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睹物思情人不在,除却巫山徒留哀。

  案卷顺利地交给了检察院。

  高梁把何胜华的家属和崔玉芬的儿女都叫到公安局来了,让他们辨认被害者的遗物。部分的遗物还需要做价格鉴定,暂时还不能返还给他们。

  高梁把何胜华的东西交给了她的丈夫陈国强;陈国强看见了何胜华的那块金牌,想起爱妻生前的日子,一个北方汉子,突然泣不成声。

  “钱财暂时追不回来了,只能等着法院判决。由王宝利自己退赃,或者是家属赔偿,但是希望很渺茫。”高梁实话实说。

  陈国强明白现实的难处。“那些钱我也知道回不来了。我现在更希望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只要凶手能伏法,我的心愿也就了了!”

  高梁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您放心!凶手,我们抓到了;后续就交给法律吧!”

  陈国强收拾好何胜华的遗物,在收讫文书上签上了字,离开了刑警大队。

  高梁从窗户看着这个孤独的男人离开,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转过头,他看见崔玉芬的儿子孙亮、儿媳何莉莉、女儿孙娴三个人在和黎麦一起清点遗物,就走了过去。

  “三位都在,跟你们说一个情况。”高梁敲了敲桌子,引起他们的注意,“当初你们向公安机关反映的情况,和实际起获的赃物稍微有一些出入。”

  三个人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抬头看着他。

  高梁清了清嗓子,接着说:“当时你们反映家里遗失的财物,有些我们找到了;有些已经找不到了,凶手也没有交代,很有可能是老太太自己把东西遗失了,或者是你们记忆上稍微有一些差错。但是,有一样东西——老太太的存款,也不多,大概两三万块钱,在这张存单上。你们并没有向我们反映,我猜你们也不知道有这张存单。这存单被凶手拿走了,我们找到了。实话告诉你们,我们也是根据这个存单确定了谁是杀害你们母亲的凶手。”

  “我就知道,咱妈肯定藏钱了!”何莉莉突然兴奋地一拍手。

  尖利的声音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何莉莉也知道自己的表现不合时宜,赶紧老实了。

  孙亮狠狠的瞪了自己老婆一眼,转过来告诉高梁:“本来我就要给我妈买房子,就没想用她的钱。我姐孤身一人,这钱就给我姐吧!”

  他的话音刚落,就挨了何莉莉一杵子。虽然何莉莉是在桌子下面打了老公一下,可是动作大,大家都看见了,只是装作不知道。

  孙娴也开口:“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也不需要这笔钱。你们小两口还带个孩子,比我更有用处。这钱给你们!”

  何莉莉喜不自胜,刚要说话,高梁抬手制止了。

  “二位,我知道你们姐弟俩感情好,也团结和睦,但是分财产的事,二位回家商量。我只是需要跟你们说明一下这个情况。这样,您二位在收讫文书上签个字,证明东西已经还给你们了。”

  “好!”姐弟俩答应了。

  临离开的时候,孙娴回头看了看高梁,犹豫了半天。

  高梁知道她是有话对自己说,于是就把她请进了小会议室。

  “孙姐,有什么话您说吧!”

  “高梁,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我知道梁三姨跟我妈关系很好,咱俩也算是两辈交情了。我妈以前交给我一封信,说在她百年之后,把这信转交给唐叔叔。没想到她……”孙娴有些哽咽,“我妈因为那个人受了半辈子的委屈,我实在不想见到他。所以这封信你能替我转交吗?”

  高梁拿着这封信,有些犹豫,毕竟自己是一个晚辈,参与长辈过去的事情,还是有诸多不便。

  孙娴也看了出来,“你要是觉得不方便,能不能麻烦梁三姨去转交?毕竟是他们老一辈的事情,让老一辈去解决比较好。三姨平时为人善良热情,做个话事人也是可以的。”

  高梁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她。

  回到办公室,高梁让李永秋和刘思宇跟河北警方联系,把案件收尾工作尽快完成,而自己摸鱼溜到了三姨梁爱华家。

  “三姨,我是梁子,开门!”

  梁爱华把门打开以后,吓了一跳,“梁子,你怎么上班时间跑来了?”

  “太君托我给您捎个话……”高梁嬉皮笑脸地说。

  “有点正形儿【注】!快说,到底什么事儿?”梁爱华轻轻拍了自己外甥一下。

  高梁笑嘻嘻地顺势溜进屋子里,掏出信封,“崔玉芬的闺女孙娴让我托您帮个忙。这是崔姨生前写的信,一直放在她闺女那里,说等她百年之后,交给唐老头。但是没想到她却遭遇不幸,这信也没交出去。老一辈的事情,当晚辈的也不好掺和,所以托您去转交了。”

  “信里面写的什么呀?”梁爱华接过信封。

  “我哪知道啊?我又没偷看!”高梁大咧咧地坐下,“不管啥内容,您交给他就是。看来,这老太太心里还是装着委屈!”

  “行吧!”梁爱华叹了一口气,她又何尝不知道自己的老姐妹委屈。

  她对高梁又提了个要求:“老唐他媳妇可吓人,你得陪我一块儿去。你在门口等着,我去把信交给他,我就出来。万一他媳妇撒泼了,你就冲进去保护我!”

  “您当回信差,还找个保镖!您就不如您二姐,我妈那彪悍劲儿。我觉得这事给她去办,她能把人家房顶掀翻了!”高梁捎带着吐槽了两姐妹。

  “有你这样在背后说自己亲娘的吗?”梁爱华给了高梁一杵子,“别废话了,赶紧去!”

  高梁陪着自己三姨梁爱华到了唐立安家,正巧赶上夫妻俩都在。

  高梁没有进屋,梁爱华自己进去了。

  高梁在门口等了十几分钟,玩了两把贪吃蛇;梁爱华全须全尾地出来了。

  “怎么样啊?”高梁仔细看了看三姨,嗯,没挨打。

  梁爱华懒得搭理这个不着调的大外甥,只是沉默地摇了摇头。

  高梁没再多问,搀着梁爱华下楼了。

  在离开的时候,高梁似乎隐隐听到了男人的哭声。

  

举报

作者感言

海边小捕快

海边小捕快

【注】正形儿:东北方言,正经的样子。   这个故事完结了,案件不算离奇,情感不算曲折。但,这就是生活的常态,平平淡淡,回头一看,全是遗憾。

2020-01-03 21: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