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桃李未成先折枝,陈年往事随风逝。

  傍晚的凯伦咖啡厅,生意正是红火的时候。大厅里人声鼎沸,相亲的、聚会的、谈生意的,都在欢声笑语。

  在东北,甭管是咖啡厅,还是红酒庄,都会变成热热闹闹的大饭局。

  角落的卡位里,高梁和李永秋面前摆了一壶英国红茶,两只茶杯,相对无言。

  李永秋紧紧地握着杯子,低着头。

  高梁觉得他有什么心事,于是主动打破沉默,“永秋,你怎么了?有事儿直说!要不然给你点儿零食吧。”

  李永秋也不再沉默,“高队,我之前跟您说我叔叔……”

  高梁表情很是困惑,李永秋的叔叔怎么了?没人跟他说过呀!

  李永秋紧握茶杯的双手,透露了他的紧张。“高队,您难道忘记了吗?那天晚上,您找我谈话的时候,我跟您说的我叔叔是一个……”

  “哦,同性恋者。”高梁恍然大悟。

  李永秋听完这句话,猛地抬起头盯着高梁。

  高梁觉得自己声音太大了,赶紧捂住了嘴巴。

  看着高梁这种略显幼稚的动作,李永秋咧开一点儿笑容。“高队,您不用在意。我叔叔……他已经去世了。”

  高梁答非所问的回了一句:“我会保密的。”

  李永秋扶额,“我知道您会保密的,但我要跟你说的不是这件事情。”

  “那是什么事啊?”高梁给两人倒上了热茶。

  “我想拜托您一件事,是关于我叔叔的。”李永秋的语气非常诚恳。

  “你叔叔的事……拜托我?!”高梁很是惊讶。

  “嗯!”李永秋点点头,“我是想拜托你去打听一个人!”

  “什么人?”

  “您知不知道长征小学?”轮到李永秋答非所问了。

  “我知道呀!那我小时候的母校啊!我小学就在那所学校念的。这学校跟你叔叔有什么关系?”高梁对长征小学当然很熟悉。

  二十多年前,高梁每天都在违法的边缘试探,几次差点儿被开除,老师们曾经断言:“这小子迟早得进公安局!”

  老师们的话的确应验了,不过高梁不是被抓到公安局,而是成为了公安系统一员。

  “我叔叔原来也是长征小学的老师,可惜他被很多家长抵制了,迫不得已辞职了。”李永秋抿了抿嘴唇,没能缓解情绪,抬手喝了一口茶。

  高梁抬起手,打断了李永秋,“等一下!我记得几年前以前长征小学曾经闹过一件沸沸扬扬的事情,学生家长逼迫一个老师辞职,难道那个人就是你的叔叔?”

  “是的,就是我的叔叔。因为有人向教育部门举报,说我叔叔是一个同性恋者。后来不知怎么,被家长们知道了。家长群情激愤,把我叔叔赶走了。”李永秋略微有些艰难地说。

  “哦,抱歉,抱歉,我不知道有这样内幕。”高梁觉得自己今天情商不在线,猜不透李永秋的目的。“那你现在要打听的是什么人?”

  “我想知道谁是那个举报的人。”李永秋明明白白地说了出来。

  “你打听他干什么?你不是要打击报复吧?你可是个警察呀!”高梁觉得李永秋的想法很危险。

  “我没有!你怎么把我想的这么差劲啊?我就想知道这个人现在在哪里?”李永秋很不满意高梁的猜测。

  “如果你不告诉我,你找他做什么;我就不帮你这个忙!”高梁还是觉得不放心。

  “我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问问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过去的事儿还纠结做什么?”

  李永突然烦躁了起来,一口喝尽了杯里的茶。“高队,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公私不分的人吗?我就是想要个说法。我叔叔被学校开除没多久就抑郁而终了。我就想知道这个人这么做的理由,让他给我叔叔道歉。”

  “对不起,我不知道后面有这么多隐情。但是时过境迁,你叔叔去世这个结果不一定是他所期待的,也不是他能控制的。你现在再去找这个人……不太合适吧?”高梁想劝李永秋不要执着。

  可是李永秋没有接高梁的话茬儿,继续低头沉默着。

  还是高梁先服了输:“行吧!你这孩子犯起倔来,真是没救了,我去给你打听打听!”

  “谢谢高队!”李永秋狡黠一笑,“高队,您打听也别漫无目的,我给您指条明路,您问问李局长。”

  “老李他会知道吗?”高梁挑挑眉。

  李永秋意味深长地笑了。

  第二天一早,一中队的办公室忙得热火朝天。

  唯一的大闲人高梁,左晃晃,右晃晃,看着大家的工作状态非常满意,于是就放心地晃到了李乐峰办公室。

  李乐峰也正在忙着,瞟了高梁一眼,用下巴指的是沙发,“坐!”

  高梁坐在了沙发上,乖乖地等着李乐峰拨冗搭理他一眼。

  李乐峰被高梁炽热的眼神打扰得无法再继续工作,于是叹了口气,停下手头的工作,“你要干什么?大清早晨怪吓人的!”

  高梁没有直接把李永秋的请求说出来,而是问了李乐峰一个问题,“师傅,大树在哪里念的小学?”

  李乐峰被这个无聊的问题激怒了,一拍桌子,“你大清早晨闲得没话找话,给我捣乱!”

  高梁赶忙摆摆手,“不是不是,您看您的脾气都多大年纪了,还这么急?”

  李乐峰气哼哼地说:“有事赶紧说,别给我在这磨洋工、套近乎!”

  高梁嘿嘿一笑,“别生气,别生气,我知道大树是在长征小学念的。您还记得在大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个老师被家长撵走了吗?”

  李乐峰杵着脑袋想了想,说:“我有些印象,应该是在大树刚上学的时候,好像一个男老师被其他家长给撵走了。当时我工作忙,不太知道具体情况,家长会都是你嫂子去的。”

  “您帮我问一问,看看当时的情况是怎么样的?”高梁说出来要求。

  李乐峰奇怪地看着高梁,“你怎么突然对这事感兴趣了?我记得发生这件事儿的时候,你都上班了吧?”

  “那时候我如果不上班,我得留多少级啊?”高梁知道李乐峰在吐槽他,“据说被开除的老师是因为被别人举报了。”

  “我也有所耳闻,但是我没有关注过这件事儿。”李乐峰实话实说。

  “那回家问问嫂子呗,要是能打听出来谁是举报人就更好了。”高梁笑嘻嘻地说。

  “神神秘秘的…你到底要干什么?”李乐峰满腹狐疑。

  “您别管了,就先帮徒弟这个忙吧!”高梁谄媚地笑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