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双宿双栖野鸳鸯,身份成谜初见光。

  询问室里,王磊不停地擦汗。

  高梁抬头看了看电子温度计,五摄氏度,不热啊!

  黎麦在不停的发抖,询问室的暖气温度从来都不达标,冬天实在太冷了。

  王磊等了半天也没等到高梁开口,就试探地问道:“高警官,请问你们需要了解什么情况?”

  高梁看了看他,许久,回到:“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回到国内了。”

  “我…我就是在前天回到国内的。我爸妈给我打电话说我爱人遇害了,让我回到国内来处理她的丧事。”

  “可是你父母给你打电话告诉你董倩遇害的时候,你已经在国内了。我们的同事当时也在现场,你不必拿话搪塞我们。你就说说为什么回来吧?”

  王磊想了想,说:“是这样的,之前单位打电话给我,说是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回来处理一下,所以我就回来了。结果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给家里人打电话,我就接到我父母的电话,说倩倩遇害了。”

  “回来处理什么事情?”

  “学校里工作的事情。和倩倩遇害无关。”王磊明显有些不耐烦了。

  高梁也不计较他的态度,接着问:“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原计划是处理完了就走,也就这一两天吧。可是倩倩出了这种事,我恐怕要延后一些时间。”

  “这样的话,你的机票不浪费吗?”

  王磊一愣,很快反应了过来:“机票?什么机票?”

  “你前天并不是刚下飞机,而是要离开国内吧?结果没有走成,现在恐怕需要重新买返回新西兰的机票价格不菲啊!”

  “高警官真会开玩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王磊端起黎麦给他倒的热水,有一下没一下地喝着。

  “王磊,你也是个文化人、知识分子,怎么会不知道的航程是可以查到的呢?”高梁扶额。这位大学明星老师到底是傻,还是把警察当傻子?

  王磊额头上的汗更密了,但是他却并没有回答这句话的意思。

  高梁也很有耐心,也不催他静静地看着他。

  这时候,黎麦突然站起身走了出去。

  黎麦的动作惊到了王磊,王磊的眼神仿佛粘在黎麦的身上一样,看着他离开。

  高梁仿佛没有看见黎麦的动作一样,依然是紧紧的盯着王磊。

  不大一会儿,黎麦就回来了,伏在高梁耳边用王磊可能听到的声音,说:蔡婷婷到了!”

  高梁听完以后,微笑的看着王磊,还是不说话。

  王磊本来还算镇定的表情,这是彻底慌乱了。

  高梁似乎欣赏够了他的惊慌失措,问了一个非常常规的问题:“12月31号,你在哪里?”

  王磊看着高梁,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高梁猜到他在犹豫什么,害怕什么,心里在斗争什么。于是,高梁紧逼了一步,说:“12月31号上午十点到下午两点,也就是你的妻子董倩遇害的时候,你在哪里?”

  王磊咬咬牙,仿佛下定了决心似的说:“12月31号我和蔡婷婷在一起。”

  “那你什么时候回到国内的?”高梁把问题又绕了回来。

  “我27号就回来了,学校放了几天的圣诞节假。”

  “你为什么不通知父母和妻子董倩?”

  “倩倩马上就要去新西兰了,跟我团聚。我想我们相处的日子还长,但是婷婷不一样,我想把这个短暂的假期给婷婷。”

  黎麦暗地里撇撇嘴。高梁挑了挑眉,吹了个口哨,“你的个人情感生活我们并不想知道。你说你12月31号跟蔡婷婷在一起,具体在哪里?做了什么?”

  王磊想了想,说:“因为婷婷之前连续两天录制节目,所以元旦前感冒了。那天她病得越发严重,所以我俩一直在家,我在照顾她。”

  “可是第二天董倩就被人发现遇害了,而这个消息也不胫而走,我想蔡婷婷很快知道了,而你为什么还装作不知道?”

  “我是知道了,我知道不是我爸妈告诉我的,而是婷婷告诉我的。我不能说我知道了,我不能让人知道我和婷婷在一起。如果他们会发现我跟婷婷的关系,我就身败名裂了!我是学校的明星教师,我马上就要评副教授了,我不能冒这个风险!”王磊激动了起来,说话也开始语无伦次。

  “所以在你知道了妻子已经遇害的情况下,仍然装作毫不知情的准备离开国内。”高梁帮他总结了重点。

  “是!我当天是要离开国内,我要假装不知情,我要假装我一直在新西兰。可是爸妈一个电话让我措手不及……”王磊懊恼地抓着头发。

  “那么,你12月31号的当天到底在哪里?”高梁没给他平复情绪的时间,而是无厘头地插了一个老话题。

  王磊很惊讶地抬头看着高梁,说:“高警官,我已经重复很多次了,我在婷婷家!”

  “有人给你作证吗?”

  “没有!没有!那几天只有婷婷自己在家,所以我才敢去跟她幽会!”

  “把你从12月27号回国以后的行踪,跟我们详细的说一下吧。”高梁似乎放过了即将崩溃的王磊。

  另一间询问室,陈利明又一次和蔡婷婷进行面对面交谈。

  蔡婷婷一改上次神经质的模样,非常平静地说:“你们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陈利明也不废话,单刀直入地问:“还是老问题,12月31号,你在哪里?”

  “我在家里。”

  “谁给你做证?”

  “我妈妈。”

  “王磊在隔壁询问室。”

  蔡婷婷再也难以保持平静了,而是睁大了眼睛,脱口而出:“他怎么还没走?”

  陈利明冷笑一声,说:“因为他的妻子死了,他需要留在这里办丧事。更何况,家里四位老人还指望他安慰呢!”

  蔡婷婷脸色“刷”地一下子就白了,不屑地说:“妻子?呵呵!”

  陈利明也不说话,等着她的下文。

  蔡婷婷瞟了一眼陈利明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说:“看来你们什么都知道了。12月31号我和王磊在家呢,我妈妈根本就不在。”

  “那你让你妈妈给你做什么证?”

  “那是我亲妈,我让她说什么她就会说什么,为什么不能给我作证。”

  赵鸿发现蔡婷婷甩掉了神经质的虚伪面具之后变得冷酷而且蛮不讲理。

  陈利明也不惯着她嚣张,而是更加直接地怼她:“为了掩饰你和王磊不正当关系,逼着你妈说谎,你可真厉害!说吧,你和王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段婚外情的?”

  蔡婷婷冷哼一声,“婚外情?没有感情的婚姻,到底是谁外人?”

  陈利明不耐烦地说:“我没功夫听你在这唱咏叹调!你就老老实实告诉我,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和王磊这种不正当的关系的?而王磊这次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蔡婷婷冲着陈利明翻了个白眼,说:“不正当关系?哼,你们喜欢这么认为,就随你们便了!我跟王磊谈恋爱大概有两年的时间了,几乎个个周末都在一起。这次他在圣诞节之后就回来了,回来之后一直陪着我,连家都没有回,我跟王磊才是真爱。”

  “你们爱不爱的,我不管着。你说你12月31号和王磊在家,有没有人可以给你们作证?”

  “你怀疑我们俩杀死了董倩?”蔡婷婷的声音尖锐了起来。

  “是的!所以有没有人可以给你们作证?”可惜陈利明既不害怕,也不怜惜,而是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

  蔡婷婷看起来很愤怒,但是又不失理智。她知道自己和王磊的关系暴露了之后,董倩的死首先就会怀疑到自己身上。

  “没有人可以给我作证,那天我病得很重,一直在家……等一下!那天我病得很重,上午就发起了高烧,王磊给我去药房买过药,你可以去核实一下。他大概离开了十五分钟左右,我家周围的药房就那么几家。如果有人记得王磊的话,就可以证明我们俩一直在家。”蔡婷婷突然想起来一个细节。

  “只能证明你们那一段时间在家,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不在场证明了。”陈利明让赵鸿在笔录里记下这个细节。

  天黑了下来,终于送走了王磊和蔡婷婷这对野鸳鸯。

  在一中队办公室里,陈利明问高梁:“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

  “凶手是他俩吗?”

  “应该不是。他俩的陈述的细节都能对上。而且关于药房的细节,我要永秋和思宇去核实了,也对上了。”

  “排除了他俩,那还是把注意力防范耿超那里?”

  “也不一定。说的好像董倩只认识这几个人似的。刚才王磊提供了一个情况,说有一个盘锦的油老板一直在追董倩,董倩没有同意,也有可能是因爱生恨。”

  “王磊的话还有可信性吗?”赵鸿表示怀疑。

  “为啥没有啊?不能因为他背叛了婚姻就否定了这个人所有的话。王磊说的那个人和之前永秋从董倩的父母那儿了解的情况还是对得上的,所以王磊的话还有一定可信性。”

  “那我们再去查查那个人。”

  “也好。”

  这时候电话铃响了。

  是建丰派出所的副所长胡春打来的,他提供了一个线索。

  高梁送去的那个模拟画像的确不是本地人,但是有人见过他,认识他,说他是一个云南人。

  云南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