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拜托了,Girl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流水的领导铁打的小兵

拜托了,Girl 会劈叉的蜗牛 8290 2021.06.28 14:48

  周一一上班,宫静就被王敏叫到会议室里,又是一顿训斥,说周末联系不上,不回消息,没有责任心等等。

  宫静默默的听着训斥,只能接受,因为王敏不接受反驳。

  赵树八卦着,宫静吐了吐槽,赵树怎么都不相信王主管会这么严厉。

  结果赵树也被叫到会议室,等赵树回到工位,宫静赶紧问怎么了?赵树说:“很好啊,王主管对我很好啊,还教我怎么做。”

  没天理啊,王敏怎么对自己那么凶残,对这个整日混日子的赵树那么好?

  宫静心里很不平衡。

  眼瞧着活动没几天就要开始了,宫静被王敏折磨到不行,她一度认为王敏是老天派下来给她渡劫的。

  活动终于要开始了,王敏约季鑫诚一起去服装店租衣服被季鑫诚一口回绝了,说:“不就是西装吗?我有,不用租了。”

  王敏只好独自去店里选衣服,化妆。

  精心打扮配上天生丽质,王敏惊艳登场,场下观众惊叹不止,身着西服的季鑫诚,登台后,台上登对的俊男靓女,引来阵阵掌声。

  公司群内开始发出现场照,大家调侃着说两人是金童玉女,宫静看着真不是滋味。

  主持完,王敏挽起季鑫诚的胳膊下台,季鑫诚竟然没有回避,宫静的醋意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哇塞,快看,两人肯定在一起了。”赵树激动的对宫静说:“看来王主管要请客咯!”

  宫静说:“很配么?人家只是穿着高跟鞋下台阶不方便,扶一下很正常咯。”

  “你看,你看,两人在下面谈笑甚欢。你说两人没事,我才不信呢!王主管可是志在必得的。”台下的赵树挥动着手中的充气棒。

  这次张总很是高兴,抽奖时只要抽中领导层,便加倍,重新抽。

  张总抓住每一次上台的机会,拿起话筒便是一阵展望。

  大家在下面悄悄的说,要是能把年终奖加上去,就才叫实在。

  轮到季鑫诚演讲,在一阵欢迎掌声中,季鑫诚很谦虚的上了台,一通极为常规的演讲,感谢这个,感谢那个,张总拿过话筒,毫不掩饰的对他进行一顿表扬。

  张总为季鑫诚颁发了特殊贡献奖,一个证书,一个红包,一个大信封。

  大家都在猜,这个大信封里面会是什么?

  “是股权协议吧。”

  “我看像房产证。”

  “得了吧,怎么看都像终身合同。这是要卖身到公司啦。”

  ……

  宫静才不要跟她们一起猜,因为她待会就能知道谜底。

  晚宴在最后抽取了一等奖后,完美落幕。

  宫静忙联系餐厅经理,经理已经跟宫静非常熟悉,说:“你们把东西带走,剩下来的交给我们就好,当然,你们不带走,我们也会帮你们放好,什么时候空来拿也可以的。”

  宫静感谢经理的帮助,但王主管的意思是将公司物品全部拿回公司仓库,宫静和赵树两人只好不停往返公司和餐厅搬运物品。

  张总将几个领导叫到面前,准备进行第二场,尤其是要感谢王敏和季鑫诚的辛苦主持,王敏自然是乐意的,季鑫诚不好推脱,也答应了,他拿出手机给宫静编辑着信息。

  宫静理解,围绕在老板身边的身不由己,便回复:“少喝点,注意分寸。”

  季鑫诚马上回复:“放心。”

  宫静的话其实有提醒他注意跟王敏保持距离的分寸,但季鑫诚的回复并不能让宫静安心。

  宫静忙完回到家已是10点。

  11点,12点,宫静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想发消息,但想起老板们都在,便放弃发消息的想法,继续等待准备睡觉,这时,季鑫诚打电话过来,宫静还来不及说话,季鑫诚抢着说:“诶,好,我马上就好,马上就回了,你先睡啊!”

  只听到电话那头有人在说:“哟,原来季总是妻管严啊,不,是好男人!哈哈!”

  季鑫诚在电话里说:“好了,我待会就回,放心吧。”便挂了电话。

  宫静开心的抱着电话,原来季鑫诚还是记得自己的,睡意全无,又坐起来刷剧等起来。

  果然,1小时不到,便听到季鑫诚的开门声。

  宫静跑了过去,跳着,抱住季鑫诚。

  季鑫诚说:“好啦,没事啦,安心了吧。”

  “你们后来去哪了?”

  “会所,老板常去的地方,放心,这次是个部门领导都在的场合,有男有女,没有乱来的。”

  “切,你还想乱来啊?”

  “哦,那说不准的哦,王敏可是一直都很主动的哦。”

  “你,你!不理你了,睡了,你回自己房睡去。”

  季鑫诚拉住想转身回房的宫静,说:“你吃醋的样子真有趣,弄的我就想欺负你!”

  宫静转头看着季鑫诚的包,说:“对了,你的奖品到底是什么?大信封里的?”

  季鑫诚打开包,拿出奖状,红包和大信封。

  宫静一把抓住大信封,打开一看,果然是股权协议。

  又回头看了看红包,蛮厚实的,打开一看,1,2,3,4,5沓。

  “张总真是出手阔错啊!”

  “你知道这次展会给他接了多少订单吗?3000万,按照20%纯利润算,也有600万,之后会更多。这么点小钱如果不舍得,那他也不会做的那么大。”

  “哇塞,难怪张总这么高兴。”

  “销售明年压力会更大。我不想在这个时间聊工作。”

  宫静不好意思的看着季鑫诚。

  季鑫诚说:“你觉得把我带出去很丢人吗?”

  宫静忙说:“怎么会?我倒是觉得我会给你拉低分。”

  “我才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不想这么偷偷摸摸的。”

  “怎么叫偷偷摸摸呢?”

  季鑫诚吻向宫静,说:“那新年,我们便公开吧。”

  “王敏怎么办?一定会恨死我的。”

  “难道你想把我贡献出去?”

  “不,怎么可能,我,我才不要你跟别的女人那么亲近。”

  “哈哈,不过跟着王敏,你倒是能学到不少东西,虽然过程残酷了点。”

  宫静不说话。

  元旦3天假期,宫静的爸爸打电话来问,要不要回家?

  宫静就是本地人,为了上班方便,便没有住家里,而是选择租在公司旁边,宫静的父母是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单位里的双职工,住的也是单位福利分的房,房子不大,现在两人还在上班,还有两年便要退休。

  宫静答应了爸爸晚上回家。她不好意思的跟季鑫诚说:“假期不能陪你了,我爸让我回家。”

  季鑫诚故意装作难过,说:“我怎么这么可怜啊!”

  宫静也没办法,季鑫诚继续说:“你不是说我带出去不丢人吗?带我去你家拜年咯?”

  宫静吓了一跳,说:“这么快?”

  “呜呜呜,你难道是跟我玩玩的吗?”季鑫诚说。

  “怎么会,我可是很认真的!”

  “那好,我也是认真的,带我回去吧。”季鑫诚得意的说。

  宫静似乎中了圈套,只好带季鑫诚回去。

  季鑫诚询问宫静父母的喜好,宫静说:“没啥喜好,不抽烟,不喝酒,他们两人还在上班,下班就喜欢锻炼,感觉没什么特殊喜好。”

  “行,明白了!”季鑫诚到超市买了点常用礼品,跟着宫静进入一个朴实的小区。

  宫静敲门,爸爸穿着围裙过来开门。

  妈妈也来到大门,看到宫静,本是满心欢喜,结果看到身后的季鑫诚,脸上的笑容定住了,看了看女儿。

  宫静和季鑫诚被按在沙发上,两老开始查户口式的盘问。

  除了季鑫诚年龄大了点,外地人,也实在找不到任何不满的理由。

  宫静说:“他就比我大4岁,不算大吧。”

  “但毕竟是外地人,以后会不会安家在这里也不一定。女儿,还是问清楚。”宫静的妈妈说。

  季鑫诚说:“伯母,你放心,不管去哪,我都不会放弃宫静的。”

  “诺诺诺,听见没女儿,他这话是有可能会离开这个城市的,你也要跟着出去吗?你考虑清楚啊!”宫静妈妈说。

  宫静说:“他本来就是魔都人,是我们公司通过猎头从魔都的公司挖过来的,他以后回魔都也无可厚非吧。”

  “你这女儿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伯父,伯母,你们放心吧,不管在哪里,我都会好好照顾宫静的,你们担心的事,我确实没法保证,但我能保证的是全心全意对宫静。”季鑫诚真诚的说。

  宫静用祈求的目光看向父母,父母说:“算了,算了,你们都是大人了,我们也管不了,只要你们认真对待这份感情就行。”

  宫静开心的看着季鑫诚。

  季鑫诚说:“伯父伯母,你们放心将宫静交给我吧。”

  宫静爸爸说:“别这么说,你们还在处朋友,又不是结婚,我们不干涉你们。”

  季鑫诚笑着说:“既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想说,能不能将女儿嫁给我?”

  宫静及父母全部都惊呆了,看着季鑫诚说:“你小子说的当真?”

  宫静父母看着宫静说:“你要跟这小子结婚?”

  宫静忙说:“不,不,不是这样的,哎,季鑫诚你在胡扯什么啊?”

  季鑫诚继续说:“不瞒两位,我跟宫静已经在一起了。”

  宫静慌张的看着父母,

  宫静妈妈吃惊的说:“宫静,你莫非是怀孕了?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宫静忙否认,狠狠的对季鑫诚说:“拜托了,别乱说。”

  季鑫诚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抽出身份证和一张银行卡,说:“这是全部的我,我是真的想娶宫静,宫静依然是你们最好的女儿,并没有让你们失望,也正因为如此,我觉得宫静是人间的天使。请两位能答应。”

  宫静的妈妈倒是实际,看着帅气的季鑫诚,拿起桌上的卡问:“里面有多少钱?”

  “13万。”

  “区区13万就想娶我女儿?”

  “这是我上个月的工资,这个月应该会有15万已经到账的工资。总共是28万,以后会更多。我愿意将自己的工资卡交给宫静,我负责赚钱养家,她负责貌美如花。”

  “工资?这是工资卡?”宫静的爸爸问,看着宫静。

  宫静点点头。

  “以后你的薪水稳定吗?还是浮动很大?”

  “应该会有浮动,但这个应该是最低线吧。”季鑫诚的凡尔赛对宫静爸妈很受用。

  “喂,女儿,他真的薪水这么高啊?”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不过确实高。”宫静说。

  宫静爸爸和妈妈商量了一下,说:“我们同意你们以结婚的目的交往,但能不能结婚,最后还是看你们自己了。”

  季鑫诚开心感谢两老。

  宫静爸爸跟季鑫诚闲聊,妈妈则拉着宫静说:“你怎么想?”

  宫静羞涩的笑着说:“当然是好啊!”

  “哎,你这个女儿白养了。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爸爸妈妈会一直在这边等你。”

  “放心,他蛮好的。”

  “他这条件,追他的女的一定不少,说实话,你也不是美若天仙,也不是家里特别有钱,简直就是路人甲,他凭什么看上你?”

  “妈,你是我妈吗?你不是应该觉得女儿是天底下最棒的吗?”

  “那种骗人的话,我们才不说,骗你有好处吗?我们希望你能时刻保持清醒和理智。”

  “嗯,我知道,妈妈是爱我的。”宫静搂着妈妈说。

  这天晚上,宫静和妈妈睡,季鑫诚和爸爸睡。

  一大早,季鑫诚便和爸爸到公园遛弯,妈妈做早饭,只有宫静还在呼呼大睡。

  等宫静起床,季鑫诚和爸爸已经从公园回来了,进了门还有说有笑。

  宫静的爸爸夸季鑫诚体格好,两人还比赛引体向上。

  “你这个老骨头,能跟他比吗?”宫静妈妈整理着碗筷说。

  “下次我们耍棍,鑫诚,说好了!”爸爸跟季鑫诚说。

  “别说了,你们快洗洗来吃早饭。宫静,你好了没啊,快来吃饭了。”妈妈说。

  宫静穿着睡衣,一脸没睡醒的模样坐到餐桌前,突然看见精神的季鑫诚,倒吸了一口气,感觉回了房间,扎起头发,整理了一下衣服出来吃饭。

  季鑫诚看着宫静笑个不停,宫静赶忙塞了一个麻团到季鑫诚碗里说:“用心吃,当心噎到。”

  吃完饭,宫静和季鑫诚陪父母去超市采购,周围的领居看到季鑫诚,忍不住夸赞到:“小伙子不错啊,宫妈妈啊,你们家记得摆酒别忘记我们这些街坊哦!”

  季鑫诚自然得意的不得了,悄悄对宫静说:“带我出来没给你丢脸吧。”

  宫静狠狠掐了一下季鑫诚。

  假期过的实在太快,最后一天假期,宫静和季鑫诚吃过午饭便告别父母回去了。

  季鑫诚紧紧的牵着宫静的手,宫静开心的笑个不停。

  节后第一个工作日,宫静元气满满,季鑫诚一如既往准备好早餐给宫静带去上班。

  宫静早早到公司准备开门迎接可爱的同事们。

  可到公司大门口,发现公司大门被一把陌生的u型锁锁住了。

  她找来物业,物业不知情,并询问宫静,是不是公司出现了什么状况?

  宫静也不知情,这时来上班的同事越来越多,王敏赶到了,她看到这个状况,马上报警,请来了开锁师傅,公司的门虽然是打开了,但公司被锁的事情在员工中传播着,徐姐把王敏叫到办公室,过了很久王敏才出来。

  王敏一脸的不愉快。

  宫静和赵树不敢招惹王敏。

  快到午饭时间,几个带着金链子的男子闯进公司,他们拍着前台,不客气的说:“叫王敏出来。”

  王敏出来后,拉着他们到公司外面说。

  大家八卦着,这新来的主管发生了什么事。

  季鑫诚过来找宫静一起吃饭,发现大家都去看热闹,便凑了过去,只见其中一个金链子男子推搡着王敏,他便冲了出去,挡在金链子和王敏之间,说:“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

  王敏就像小猫躲在季鑫诚身后,这时公司几个壮实的男同事也出来造势。

  金链子见状,便摆摆手离开了,留下一句话:“王敏,我们李老板可不是说忽悠就忽悠的。你小心点。”

  大家窃窃私语着:“莫非这王敏跟他们口中的李老板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正值午饭时间,宫静走到季鑫诚身旁,看了看季鑫诚,又看了看王敏说:“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吃饭吧?季总,您不会介意的吧。”

  王敏自然是乐意的,赵树见到有饭可以蹭,赶紧跟上来说要一起。

  于是4个人到楼下餐厅用餐。

  宫静和季鑫诚都不说话,但八卦的赵树还是问了:“王主管,那些是什么人啊?”

  王敏低着头说:“遇人不淑而已,不好意思给你们带来困扰了。”

  宫静忙说:“没有,没有,你没事就行。”

  王敏看着季鑫诚说:“刚才谢谢你的挺身而出。”

  这眼神炙热的几乎要把季鑫诚融化掉。

  季鑫诚回了句:“挺身而出的不止我一人,还有好几个,相信但凡有点热血的,都不会坐视不理。”

  宫静赶紧鼓掌。

  季鑫诚看着宫静笑了笑。

  王敏说:“我担心下班的时候他们会堵我,我能拜托你送我一程吗?季鑫诚。”

  季鑫诚说:“你有困难找民警,我也爱莫能助,解铃还须系铃人。”

  赵树插话说:“季总,你怎么这么没人情味啊?王主管都拜托你了。”

  宫静忙打圆场说:“哎呀,这个帮的了一时,帮不了一世啊!”

  王敏看了看宫静,没说话。吃完饭,四人便回了公司。

  金链子这么一闹,王敏又被徐姐叫到办公室。

  这时有人过来跟宫静八卦,说公司大门的u型锁就是这几个金链子装的,徐姐很生气。

  没人知道王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招惹到金链子。

  王敏生气的从徐姐房间出来,将手中的笔记本摔在桌上。便拿起背包离开了公司。

  宫静被徐姐叫进办公室,徐姐说:“王主管放假几天,这几天工作你接下来,还是跟以前一样。”

  宫静得知王敏放假,为她捏一把汗,虽然并不喜欢王敏,但不可否认王敏确实很有能力。

  赵树也不傻,饭后只字不提王敏,公司再也没人提王敏了。

  晚上,宫静问季鑫诚,王敏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季鑫诚说:“我确实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你想知道?我可以拜托人打听一下。”

  “不用了,毕竟是她的隐私。”

  自从王敏离开公司,公司就再没见过金链子,也没被锁过大门。

  季鑫诚跟宫静商量将两人公开,宫静说:“顺其自然吧,太刻意也不好!”

  于是两人在公司依旧保持之前的状态。

  没过多久,公司发布了一则人事通知,告知所有人,王敏因个人原因,很遗憾离开了公司,以后行政事务将由宫静接管,宫静为代理主管,代理3个月。

  宫静终于等来了主管的消息,即使是代理的,也是主管啊,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兴奋的跳起来,可经历了那么多事后,自己怎么都高兴不起来,感觉自己就是踩着别人的尸体走上去的。

  赵树赶忙到宫静面前拍马屁,但最终目的就是让宫静请客。

  这时季鑫诚发消息给宫静,晚上到外面吃饭庆祝升职。

  宫静拿着手机晃动着说:“树哥,不好意思,晚上有约了,下次吧。”

  周末公司组织家庭日的活动,报名参加,报名的人可以带一名家属,也可以一家三口,据说是去刚开业的欢乐谷,宫静很想去,便到人事那边报名,结果人事说:“名额有限,而是是家庭参加,你看我们部门那么多人也不能去,要把机会让给其他部门的人,你休息的时候自己去吧。”

  宫静失望的回了座位,给季鑫诚发消息说报名没报上。

  季鑫诚说:“我试试看。”

  没多会儿,季鑫诚报告了好消息,报名报上了。

  宫静郁闷的不得了。

  周末到了,宫静担心自己的出现会不会不合适。

  季鑫诚说:“你不合适?那还有谁合适?”

  说着便将宫静推出家门,到公司楼下集合。

  这次是人事组织的活动不需要行政帮忙,人事看见了宫静背着包走过来说:“怎么?你打算今天也去欢乐谷么?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去啊?找个人陪你啊!”

  宫静笑了笑。便在附近逛了起来。

  季鑫诚被销售部的拉到一边聊了起来,销售问:“季总,你不会是一个人来参加吧,快叫叔叔?这是我女儿,那是我老婆。”他将身边的人介绍了一遍。

  季鑫诚说:“不,我也带家属了。”

  销售说:“哟,待会可要好好介绍一下了。”

  人事兼导游叫大家上车,清点人数。

  季鑫诚牵起宫静的手,拉着她上了车。

  人事吃惊的看着宫静。

  不止人事,所有车上车下的人都吃惊的看着这两人。

  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下。

  大家说:“哇,季总,你这是深水炸弹啊!”

  宫静不好意思的,把头偏向窗外。

  季鑫诚笑着说:“这下,我省得再介绍家属了,你们都认识!”

  大家都笑了。

  人事盯着宫静的眼睛久久没有离开。

  尽管尴尬,但下车后是自由活动,宫静很快恢复活力,跟季鑫诚尽情的撒娇,玩乐。

  结果赵树发消息过来说:“静姐,你闷声做大事啊!季总都被你撩走了!你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

  原来八卦的人事将宫静和季鑫诚的事在小圈子里曝光了,小圈子扩散到全公司,现在大家都知道了。

  季鑫诚笑着说:“好啦,这下我再也不用担心公开的事了。”

  早在宫静想参加公司活动时,两人便有了心理准备。季鑫诚不喜欢偷偷摸摸,总想公开,宫静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便同意了。

  上班后,徐姐第一时间叫宫静到办公室谈话。

  宫静低着头不说话,徐姐说:“宫静,你的事情,公司传遍了。你怎么看?”

  宫静能怎么看?回复说:“放心,我们不会影响工作的。”

  “嗯,有你这句话就最好,你要知道季鑫诚是公司重金挖过来的,公司对他寄予的期望很大,我们不希望有什么不妥,当然他条件优异,是很多女孩梦寐以求的对象,假如你们以后出现了不愉快,也请不要将情绪带到工作上面。”

  “是的,徐姐。”宫静回答着。

  “好的,那行政工作就拜托了!”

  是的,季鑫诚确实容易招蜂引蝶,但她能怎么办?不可能把他拴在裤腰带上吧,假如真被别的女孩拐走了,也只能说宫静自己运气不好。

  年底的工作大家都特别忙,还没签合同的忙着签合同,签了合同的忙着催回款,其他部门忙着盘点,售后,希望在农历新年前给自己一个圆满的答卷。

  宫静将公司的固定资产表打印出来,跟赵树两人分工盘点。

  经过2天的盘点,大部分都一一对应出来,但作为活动礼品清单里的奖品,少了几件。

  赵树说:“活动上发掉了吧?没记录下来。”

  宫静说:“应该不会,今年活动就这么几场,现场颁奖照片都有,怎么数量上会对不上呢?”

  赵树问:“这几个礼品到底是什么啊?”

  宫静说:“超市卡,康宁五件套,平板电脑。”

  “哇,这金额缺口有点大啊。怎么办?”赵树问。

  这时徐姐走过来询问盘点情况,没等宫静汇报,徐姐便说:“你制表打印出来,我来签字,递交给总经理核准。”徐姐说完便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赵树说:“听到没?你只管制表,给徐姐签字就行了。别想东西去哪了!”

  宫静有点纳闷,假如就这么制表上去,查出东西少了,会说自己监守自盗,到时候自己就算有100张嘴也说不清。

  于是她将详细的缺失商品及金额标注出来,交给徐姐。

  徐姐看着这张表格说:“这是活动礼品,不属于固定资产,你重新做一份来。每次活动的总结我们都有,所以你可以不用管这个。”

  宫静似乎明白了什么,便离开办公室。

  赵树说:“我说吧,按照徐姐说的做,她是领导。”

  宫静跟季鑫诚发消息询问建议。

  季鑫诚说:“这个事可大可小,有可能是徐姐怕麻烦,便直接将活动礼品直接在系统里报废做掉了,也有可能徐姐知道这些东西在哪,你这时候就要特别小心了。”

  宫静想了想,按照徐姐的意思重新做了一版交给她签字。

  但徐姐的形象在宫静心里彻底变了。

  以前每次徐姐让宫静采购的物品,宫静都会备份一份在自己电脑里,她打开文件夹,看着这么多年采购的物品,若有所思。

  年末最后一次的福利:年货大礼包。

  公司讨论下来,是10样干货,意欲十全十美。

  这次徐姐一如既往的包揽下所有的采购。

  福利准时的在放假前一周到位,大家兴奋的打开大礼包。

  大家看到物品,不免有些失望,确实是10件,但这10件,在普通超市买买,不过200来块,据说这次公司的福利预算是380元。

  八卦的员工询问财务,财务说是380啊!

  有的员工便不客气的谈论着,380一份,公司100多人,4万多的货款,不管是哪个经销商都会给点折扣的啊,我们这么多份呢,看见了吗?100毫升的酱油报价20多。

  最不平的就是财务,他们看着手上的年货大礼包,看着徐姐报过来的发票,便悄悄的到市场收集商品价格。

  这个消息传到总经理的耳里,他将徐姐叫到办公室,大家都在议论。

  最后徐姐哭着出来,宫静看着哭泣的徐姐,徐姐关上办公室门。

  赵树说:“徐姐有点过分了,你知道这次财务那边搜集的金额是多少吗?零售这个大礼包只要280.”

  宫静不敢相信的看着桌子下还没来得及拿回家的大礼包。

  最后大家收到徐姐的邮件,大致内容就是,陪着公司走过8年的风雨,多么不舍,最终因个人原因选择离职。

  总经理秘书传出来的消息是,张总让徐姐主动辞职,是给她最大的面子,不然就报警,查8年来的帐。

  宫静怎么都没想到公司会在这几个月出现这么大的人事变动。

  动荡的人事行政部。

  现在大家看见宫静便笑着说:“流水的领导,铁打的宫静,宫静,以后公司就拜托你了哦!”

  宫静说自己也才来3年,何德何能将公司拜托我?

  大家哈哈笑着走开了。

  终于放假了,宫静送走最后一个员工,检查电源,窗户,锁上公司大门。

  季鑫诚在公司楼下等着,两人牵着手,甜蜜的回家。

  季鑫诚说:“宫静小姐,明年还请你多多关照哦!”

  宫静说:“季鑫诚先生,明年就拜托你了哦!”

  此时太阳也开始落山,冬日的夕阳收起了刺眼的光芒,尽管寒风刺骨,两人拥抱在一起的热量便是明日的希望和美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