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职业瓶颈未可期,六位老人无踪迹。

  “您什么话就直说吧,我没事儿,你说啥我都能接受。”高梁叹了一口气,对自己老爸说。

  “你最近怎么了?脾气的确是很不好,难怪你妈妈生气。”高凌云有些严肃。

  “倦怠期吧!”高梁的确是有些累了。

  “是因为工作提职的事吗?”高凌云以为儿子是最近提职压力太大了。

  “有一点迷茫,但不是失望。现在局里要成立新的部门,我去还是不去,一直很犹豫。”高梁放下筷子,不吃了。

  “你说的是经侦大队?”

  “是的,原来经侦刑侦是一家,现在经侦大队要单独划出来。李局找我谈话,让我去挑大梁,给我再提个职,可我不太想去,我还是觉得刑警这条路比较熟悉。”高梁斟酌着说。

  “我听说这事儿了,你去是副大队长主持工作,和现在的身份是完全不一样的。”高凌云虽然退休了,但还是耳聪目明。

  高梁点点头,说:“是啊,所以我才犹豫,我觉得我自己能力还不够。”

  “我倒觉得你能力已经够了,但是你还年轻,很难服众。”高凌云指出高梁的心结。

  “如果我不去的话,局里会怎么安排?”高梁知道他爸有些消息比自己灵通。

  “哈哈,市局的人选很耐人寻味,如果你不去的话,从现在刑警大队长孙黎明和副大队长王平中选一个。”

  “什么?到底经侦大队需要一个大队长还是要一个副大队长?”高梁觉得这个安排很不合规。

  高凌云站起身,拍拍儿子的肩,“你不懂,新部门现在最主要的是把架子搭起来,所以去个什么领导,区别是不大的。”

  “我理解了,我再想想。”

  “你要记住,我的儿子不是一定要当官,但是他一定要做个有用的人。”高凌云说完就准备回房间了,还得劝劝自己的老伴儿。

  “嗯,我明白。”高梁有些惭愧,这么大的人了,还让爸爸为自己工作操心。

  走到门口,高凌云回头问道:“案子不想跟我谈一谈?”

  “呃…毫无头绪,我连谈都不知道从何谈起。”高梁一边收拾桌子,一边苦笑回答。

  “好吧,终会柳暗花明的!”

  说是柳暗花明,谈何容易?

  又过去了一天,案子还是毫无进展。

  转过天的中午,大家拿出饭盒准备去吃饭了。

  黎麦背着书包冲进来了,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高师傅!我今天去市局法医室送材料,你猜我看见了什么?我正好看见渡口派出所送来了一具‘水上漂’,我去看了一眼,也是一个老太太,都泡成了巨人状了!”

  “什么?”高梁惊讶地问道。

  刘思宇在旁边插了一嘴:“难道又出现了,老太太连环被杀案?”

  “你别胡说八道了,这怎么可能?”陈利明不以为然地说。

  “我知道,开玩笑的。”刘思宇憨厚地笑了笑。

  高梁对黎麦说:“你继续说,还有什么?”

  “没有啥了,这老太太穿的衣服是下面裙子、上面毛衣,看着就不太正常,可能是智障人士,失足落水又被海浪卷了回来。”黎麦努力回忆着。

  “嗯,有可能!还有呢?”高梁以为黎麦带回来的消息与这次无名女尸有什么联系。

  “没了呀!”黎麦无辜地说。

  “就这些?”高梁似乎有些不相信。

  “对啊,我就是跟你们说个八卦而已。”黎麦对自己的行为下了注解。

  “啊~~~”高梁无力的趴在了桌子上。

  李永秋拿着饭盒走过去,拍拍高梁的肩,说:“高队,你也别太着急了!我倒是有个主意。你看,最近咱们收集了一波排查的结果,全市范围内也没有老太太失踪的报案,也没有孤寡老人走失或者不见了。我们可以转变一下思路,看看在那个的时间段内有没有老年妇女离开长居地的情况,说不定是家属根本不知道失踪了。”

  高梁趴着桌子上没有回答。李永秋等不及了,今天食堂吃鸡腿,带着刘思宇和赵鸿悄悄溜出一中队办公室,直奔食堂。

  黎麦以为自己把高粱气坏了,就拿起一根笔捅了捅高梁。

  高梁猛的一抬头,坐了起来,抄起电话,给各个派出所打电话,让大家按照李永秋的说法重新排查。

  默契的赵利明也给王彤佳打了电话:“佳佳姐,还得麻烦您帮忙发协查通报!”

  黎麦看高梁满血复活,暗中吐了吐舌头,也操起饭盒去食堂抢鸡腿了。

  果然,没过多久。营口地区各个派出所就反馈上来大量的情况。许多类似的情况多是老人离开经常居住的地区,前往儿女家或者亲戚朋友家里进行短期居住。而在这些情况中大概有六个老人,目前无法取得联系。

  高梁万万不敢松下这口气,看着诸多线索,说:“行吧,我们目前就已这六个老人作为主要的排查目标,运气好或许很快就能找到尸源。”

  还是按照一中队的老规矩来,民警俩俩一组,每组针对两个老人,分头寻找吧!

  第一组,还是高梁和黎麦两个人。手上的一份的资料是老边区柳树镇居民顾有容于一周前离开家里,前往居住在大连的大女儿家。

  另一个市站前区建丰街道居民王秋红于半个月前离开自己常住的街道,前往老边区的儿子家里。

  高梁按照顾有容家属提供的信息,给她的女儿家里打了电话,她女儿坚持称自己的妈妈已经回去营口了。

  这一下子陷入困境。

  高梁觉得顾有容的女儿可能在撒谎,留给大连的属地派出所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实地核实顾有容是否还在大连。

  消息很快就传回来了,顾有容的确在大连。几天前,顾有容和老伴吵架,一气之下去了女儿家。在女儿家,顾有容越想越生气,把自己的委屈跟女儿一顿哭诉。女儿听了,跟妈妈站在了统一战线上,说:“我爸再来电话,我就告诉他,您已经回去了!让他左等右等不见您回来,他自然会着急!”

  结果老爷子还没着急,派出所下来排查,老爷子就把这个情况汇报给了派出所。

  而王秋红是个寡居老人,周围的邻居也多是五保户或者独居老人。半个月前,她告诉自己的邻居要去儿子家住几天,可是邻居们迟迟不见她回家。

  与第一位老人情况类似。高梁让老边公安局帮忙查询一下这个王秋红是否还在儿子家。

  老边公安局效率很高,很快就把消息反馈回来了。原来王秋红的儿子常年忙于工作,甚至为了工作,把妈妈独自一人扔在市区生活。他觉得非常愧疚,于是利用年假,带着妻子、儿子和妈妈王秋红到北京去旅游了,已经走了一周多,所以王秋红就没有跟邻居再联系。

  第二组是陈利明和赵鸿。他们接到的线索也是两个。

  一是盖州市水源镇居民陈丽香几周前去站前区东风街道的侄女家进行小住,可是很快儿子儿媳就联系不上老太太了,正好警察来排查,夫妻俩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派出所。

  陈利明松了一口气,在自己辖区里就很好办了。他给东风派出所打了个电话,了解了一下。

  原来陈立香的确还在侄女家住着,但是因为跟儿媳妇呕气,所以不但没有给家里报平安,还让侄女谎称自己出去旅游了,希望儿子能多惦记惦记自己。

  还有一个是西市区鱼市居民王丽于八天前离开和儿子儿媳共同居住家里,前往河北自己独居的小院儿中。

  河北派出所也很快把情况反馈回来,王丽的确是在自己的小院中,但是她离开太久了,村里还没有给她拉电话,所以一直没能联系上。

  第三组是李永秋和刘思宇。他们拿到的线索就比较复杂了。

  一个是老边区的寡居老人马凤英前往家住西市回民街的妹妹家。

  西市区回民街派出所接到站前分局刑警大队的求助后,也是第一时间去核实情况。

  原来马凤英的确是在西市回民街的妹妹家里居住了一段时间。但是马凤英在几天前突发心脏病,已经去世了。由于她和她妹妹都是教徒,所以她在德高望重的长老主持下完成的葬礼。

  事情发生的比较突然,还没有去办理马凤英的身后事。

  还有一个是大石桥市居民崔新凤,常年与大女儿张杰共同居住生活。据她大女儿张杰称,在半个月前,她离开大女儿家,到位于站前区东风街道的小女儿张敏家。

  东风派出所对此进行了核查,但是崔新凤和小女儿张敏两个人都不在家。

  崔新凤离开家里的时间不详,而张敏离开家的时间大概是在两三天前。

  高梁看着六个老人的线索反馈材料,突然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其中一个材料上。

  陈利明看了他一眼,说:“你也觉得不太对劲儿了,是吗?”

  “对,你看出了什么?”高梁一直和陈利明很有默契。

  “只有这个老人不知去向不明。”陈利明指着刘思宇和李永秋带回来的材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