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辽宁警察下特情,河北公安得高兴。

  “拘留?”王宝利的眼睛都竖了起来,“你们凭啥拘留我?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我犯法了?!”

  陈利明冷笑一声:“还挺懂行,不愧走过南、闯过北,还知道要证据。”

  “你……”王宝利被陈利明的反应弄个措手不及,完全不知道如何应对。

  陈利明也不理他,告诉赵鸿赶紧填好文书。

  赵鸿一边填写文书,一边打电话让黎麦送手铐下来;陈利明安排送押车辆和随行辅警。

  王宝利的头随着忙碌的两人转来转去,神色越来越慌张。可是陈、赵二人并不拿正眼看他。

  李乐峰和高梁在监控室里,透过模糊的画面仔细观察着王宝利的反应。

  高梁侧头问李乐峰:“师傅,您说这招儿能行吗?”

  “行不行,试过才知道。现在‘老狗’在看守所,我觉得成功的可能性更大了。”

  “‘老狗’?他咋又进去了?”高梁惊讶地问。

  李乐峰皱紧了眉头,“别提了!还是老毛病,管不住手。”

  “老狗”姓苟,是辖区里的一个惯偷。家里除了他自己以外,只有一个患有脑血栓的老妈。这个人十几岁就在社会上瞎混,以前是偷工厂的轧钢头和边角料,现在是偷有钱人的包。当年李乐峰从西市区公安分局转到站前区公安分局,办理的第一起案件就是“老狗”盗窃。

  十几年过去了,李乐峰和“老狗”之间的关系越发微妙。简单地说,李乐峰已经把“老狗”发展成自己的特情。

  有时候,世上的事就是这么现实,善恶之间的界限并没有那么清晰。过分爱惜羽毛,可能失去整片天空。

  李乐峰在和“老狗”交往的十几年中,即把握法律尺度,又兼顾人情冷暖,也是深得“老狗”的钦佩和信任。

  “你怎么知道‘老狗’在看守所里?最近咱们队里没有办过盗窃案。”高梁脑子里迅速过了一遍案件,好像没有。

  “我昨天去给他家送点吃的,结果发现他妈一个人在家。居委会送的东西堆在地上还没整理。我一问,老太太告诉我这小子又进去了,是西市分局抓的,说是撬了电火花厂厂长的车。”李乐峰对这“老狗”也是恨铁不成钢。

  “电火花厂……哼!”高梁冷哼一声,没再说别的,转了个话题:“‘老狗’多大岁数了?”

  “跟你同岁,30大几了!”李乐峰叹了口气,“我倒希望他好好做人,我宁愿没有他这个特情。”

  “师傅,别想了,各人有各人的命,咱多照顾照顾他妈比啥都强。”高梁劝慰自己的师傅。

  “我知道。你尽快联系一下西市分局,要来提讯证,咱们尽快去看守所提审他。还有,这件事继续保密,关于‘老狗’的身份,只有你我知道,包括一中队的人都不许知道。”李乐峰严肃地说。

  “我明白,我啥时候给你掉过链子?”高梁嬉皮笑脸。

  审讯室里,陈利明已经把手续全都办好了,终于正眼看了王宝利一眼,“拘留需要通知家属,你要求通知谁?”

  王宝利瞪着陈利明不说话。

  “你还有父母吗?”

  还是不说话。

  “妻子?儿女?”

  王宝利的眼神越发凶狠。

  “这么说来,我只能通知你大哥王宝顺了。”陈利明看王宝利的样子,知道他也不可能配合,干脆就不再理他。

  王宝利看到这些警察似乎铁了心要把自己关进去,反而不再惊慌了,又恢复到沉默对抗的状态。

  在王宝利被陈利明、赵鸿、黎麦三人送押进所的时候,李永秋和刘思宇也几经辗转到达了王宝利的老家,河北省邯郸市磁县辛庄营乡南豆公村。

  辛庄营乡派出所接待他们的是副所长张福记和一个办案民警老王。他俩听说他们是从辽宁过来的,很是惊讶。

  这几年河北和辽宁之间并没有什么案件上的往来,辖区内也没有新增的外来人口。既然不是合作办案,也不是追踪逃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辽宁的警察找到这里来。

  李永秋和刘思宇也不耽误时间,连水都没喝,见了面,直接拉开架子跟他们讨论几年前的那起入户抢劫杀人案件。

  这么一说,当地的办案民警想了起来,的确是在几年前本地发生了一起入户抢劫杀人案件。

  据张福记副所长介绍,这是这个村子几十年来第一起恶性案件。倒不是说村子平时没有什么刑事案件,而是大部分都是由于邻里纠纷产生的殴斗、伤人、盗窃等这类轻微刑事案件。

  这类案件一般由派出所现场就能解决的,但是像这种伤害人命、也不知道凶手是何人的恶性案件,着实让本地的警方束手无策,而且在当时也引起了一定的恐慌。所以当地公安机关请示上级之后,在给全国范围内发布了协查通报。

  而此时,本村的村民王宝利的失踪,也引起了当地警方的注意。可惜由于侦查手段技术落后,这个王宝利离开以后,一直再也没有出现在当地,仿佛从人间消失了一样。

  最后,这起案件变成了本地的一起悬案。

  这次李永秋和刘思宇的到来,给他们带来了一线希望。

  “二位同志,快请坐,没想到你们要问的竟然是这起案件!怎么?你们有线索了吗?”老王非常热情。

  李永秋点了点头,“是的,我们在辽宁发现了王宝利的行踪。当年你们曾经把协查通报发布到全国,我们辽宁也收到了。没想到过去这么久,我们因为另一起案件发现了王宝利。”

  “好啊!我们这些年啊,到处找这个王宝利,就是找不到。有村民说,他是去河南投奔他哥哥,可是我们也去河南找了,可惜也没有找到。”派出所的老民警略微有些激动。这些年死者家属几乎每天都要到派出所问一句,案子咋样了。这让他们很不好受。

  刘思宇接茬儿说:“他哥哥王宝顺也在辽宁。”

  老王一拍桌子,“看来是哥俩合谋干的!”

  李永秋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敢下结论,您能把案卷给我们看一看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