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任侠背后撬墙角,高梁借机使妙招。

  回到局里,高梁直接扎进审讯室。“这怎么回事儿?我不是让她回家了吗?怎么还在这闹腾呢?”

  李永秋端着肩膀,没有回答,乜斜着眼睛,嘴角露出讥诮之意。

  王彤佳的火爆脾气,可不惯她毛病。“这女的说咱无缘无故把她抓过来,要咱们给个说法!我们给她办理取保候审,她既不提供保证金,不提供保证人,就要赖着不走,说是要死在这里!”

  “这什么毛病?!”高梁也火了,“公安局是容她撒泼的地方?!”

  说罢,高梁叉着腰,站在女人的面前,满脸寒霜地问:“你在闹腾什么?”

  这女人一看是一个又高又大的男子,身高惊人,气势上就输了几分。可她还是要嘴硬:“你们无缘无故把我和我朋友抓过来,想干什么?我朋友呢?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高梁想起来,刚才讯问任侠的时候,曾经捎带着问过这个女人的情况。

  这个女人叫王艳萍,内蒙古人,今年三十八岁,任侠说两人是朋友关系。

  既然不是夫妻关系,为什么会同时出现在那里?

  高梁捞起笔录,看了一眼,递给了黎麦,向他使了个眼神。

  黎麦心领神会,拿着笔录转身走了。

  高梁也不再累着自己,而是转身施施然地坐下,漫不经心地说:“你不想走,咱们就继续唠一唠,不过我们手续都已经给你开完了,爱走不走是你自己的事情。”

  王艳萍矫情的一歪头,也不搭理高梁。

  李永秋发出一声冷笑。

  高梁继续翻看着笔录也不作声。

  王彤佳也没有再说话。

  整个审讯室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个王艳萍和任侠虽然都说两人是朋友关系,但高梁做了多年警察,对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是否亲密,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高梁对于二人说的话,并不相信。

  而对面的王艳萍等了一会儿,见这个高个子的警察也并不想跟她交谈什么;之前审讯的两名警察还在屋里。她悄悄地转过头,用余光看了看高梁。

  只见高梁面容俊秀、神情严肃,认真地看着笔录,心里存了几份倾慕。毕竟自己周围的人都是大老粗,难得见到如此高大英俊的男性。

  还没等王艳萍再多想,黎麦拿着几页材料匆匆走了进来,对高梁耳语两句。

  高梁接过材料,看了几眼,脸上也挂上了讥讽的表情。

  王艳萍这时候也刚想说点什么,“我犯啥错了?你把我抓过来,得给我个说法。”

  高梁没有回答王艳萍,而是抬眼看了一下李永秋,随手点了点桌面上的户籍资料。

  李永秋伸手拿过来看了一眼,立刻面红耳赤。

  高梁没有再和李永秋交流,反而问王艳萍:“你丈夫叫什么名字?”

  王艳萍一愣,她没想到高梁竟然问出这句话。

  高梁拿指节敲了敲桌子,“快点说,我实在没时间再和你浪费了!”

  “赵成虎。”王艳萍小声地嘀咕。

  “大点声!”王彤佳也不耐烦了。

  “赵成虎!”王艳萍喊了一嗓子,又翻了个白眼。

  高梁继续问:“是你和任侠是朋友,还是赵成虎和任侠是朋友?”

  王艳萍的脸色白了一白,她知道高梁这话是什么意思。

  高梁注意到了,所以点到为止。讯问就是这样,有时候过犹不及。

  高梁不再纠王艳萍和任侠的关系,而是又说回来:“现在给你办理取保候审手续,你可以提供一个保证人,也可以提供保证金,你自己选一样。提供保证人,需要告诉我们联系方式,让他立刻到我局办理手续;提供保证金,就按照我们法律规定的额度进行。你自己选择吧!”

  王艳萍发现这个警察似乎比之前的人更不好说话,于是不情不愿地问:“你们说吧,要多少钱?我交就是!”

  “王艳萍,请你注意,不是交给我们,是去银行交到统一账户。我们会有同事陪着你去把这个手续办完的。”高梁让王彤佳、黎麦、刘思宇陪她去交钱。

  等到这一切消停下来之后,高梁把李永秋叫到了办公室。

  没等高梁开口,李永秋首先发难,“看来这位王女士更喜欢高大队这种英俊高大的男性啊!我们劝了半天,也不见得有用。”

  高梁难得没接过李永秋的玩笑,反而更加严肃地说:“永秋,这不是谁来审讯的事情,这就是你的问题!你知道吗?”

  李永秋脸色一红,咬着嘴唇没说话。

  高梁的语气缓和了几分,“你是不是先入为主了?认为王艳萍和任侠是一对情人,所以就没有问清楚。”

  李永秋有点不服气,“抓人时那情状,谁会知道他们俩不是一对儿啊?”

  高梁站起身,揉了揉李永秋的头,“别倔了,错就是错!”

  李永秋难得乖巧点了点头,“我错了!”

  高梁狡黠的一笑,“再告诉你个秘密。那个赵成虎和任侠是兄弟,也是盗车团伙的一个重要成员。他主要负责在内蒙古、山西一代销赃,所以长期不在家。没想到后院起火了。”

  李永秋听到这个大八卦,立刻就不沮丧了,嘴巴张得比鸡蛋还大,“竟然有这种事情?!他们的生活好丰富!”

  “丰富?这是什么措辞?”高梁哭笑不得,“不过,这是个突破口,下一次咱们就带着任侠先去抓这个赵成虎!”

  李永秋有点儿不明白:“这合适吗?任侠本来就有愧于他,还能帮咱们去抓人?”

  高梁笑着解释:“不了解了吧?有愧于你才要把你弄死,这样我愧疚的源泉就没有了!”

  “你这什么心态啊?”李永秋一脸嫌弃。

  “相信我,在我审讯的过程中,已经把任侠的那点小心思,揣摩的明明白白的。这个人看似义薄云天,其实一肚子的鬼心眼。”高梁笑嘻嘻地说,“他要真是个义气的人,怎么会在后院撬自己兄弟的墙角?”

  “那你也够阴暗的了!”李永秋撇撇嘴,“不过这次咱们要把任侠提出来,可一定要跟王局和老李报一下,我觉得他俩快要被咱们弄崩溃了!”

  “好,我知道了。”高梁想起发火的王青琪,也是心有余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