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苦口婆心化怨怼,意味深长胜有声。

  咣咣咣…敲门声响起来了。

  罗辑停下手中的笔,扬声道:“请进!”

  “政委好!”富源有些拘谨的站在门口。

  “哎?小富,你来了!快请进!”罗辑起身,绕过办公桌把富源让进了办公室里。

  富源坐在沙发上,看着罗辑给他倒了杯水,有些胆怯,站起来道谢:“谢谢政委!”

  罗辑拍拍他的肩,说:“坐下,坐下,我是政委,就是你们的大家长,你跟我客气啥呀?”

  富源有些腼腆地笑了。

  罗辑打开话匣子,问他:“现在已经正式回来上班了吗?”

  “嗯,已经开始上班了。”

  “在哪个部门?”

  “在办公室下面的装备科。”

  “工作还习惯吗?”

  “还好还好,大家对我很照顾。”

  “具体做些什么呢?”

  “我现在就是管好咱们局的警用装备,看看有没有需要换的,做好整理和登记。”

  “嗯,听起来不错。你得适应一段时间,好好调整心态。如果以后还想从事侦查工作,我们有机会再去努力。”罗辑安慰富源。

  “一切服从组织的安排!现在有份工作,我已经很满意了。”富源其实已经很满足了。

  “你这几天看见什么老同事了吗?”

  “没有。我本来是想回站前分局去看一看大家的,但是现在心态还没有调整,工作也在适应,过一段时间再回去。”

  “生活上有没有什么困难?”

  “没有,谢谢领导关怀。我现在除了我父母,还得把我岳父、岳母安顿好了。这八年老两口都没有人照顾,现在身体特别不好,我有责任照顾他们。”

  “真是个老实孩子。”罗辑点点头,对他表示赞许。

  富源笑了笑,没说话,他知道政委找他绝对不是跟他唠家常的,怕还有别的事情。

  罗辑站起身,转了转圈,心里吐槽自己的搭档:“这个老高,难题净留给我。”

  富源能看出眉眼高低,直接开口:“政委,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罗辑拉把椅子坐在了富源对面,一拍大腿,说:“好,我也不跟你绕圈子了。关于你被冤入狱这件事,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富源明显没有明白罗辑的意思。

  “是的,你入狱八年,这是咱们局自己造成的冤案,是组织上对不起你。所以,关于补偿的事情,我想听你说一说。”

  “补偿?我不需要,让我回来上班就很照顾我了。”

  “话不是那么说,你回来上班是正常的程序。”

  富源急了:“政委,我真的不要补偿,我就希望当年办案的人给我个说法。”

  罗辑心里明白他的委屈,也能理解他的诉求,可是——

  “富源,你要明白,快侦快审快判是当年办案的大方向,而你的案子在当时的情景下也的确是你的嫌疑最大。

  “我们不可以把责任全推给基层民警。即使是你富源,也不希望办案子的时候,组织不给你最有力的支持和鼓励。错是办案人员的水平问题,但是最后的结果组织上是要负起责任的。

  “我不是要求你放弃追究他们的责任,但是我希望你能原谅他们。”

  富源内心非常无法接受,说:“那我这八年的冤屈怎么办?”

  “你这八年,我们会补偿。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让你化解和当年办案人之间的怨气。因为真的要追究到底,牵扯面非常大,包括志春都不可能独善其身。”

  富源想到了杜志春,内心有所触动,但是态度还是很硬:“政委,您这是在拿志春来威胁我。”

  罗辑摇摇头,说:“没有。你可以不原谅他们,甚至可以追究到底,但是未来工作中你是不是也有可能犯错误,我们能不能弃你而不顾?”

  富源问:“如果我坚持呢?”

  “我也会尊重你的意见,但是可能达不到你想要的结果。相反,志春、高梁可能会因此被怨怼。”

  “我原谅他们,志春就没事了吗?”

  “你要明白,当年专案组的成员无论如何都会受到处分,组织肯定会给你个说法。我希望你做出原谅的姿态,这个恶人由我们来做。你能明白我的苦心吗?”

  富源想了想,说:“我明白了,政委你也是为我好,未来我还要跟他们一起共事。”

  罗辑摘下眼镜,说:“明白就好,这种事我不能让矛盾集中在基层民警之间。如果今天你不是警察,我也支持你追究到底。但你是警察,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然后呢?”李永秋听得并不尽兴。

  高梁迷惑地看着他,说:“什么然后?”

  “然后的结果呀!专案组那些人受什么处分了?为什么会孙队和杜哥会渐行渐远啊?”李永秋撇撇嘴,看起来觉得高梁很傻。

  “你问这个啊!专案组的人从行政记过到警告处分都有,孙队除了警告以外,停职三个月。他虽然是案件首发人,但当时他年纪小,案件主力不是他,所以他的处分并不是很严重。杜哥当时马上要提干,因为这件事被拿下,就错过了。”

  “这事儿不太对吧?杜哥不是帮忙申冤了吗?咋还吃瓜落(受牵连)了?”赵鸿有些不解。

  “当时他和孙队都在案发现场,应该说也算是专案组成员。但是他离开的早,没有背上处分,就是提干错过了。”

  “那你怎么当上中队长了呀?”李永秋促狭地问。

  “嗐,说起来我也惭愧,这也是为啥我也不爱提这件事的原因。那次杜哥错过了当中队长,而我刚刚抓了余小刚,所以之后我就先提了副中队长主持工作,这不后来就顺水推舟,便成了中队长了。”高梁有点儿不情愿地说。

  “你也别多想,不是你抢了杜哥什么,就是赶上点儿了。”李永秋看高梁不咋高兴,就开解他。

  “说了半天都没有说到李局,你不说当时李局和他俩同批入警吗?”刘思宇发现少了个重要角色。

  “老李当时在一个反革命邪教团伙,也就是现在的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团伙卧底。”

  “啥?!那时候就有卧底?”黎麦很惊讶。

  “咱们就是港片看多了,说这叫卧底,其实就是化装侦查。老李20多岁就干这个了。”

  “真牛!”哥几个儿异口同声。

  “高师傅,你说我们当时的大原则是不是不对?”黎麦突然想到了一个深刻的问题。

  “这个问题我也思考了很久。当年社会秩序刚刚恢复,公检法的权威还没有树立起来,社会上有非常多的闲散人员和无业游民。如果没有那次重拳出击,短期内社会风气都很难向好。我们不能站在历史的下游去批评上游,这对当时的决策者不公平,对历史也不公平。”

  “可是现在看来他们犯的错,对别人一生影响太大了!富源大哥现在怎么样?”

  “他还好,现在在办公室负责文档工作,他原来就是军队的参谋,文字处理还是擅长的。刚才你说对个体不公平,的确如此,这就需要我们尽量减少冤假错案,对过去的错误要弥补,不要回避。”

  “好了,好了,来洗个澡,不要这么沉重。洗完就回家睡觉!眼瞅着要过年了,今年我们也算惊涛骇浪的一年。”陈利明打断高梁的说教。

  高梁笑了,又滑进了水里,不再说话。

  大家也转移了话题,开始讨论元旦怎么过。

  高梁把毛巾搭在脸上,毛巾下的脸,面无表情,甚至有一点儿吓人。

  在当时,这个处理结果是很令人信服的。1983年,杜志春和孙黎明都是新兵,不可能让他俩去侦办这么特殊的刑事案件。因此再后来追究责任时,这二人都不算被苛责。因为杜志春提干的结果本来就是未知数,把他拿下去倒也不算过分。而孙黎明除了被警告,还被停职了,至于说几个月后恢复了,倒也在情理之中。

  但时间过去久了,大家才反应过来,当年最为活跃和主动的孙黎明好像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影响;相反,为富源极力奔走的杜志春却错失了发展的好机会。这显得局里处置结果非常不公平。

  尤其是孙黎明在案件中扮演的不光彩角色,远远比他侦办案件出现错误更加恶劣。或者说,正是因为他的不光彩行为,才使得当年案件在错误路上越行越远,直接毁了两个家庭。

  而其中还有一段隐情。

  在真凶落网之后,当时市里某位领导就对公安局不断施压,要求对这件案子高高抬起,轻轻放下。而这位领导也正是孙黎明的岳父。

  因此,高凌云一气之下提前退休,好在退休之前他极力推荐了现在的公安局长黎昆山。

  高梁并不想和大家说太多,不想让情绪影响工作。但是他明白这种情况如果不能杜绝,那么受害的不仅仅是一个富源,还有更多无法申诉的人。但他并不气馁,因为他知道随着技术手段的不断提高和法治建设不断健全,不远的未来终究会追寻到真正的正义。

  

举报

作者感言

海边小捕快

海边小捕快

这个故事其实算是一个番外吧,解决的前面的坑,留下后面的包。   国家赔偿法1995年1月1日才实施。

2019-08-14 21:4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