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白山黑水追双贼,近水楼台擒首凶。

  十、4月23日晚上22时,一中队办公室。

  李乐峰孤零零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等着。

  其实所有人都没回家,因为高梁他们从黑龙江回信儿了。

  高梁三人到了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一刻也不耽搁马上联系当地公安局调取于海龙的户籍。结果令人大吃一惊。

  于海龙,1975年2月15日生人,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尖山区52委1组居民,是当地公安眼中重点人口里的重点。

  于海龙自1995年被部队开除之后,一直游手好闲,逞勇斗狠。今年元旦,于海龙因为盗窃被判拘役三个月;释放后又伙同他人在省道307路段实施抢劫,作案后潜逃,他的哥哥于海山因涉嫌窝藏赃物被当地公安局刑事拘留,现在正在羁押期间。

  高梁没有耽误时间,立刻和当地公安局一起去提审于海山。据于海山交待,于海龙平时经常和同组的高飞宇、张晓明、邱伟、张洋几个无业青年厮混在一起。前年,于海龙说在营口看上了一个女孩,要去营口打工。去年夏天,邱伟和张晓明去营口找于海龙,不久之后三个人就回到双鸭山,很是张狂了一阵子,说是做生意赚了一笔。没多久,他们几个就把钱花光了,又去偷仓买【注1】,结果被群众发现扭送到公安局。拘役刑满后,之前说是出去做生意的高飞宇回到双鸭山,又和他们聚到了一起。高飞宇说要带于海龙出去做生意,于海龙为了凑路费就在省道又实施抢劫,目前负案潜逃。按照高飞宇和于海龙之前商量好的计划,两人应该是四月份到营口办点儿事情,然后去关里做生意。据推测,于海龙和高飞宇现在应该是在关里,可能是河北、山东一带。

  高飞宇,1974年9月20日生人,中专肄业,是这些人里最有文化的。他个子不高,175左右,圆脸偏胖,很想去日本赚钱,最好能“黑”在日本。以前也是和他们一起无所事事的混日子,头一阵子和于海龙一起在营口打了一段时间零工,像是找到什么门路一样,没事儿就往外地跑,这次回来要带于海龙一起出去做生意发大财。

  高梁从看守所出来,狠狠吸了一口烟:“这几个兔崽子这二十多年就没干过正经事儿。”罗向春和黎麦也觉得这是真正的“朽木不可雕也”。

  高梁把这面的情况向家里【注2】做了详细的汇报。

  李乐峰立刻安排杜志春和王黎明再次接触邹涛,很快确认了邱伟和张晓明应该就是“7·7抢劫案”里的另外两个犯罪嫌疑人。

  李乐峰也不犹豫,让二中队队长王平带上民警朱智和何双立刻前往双鸭山,支援高梁他们对邱、张二人实施抓捕。

  与此同时,陈利明那面接到了李春婷的电话,说是于海龙约她见面。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陈利明让李春婷稳住于海龙,不要让他察觉,约个地点见面。陈利明、刘思宇和赵鸿在他俩约见的地点提前设伏。

  当晚九点,于海龙直奔猛龙的士高二楼南侧的KTV。一楼的音乐声震耳欲聋,二楼的各个包房也是鬼哭狼嚎。于海龙上了楼梯沿着外侧走廊往尽头的201包厢走去。他路过203包厢的时候,门突然开了,走出来一个圆脸大眼的年轻人。两人对视一下,完全没有停留,年轻人转头向楼梯方向走去,于海龙也毫不在意地继续往前走。

  突然,于海龙被人推倒,随即双手就被人制住了。偏头一看,刚才擦肩而过的年轻人反剪住他的右手;而另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用膝盖压住他的左手,腾出手来给他上了背拷【注3】。其他包厢也有人开门探头看看究竟。

  那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正是陈利明,他看周围开始有人注意到这里,立刻和刘思宇使力把于海龙拽起来,推到了203包厢里。进到包厢,刘思宇和赵鸿也没敢放松,仍然把于海龙制住,迫使他贴墙站立。陈利明表明身份之后,迅速做了搜查。在翻到于海龙的裤子右口袋时,他剧烈挣扎起来。陈利明从于海龙裤子右边口袋里翻出一把弹簧刀,一包白色粉末,装进物证袋。于海龙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陈利明也不生气,从包里掏出头套给他套上。

  三个人押着于海龙快速往外走,猛龙的士高的音乐没停,可是人们的眼光却悄悄地瞟向着四个人。

  到了门口,赵鸿和刘思宇在后座夹坐着于海龙,陈利明却没有立刻上车,而是在车外给八田地派出所打电话,托他们派民警过来把藏在201包厢的李春婷护送回家。

  4月23日晚23时,第一个犯罪嫌疑人于海龙落网。

  十一、4月24日早5时,一号审讯室。

  于海龙很自信,从部队被开除出来,大大小小的案子犯了不知何几,警察根本就没抓注几次。

  审讯室走廊里一阵喧闹。

  “快点儿走!别磨叽!”朱智的大嗓门十分有辨识度。

  陈利明睁着血红的眼睛,看着拷坐在审讯椅上的于海龙,漫不经心地问:“怎么样?考虑好了没?准备跟我唠点儿啥?是你裤兜里的白粉儿【注4】,还是那些和你一起干‘好事’的兄弟们?”

  于海龙低着头一言不发。

  刘思宇也不容他装死:“你和你的好兄弟们一起长大,都是什么品行,你心里也有数。你觉得你不说,他们会不会说?会怎么说?会说多少?”

  于海龙神色略有松动。

  李乐峰站在监控室看着这几个人,物证台上摆着于海龙的弹簧刀和装着白色粉末的口袋,心里的石头并没有放下,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才是“4·10杀人案”的关键。

  四个小时过去了,高梁、黎麦审讯的邱伟、王平和朱智审讯的张晓明交待了。不但交待了“7·7抢劫案”,还交待了他们几个在山东东营、河北秦皇岛、黑龙江佳木斯做下的几起盗窃、抢劫案件,也交待了除了他们仨之外,张洋也参与了几起案件,但是他们好像完全不知道“4·10杀人案”。

  李乐峰听完他们汇报,冷冷一笑:“意料之中。”

举报

作者感言

海边小捕快

海边小捕快

【注1】仓买:小型超市、便利店   【注2】公安习惯用语:出差的人把单位叫家里   【注3】背拷:将犯罪嫌疑人双手背到身后上手铐   【注4】白粉儿:海洛因的俗称。

2019-07-16 00:2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