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常雨痛哭更不安,周犯自戗颇难看。

  高梁呷了一口咖啡,并没有回答常雨。

  反倒是黎麦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问道:“你咋知道的?”

  常雨的情绪本来还挺低沉的,却被黎麦的一句话缓解了,:你们来找我,还能有别的事儿吗?我又不傻。”

  高梁一看常雨没有刚才那样紧绷了,心里的石头放下了一大半,逗他:“嗯,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这是咱们之间好的开始。我们来找你还真是因为周常有的事。他已经被我们抓了,刑拘了。我们来找你的原因,你也猜到了,就是想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我知道这对你很难,所以,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们,就说;如果你不愿意说,我们也绝对不强求。”

  常雨有些意外,不敢相信似的盯着高梁,“被刑拘了,什么意思?他是被抓起来了,关起来了吗?”

  黎麦使劲儿点了点头,“对啊,他一时半会儿也不能伤害到你了。我们来找你,就是想了解他到底做了什么坏事。或许,你的一句话就能决定他的命运。最好的结果就是,等到你强大了,他都没有从监狱出来,他这辈子都不会伤害到你了。”

  常雨眼睛亮了,恶魔再也不能伤害自己,这是他两年来听到最好的消息。他刚要开口,又犹豫了:“可是……可是我爸爸说,我如果说出去,我的人生就毁了,我的名声、学习都毁了,我以后就很难像别的小孩那样工作、结婚、生小孩儿了!”

  高梁严肃地说:“没有的事,你要相信我。只有周常有受到应有的惩罚,你才能躲开他的伤害。如果你都不勇敢指认他,可能几天后他就出来了,你觉得你还能躲过他的骚扰吗?常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是不是到你现在的学校骚扰过你?”

  听完最后一句话,常雨的脸色立刻变了,半响没有说话。

  黎麦看着孩子的表情太可怜了,悄悄地瞪了自己师父一眼,安慰常雨:“你先别管那个,你先吃点东西,这个汉堡可好吃了!”

  常雨听到了黎麦的话,好像是缓了过来,颤抖着声音问:“高叔叔,你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高梁没有过多解释。

  常雨的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黎麦更加于心不忍,悄悄地和自己师傅咬耳朵:“你别这么直接,孩子受不了!”

  高梁置若罔闻,还是静静地看着常雨,直到他真的哭出声来。

  黎麦这下子有些手忙脚乱了,平时也不是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只是这次不一样。常宇还是个孩子,实在太可怜了,还被自己的师傅这么逼问,黎麦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

  “你先别哭,先吃点东西,喝果汁,喝果汁,这个果汁是橙子味儿的,特别好喝。”黎麦语无伦次地安慰着他。

  常雨没有回答他,还是在小声地哭泣,这也引来了肯德基里其他人的好奇,纷纷转过来看热闹。

  高梁端起脸色,环视一周。因为他的脸色实在太难看,把看热闹的人都吓了回去。

  常雨这一哭,把自己这将近两年的委屈和恐惧全都哭了出来。好不容易止住哭声,常雨抬起眼睛,泪蒙蒙地问:“高叔叔,黎大哥,你们真的能保护我吗?”

  高梁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掏出纸巾给他擦眼泪,“你能相信我们吗?”

  常雨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高梁微笑着告诉他:“只要你相信我们,我们就能保护你。”

  常雨沉默了好一会儿,没有说话,最后重重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对他们的信任,但是还是加了一句:“那你们能帮我保守秘密吗?”

  高梁郑重地伸出手,和常雨击掌为誓。

  常雨告诉他们,从五年级开始,周常有就开始对他实施侵犯,一直到他上了初中也没有放过他。

  三个人坐在角落里,悄声交谈了一下午,直到外面的天都暗了下来。常雨的眼睛哭得像是两只烂桃子;黎麦哭得鼻头通红;高梁足足喝了三杯咖啡。

  傍晚师徒俩把常雨送回了学校了老师等在校门口很久了,看见他们回来,才放下心来。

  往营口回去的路上,黎麦还在难过。

  高梁掏出一根烟点上,“徒弟啊,别难过了。下午常雨哭了多长时间,你就跟着哭了多长时间。你这孩子,让我说你点儿什么好啊?”

  黎麦终于打起点儿精神来,“常雨太可怜了,这样咱们能提捕周常有吗?如果不把他弄进去,我那口气咽不下去,我就要手刃他了!”

  高梁也是很无奈,“接下来就得看,明天常雨回家,能不能说服他爸了。”他狠嘬了一口烟,“实在不行,咱就弄他的经济问题,把案子给经侦大队!”

  “还能这么干啊?”黎麦觉得这个思路很清奇。

  “为啥不能?除恶务尽嘛!反正不能让这种人渣有一点儿在这个世上为非作歹的机会。”高梁一手把着方向盘,腾出另一只手揉了揉徒弟的小笨脑瓜。

  “明白了!”黎麦也露出了和高梁一样的坏笑。

  这时候,高梁的电话响了,是李永秋。

  “喂,永秋,怎么啦?”

  “高队,我跟你说个事,周常有在看守所里闹自杀。”电话那头的李永秋语气非常不耐烦。

  “什么时候的事?”

  “刚才,我提审结束,看守所管教把他送回去。我们还没离开看守所,看守所民警就追来了,说周常有在看守所里撞墙自杀。”

  “死了吗?”

  “没有,就蹭破点油皮,连颅骨骨折都没有。”

  “这不是常事吗?看守所找你们干啥?”高梁觉得看守所操作也很迷惑。

  “周常有在看守所闹腾,说自己是冤假错案。”

  高梁冷笑一声:“这个老杂碎玩的是自残之后取保候审的心思!我能遂了他的心思?”

  “那接下来怎么办?”李永秋让高梁出主意。

  “好办,告诉看守所不必管他,他没勇气自杀的。公安局是不会给他取保候审的,他爱咋折腾,随他便。”

  “看守所能答应吗?”李永秋有点儿犹豫。

  “没事儿,我一会儿让老李跟看守所领导说一声注意一下这个老东西,鬼主意多着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