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五千美金被人取,两张照片藏玄机。

  交通银行的监控室里,大堂经理和柜员忐忑不安地交换眼神,笔直地站在角落。

  高梁和陈利明紧紧盯着监控器,不断地快进、暂停、回放。

  董倩的那笔美金的确被人兑走了,就在今天上午十点钟左右。柜台留下的身份证复印件上名字是代军,黑龙江梅河口人。但是整个营口市的派出所都没有此人的经常居住档案。

  高梁也第一时间给黑龙江梅河口的公安部门拨打的电话确认该人身份,可是也查无此人。由此可见,这人留下的是一个假身份证的复印件。

  大堂经理看起来也比较紧张,说:“我就离开了一会儿,这人就来办了。并不是我们不配合公安的工作,之前我也没敢告诉咱们柜员发生了什么事儿,怕大家恐慌或者泄密。我就交待了一句,如果有人拿这个户头过来办理业务,让他们通知我。结果赶巧了,这个办理业务的柜员当时没在,就没有听到我交待这个情况。现在我们也很自责…”

  高梁转过身来,说:“没事没事,我们已经非常感谢贵行对公安工作的配合了。出了这种事谁也不想,也不要过于苛责咱们那个工作人员,我看姑娘都不敢抬头了。犯罪分子很狡猾,就交给我们好了。”

  柜员是个圆圆脸的小姑娘,听完高梁的话,煞白的脸上恢复了一些血色,抬头偷偷看了一眼高梁。

  大堂经理擦了擦汗,连连说:“理解就好,理解就好。”

  突然,圆圆脸的柜员说:“停!请等一下!”

  监控室工作人员立刻按了暂停键。

  柜员指着屏幕说:“就是这个人,我记得他穿的这件衣服,蓝色的羽绒夹克。”

  陈利明拍拍监控员的肩膀,说:“把画面放大,我要仔细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可是放大后的画面十分不清晰,而且还是黑白画面。只能看见一个身高偏矮的男人,穿的羽绒夹克;看他的脸型比较胖,身材也比较敦实。

  黎麦悄悄地捅了捅高梁,小声说:“跟崔哥的结论不一样。这人是不是你说的那个现场第二个人?这么看来,动手的不是他。”

  高梁也小声回答:“不一定,说不定就是个跑腿的。你去给那个柜员做个笔录。”

  “好!”

  高梁开着车,带着录影带和陈利明、赵鸿、黎麦往队里走。

  陈利明问高梁:“刚才你们师徒俩在银行嘀咕什么呀?”

  高梁回答:“我让黎麦去给那个姑娘做个笔录。一会儿把思宇和永秋叫回来,咱们开个小会。”

  黎麦听完立刻掏出电话给那哥俩儿打电话。

  高梁随口交待:“就咱六个,不带别人。”

  陈利明看着高梁的脸有些严肃,觉得他要说的可能不仅仅是案子的事。

  一中队办公室,难得六个人齐刷刷的坐在这里。

  高梁说:“咱们先说案子的事儿。我和小麦子又去清点了一下物证,我们发现一些情况。当时在现场的,很有可能是两个人。按着立伟给出的报告,这两个人其中有一个比较瘦弱或者是女人;另一个人很有可能就是今天去取钱的人。但是这里有一个疑点,为什么两个人中力量比较小的人去完成杀人的行为?而这个比较强壮的人却不去做。这是违反常理的。”

  李永秋大眼睛咕噜噜的转了一下,问道:“高队,您的意思是杀人的人和董倩有些恩怨,所以要亲手完成。”

  高梁点了点头,说:“是的,我是这么想的。我觉得取财就是个‘搂草打兔子捎带手’的活儿,真正的目的还是杀了董倩。当然,如果今天取钱的人就是在现场的另一个人,那么上面的推论就是有可能的。”

  陈利明想了想,说:“那明天我和赵鸿还是去电视台吧。按照思宇和永秋的调查结果,董倩在家庭生活里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她能和人产生矛盾,应该还是在工作期间出现的。”

  高梁也同意他的想法:“董倩实在太优秀了,所以矛盾不一定是她主动挑起的,有时候这种人的存在对某些人而言就是错误。”

  大家悚然一惊,的确,这真的有可能!

  高梁拿橡皮砸了一下黎麦,“你把今天的笔录给大家讲一讲。”

  黎麦捡起橡皮,冲高梁做了个鬼脸,翻开笔录,开始介绍:“今天我给交通银行的柜员做了个笔录。那个小姑娘吓坏了,所以有些细节记得不太清楚,但是有几个关键点她还是记住了。第一,她记得那个人的身材不算特别高,一米七五左右,长相特别普通,眼睛挺小的,嘴唇特别厚,穿了一件蓝色的羽绒夹壳,手上戴的表不便宜,看起来不是个落魄的人;第二,这个人拿着董倩的身份证和自己的身份证,还有存折,跟柜员说自己是董倩的表弟。现在银行取款,要拿着开户人的身份证和取款人的身份证,银行复印留档……”

  高梁抬手打断他:“等一下,你说董倩的身份证?”

  黎麦点点头,特别坚定地说:“是董倩的身份证,我问了三遍。”

  刘思宇觉得很奇怪,说:“可是董倩的身份证并没有丢失啊!我们在她家还看见了董倩的身份证!”

  高梁问黎麦:“你把身份证复印件都拿回来了吗?”

  黎麦点点头,说:“拿回来了,我刚才忘跟您说了。我把董倩的身份证和那个代军的身份证复印件都拿回来了。”

  高梁伸手,说:“拿过来我看看。”

  黎麦从书包里掏出了文件袋,里面是两个物证袋分别装着的身份证复印件。

  高梁把起董倩的身份证复印件递给了刘思宇,“你看一下,这和董倩家里的身份证一样不一样?”

  刘思宇仔细看了看,说:“所有的信息都一样,只有照片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高梁接过身份证复印件,也仔细看着。

  “董倩家里身份证上的照片看起来比较年轻,这个照片看起来比较职业。”

  高梁又仔细看了看,说:“哎,是呀!咱们这身份证照片都跟逃犯差不多,为什么董倩这张身份证照片看起来特别漂亮?”

  陈利明说:“给我,我看一眼!”他仔细端详了一下,说:“这张留给银行的身份证复印照片是她在电视台工作岗位介绍用的照片。”

  “有人用董倩的职业照做了假身份证!”高梁和李永秋异口同声地说。

  陈利明一拍桌子,“看来问题的关键就在电视台!”

  高梁看起来也没有那么紧绷了,说:“这也是个突破!”他回头问黎麦:“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黎麦看了看笔录,说:“还有那个人取走了美金是一百面额一张的,总共取了五十张。正常情况下,一百张以上的纸钞银行才会赠送布袋。但是这个人跟柜员要了,柜员也觉得这么大笔钱带个布袋比较安全,就给他了。剩下就没有什么了。”

  高梁点了点头,说:“行,你回头再看看录像带,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发现。接下来,我得说一点儿题外话。”

  大家表情严肃起来,盯着高梁。

  “今天孙队给我们开会,布置工作,你们的表现非常有问题。不管我们对孙队有什么看法,都必须尊重领导,顾全大局,团结队伍。而且今天他说的有道理,熟人作案可能性很大。有道理的,我们要听的,不能带个人偏见!

  “如果你们一直这样的态度,首先,我会非常后悔把过去的事告诉你们,我的本意为了让你们对待侦查工作要态度谨慎,而不是去轻视领导;其次,我会自责没管理好你们,显得我非常无能。

  “如果你们还拿我当大哥,从此以后对孙队的命令,你们要坚决执行。如果真的有疑问,可以跟我说。而你们作为警察,要服从命令,不可以跟上级领导正面对抗!”

  高梁平时和大家打成一片,嘻嘻哈哈,嘴贫人贱,难得这么严肃。

  李永秋暗暗吐了吐舌头,知道是自己今天会后的那表现给高梁造成了困扰。

  其他人也意识到了自己有些过分,都不知道如何接话。

  高梁说完,也不再纠结这件事,转过头问:“思宇,你和永秋回来,在现场有没有留人?”

  刘思宇回过神,回应:“嗯,留了,建丰派出所已经派人去了。”

  高梁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说:“今天就先到这儿吧,大家忙了两三天了,一直也没回家。今天先回家,明天早晨先回到队里,重新安排一下工作。”

  说完,高梁先离开办公室,他着急去找李乐峰汇报情况。因为他刚才接到了李乐峰的电话,情况有点儿不太对劲儿。

  他虽然义正言辞教训自己的队员,但是他对孙黎明的领导风格也是很头疼。这不,李乐峰现在对一中队的工作就非常不满意,他得赶过去解释。

  晚上十点多,高梁听了一耳朵的教训,疲惫地回到办公室。结果一开门,看见黎麦还在,高梁一愣:“你咋还不回家?”

  黎麦也很惊讶:“你咋也没回家?”

  “我刚才跟老李汇报情况了。”

  “我刚才在小会议室把录像带又看了一遍。”

  “有新发现吗?”

  “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