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拜托了,Girl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是人变了还是本来就这样?

拜托了,Girl 会劈叉的蜗牛 10297 2021.06.28 14:44

  周一陆承熹发来消息说有点事,要晚点来,到时候就直接到他们楼上去。

  宫静看着消息,看到身旁无所事事的赵树说:“小树苗,你要不要吃零食?”

  听到有吃的,赵树来了劲:“静姐最近手头宽裕啦?我不挑食的,挑食就不是好宝宝。”

  宫静看着这个整日自称宝宝的大男孩,真没办法。

  过了没多久,公司前台来了一个访客,正是陆承熹。

  陆承熹抱着一个大纸箱,等来了宫静,将箱子递给宫静,笑着说:“应该够吃了。不够再跟我说哦!”

  宫静听的有些迷糊,什么叫够了?

  陆承熹离开了公司前厅,前台妹妹赶紧走了出来,看着满箱子的零食,羡慕的说:“哇,宫静你男朋友吗?对你太体贴了吧。”

  宫静赶忙解释说是朋友,帮他消灭临期食品的。

  只见前台妹妹拿出一包辣条,说:“这生产日期是8月的,保质期9个月,要到明年5月份才过期,现在是12月哦。这个也叫临期食品?宫静,你当我们是3岁小孩啊?哈哈。”

  宫静不敢相信的翻看里面的食物,全部都是保质期内,甚至还有刚生产没多久的。

  她赶紧将箱子拿回工位,给陆承熹发消息说:“你是不是拿错了,这些都不是临期食品。”

  陆承熹发了个语音:“给你的怎么能是临期食品?我送你的。下次想吃什么,跟我说,我再送。现在门头我认识了,下次就熟门熟路了。哈哈。”

  “多少钱?我给你。”

  “便宜的,等你下次请我吃饭的时候一起算吧。”

  宫静看着整箱子的零食,自己哪吃的了,挑了几样后,剩下了的拿给人事行政部的所有人分了。大家拿着零食,开心的问:“宫静,听前台说是个帅哥给你送过来的,是男朋友吗?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嘛?”

  “对对,最好请大家吃个饭,把我们部门备受依赖和需要的静姐都撩走了,我们部门损失啊!”

  大家开着玩笑。

  “喂,我还在这站着呢,什么叫撩走,部门损失?就是个普通朋友。”

  “普通可以变成不普通哦!”大家哈哈笑了起来。

  宫静不跟他们胡扯,见胡梅独自坐在旁边,叫上胡梅,递上一包薯条,胡梅接过薯条,笑着看着宫静,宫静没说话,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这两天季鑫诚没有任何的消息,徐姐找来宫静:“宫静,马上圣诞节了,我们也不是外企,领导们商量,今年不庆祝圣诞,改办迎新送旧的活动。他们这次展会好像反响很不错,你在做计划的时候把这个也算进去。”

  “徐姐,我做计划?不是王主管吗?”

  “王主管,她要周五才回,到公司也要下周了,来不及弄,所以这次你先做计划,我们相信你的实力,拜托了,宫静!”

  既然徐姐都开口了,宫静接下了工作。

  宫静问赵树关于迎新送旧的活动该怎么弄才好?赵树就说:“表演,吃饭,抽奖。”

  “你俗不俗啊!老三样,那还要计划干嘛?直接拿以前的做一遍就好啦?你再想想。”

  “哎呀,静姐,咱们中国人最讲究的就是团圆,团圆当然就是吃了,吃是人最重要的事,所以酒店你要订好,节目一定是配合着吃的,你看春节晚会,不都是边吃边看?只是节目内容上可以改动一下,弄点贴合员工喜好的,时间没剩几天了,你要赶紧弄了!”

  看来还是老三样,于是拿出以前的计划删删减减,添加了一个活动环节:“联名产品展示及团队成员介绍,分享。”

  宫静很快将方案发给了徐姐,徐姐也很快给了回复:“很好,这次张总要嘉奖本次展会的所有工作人员,会在现场发红包,你多采购点红包。”

  见徐姐同意了方案,便在公司群内发布活动通知,单独与各个部门领导发邮件确认部门节目信息。

  活动地点,就安排在公司楼下的餐厅,餐厅老板和张总很熟,他们总会给公司优惠价,并且提供各类帮助,关键还很方便,缺什么,他们就会从自己的仓库里调用,金额小的还不收费。

  于是宫静联系了餐厅经理,订了12月31日的场地。

  几乎所有的部门都在2小时内回复了宫静的邮件,唯独季鑫诚没有回消息。

  季鑫诚在德国展会,没有回复也很正常,于是宫静直接走到产品部,找老王确认,以前每年都是找老王,这次老王看着宫静,笑着说:“你说怪不怪?这种领导决定的事情,找我们两个下属办,你们有个王主管,我们有个季总,放着他们两个不用,我们在这里瞎折腾?”

  宫静听出老王有情绪,但任务摆在这,必须要部门确认,她安抚老王的情绪,老王看着宫静,对这么一个小办事员耍脾气弄的自己很小气一样,于是说:“行行,我们部门还是老样子,产品1个节目,市场1个节目,但节目内容还不能确定,等我跟他们商量了再跟你说啊!“

  宫静笑着谢过了老王,回自己办公桌,更新着项目进度表。

  餐厅的配合速度简直就是火箭,很快菜单都拿出来了,让宫静确认,宫静找到徐姐,徐姐看了看说:“这些不着急,等王主管来了再定吧。”

  宫静回了座位,赵树忙问:“怎么样?选的海鲜,还是湖鲜?还是海陆汇?”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我们定不了,要等王主管回来再说,等他们回来,餐厅还是有一个星期备菜,来的及。”宫静说着,看着桌上的台历,今天23号,王敏他们要25号晚上抵达,季鑫诚也要回来了。

  陆承熹这时候发消息过来:“明晚一起吃饭?你说要请我吃饭的哦,不会忘了吧。”

  宫静看看自己没什么节目,便答应了。

  陆承熹回复了一个开心的笑脸。

  赵树凑过来八卦宫静:“圣诞节有约会?”

  “哪是约会哦,两个单身狗的聚会。”

  “送零食过来的单身狗?怎么我就没遇到一个给我送吃的呢?”

  “是社团的朋友,以前他经常捐款捐物,我是经办人,仅此而已。”

  “越解释越掩饰,哈哈,捐款捐物啊,那说明这个人有爱心,还有钱!”赵树奸笑的看着宫静。

  赵树这么一说,宫静有些乱了,自己对陆承熹并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假如他对自己有想法该怎么办?不行,要及时斩立决,她决定吃饭的时候打探一下,假如自己贸贸然的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而别人其实根本没有那个意思,自己不就糗大啦。

  陆承熹准时的在宫静下班的时候出现在大厦楼下,宫静跟同事一起走了出来,大家看见陆承熹,笑着说:“零食是你拿来的吧,谢谢啦!“

  陆承熹热情的笑着说:“能为各位效劳,是我的荣幸,下次有什么需要,跟宫静说,我来安排。“

  大家看着宫静说:“宫静,不错哦,我们准了,你们去约会吧。“

  宫静忙慌乱的说:“不是,不是,你们误会了。“

  陆承熹笑着说:“诺,小主们今天也玩的尽兴哦!”

  宫静瞬间无话可说。

  大家都走了,留下宫静和陆承熹,宫静有些生气,陆承熹笑着说:“干嘛那么认真?你不想跟我约会?”

  “哪有,不是那样的。”

  “哦?不是的啊!那就是愿意跟我约会咯。哈哈!”

  “喂,你怎么也开这种玩笑啊!不说了,今天不吃了,我回去了。”宫静生气了。

  “别别别,我错啦,不该拿这种事情开玩笑,走,吃饭去,去晚了我订的位子就作废了。”

  “你订的位子?去哪吃啊?”

  “走,上车再说。“

  “车?在哪?怎么去?”

  “看,就这个啊!”

  一辆黑色保时捷,在不远的路边停着。

  “这车是你的?”

  “是啊,快上车。再不走,来不及了。”

  宫静第一次坐跑车,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自己的双脚。

  陆承熹说:“没关系的,怎么坐着舒服怎么坐,系好安全带,我们出发了。”

  强烈的推背感,宫静吓的抓住胸前的安全带。

  陆承熹竟然上高速了,宫静赶紧问:“到底去哪啊?”

  “我带你去吃一个我觉得好吃的地方,环境也蛮好的,就在旁边城市啊,有湖有摩天轮,20分钟应该可以到。”

  果然20分钟就到了,陆承熹熟悉的将车停到地下停车场,带着宫静坐电梯来到2楼,是一家西餐厅啊!

  服务员将两人带到预定的位子,位子正好在窗边,窗外就是著名的湖之眼——摩天轮。

  景观绝了。

  宫静兴奋的看着窗外,陆承熹说:“喂,我们是来吃东西的,快看要吃什么?”

  宫静翻开菜单,一道菜就200多,300多,怎么这么贵啊!

  她悄悄挡住嘴跟陆承熹说:“这也太贵了吧,你也真是狮子大开口。”

  陆承熹笑着说:“吃饭怎么能让女孩子出钱呢?尤其是我请你出来的,我请!你只管点,这个是套餐,不要管单价,今天我们吃套餐。”

  宫静看了看陆承熹,又看了看菜单,故意说:“你这样会让我有非分之想的哦!”

  陆承熹将手托在下巴下,看着宫静,微笑着说:“我不怕。就怕你怂了。”

  宫静没把握这陆承熹是怎么想的,美食面前,管那么多干嘛,这餐厅的食物是真的好吃,宫静将肚子填的饱饱的,陆承熹邀请宫静到湖边走走,散散步当消食,两人沿着湖边走着,晚上8点的湖边很多人出来散步健身。

  陆承熹问宫静:“你喜欢这里吗?”

  “挺好的,蛮喜欢的。”

  “假如住这里,你会喜欢吗?“

  “住?开什么玩笑?这房子贵的要命,你看那一排排的高层,哪个不是几百万上千万的?为了住这里背着还不完的债,没必要。”

  “哦,你看那边小区,我在那边有一套房子,是好几年前这边刚开发出来的时候买的。”

  “那你赚翻了啊!”

  “呵呵,什么叫赚翻了?拿来住的话,何来赚之说?”

  也对哦。

  宫静看都9点了,便提议回去,陆承熹稍有不舍,但还是开车载着宫静回去了。

  宫静并没有让陆承熹将自己送到小区里,而是在外面停下,自己下了车。

  宫静转身回小区,结果在大门处看到拖着行李的季鑫诚。

  她开心的小跑过去,说:“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明天晚上到的吗?”

  季鑫诚脸色很不好,说:“想回,就回了。”

  宫静想去帮季鑫诚拿行李,但被季鑫诚拒绝了。

  宫静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季鑫诚就是没再开口。

  两人一起回到家里,宫静打开灯,准备到给季鑫诚倒水喝,只见季鑫诚将行李往门口一丢,大门一关,便将宫静壁咚在门口的墙上,宫静没反应过来,季鑫诚便吻了过来。

  宫静喜欢季鑫诚,并没有拒绝,而是配合着。

  季鑫诚缓缓的停了下来,将头伏在宫静的肩上说:“想你了,所以我改签回来了。想跟你一起过圣诞。“

  季鑫诚紧紧抱住宫静,宫静怎么都没想到会这么简单粗暴的面对两人的关系,当初幻想的各种浪漫行为,都抵不过季鑫诚紧紧的拥抱。

  窗户纸被捅破了。

  飘雪了,雪花装饰着这美丽的世界。

  宫静依偎在季鑫诚的怀里,季鑫诚说:“在德国,圣诞节的氛围还是很浓郁的,看着他们有家人陪伴,爱人拥吻,而我心里想到的就只有你。”季鑫诚吻向宫静。

  宫静笑着说:“不敢相信,我是不是在做梦?”回应着季鑫诚的吻。

  哎呀!

  宫静叫了出来,说:“你干嘛咬我。”

  季鑫诚摸着宫静被咬的嘴唇说:“是梦吗?”

  宫静将头埋了下去。

  季鑫诚问:“今天送你回来的是谁?”

  “陆承熹啊。”

  “陆承熹?”

  “对啊,就是之前跟你说过的,爱心社的那个陆承熹,今天他请我吃饭,顺便送我回来。”

  “干嘛请你吃饭?你们不是之前已经吃过了吗?”

  “你问题还真多,之前说好的AA,结果他手机坏了,转账给他,他收不到,我就说这次我请,只是凑巧在这一天,两个单身汪有什么好紧张的?不过这次还是他请的客,我下次还是要请回来的。”

  “单身汪?你?”

  “好啦,我现在不是的啦,行了吧!”宫静说。

  “不要再请来请去了,换个方式也可以的。”

  “哦?你说说还有什么方式?”

  “暂时没想好,但你以后不要再单独跟男的出去了。”

  “好,好,好,听你的!不过,你跟王敏怎么样?她可是目标很明确的!你有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啊?”

  “我跟她能有什么事?就算有,也不会让你知道啊!如果真有事,我就留下来陪她了啊!”

  “哦,你后悔啦!走走走,你还有机会,她马上就回来了!”王敏似乎是宫静心里一根刺。

  季鑫诚抱紧宫静说:“我哪都不去,就在这里,就赖着你了。”

  宫静满意的笑着,两人沉睡了过去。

  闹钟响了,宫静猛然起身,想起今天尽管是圣诞节,但还是工作日,要去上班了。

  季鑫诚已经起床,正给宫静准备早餐。

  宫静看着季鑫诚忙碌的背影,开心的咯咯笑。

  季鑫诚让宫静到柜子里拿个盘子出来,宫静打开柜子,看到盘子上有个小盒子,轻轻打开一看,是一个水晶小熊。

  季鑫诚凑过来说:“我也不知道该买什么好,见这小熊可爱,纯净通透,便买了送给你。”

  宫静开心的收起小熊,两人腻歪着,宫静问:“你今天去公司吗?”

  “想无时不刻的见到我?”

  “臭美吧你!”

  “去,等会去。”

  “好,那待会公司见。”

  宫静赶忙吃完早饭出了门。

  宫静一路哼着小曲,跑跑跳跳的来到公司,因为已经比平时晚到公司,门口已经站了不少人等开门,大家看到满面春风的宫静,几个熟悉的人问:“静姐,看来昨天平安夜你节目不错啊!”

  “对啊,对啊,我们可是看到有人来接你的。”

  “何止啊,我还看到她上了那人的车,哎哟,这车乖乖隆地洞,厉害着。”

  宫静听到大家的议论说:“你们都搞错了,那个真的只是朋友,很普通的那种!”

  可不管她怎么解释,别人只愿意相信自己想的。

  没多久,一个快递员送了一束花到公司,收件人:宫静。

  宫静开心的接过花,周围的人说:“哟,还说没什么,普通朋友会送花?”

  宫静拿出插在花上的卡片,落款竟然是陆承熹。

  她赶忙给陆承熹发消息:“你送的花?”

  “对啊,喜欢吗?”

  “你不要有什么误会哦。我有男朋友的。”

  “你有男朋友,昨天怎么会有时间跟我出去吃饭?你值得更好的。”

  “哎呀,怎么跟你说不通的呢?”

  看来陆承熹是误会了,宫静看着桌上的花,假如季鑫诚看到会怎么想自己?她赶紧将花送给其他人。

  可送花的事情,早在公司内传开了。

  季鑫诚面带笑容的来到公司,大家见到他提前回了公司,都惊讶的问怎么回事。

  他笑着说,就是想回来过圣诞节了。

  大家纷纷说:“哇塞,公司要么没新闻,要么一次来两。季总,看您这样,是名草有主啦?我们这些单身女青年是不是没机会啦?!”

  他笑着说:“还有什么好消息?”

  “宫静咯,她有男朋友啦!”

  季鑫诚笑着说:“你们怎么知道的?”

  “大家都看到的啊,昨天一个人开着跑车来接她,早上又是一束花,这还要说吗?就差请客吃饭啦!”

  季鑫诚的笑容慢慢消失,他看向宫静的工位,说:“不聊了,还有事忙。”

  宫静看到季鑫诚来了公司,也听到大家的八卦,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时季鑫诚发来消息:“到我办公室来。”

  宫静忐忑的敲了敲季鑫诚办公室的门,站在门口说:“季总。”

  季鑫诚让宫静将门关上,宫静关上门后,季鑫诚已经来到她身后,抱着她,吻着她,说:“你有男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不是跟你解释了吗?你看我手机,我跟他说清楚了,以后不会再有这种误会的。”

  宫静掏出手机拿给季鑫诚。

  季鑫诚将手机推了回去,说:“我相信你。但我不相信他。”

  宫静说:“那我就没办法了。”

  宫静心里纳闷着,为什么别人谈个恋爱,满是甜蜜,怎么到了自己这里,满是惊心动魄?

  这时总经理秘书敲门,季鑫诚离开门口,说:“进来。”

  原来是总经理张总知道季鑫诚回来了,让助理叫他去办公室。

  季鑫诚回复道:“好,我待会就过去。”

  秘书看了看站在门口有些委屈的宫静,便离开了办公室。

  宫静也赶忙说:“季总,没什么事的话,我也去工作啦。”没等季鑫诚回应,宫静跟着秘书的步子离开了办公室。

  季鑫诚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来到张总办公室。

  张总的喜悦直接挂在脸上,赶忙让季鑫诚坐,并叫秘书给季鑫诚泡茶。

  两人坐在会客的沙发上,聊起来。

  张总说:“季总,听说这次展会结果喜人啊!”

  “哪里哪里,过奖了!”

  “不要客气,我有追踪每天他们的日报,第一次啊,这么多年,第一次所有的日报惊人的相似,都在汇报展会的现状,图文并茂。季鑫诚,我果然没看错你!”

  “您就不担心是大家合起伙来写的日报?”

  “不可能,销售拿到的订单会有假?哈哈,季总,既然我们已经有了一个不错的开头,后面该怎么做?”

  “下一步,就是将公司的品牌推出去,因为我们有几根产品线属于快消,不如跨界走快消模式。”

  “哦?看来,你已经有了思路,我让销售那边全力配合你。你看你还需要哪些资源,我这边也全力配合你,争取来年,我们一起将公司推向一个新的台阶。”

  “我还是那一句,在我擅长的领域尽力做到最好。”

  “哈哈,好,我最喜欢你这样的人,有才的人,说的话都这么有性格。”张总继续说:“今晚有时间么?带你见几个人。他们在这个圈子还算有头有脸的人。”

  “今天怕是没空。”

  “哦?怎么了?有事啊?有事那就不勉强你了。”

  “昨晚刚回,时差没倒回来,状态不太好,张总见谅啊。”

  “哦,对,你也辛苦的,十几个小时的飞机,现在又来公司报到,赶紧的,你现在就回去休息,其他人是今天晚上到吧,让他们好好休息,后面还有硬仗要打。”

  “谢谢张总!”

  “哪里的话,我们现在是战友啊!”

  张总让季鑫诚赶紧回去休息,待季鑫诚离开了办公室,张总便将徐姐叫到办公室。

  徐姐来到张总办公室并关上办公室门,两人说着一些不能让人听见的机密事情。

  “小徐啊,季鑫诚的福利方面现在是什么状况?”

  “禀告张总,季总这边11月入职,已经发放了1个月的试用期薪资,在公司旁边小区租了一套公寓,房租公司出,水电煤气是从他工资里扣,其他方面就是饭卡充了2000元/月的补助。”

  “试用期薪资是多少?”

  “全薪的80%,当时跟猎头签的合同也是这样的。”

  “试用期多久?”

  “合同约定是3个月。”

  “好,这个月就给他转正。”

  “哦?那试用期就是1个月了?转正的话,我们就要支付猎头费用了,年薪的30%。这个钱就退不了了,他们也不会继续推送候选人给我们了。”

  “季鑫诚,可以,你算算,走个流程给我,我审核过就交给财务。”

  徐姐离开了张总的房间。

  只见徐姐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纸,来到季鑫诚办公室,递给了季鑫诚。

  季鑫诚一看,转正通知单。

  徐姐说:“季总,恭喜啊,从这个月开始,你就是正式人员了,签个字吧,我好去财务那边走流程。你看都月底了,马上又要发这个月薪水了,我们要录入系统的。”

  季鑫诚看了看单子,签了字。

  徐姐准备转身走的时候说:“季总,恭喜了。之前都没机会,这次我们要不约其他几个部门的经理,给你办个欢迎趴?”

  季鑫诚说:“呵呵,你们订吧,开心就好,费用我来。就不用你们破费了。不过今天肯定是不行的。”

  徐姐笑着说:“费用,公司有预算的,大不了超支的你再补了,哈哈,今天肯定来不及的,还有人今天没回,下周吧,我待会在群里呼吁一下。”

  “嗯,好的。那就辛苦徐姐了!”

  “哪里哪里,季总您客气了,以后还要请您多指导指导我们工作了。”

  “术业有专攻,徐姐,你这真是太谦虚了。”

  徐姐离开了季鑫诚的办公室。

  忍不住的人事行政的同事悄悄找徐姐打听,毕竟季鑫诚现在可是实打实的最受宠的人。

  徐姐悄悄透露了一句,季鑫诚转正了。

  哇!厉害啊,以前没有一个产品经理呆着超过3个月的,这次没想到1个月转正。

  大家不尽佩服起这个季总。

  犯花痴的几个女生说:“哎,可惜人家已经名草有主了。”

  徐姐说:“什么?他有女朋友了?你们怎么知道的?”

  “怎么知道?他今天自己说的,想过圣诞节,你想啊,哪个单身汪想独自过圣诞的?这么明显的暗示,哎,我还准备去撩一下的,完全不给机会啊!”

  “呵呵,那不是蛮好么?他也30了,早该有女朋友了吧,很多同龄人小孩都上学了。”

  “不行,男神是不能有女朋友的,他是我的男神啊!你听到心碎的声音了吗?我心碎啦!”崇拜着的小女孩说。

  “你们就不要在这八卦了,去工作吧,我还有一堆事要做。月底了,绩效,薪资考勤,宿舍这些都要汇总,还有行政的盘点,你们资料都做好没?赶紧的。”

  围住徐姐的小职员们呈鸟兽散状。

  徐姐点开电脑,将季鑫诚签好字的转正通知单扫描存了进去,薪酬这一档年薪288万(股权分红另计),除去季度奖金,年终奖,分摊到月为15万。徐姐看着这数字,叹了口气,关上了文档。

  赵树得知季鑫诚转正的消息,赶忙到宫静面前八卦。

  宫静当然是满心欢喜:“这么快就转正啦。”

  “那是,静姐,你看季总玉树临风,才华横溢,他的女朋友会是什么样的呢?”

  “你觉得呢?对了你怎么知道他有女朋友啊?”

  “哎呀,我们属于人事行政部,最八卦的部门,还有一群火眼睛睛能辨别真伪的,招聘鉴伪人员,她们传出来的消息绝对不假,所以静姐,你说会是什么样的女人把我们季总收了?该不会是我们的王主管吧,他们两个人孤身在外,这干柴烈火……”

  “喂喂喂,你别八了,什么干柴烈火?说不定王主管不是那盘菜呢?”

  “他眼瞎啊,王主管简直就是模特身材,又有颜值又有能力,干嘛不选?”

  “好好好,就你耳清目明。”宫静说到。

  这时季鑫诚给宫静发了个消息:“张总让我先回去休息,没办法陪你了,晚上见。”

  宫静看着短信,偷偷的笑了笑。

  怎么时间过的那么慢,还要等好久才下班。

  徐姐叫宫静到办公室商量新年活动细节。

  “宫静,你把季总的环节调整一下,新增一个特殊贡献奖,跟他确认一下,需要他上台做个演讲,让他准备一下。”

  “好的,对了徐姐,现在收到的节目确认信息是7个,如果再穿插几个抽奖,预计时常2个小时了。”

  “嗯,你这个跟王主管确认一下,她今晚就回了,你再跟她确认一下。”

  “好的。”

  “那你先去做事吧。”

  宫静离开办公室,来到办公桌上编辑起邮件,一封给王敏,一封给季鑫诚。两人直到下班都没有回邮件。

  宫静收拾了办公桌,迅速的打卡下班。

  来到大楼门口,正快步的往家里奔去,突然听见有人在叫自己,她停了下来,回头看见陆承熹,她走了过去。

  陆承熹看到宫静走了过来,赶忙说:“对不起,我冒失了,现在特意过来给你道歉的。”

  宫静看他这么有诚意,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便说:“好啦,都是误会,翻篇吧。”

  陆承熹见宫静原谅了自己,说:“那今天有空么?向你赔罪,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宫静说:“没空,真的很抱歉,我应该不会再跟你单独出去玩了。”

  宫静正准备离开,被后出来的同事撞见,八卦的大家起哄着说:“宫静,男朋友又来接啦!小帅哥,零食很好吃啊,下次再多来点鸡爪、辣条就更好了。”大家哈哈大笑。

  陆承熹笑嘻嘻的说:“遵命!”

  宫静是怎么都笑不出来,她将陆承熹拉到一边说:“别这样,我有男朋友的。”

  陆承熹说:“你有选择的机会,我可以等。”

  宫静被这厚脸皮的家伙折磨的没办法说:“没机会,我又不是朝三暮四的人,你会遇到自己缘分的。”

  “我坚信你就是我的缘分,当年看到你热心的为人办好事,我就被你吸引了,怕唐突便默默关注你这么多年,直到前几日你的动态跟以前的风格不一样,危机感让我坐立难安,我必须要行动起来。”

  宫静突然被陆承熹的表白震惊到,没想到会是这样?他应该是个普通社友啊,怎么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

  她停顿了会儿,说:“看来我们是有缘无份了。祝你找日找到属于你的良缘。”

  宫静转身离开了陆承熹,径直朝小区走去,不敢回头,越走越快,最后小跑着回了家。

  跑回家的宫静,迅速的打开门,关上门后靠在门上喘气,季鑫诚看到回来的宫静,问:“怎么了?干嘛气喘吁吁?”

  宫静丢下背包,直接冲过去,双手搂住季鑫诚的腰,紧紧的抱住。季鑫诚被宫静如此的主动吓到了,但很快便回应到,说:“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宫静放开季鑫诚,坐到凳子上,看着季鑫诚,如实的将陆承熹表白的事情跟季鑫诚说了一遍。

  季鑫诚起初严肃的表情变成温和的笑容,说:“果然是我看上的女孩,没让我失望。”

  宫静看着季鑫诚问:“你为什么会看上我?我要颜值没颜值,要学历没学历,要能力也没能力,我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幸运被你青睐。”

  季鑫诚握起宫静的手说:“不,是我幸运,你就是坠入人间的天使,是我幸运的被你看中,你说的那些都是外在的条件,满大街都是,更像工厂批量生产出来的,但是你的内心住着一个天使,一个有趣的灵魂,比那些都重要。”

  “哦,就像大家说的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我怎么不觉得我有趣?反倒是有些死板,老土?”

  “你那是有原则,这年代能坚守自己原则的人已经不多了,而且我们有相同的价值观,哦,太多了,一天一夜都说不完,除了这些,当初第一次见到你,你那种从容,友善深深的吸引着我的目光,我就想跟你在一起,你让我多年忐忑到无处安放的心,瞬间安静了,能获得内心的安定,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宫静被季鑫诚的表达打动着,再次搂住季鑫诚。

  这天两人就呆在屋里,没有出去跟风凑热闹,因为此时的两人觉得没有什么比两人呆在一起更重要。

  结果王敏的来电,直接破坏了两人的甜蜜时光。

  “喂,王主管。”

  “宫静,你的邮件我都看过了,我现在已经回国了,我跟你说,有这么几个事情,你最好再调整一下,明天早点要能给我就最好……”

  “收到,王主管。”

  “有没有打扰你啊,没办法,事情多,任务紧,你就多担待点了,拜托啦!”

  “没事的,王主管,你能信任我,我也觉得很荣幸。”

  挂了电话后,宫静拿出电脑,开始调整王敏提到的几个地方,并给涉及部门领导全部邮件通知了一遍。

  她正想关电脑,王敏突然打电话来说:“你怎么直接把邮件发出去了?你要先给我审核,没问题了再发的啊!你看你,这几个地方明显不合适,要调整的!……”

  被王敏一顿教训,宫静感觉有些委屈,但还是恭敬的回复收到。

  挂了电话,宫静再次进行修改,季鑫诚看着委屈的宫静,凑近看着她修改的内容。

  季鑫诚看出了什么,但并没跟宫静说,而是安慰她说:“她想先审就先审咯,别放在心上,其他部门人应该也不会那么小气的。”

  宫静很快修改好就发给王敏,但这次王敏并没回复,等到半夜都没回复,宫静就直接睡了。

  第二天早上,宫静醒来,发现王敏回复了,确认ok,宫静赶忙将新版本群发给大家,并申明之前邮件作废,以这封邮件为准。

  完成了,宫静紧张的心得以好好放松了。

  结果王敏又打电话来说:“你怎么发的邮件啊?会不会措辞啊?抄送你怎么不会用的?一股脑的都用收件人,你要知道有些人要放在抄送里面,有些是密送。”

  宫静顿时觉得有些缺氧,脑充血,被王敏一顿训斥后,一天的好心情全没了。

  季鑫诚这时也在处理工作上收尾的事情,宫静并没有将坏心情传染给季鑫诚,而是独自一个人静静地独坐在自己房间。

  王敏又打电话来:“活动主持确认没?”

  “是秘书和研发那个……”

  “不行的,那两个人镇不住场子的,换人。”

  “她们很有经验的。”

  “你是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对不起,那换谁呢?”

  “这样,来不及准备了,女的我上,男的,季鑫诚吧。”

  “啊?”

  “怎么了?这次展会我们配合还算默契,我来跟他说吧,主持就这样安排。”

  “好的。”宫静不敢相信。

  果不其然,很快王敏打电话给了季鑫诚。

  宫静趴在门上偷听,结果季鑫诚打开门,宫静有些不好意思。

  季鑫诚说:“让我做主持?亏她想的出来。”

  “你回绝了?”

  “没有,我答应了。”

  “啊?”

  “不然她会持续不断的折磨我女朋友,我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算你有点良心,不过她这次回国变化好大啊,我都不认识她了。”

  “她就这样,你只是以前不了解罢了。好啦,休息一下,我们也该放松放松,今天是假期哦。”

  宫静放下工作,跟季鑫诚一起去爬山,出了一身汗,登上山顶的宫静大喊着,心里瞬间舒畅很多。

  两人愉快的度过了这个周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