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拨开云雾见晴天,百里行程九十半。

  在回去的路上,李永秋说:“看来情况已经很明显,杨帆是在邱叔的酒吧里碰到了陈轩,然后被他带走的。可是郭乐天和陈轩又有什么关系呢?敌人的敌人应该是朋友吧!”

  刘思宇想了想,回道:“情敌的情敌不一定能成为朋友吧!”

  李永秋笑了,夸奖自己的搭档:“你变聪明了!”

  “可是还是没有直接证据!”刘思宇对这件事还是耿耿于怀。

  “不管了,咱先把小许的笔录带回去。”

  回到了刑警队,天已经黑了。

  陈轩已经送进看守所,陈利明和赵鸿正趴桌子上打盹,笔录一片空白。看来陈轩进看守所之前还是什么都没说。

  李永秋和刘思宇的脚步声把陈利明吵醒了。陈利明睡眼朦胧地问:“有收获吗?”

  刘思宇点点头,“我们发现了杨帆和陈轩的联系。”

  李永秋放下书包,自责:“都怨我,就没有多想一步,绕这么大个圈子,这都一个多月了,才有线索。”

  陈利明揉揉脸,清醒了一点,说:“没事,办案子就这样,一团乱麻的时候哪能啥都想得到啊!”

  “还有好几个小时呢,怎么就把陈轩送进去了?”刘思宇一边把笔录放到档案夹里一边问。

  赵鸿也醒了,“他还是什么都不说,还说再问多久,他也不会说的。”

  说话间,王平骂骂咧咧的进来了。“这帮狗东西就应该给他上手段!”

  杜志春跟在他身后,“你个当大队长的,别瞎说,给孩子们做个好榜样!上手段这种事早就过时了。”

  大家看见他俩纷纷打招呼。

  王平一屁股坐的高梁的椅子上,“梁子还没回来吗?”

  “回来了。”高梁应声,和黎麦进了办公室。“王队咋这么大火气?”

  “甭提了,还不是被刘克志给气的!昨天这家伙交代的还挺好嘛,今天一到他公司就变脸了,把我俩堵在办公室里不让出去。我们就想去看看车间,他死活不让去。我们要强行去车间,结果这家伙又哭又闹又跪,还要自杀,这给我闹的……哼!”

  “对啊,后来没办法,我们就先跟郭丽联系了一下,看看郭丽对这件事了解多少,毕竟她也是陈轩和皇甫纲之间的重要关系人。结果这姑娘啥都不知道,本来还美滋滋的,心里得意两个小伙子追求她,现在一个变成尸体,一个变成杀人犯。”杜志春摇了摇头。

  王平气得一拍桌子,“下了班,人都清空了,刘克志才跟着我们俩去的车间。我要看冻死皇甫纲的那台设备,结果刘克志告诉我那台设备已经交付给客户了,我他妈都服了!”

  “车间里就没有监控设备吗?现在很多企业都已经上了监控设备。”陈利明家里的工厂车间就上了监控器,所以有此一问。

  “企业都要节省成本的,大型制冷设备的零件又不会被偷走。监控设备大部分都上在服装企业,防着工人偷衣服。”杜志春给他解释。

  “这条线儿算是断了?”高梁问道。

  “没有,那台设备才交付,明天我们去买家公司再看看,那台设备应该还没有启封使用。”王平气顺了一点儿。

  “这个陈轩真是聪明,如果不报这个假案,咱连他的人都没摸着。”李永秋由衷地说了一句。

  “永秋,你们那天搜查陈轩的家里了吗?”高梁突然问起来。

  “肯定搜查了,这是规矩啊!”李永秋回答。

  “陈轩的办公室和跟雷炎合租的房子,咱们是不是还没有动过?”高梁若有所思。

  “陈轩的办公室,我和志春去的时候已经查了。”王平回答他。

  高梁沉默了一会儿,一拍大腿,站起身来。

  “王队,杜哥,你们先回去休息。我和黎麦去一趟陈轩的租住的房子,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证据。明儿早晨还得麻烦二位老哥,去看看那台作为案发现场的制冷设备。

  “利明,你们也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直接去看守所。这陈轩换个地方住,看他能不能想得明白!

  “永秋和思宇,你要是还能再坚持,再回酒吧街排查一下。只有一份笔录不足以证明什么,证据太单薄。”

  陈利明挣扎着站了起来,说:“我跟他们一起去吧。”

  赵鸿在旁边点了点头,表示也要参加。

  高梁同意了:“那也行,咱们今天晚上就干到十二点,已经三天两宿没睡了,大家也要坚持不住了。”

  各人领了新任务,再次出发。

  天蒙蒙亮的时候,高梁和黎麦回来了。他俩最后一点力气,坚持把物证送到物证室并且签字确认交付完成,立马回到了一中队办公室。黎麦抢到了行军床,眼睛合上就开始呼呼大睡;高梁没有抢到只能爬去值班室。

  昨晚值班的是二中队的何双。

  高梁一进来,他就被吵醒了,还没等说话,就看见高梁眼冒绿光的抢了一个床位,倒头就睡。

  何双自言自语地说:“知道的,咱是警察;不知道的,咱才最像做贼的。”

  哥俩儿这一觉睡到了下午,其他几组人马都已经归队了,才把黎麦吵醒,而高梁在值班室还和周公下棋呢。

  黎麦跑到值班室把自己的师傅拽了过来,两人顶着鸡窝头,接受满屋子的嘲笑。

  笑归笑,闹归闹,案子还得继续搞。

  李乐峰问:“你俩的情况怎么样?”

  高梁嘿嘿一笑,“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找到想要的东西了!”

  大家让高梁别卖关子了。

  “我们昨晚到了陈轩租住的房子,雷炎竟然还在。我们跟他说明来意。雷炎告诉我们,陈轩的房间一向是锁着的,他打不开。我就让雷炎做个见证,把锁给撬开了。雷炎现在也不跟咱较劲了,一个劲儿说:‘你们要撬就撬,不关我的事。’我俩搜查时,还是让雷炎做的见证人,结果竟然找到了三棱刺!”

  “啊?凶器这东西,他不处理,放在家里做什么?”刘思宇惊讶地问。

  其实,所有人都觉得很意外。

  高梁也笑了,“是不是很难理解?我找到的时候也不敢相信,这运气绝了!”

  李永秋冷哼一声,“真是个狂妄的人!”

  王平没太理解李永秋的话,“小秋,你这话怎么讲?”

  李永秋解释道:“他就是自信我们抓不到他,才敢把凶器放在自己生活的地方。”

  “那为什么不放在他自己在奥林二区的新房子里?那才是他的家吧。”杜志春也有这个疑问。

  “如果我没猜错,那可能是陈轩和爱人的新家,所以他不想放在那里。”李永秋想了想。

  “爱人?谁?”高梁也好奇李永秋的猜测。

  “皇甫纲。”

  “什么?”高梁摆摆手,说:“永秋,你猜的太离谱了,不可能!不可能!”

  李永秋翻了个白眼,“爱信不信!”

  陈利明幸灾乐祸地说:“梁子,你怎么还敢惹他呢?”

  “就算你说的对,那他为什么不把凶器扔掉呢?那不是更安全吗?”黎麦也觉得不能理解。

  “形式感吧……”李永秋自言自语,突然反应过来:“我又不是凶手,我哪里知道?你俩睡蒙圈了吧?”

  王平笑了,“这小永秋牙尖嘴利的,这哥俩睡一觉还被说了一顿,话说他们也实在太累了。”

  李永秋也是开玩笑,没有在纠缠那个话题,而是也提供了个线索。原来他们四个晚上在酒吧街人气兴旺的时候排查线索,收获颇丰。

  当晚,好几个人看见了陈轩和杨帆。除了酒保小许和对面酒吧的小玲,还有几家在门口招呼客人的门童对他俩都有印象,毕竟男人之间太过亲密,还是挺引人注意的。

  而王平和杜志春也有新发现,他们带着崔立伟和杨东升找到了购买制冷设备的企业。果然那台制冷设备还没有投入使用,他们在设备里提取了几根毛发,现在正在实验室里进行化验。

  今天可以说是刑警队大丰收的一天。

  只有陈利明那一组,依然是毫无进展。但是大家也有了心理准备,并不指望陈轩现在就能开口。

  李乐峰虽然很高兴,但还是提醒了众人,“现在拿到的证据都不是直接证据。所以我们还是需要陈轩的口供。在审讯这一部分,大家再加一把劲儿,要用手头的东西撬他的嘴。还有,我觉得永秋的猜想也是可能的,你们最好调查清楚陈轩和皇甫纲到底是什么关系?”

  高梁起身走到黑板前,把陈轩和皇甫纲之间那条线上“情敌”二字换上“情人”,后退了两步,看了看人物关系谱,觉得更挠头了。

  李永秋看见了高梁的动作,解释道:“我猜测是这样的。陈轩和皇甫纲两个人是一对情侣;皇甫纲从郭乐天那里骗来的钱,交给陈轩买了房子。可是皇甫纲还是想结婚生孩子,就找到了郭丽;陈轩一气之下,也追求郭丽。因此两人发生冲突,陈轩就把皇甫刚杀掉。之后,他去酒吧买醉,碰到了杨帆;和杨帆发生关系后,因为某种原因把杨帆杀掉;之后又杀掉了郭乐天。”

  大家目瞪口呆地看着李永秋。

  黎麦突然发声:“聪明人,好可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