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另辟蹊径思路转,忠孝仁义难得全。

  李永秋的话一出来,集体沉默了。

  虽然大家都知道历史上很多名人也有分桃短袖的传闻,在现代社会这种性取向的人也从不少见,但是切切实实出现在营口这种小城市里,而且这种性取向还引发了刑事案件,确实令他们非常惊讶,并且难以接受。

  高梁开口打破沉默:“永秋,你是瞎猜的吧?”

  李永秋看大家沉默了许久,后背的冷汗都沁透了体恤衫,这时候高梁给了他一个台阶,他赶紧借坡下驴:“嗯嗯嗯,我是瞎猜的!”

  崔立玮却在此时开口了:“不,永秋说的是有道理的!”

  这句话像是给众人解穴一样,大家开始七嘴八舌讨论起来,中心思想还是:不信!

  崔立伟是那种“生死看淡”的脾气和职业特性,表现的可比李永秋淡定多了,说:“大家用不着惊讶,真的是非常有可能。呃……具体情况,我就不跟你们细讲了。现在永秋既然提出了这个思路,我觉得咱们真的可以按照这个方向去侦查,说不定有什么意外的发现。”

  事到临头,还是得看领导的态度。李乐峰虽然心存怀疑,但是还是接受了他们的想法,于是给下一步侦查工作定了调。“既然永秋和立伟都提出了这个思路,那咱们就按照这个方向查一查。咱们没见过不等于它不存在,更不等于这事儿它没发生过。同性恋古已有之,咱们国家几年前也把这种性取向非罪化、非病化,所以我们就按照普通情杀案去侦查,不要有那么多的心里负担。”

  高梁也不纠结了,说:“既然大家都没有别的意见,那么咱们就按照这个思路走。这样,还是原来的分组,还是原来的侦查对象,但是侦查重点要偏向他们的个人情感经历。”

  李乐峰补充了几句:“高梁,你和黎麦明天早晨再去西市区分局。我给西市区分局打过电话了,民警王建达已经出差回来了。明天你们最好再联系下那个王建达。郭乐天如果是同性恋,他不一定会跟家里人说,要是他真是跟王建达关系很好,或许会告诉他。

  “利明,你们这组还是从物种着手,看看随身物品里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思宇和永秋,明天尽快把盘锦两位同志的询问笔录做了。必要的时候,你们去趟盘锦,和杨帆的家里人进行接触,了解一下他的情感情况和人际关系。

  “现在咱们要做的两件事,一是证实他们两个到底是不是同性恋;二是查一查两人之间社会交往和人际关系上是否有交叉。如果两个被害人真的是同性恋,那同性恋也是人,不可能在大街上随便见一个人就好上了,然后就被杀了,这太偶然了。凶手可能是他们共同认识的人。”

  大家深以为然,随后讨论一些正常工作中的细节,到了后半夜一点钟,案件讨论会才散了。

  由于一中队办公室里的行军床上床单实在太脏了,李乐峰刚进来办公室的时候,就团成一团撇了出去。所以,高梁不能再赖在行军床上继续睡觉了,只好回家睡个踏实觉。

  等高梁到家,蹑手蹑脚地打开门以后,发现自己老爸老妈都不在家。他心里觉得很奇怪,想到了是不是自己姥姥出了问题,赶紧打个电话给老爸。

  果然高梁的姥姥下午的时候情况不太好,被送进了医院。

  高梁连鞋都没有脱,赶紧转身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果然高凌云和梁英华两口子都坐在走廊里的休息椅上。

  高梁走上前,问:“姥姥呢?”

  高凌云指了指身后的加护病房,说:“睡着了。”

  “你们怎么坐在外边?”高梁贴着他妈梁英华坐下来。

  “刚抢救完,直接送进加护病房。这病房不让家属晚上陪护的,大夫让我和你妈赶紧回家。”高凌云叹了一口气。

  “那这里怎么办?”高梁抬头看了看病房上的标识。

  “这里有大夫和护士。”高凌云其实也有些不放心。

  “晚上我留下吧,万一有啥事,总得有人跑前跑后,通知你们吧!”高梁心里放不下。

  “那也行,你留下,一会儿你去问问护士有没有地方休息,还能就近照顾你姥姥。”高凌云站起身,拉着老伴儿。

  “好,你俩赶紧回去吧,这从大半夜都熬到凌晨了。等到早晨你们过来替换我,我八点钟得赶到局里去。”高梁扶着自己老妈起身。

  “行!那你一会儿抽空睡一下!”高凌云嘱咐儿子。

  高凌云和梁英华老两口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梁英华一言不发。

  高凌云看出她的不对劲儿了,问:“从刚才你就没说话,怎么?还在生儿子的气吗?”

  梁英华摇摇头,说:“没有,我也觉得自己早上说的话有点过分。你听梁子刚才说的话,他晚上熬到这时候才下班,一早还要去单位,这还要守着他姥姥,他能坚持得住吗?”

  “这时候你又心疼儿子了。”高凌云打趣到。

  “是啊,我弟弟和我妹妹现在还在外地,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在这小城市里,就剩咱们一家三口能照顾老人了。我的心里实在是难受得很。”梁英华悄悄抹去眼角的泪珠。

  “你也别难受了。咱俩现在赶紧回家,两点钟能到家,收拾收拾就抓紧时间睡一会儿。等到早晨,我先过来替换梁子;你睡饱了再过来。等你过来,我再回家睡觉。正好医院离梁子的单位也近,这样时间刚刚能安排好。”高凌云有条不紊地安排全家人的作息时间。

  “行吧!谢谢你啊,老高!”梁英华心里宽慰了一些。

  “没事儿,别客气,老夫老妻说啥谢谢呀!”高凌云牵起老妻的手。

  第二天一早…其实是当天早上,高梁坐在医院走廊里休息椅上,正在打盹儿。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脸被什么东西烫一下了,一高儿蹦起来,差点撞翻了高凌云手里的小米粥。

  “干什么?!大清早的,慌慌张张的!”高凌云恶人先告状,反咬一口。

  “哎哟!爸!您来了倒是叫醒我呀,拿啥玩意儿烫我干嘛?”高梁哭笑不得地吐槽自己老爸。

  “赶紧喝碗粥吧!对了,昨晚情况怎么样?”

  “没事,姥姥情况挺安稳的。我问了下护士,护士说没有给家属安排陪护的地方,我死皮赖脸的待在走廊里睡了一夜。”高梁站起来看看病房里的姥姥。

  “护士没撵你呀?”高凌云打趣儿子。

  “你儿子我长的帅,美女喜欢着呢!嘿嘿嘿……”高梁洋洋自得。

  “别臭美了,赶紧把粥喝完,上班去吧!我知道,你们那里又有案子了。”

  “爸,您这样很过分啊!您已经退休了,别老监视我们工作!”高梁翻了个白眼。

  “别贫嘴了,赶紧去吧!”高凌云把儿子撵走了。

  到了局里,高梁赶紧从抽屉里掏出洗漱包,去水房洗漱。

  等到洗漱回来,高梁发现一中队的人都已经到齐了。

  高梁惊讶地问:“你们这是约好了一起来啊?还专门等着我洗漱时候进屋。吓我一跳。”

  陈利明笑嘻嘻地说:“赶巧赶巧!你怎么这么早啊?”

  高梁心情低落下来:“别提了,唉~昨晚我姥姥住院了,我在医院守了一宿。”

  李永秋凑近看了看高梁的脸,说:“还真是的,这大黑眼圈,你今天干活还能行吗?”

  陈利明也接话:“咱姥姥没事儿吧?最近这是怎么了?那么多家属都出状况了,真是不顺。我跟你说过没有?东升家孩子在医院住下了,一时半会儿也不能出院。他媳妇儿最近跟他闹起来离婚,准备不要孩子了,东升以后可能自己带孩子了。”

  “啊?我天啊!我都最近没有太关心他,东升那边没事吧?需不需要什么帮助?”高梁最近都没看见东升,但是也忽略了,没有多问。

  “他需要人和时间,咱们哪样都帮不了他!过后我再跟各个医院联系一下吧,看看能不能给他孩子找个活好大夫。”陈利明摇了摇头,杨东升家的事真是难解决。

  “行!利明,最近咱们哥几个家家户户事情都不少,我要是照顾不过来,你就多费心了。”高梁嘱托道。

  “别客气了,赶紧去干活吧!案子结了,咱们才能留喘气的机会。”陈利明笑着拍拍他的肩膀。

  一中队其他人也不知道能帮上什么忙,所以都没开口说话。

  “对!你说的对!小麦子,你吃没吃饭?”

  “吃了,刚才利明哥请我吃的包子,真好吃。”黎麦高兴地说。

  “陈利明,你搞小团体呀!请我徒弟吃包子,都不告诉我!”高梁有意缓和氛围。

  “我这不是怕你被梁阿姨摁下在家吃早饭嘛。再说了,这哥几个真的是门口遇到的,都没吃饭,我就请了顿包子。你是领导,不要小气!”陈利明配合默契。

  “不跟你废话了,我跟小麦子先去西市区那边探探路子了啊!”高梁带着黎麦扬长而去。

  刘思宇和李永秋也准备好材料,说:“我们也要去旅馆去给那二位大哥做笔录了!”

  陈利明挥挥手,说:“我和赵鸿也要工作了,晚上回来碰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