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死者不得人怜悯,父母各自暗较劲。

  说话间,高梁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回头一看,是自己的三姨梁爱华。

  高梁这才想起来自己的三姨就住在这个附近。他穿过人群,循声找到自己的三姨,悄声问道:“三姨,你咋过来了?”

  “我听说这里死人了,我过来看看。是一楼第一户吗?”梁爱华往里探了探头,看见第一户进进出出好多警察。

  高梁回头确认了一下,“对。您认识这家的人吗?”

  “认识啊!崔玉芬,我们工厂退休的老同志。以前我带你去工厂玩的时候,她还给你打过饭呢,你咋能忘了?”梁爱华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高梁。

  “啊?”高梁脑袋立马就停机了,“您还带我去过工厂?”

  “对呀!你四岁的时候,你妈工作忙,没时间管你,我就带你去我们工厂玩。那时候我在工厂的卫生所药房工作,平时也不算忙,有时间看着你。崔玉芬就是我们药房的护士。”梁爱华点了点高梁的头。

  高梁无奈地摊了摊手,“三姨,您也说是我四岁的时候,我哪儿记得住啊?!话说回来,这个崔玉芬平时人缘怎么样?”

  梁爱华想了想,有些犹豫地说:“还好吧。工厂里总有一些人在说她的不好;但是我接触下来,她人品还是不错的,跟我关系还可以。”

  高梁环顾了四周,围观群众脸色大多带着八卦的兴奋,却少有悲伤。“我看,周围的邻居对她不是很关心。”

  梁爱华叹了口气:“这周围很多人也都是我们工厂的职工。说起来,这房子就是工厂分的福利房。”

  “福利房也不怎么样嘛。”高梁嘀咕了一句,“这崔老太太平时与人结仇吗?”

  “一个老太太,哪有什么仇人呢?就是她的风评不是很好,但是谁也没有实证。人们都爱说些杂七杂八的事,反正我不信的。”梁爱华摆了摆手,对传言表示不屑。

  高梁没再问下去,而是跟三姨寒暄了几句,又回到了现场。

  次日的上午,刑警队的会议室里。崔立伟正在讲解法医报告。

  “死者总共有三处刀伤,都在左胸部,其中致命一刀刺破了心脏。结合现场痕迹来看,死者的尸体就在房间的门口,应该是老人开门的时候,和凶手正面相遇;而凶手此时快速地连续三刀刺进去。这里需要值得注意,死者身高仅有一米六左右,伤口却是从左肋下刺入。凶手如果不是个子特别矮的话,就很有可能是低位持刀或者蹲坐状态。之后,凶手绕过了死者的尸体,进到房间里进行盗窃。”

  赵鸿不冷静了,“尸体都没有搬动的情况下就进行盗窃,这心理是有多强大?”

  崔立伟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从现场勘验的痕迹来看,就是这样,包括我们提取到的脚印……”

  王平眼前一亮,“提取到了脚印?!这可是个好事,一下子就缩小了凶手的范围。”

  “是啊,应该是凶手踩到了被害人的血,留下的痕迹,而且还不少。这个脚印特征非常明显。脚长非常短,但步伐又非常大。”崔立伟有个猜测,没有说出来。

  “有没有可能是女人?”高梁看着报告上的数据,简单计算了一下,觉得这身高不像是男人。

  “不是没有可能的。”崔立伟扶了一下眼镜,这的确也是自己的猜测。

  “能在深更半夜入户抢劫杀人的,还是男性犯罪嫌疑人居多吧?”陈利明觉得这个猜测太荒谬了。

  高梁拍板,“先不讨论这个。咱们先找一找相同手法的其他案件,这么干净利落的杀人手法,很有可能是有经验的人干的。这件事利明和赵鸿去做。

  “思宇和永秋,去排查周边的情况,拿着这个脚印的拓本。这个脚印儿沾到血迹后移动留下的,很有可能与实际是不相符的。

  “黎麦跟着我去了解一下被害人的背景情况。她的儿女已经到公安局了,一会儿需要跟他们了解一些情况。”

  等到高梁给崔玉芬的儿女做完笔录,回到家,时间还没到晚上八点。

  高梁发现自己老爸正在客厅里看电视,面色阴沉;自己老妈的房间门已经锁上了,看来是早早睡下了。

  他实在饿坏了,跟自己老爸打了声招呼,就溜进厨房,发现锅碗瓢盆里面全部空空如也。看来老妈没给自己留饭,好在有储备粮!他打开柜子发现连方便面都没有了,储备粮都清空了。

  高梁硬着头皮出来,问自己的老爸:“爸,家里啥也没有了,我好饿呀!”

  高凌云抬头看了他一眼,气哼哼地说:“我也饿!”

  高梁奇了怪了,“咋了?我妈没做饭啊!您又惹她了?”

  “我还敢惹她?!你妈现在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了!”

  梁英华从房间里冲了出来,“高凌云,你还好意思说?!你念老年大学,我不反对,为什么中午下课要请老太太吃饭?”

  高梁哭笑不得地问他老爸:“您请美丽的老太太吃饭了?”

  高凌云有些心虚,但很快又理直气壮地说:“再美丽,也是老太太!不知道你妈吃的那门子飞醋!”

  高梁也觉得自己老妈太敏感了,“您就因为这个没做晚饭?”

  “他都跟老太太出去吃饭了,还会吃我做的饭?!哼!”

  得,自己老妈说不通,还得劝老爸。

  “您这是跟哪个老太太出去吃饭了?给我妈气成这样。”

  高凌云还没等回答,梁英华冷笑一声,“哪一个?你爸他跟三四个老太太出去还吃米线!他都没说带我吃米线!”

  高梁被他老妈无厘头的理由镇住了,看见他爸悄悄地用口型说:“你妈更年期。”

  高梁哭笑不得,“你们老两口就为这点事,晚饭都没吃。得了,收拾收拾,我带你去国际酒店的粥吧,喝点粥吧!”

  “不去!那么贵,三十块钱一位呢,咱们三口人就得小一百元。”梁英华算了算价格,有些心疼。

  高梁敞亮地说:“没事儿,没事儿,你儿子我请客,粥吧不仅喝粥,里面还有小笼包、肠粉、叉烧包一大堆好吃的呢!”

  高凌云没敢说话,用眼神瞟了瞟自己的妻子,就看梁英华回屋套了一件好看的呢子大衣。

  高凌云知道妻子听进去了儿子的话,于是也开心地穿上了棉大衣,准备敲儿子一顿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