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小小少年烦恼多,谦谦君子枉蹉跎。

  李乐峰把手头的工作处理完的时候,已经下午七点多了。

  抻个懒腰,准备回家!辅导儿子写作业!

  李乐峰踌躇满志地想。

  这时候,手机响了。

  “喂,您好,我是李乐峰!”

  “乐峰,我是常书寻!”

  “哎呀,老同学,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真是好久不见了!”李乐峰听到是自己的老同学,非常开心。

  “是啊,一晃儿都有好几年没见了,上次见面还是常雨和大树的家长会,咱俩遇见的。”对方的声音却没有那么开心。

  “可不是嘛,当时谁也没想到大树和常雨竟然是小学同学!太巧了!最近孩子怎么样啊?听说常雨没有在营口念初中?”李乐峰没有注意到对方的情绪。

  “乐峰,我就是想跟你说这件事情,常雨好像状态不太对。”常书寻叹了一口气,说到正题了。

  “怎么回事儿?常雨今年也是初二了吧?我记得他跟大树同一年级。是不是压力太大了?青春期的小男孩,叛逆。”李乐峰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我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可是这孩子声音变得特别沙哑,我以为是变声期到了;后来我又发现他自言自语,睡觉的时候会惊厥;有一天我还发现他的脖子上有被掐过的指印。”常书寻艰难地说。

  “被掐过的指印?!”李乐峰觉得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是啊!我问过这个孩子是怎么造成的。可是他告诉我说是上火了,老师帮忙掐的。可是那指印明显是五指齐全,根本不是孩子说的那样。”常书寻声音控制不住了,略微有些颤抖。

  “他是不是遇到校园霸凌了,不敢跟你们说?你让那么小的孩子离开身边,着实有些不妥。现在他不在父母身边,有什么事的话,岂不是更不能及时发现?”

  “这不是我们要求的呀!是孩子自己要去盘锦的!我们也不知道他犯的什么倔,小学一毕业就非要去盘锦读初中,还非要寄宿制的。”常书寻声音疲惫又无奈。

  “你有没有报案?”李乐峰第一时间想到的。

  “没有……”常书寻犹豫了一下,咬咬牙接着说:“我怕孩子遇到什么更不堪的事情。如果报案,对孩子的打击可能更大,所以我就一直在劝孩子,让他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那他怎么说?”

  “他说他想退学。”

  ……

  晚上,李乐峰回到家,看见正在写作业的儿子,正准备去辅导。可是他看到自己根本看不懂的英语作业,果断转移话题:“大树,你还记不记得常雨?”

  李大树回头看见自己的爸爸,又咧出了小白牙,“那怎么会不认识呢?那是我的好朋友啊!可是我们一年多没见了。”

  李乐峰坐在儿子身边,翻看了儿子的作业,语文、数学、英语…没有几个会的,算了,不辅导了!

  “他以前在学校是个什么样的孩子?”

  李大树虽然好奇老爸突然为啥关心起自己的小学同学了,也没有多问,老老实实回答:“小时候他长得好看了,而且还特别优秀,数学、语文、英语都考得全班第一名。也特别要强,本来他体育不太好,他就天天练长跑,后来能够在校运动会拿冠军。”

  “性格呢?”

  “性格也很好啊,我们大家都喜欢他,老师也很喜欢他,学校的校领导们也很喜欢他,还让他当大队长,天天去学校大队部工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五年级转学了。”

  “转学了?为什么呀?”李乐峰想了想,这件事好像没听说。

  “不知道,常雨没跟我说为什么。只是有一天,他跟我说,自己要转学了。可能是他父母要求的吧!”李大树从那次以后,也有两三年没见到常雨了。

  “他在学校不开心吗?”李乐峰觉得问题可能出在小学阶段。

  “小的时候,还好;后来,他当上学校干部就不开心了。”李大树歪着头,想了想。

  “这是为什么呀?”李乐峰低声自言自语。

  “爸爸,您说什么呢?”李大树没有听清。

  “没什么。乖儿子,写作业吧!我看你的作业好难呐!”李乐峰摸了摸儿子的头。

  “还行,我反正都会。”李大树呲起小白牙。

  李乐峰听完这句话,不再跟儿子讨论作业的问题,起身默默回到书房。

  坐在椅子上,李乐峰的思绪乱成一团麻。常雨这孩子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大人?

  秦佩雯看见丈夫一回来就扎到了儿子的房间里,和儿子嘀嘀咕咕说了半天;回到自己的书房,还是心事重重。

  她觉得有些奇怪,倒了一杯热茶送过去,问道:“你这是怎么了?跟儿子说什么了?”

  李乐峰看见了妻子,突然想起高梁的嘱托,就问她:“你还记不记得几年前,大树在长城小学上学时候,曾经发生过一件事,一群家长集体去学校闹事,把一个老师撵走的事情?”

  “是有这么一档子事,但那次我可没有参加,我觉得那么做实在太过分了。”秦佩雯当然记得,她还劝过几个家长不要那么冲动。

  “因为什么,那你还记得吗?”李乐峰这几年工作忙,都没有怎么管过儿子。

  “记得呀!好像是小学里有其他老师举报一个姓李的老师,教育部门下来调查,被家长们知道了,后来家长就把那个李老师撵走了。”秦佩雯其实也不是很了解具体情况。

  “举报什么?”李乐峰觉得事有蹊跷。

  “说是那个李老师是同性恋。本来我也是挺担心的,可是后来一想,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喜欢谁是他的事,只要不对孩子做什么就行。”秦佩雯也不是有多开明,她只是不太爱管闲事。

  妻子的一番话,让李乐峰的脑子猛然清醒了,莫非……

  第二天一早,刚上班,李乐峰就把自己的徒弟叫到了办公室。

  “高梁,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要查什么?为什么要知道举报李老师的人是谁?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高梁看着自己师傅这么严肃,吓了一跳,连忙摆手:“不知道,不知道,我就是受人之托,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李乐峰信他有鬼,“受谁之托?高梁,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你办什么事可都了解的明明白白,透透彻彻。”

  高梁“嘿嘿”傻笑了两下,“师傅,你这也太抬举我了。”

  “严肃点儿,别跟我嬉皮笑脸的!到底怎么回事?跟我说清楚,你不说这事我没法办!”李乐峰知道他又在装傻。

  高梁毫不客气就出卖了下属:“是永秋。永秋的叔叔就是被撵走的李老师,他想知道当年是谁举报的他叔叔。”

  “他想干啥?打击报复啊!”李乐峰猜到肯定是一中队的人拜托高梁的。

  “我也这么问的。可他一口也否定了,还把我一顿说,说我不信任他。”

  “那他问这个干什么?算了,你把永秋叫过来,我当面问问。”

  不大一会儿,李永秋就来到了李乐峰的办公室。

  “李局,您找我什么事啊?”

  李乐峰指了指沙发,“坐,我想问问你叔叔的事情。”

  李永秋一听,狠狠地剜了高梁一眼,大嘴巴!

  高梁无辜的耸耸肩,心想:“小样儿的,老李和你比起来,还是老李更可怕吧!”

  李永秋客气地笑着说:“哎呀,就是我私人的一点事,拜托高队打听打听。高队这也是的,这事怎么能惊动李局呢?”

  高梁在旁边眉毛都快挑到头发里了。问老李,这可是李永秋出的主意,现在可好,全推给了自己。

  李乐峰起身给两个属下倒上了茶,“今天工作也不多,咱就当闲话家常。你说一说,你叔叔那个事儿的来龙去脉。”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有人举报我叔叔是同性恋,家长不乐意了,一起到学校闹,把我叔叔撵走了。”李永秋把事情说了个大概。

  “那你要打听什么呢?”李乐峰其实没有理解李永秋的目的。

  “我叔叔离开学校以后,一直没有再找到工作,很快就病倒了,没多久就去世了。我们全家人都很伤心。现在我就想问问那个举报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李永秋捏紧了拳头。

  李乐峰叹了口气,拍了拍李永秋的手,“问完了以后呢?做什么事都要有个目的吧!”

  李永秋松开了拳头,“我没有目的。这个人如果有心的话,给我叔叔道个歉;没心的话,我也知道个究竟。总归不能让叔叔离开的不明不白。”

  李乐峰不能说全信的李咏秋的话,但是也觉得他的话也是合理的。“我要提醒你,身为人民警察不能干过格的事儿。而且这件事,我也劝你不要再追查了。举报人是受到保护的。”

  “我明白。举报违法乱纪的人应该受到保护,可像这种坑人害人的小人,为什么要受到保护?我叔叔做错什么了?就要被开除,还早早去世了,我心里是不服气的。”李永秋死死憋着眼泪。

  李乐峰看见李永秋的情绪不是很好,也不再多说什么。他心里还装着另一件更重要的事,于是跟李永秋、高梁闲话两句就让他俩回去工作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海边小捕快

海边小捕快

停更三天实在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抱歉。

2019-10-17 21:3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