情况。他是一个商人,平时应酬很多,经常出入高档饭店或者娱乐场所,随身也带着比较大额的现金。去年也是他应酬之后回家途中发生的抢劫案。由于抢劫过程中被打伤,他之后在医院住了很久。

  李乐峰捕捉到了几个信息,叮嘱高、杜二人继续配合八田地派出所继续顺着“7·7抢劫案”这条线侦查下去。

  五、4月18日下午13时,副局长办公室。

  连着好几天没有睡个踏实觉了,李乐峰蜷在沙发上刚刚迷糊着……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来。

  老李的起床气挺大的,但是这个时候,啥起床气都得压下。

  他起身打开门,看见陈利明捧着一摞话单站在门口。

  “进来,坐下说。”

  “是,局长。”陈利明把话单放在办公桌上铺开,“这是去年‘7·7抢劫案’发生后,邹涛那个被抢手提电话的通话记录和短信记录。”

  “好,我让你整理出来的对向电话号码呢?”

  “在这里,挺多的,佳木斯、抚顺、大连、本溪、东营,都有。本市的有两个,就这俩……”陈利明指着两个号码,“我和思宇去查了一下,这俩电话,一个是老石道街的公用电话,应该是他回传呼;另一个是兴华街的居民住宅电话,机主叫李达。”

  “你们去查一查李达的家庭情况。还有和高梁他们也碰一下头,问问邹涛有没有去过老石道街那附近的娱乐场所。”

  “是,局长,我去干活了。”

  陈利明走了以后,李乐峰又翻看起这摞话单。

  邹涛见过其中一个歹徒,却又没有很深的印象;歹徒操着更北方的口音;歹徒抢劫的时候反剪他的双手……歹徒很可能是在邹涛经常出入的娱乐场所里做保安工作的。

  思路有了,还需要得到证实。所以把自己的兄弟们都撒出去干活了。

  李乐峰想起来高梁跟自己汇报的安全局反馈,拨通了常荣的电话。

  半个小时后,常荣和李乐峰坐在安全局的小会客室。桌上的热茶散着香味。

  “乐峰,你能肯定这是抢劫杀人案吗?”

  “这我怎么能肯定?只要不破案,谁都不知道真相。”

  常荣拿手指点了点桌面,“我们还不能放松?”

  “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如果你们有什么线索,最好也能提供给我们。”

  常荣想了想,摇摇头,“没有,我这里没有能提供的线索。”

  李乐峰叹了口气:“好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