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大明王经的传人在异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2.该死的植物

大明王经的传人在异界 大雨水 3994 2018.11.09 09:33

  上面果然刺着各种花纹,这种花纹不是以知的任何一种文字也不是地图,到好象是一副画,上面没有任何的魔法波动,边上的三人同时皱了下眉头,明显也不认识。

  “上面没有魔法波动,估计最多就是个重要的记载之类,我想你们也是卖了很久也没有卖出去吧。”

  那队长脸色一红,雷克说的很准,在交易市场中对这东西感兴趣的人很多,可是谁也没有认不来他究竟是什么,都不愿意出太高的价格,而太低的价格他也不想卖,以至在手里已经两年多了。

  “在加六万金币还有一个条件。”

  雷克要价对他们来说很高,可是偏偏是他们能接受的底线,虽然不知道条件是什么,可是却变相的把这个羊皮卷轴卖到了数十万金币的价格。

  “什么条件。”

  “告诉我,这个卷轴你是在什么地方得到的。”

  队长眼中精光一闪,警惕的看着雷克。

  “你不告诉我在哪得到的,我怎么知道有机会知道它上面写的是什么,难道就让我用珍贵的七级变异兽王的前螯换个不知所谓的卷轴?”雷克的声音里隐隐带了丝怒气。

  不可否认雷克说的很有道理,任谁也说不出别的话。

  那队长好象很犹豫,甚至眼中还有了丝不甘,雷克也不说话,只是两眼望着天。

  “好,不过你要在加一份腐烂组织者的血液。”

  雷克见他说的很慎重,皱着眉头,“你在跟我讲价格?算了,我也不在乎这点血液,不过你要保证你说的值这份价格。”

  “在卡巴拉大峡谷里面快到逆风小径的途中有个飞水潭,这飞水潭看上去有些浑浊不是很大,可是有一次我路过的时候无意中下去了一次,在潭底发现一个生绣的小铁盒,里面就是这个。”

  雷克脸上露出解惑的表情,心中却是冷哼,这个飞水潭明显不是那么简单,里面肯定还有关键的没有说,而且没年去那里做任务的佣兵团队就没有断过,怎么那铁盒就你能发现?不过知道大概的线索对于雷克来说就够了,点点头,把一只腐烂组织者的前螯交易了过去。

  冷冷的看了眼他们贪婪的表情,雷克也不怕他们抢,交易完后打了个招呼带着刀锋等人向路的另一边走去。

  “队长.....”

  “哼,先看看,别急。”

  “你们难道要?”

  雷克等人走后,闪电佣兵小队中响起不同的声音。

  秋枫原本就路少,没走多久几个人的眼中就只剩下了厚厚的树叶和参天的大树。

  而这时候的秋枫原在渐渐的露出了他狰狞的獠牙。

  山猫,不过是个四级到五级之间的魔兽,外表和豹子差不多全身红色,两个獠牙跟大象一样,可是速度却是非常的快,第一次攻击的时候几个人只是感觉眼前一花阿塔就被扑到了地上,最让他不可接受的是,这只山猫的本能天赋技能竟然也是缠绕术,而且明显比他要用的强上许多。

  “谢谢刀锋。”阿塔揉了揉已经被勒出紫痕的脖子,刚才那一瞬刀锋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危险,马上出刀,可是那五级的山猫直接一尾巴抽了下刀身,几个闪身就消失在了树上。

  “呜~”

  几个人抬头,树上整整四只大山猫或蹲或站,根本就不在乎被四人发现,而且这山猫看见四人后竟然向四周跳了跳,把几个人围在了中间。

  智慧,凶狠,无惧,这才是秋枫原真正让人闻之变色的魔兽,而这还不过是五级上下的山猫。

  “这就是所谓的精英级魔兽吧。”雷克在召唤书中系统的学习过,不过精英和普通的区别一直感觉不出来,今天看见这几只山猫的样子,心中立刻想了起来。

  这次到是肯瑞拖点点头,肯定道:“攻击凶猛,会天赋技能,有一定智慧,这就是精英级魔兽。”说完,手中又换了一面银白色的战士大盾,虽然比凶悍的幽劫盾要小上两圈,可是拿在肯瑞拖的手中还是显得无比突兀!

  “战~”

  肯瑞拖此时大吼了一声,身上猛涨的气势直接震开了周围的乱叶枯枝,而那面战士刚盾更是被他双手举了身前,两个眼睛瞪的好象择人而噬,“叫阵!~”

  随着肯瑞拖的这声大吼,四只山猫同时凶猛的扑了过来,目标全部是站在前面的肯瑞拖。

  “叫阵:c级战士技能,以一己之力向敌人叫阵而面不改色。”

  “本技能可以初级可以提高自身的勇气甚至产生微弱的战意,中级可以通过叫阵对目标产生强烈的刺激强制吸引目标1-3秒内攻击对手,高级时面对千军万马怡然不惧喝破对方敌胆!”

  “本技能初级可强制吸引目标1个,中级吸引目标3-5个,高级吸引使用者周围10米内的所有目标。”

  “使用后将消耗四分之一斗气值,并且有一定微弱的眩昏和僵直,谨慎使用!”

  那山猫的大爪子拍的盾牌呼呼直响,有些地方更是直接的凹了进去,最可怕的是其中一只山猫的爪子重重的划过后,那面精钢盾牌竟然出现了一丝裂痕。

  可是现在肯瑞拖就好象是洪水中的一面巨石,凝然不动,那威武刚毅的脸色就是刀锋心中也暗赞了一声。

  “盾壁如山。”坚守了最后一下的肯瑞拖大盾猛的挥舞而出,这本是防御技能,可是此时用来攻击却是最好不过,本就是六级实力,这下使出来,漫天都是盾影,其中一只山猫闪的稍微慢了一步,被直接砸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已经瘸了一只后腿。

  “呼~呼~呼”

  无数道绿藤从地上钻了出来,狠狠的勒住肯瑞特,那地上土石因为青藤钻出的速度过快好象被丢了枚炸弹一样泥土四射。

  “禁地牢笼!~”

  阿塔的目标就是那只受了伤的山猫,而刀锋也旋风一样冲到了肯瑞拖的身边,不得不说这些山猫太凶猛了,既然有盾牌挡着,那就直接用爪子挠用嘴咬,那大獠牙只是一下就基本咬透了半寸后的钢板,眨眼的功夫一面上好的大盾就成了废铁。

  刀锋用的只是军中最低级的攻击技能,往往只是简单的砍、刺、挡三种姿势,可是却把最凶狠的一只山猫从头到尾劈成了两半,那激射而出的鲜血喷了他和肯瑞拖两人一身,可是两个人谁也没有退,特别要说的是肯瑞拖的手中又换出了一面大盾牌并且还是站在原地,就算是身边的猫血渐到身上的时候眼睛也没有眨过一下。

  “刀锋进攻的时候不能超过肯瑞拖半米的范围。”雷克大声的说道,同时也把自己的小黑召唤了出来,三分钟后又把笨重的食尸鬼召唤了出来。

  本来只是简单的几只山猫,可是当山猫的血飞渐到周围的树上后,那些树木一个个都活了起来,那长长的枝叶慢慢的向几个人围了起来,凶猛点的在枝叶的头上更是裂出好象人嘴一样的口子,喷出的绿色液体粘粘的使众人的移动速度变的慢了不少。

  “是绿色恶魔。”阿塔惊呼一声,这中树中的恶魔可以把一直巨大的七级魔兽在半天的时间内融化掉。

  “啊!~”最先受伤的竟然是肯瑞拖,在这些食人树中竟然还寄生着一种好象蜜蜂大小的蠕虫,借着喷射的绿色汁液直接依附在目标的身上,肯瑞拖的手臂不过微微沾上了一个,立刻被咬了一口,感觉麻麻的,心中知道不好。

  虽然没有解毒剂但是雷克手中还有一些清晨之露,刀锋的手已经比第一下的时候慢了有三分之一,别人没有发现雷克却是注意到了,“不行在这等下去,大家都是死路一条。”雷克想道。

  “刀锋断后,阿塔和我在前面开路。”

  “好!~”刀锋身上的血腥之味好象诱饵一样吸引着周围的食人树,并且身影直接退到了三人的身后,而雷克直接命令食尸鬼这中移动速度极慢的家伙开路,自己却是带着其他人冲向另一边,食尸鬼的攻击果然把这些靠本能反应的食人树吸引了过去,食尸鬼无论是力气还是腐蚀能力同样强悍无比,加上怒吼连连,更是短暂的时间内给雷克等人缓解了很大的压力。

  小黑带的路好象不对,前面昏暗无比,可是雷克相信动物的灵敏肯定要比人类要高上许多,当看见最前面最高大的参天巨树的时候,雷克知道自己等人快出去了,可是回头看去刀锋身边虽然堆积着厚厚的断枝碎藤,可是现在双脚和腰部都被手臂粗的绿藤缠绕的死死的,七级实力现在连一半也发挥不出来。

  “我去救他。”雷克说完直接又冲了回去。

  一个能不顾自己的安危去救队友的人,这个人值得信赖和依靠,肯瑞拖展现出实力后第一次放了心,虽然现在众人还是危险重重,可是他的心中已经说不出的塌实。

  “呼~~”雷克双手之上好象魔法师一样腾起怪异神秘的金色火焰,那些食人树粘上好十分惊恐的纷纷争抢着缩了回去。

  “轰~~”

  “呼~~”

  强悍的食人树还是顽固的不肯松开到手的猎物,疯狂的搅拌着一条条巨藤,那裂开的大口甚至比魔兽还让人心惊,周围全是沙沙的声音,就算是畏惧雷克手上燃烧的金火,可还是不停的攻击着,直到雷克狠狠的把双手按在了缠绕刀锋身上的树藤上,才引起了爆炸一样的效果,里面的刀锋同样被炸更不好受,双腿直接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血孔。

  “呼,这些该死的植物。”刀锋没有想到自己自己在秋枫原的第一次受伤竟然是在那些看上去并不起眼的植物上。

  喝掉了中级的恢复药剂几个人身上才好了一些,可是体力并不是一下就能恢复下来的,而小黑现在则是不安蹲在雷克的身边,而食尸鬼则是完全没有了消息。

  “这里应该就是秋枫原中的怨气森林,过了这里就是孤怨沼泽,后面应该就是我们的目的地苦涩湖。”

  肯瑞拖和阿塔哈克本来心中就感觉是和剑神科莫的遗物有关,不过现在听到雷克肯定的话,还是吃了一惊。

  “你怎么肯定科莫当初会生活在苦涩湖?”现在整个大陆的人都的秋枫原寻找,只有雷克肯定的说了出来。

  雷克自信的笑了笑,回答刀锋道:“传言中并没有说科莫是来修炼的,为什么就不能说他是逃进来的?”

  “苦涩湖看上去很危险其实相对整个秋枫原却是是最适合修养的,周围魔兽还算是老实,而且只是在秋枫原的外围,出进都方便,自然是守选。”

  “科莫虽然是剑神但是不等于他不需要生活,并且传说中在秋枫原的中央有很多比他势力还要强大的魔兽,你说他会在哪?”

  听到雷克抽丝拨茧一样的分析,看上去很艰难飘渺的事情现在竟然很简单,就算是没有在苦涩湖边,只要在周围找找几个相近的地方就形了。

  “那我们现在就走。”几个人眼睛亮了,剑神的遗物早到早得,被别人提前发现就不好了。

  雷克慎重的摇摇头,自己能想到,未必别人就想不到,现在已经知道的就有个剑圣克拉赫那么别的人呢,他们现在在哪。

  当众人走出孤怨沼泽的时候已经是四天后了。

  肯瑞拖的一条胳膊已经被折断用绳子固定在了身上,那身还算是不错的皮甲已经不能遮掩住他的身体,而且在他的脖子上明显还有一个手指大的伤痕,虽然不致命但也能想象当初是多么的惊险。

  而阿塔也是满脸的青灰色显得疲惫不堪,手中的法杖也断了一截,要不是身边有肯瑞拖服着估计现在就能躺地上睡着。

  而雷克却依然走的很从容,光看外表看不出有什么变化,而刀锋的身上已经被各种魔兽的鲜血染成了红色,可整个人还是很警惕的走在最前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