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一中队再聚议事,看守所化解矛盾。

  陈利明和赵鸿拿着摊主的辨认笔录,回到了一中队的办公室。

  陈利明看见一中队人齐了,笑着打招呼:“呀!永秋和思宇回来了,啥时候到的?”

  “刚到,刚下火车,高队给我们接回来的。”刘思宇笑着说,放下了从河北拿回来的案件复印卷。

  “那边的情况怎么样?”陈利明这几天都在外边跑,都不太了解家里的情况。

  “就像我在电话里说的,保存的血样检材被污染了,没有什么鉴定价值了,但是我觉得这些够了,还是能忽悠住王宝利的。”李永秋答道。

  陈利明对于检材被污染这件事有些不能释怀,“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河北的兄弟们不至于这么不专业呀!”

  李永秋耸了耸肩膀,“这就不是咱们能管的了。可能就是不专业,也可能是有什么猫腻儿。”

  这时候,高梁把话头接了过去:“利明,你们两个情况那边怎么样?”

  “还好,东西也找到了,辨认笔录也做完了,基本上可以确定这案子就是王宝利干的。”陈利明也轻松地说,看来各路支线属自己的进展最大。“梁子,你那头怎么样?”

  “周五下午我去提审了‘老狗’,他跟我说河北现场的血迹的确是王宝利留下的。但是王宝利没说自己杀了人,而是告诉他是盗窃的时候不小心用刀把手划破了。”高梁翻看着笔录。

  “能确定说的是同一起案件吗?”李永秋问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能,因为王宝利告诉‘老狗’的时间地点虽然对不上,但是细节能够对上。”黎麦告诉他。

  “时间地点对不上?”李永秋一时间没理解。

  “对啊,三分假七分真,这三分假的都是无关紧要的。”高梁似笑非笑地解释。

  李永秋转念一想,就明白了个中关窍。

  “在目前看来,河北那起案件的死者跟王宝利还算有些交集;崔老太太跟王宝利也算认识;那智泉路抢劫案的死者何老师为什么会被杀害?令人费解!从西市分局的侦查结果来看,两人似乎并没有什么交集。”赵鸿也提出一个话题。

  “别看西市分局的侦查结论了,他们认定了黄斌是凶手,之后工作做的并不是很到位,并没有排除其他的合理怀疑。”陈利明觉得侦查工作还是推倒重来的好。

  高梁一拍手,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这案子也过去有段时间了,崔老太太的儿女虽然都在外地,但也是每天一个电话,咱们得抓紧时间了。”

  “我觉得谜底已经解开,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求证了。”陈利明笑嘻嘻地说。

  “但是我们还要避免别人的错误——先入为主。如果有其他可能性或者证明王宝利无罪的证据,也要注意收集。”高梁严肃地说,“今天下午,再去走访一下何老师的家属,这个工作还是利明和赵鸿去做;我和黎麦把手头上现有的东西整理一下,看看还缺什么东西;思宇和永秋,把河北案卷的内容和咱们的对碰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相似的情节和比较明显的作案特征。”

  “好!”大家纷纷答应。

  “马上就要扫清最后一层迷障了,大家再细致一点儿,不枉不纵!”

  看守所里,王宝利突然被水滴溅到脸上惊醒了。

  “你咋尿在我脸上了?!”王宝利火了。

  他是新来的,住在厕所旁边;而其他在押人员也没有那么好的修养。这种矛盾几乎天天都有。

  “尿你脸上咋了?要打架吗?臭瘸子!”对方也不是什么好人。

  “你!”王宝利现在恨不得手边有把刀。

  “唉唉唉……这咋又吵吵起来了?”苟常陆也被吵醒了,赶忙站起来劝架。

  “‘老狗’你别管!这个臭瘸子一天天的跟谁俩呢?”

  “大阳哥,你别生气!他一个外地人,不知道这里的规矩。他不是惹事的人,都来好几天,他也没有敢‘炸翅儿’。你说是不是?”苟常陆陪着笑脸。

  “这个瘸子跟你啥关系?你对他这么好!”这个名叫大阳的人瞟了苟常陆一眼。

  “没关系啊,这不是都在这里落难嘛!再说了,我对咱监室哪个兄弟不好了?”苟常陆嬉皮笑脸地说。

  大阳可能也觉得和一个瘸子较劲没啥意思,就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苟常陆把自己的被褥和王宝利的换了一下,“老王哥,咱俩换一下铺,反正我快出去了。”

  大阳一听这话,乐了:“‘老狗’,你的案底比棉袄还厚了吧?咋知道检察院不会逮捕你?”

  苟常陆贼兮兮地一笑:“我有个老妈一个人在家,我是唯一的抚养人。这是硬性规定,不能批捕。”

  整个监室都笑了起来,大阳更是乐得够呛:“只听说久病成医的,这还有当贼当成法官的!”

  苟常陆也跟着笑:“所以我要好好孝敬老娘,让她长命百岁,我才能生意兴隆!”

  这句话说完,大家笑得更厉害了,直到值班民警敲了敲门,“吵什么吵!安静点儿!”

  一场风波过去了,王宝利对苟常陆很是感激。

  下午劳动的时候,王宝利找到机会悄悄地找苟常陆说话:“今天早上,真是谢谢老弟了!”

  “客气了!我也不愿意监室里打起来,要不然咱们都得挨罚!”苟常陆满不在乎地笑着说。

  王宝利看四周无人注意他俩,继续问他:“你真的快出去了?”

  苟常陆轻快地点了点头:“差不多,我猜的都挺准的。”

  “那你看我呢?能不能出去?”王宝利焦急地问。

  “啊?”苟常陆有点儿傻眼,这咋回答?“老哥,你要是在外地入户抢劫,也没抢多少东西,那过一阵子这里的警察能把你送回老家去。至于你老家咋处理你,我就不知道了。”

  王宝利低声说:“其实不止我老家的事,还有别的事,我不知道警察能不能查出来。”

  苟常陆表现出很惊讶,“还有别的事?那你可得好好想想怎么对付警察了!他们可厉害得很!”

举报

作者感言

海边小捕快

海边小捕快

炸翅儿:东北方言,翅膀的羽毛都炸了起来。意思是没事找事,或者横行霸道。

2019-12-29 15:2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