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各怀鬼胎心离间,唯有崔妇命凄惨。

  在审讯室里,王桂兰闹腾累了,披头散发地瘫坐在审讯椅上,一言不发。

  高梁也是很有耐心的,忍着抽烟的冲动,静静的看着她。

  黎麦也安静地铺开了笔录纸,等着王桂兰开口。

  隔壁的询问室里,唐立安却颠三倒四,喋喋不休地说着:“警察同志,你们要相信我们,我们没有……不不不,我是说我没有,当然当然我老婆也没有去杀人!”

  李永秋眯起了眼睛,仔细看着唐了安,突然笑了,“唐师傅,你不用紧张,你妻子进了监狱,你一样可以提出离婚。”

  “是吗?”唐立安问出这句话,很快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紧闭上嘴,不再说话了。

  “唐先生,身高多少?”刘思宇拿着法医报告的复印件,在其中一页下面标注了一个问号。

  “啊?”唐立安愣了一下,不知道警察问这个干什么,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我大概一米八左右,现在老了,缩水了,也就剩个一米七七。”

  “你老婆的身高是多少?”刘思宇继续问。

  “我老婆也挺高的,得有个一米七多吧。现在也老了,缩水了,那将近一米七吧。”唐立安回想起自己人高马大的妻子,心里很是腻烦。

  李永秋看见他的神情,笑笑不说话。

  询问室里也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在监控室里,李乐峰翻看着崔立伟提供的法医报告,又抬头看了看审讯室和讯问室里的夫妻俩,心中有许多疑团。

  那脚印的确是王桂兰的。

  关于不合常理的步幅大小,崔立伟解释说,如果一个人在极度恐慌、害怕中迅速逃离,那么步幅的确会比平常大许多,好比一个人走路和奔跑的步幅肯定是不一样的。以王桂兰的身高,急速的奔跑的步幅甚至可以达到一米。

  更令人疑惑的是,导致崔玉芬死亡的致命一刀。

  这一刀从左肋下刺入,直冲心脏而去,明显是由低处向高处刺去。

  而崔玉芬的身高仅仅一米六左右。

  崔玉芬和王桂兰之间这样的身高差,除非王桂兰是以蹲坐的姿态行凶,否则不可能达到这种效果。

  在什么情况下,王桂兰是蹲着或者坐在崔玉芬家门口的?

  还有一个疑点,就是并没有从王桂兰的住处搜查到崔玉芬丢失的任何东西。

  李乐峰合上了报告,紧紧盯上监视器里的两个人,看来凶手另有其人。

  高梁看了看表,敲了敲桌子,“行了,王桂兰!装疯卖傻,适可而止。现在你讲讲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说你没杀人,我信;但是你要是不告诉我们实话,我们怎么抓到凶手?你自己怎么洗脱嫌疑?”

  王桂兰在听到高梁说他相信自己的时候,表情已经有所松动;在听到高梁说要洗脱自己嫌疑的时候,更是坐直了身子,好像恨不得立刻一吐为快。

  “不着急,你好好组织一下语言。”高梁还是满不在乎地看着她。

  而黎麦学着自己师傅的样子,神情也是一派冷漠,其实手上的笔已经把笔录的首部信息都填好了。

  “我真的是冤枉的!我没有杀人!”王桂兰开口说的果然是这句。

  高梁扬了扬下巴,示意她继续往下讲。

  王桂兰紧紧地扭着手,努力地回忆起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那天晚上,我跟我们家老唐因为点儿小事又吵了起来。老唐说要跟我离婚,我不同意。这辈子我被老唐他妈欺负得死死的!那个死老太太每天对我连打带骂,就因为我没生孩子。现在我终于把她熬死了,我要过上好日子了,我不能让老唐把我踹了!我知道他喜欢崔玉芬,可是那个不要脸的死女人她比我老啊,比我大十来岁呢!老唐就像鬼迷心窍似的,喜欢她三十多年!我嫁过来这些年,就没有一天不生气的!我当面骂过她好几次狐狸精,可是她连眼皮都不撩我!她也瞧不起我!”

  说着,王桂兰捂着脸失声痛哭。

  黎麦心里有点儿动摇,这也是个可怜人。

  王桂兰一抹眼泪,继续说:“那天我跟老唐吵完架,我心里生气,我准备去崔玉芬家去骂她!”

  “那时候大概是几点?”高梁插进来一个问题。

  “大概晚上十一点多了。这个工厂的人都住在这附近,我下了楼都走不上五十米就能到她家门口,想啥时候去骂她都行。”王桂兰脸上有几分得意的神情。

  黎麦又不动摇了,果然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你们两口子大半夜的不睡觉,还有心情吵架。而你呢,吵了架还有心情去别人家骂架。”

  “小同志,我说的是真的!本来我俩吵完架,老唐就回北屋睡觉去了;我在南屋躺着,越想越生气,所以才半夜起来,准备上她家去骂她!”王桂兰生怕黎麦不信,急急忙忙解释。

  “行,我给你记下了,你继续往下讲吧!”黎麦悄悄翻了个白眼,这大姨真是吃饱了撑的。

  王桂兰神情变得有些可怖,好像是想起来什么可怕的事情。“我到了她家附近,就发现她家门没关,可是屋子里没亮灯;黑灯瞎火的,我脑子一热,就进去了;往里走不远,我好像踩到啥了。我知道这种土匪楼门口都有灯,我就把灯拉开了,看见崔玉芬躺在地上,满身是血,吓死我了!我就撒腿就往回跑!跑到家,我想告诉老唐,敲南屋的门,可是老唐根本不给我开门,还在屋里骂我发疯。”

  “然后呢?”高梁在判断她说的是不是真话。

  “然后第二天你们就来了,老唐就知道了我说的是实话。”王桂兰脸上带上了一点儿诡秘的笑容,“从那之后,他也再也没跟我提过离婚。看来那天晚上,他说要跟我离婚,真的是想去找崔玉芬!哎呀,多亏崔玉芬死了!嘻嘻……”

  黎麦停下了笔,和高梁对视了一眼。看来唐立安的怀疑是有道理的,这王桂兰精神状态好像真的不太正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