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平行元界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一章 盘问前日

平行元界论 七成司 2516 2019.06.12 23:34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就连图阳也对贺琴所说的内容抱有十二分的怀疑。

  “你说的,只是你的猜想,还是你哥自己亲自告诉你的?”图阳问道。

  “那是我猜的,不过我可以向你们解释为什么。”贺琴直视着图阳,“我哥曾经在书信里面告诉我,他二十岁周游外国的时候接受过一个医药公司的手术实验,是关于控元人的人体试验。”贺琴道。

  “你哥是普通人,怎么会接受有关控元人的实验?”钟佐提问道。

  “据我哥所说,他当时应该是被骗了,那个公司的负责人让他签了一份莫名其妙的合同,然后就被送上了手术台。虽然他自己当时是很反感散坦国国内对控元人的歧视,也对自己身为普通人的身份产生过误解,但他也没有想到真有人会研究把普通人转变为控元人这么天马行空的实验。他说他当时也是因为被负责人的说辞给迷惑了,所以才会同意接受这个手术实验。”贺琴回道。

  “那你是不清楚你哥到底有没有变成控元人?还是也不清楚那个公司的具体情况?”周期追问道。

  贺琴摇了摇头,表示都不知情。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虽然你哥并没有明确告诉你他有没有变成控元人,但你猜测他经过那场手术后就已经转化为控元人了?”图阳道。

  “也有可能是逐渐转化的。我不清楚。他告诉我这件事情的时候是我快要从以前那个学校退学的那段时间,和他二十岁的时候应该隔了有八九年,而之后的信里面他也没有再提到过这个事情。再后来,他就让我躲起来。”贺琴平静道。

  “所以你觉得你哥被散坦国上层的人迫害是和这个事情有关?”秦思泷道。

  贺琴嗯了一声后便不作声了。

  “我不是太了解散坦国的国情,不过只是接受一个手术就至于要被杀吗?”秦思语疑惑地看向众人道。

  “散坦国是全世界公认的最仇视控元人的国家之一,现在和我们这样的控元人国家交往的程度在他们看来已经算是很大度的了,除此之外他们不会有更多的让步,所以他们自己国内的普通人子民去接受手术转化成为控元人这种行为,在散坦国上层眼中基本上可以以叛国罪的罪名处以死刑。”图阳道。

  秦思语皱了皱眉,对散坦国的做法感到不解甚至是不满。

  “可散坦国的反应未免也太过激了吧!就算是处以死刑,那也不至于用极刑来处置啊。”周鸣道。

  “这我们就不清楚他们的想法了......那贺琴你认为散坦国现在想要抓捕你也是因为你哥的这件事吗?”图阳盯着贺琴道。

  “我......我不知道,但这已经是我能告诉你们的所有事情了,真的没有其他有嫌疑的内容了。”贺琴抬了抬眼眸,道。

  “那你的......那位‘朋友’知道些什么吗?”图阳道,大家都明白图阳所说的那位“朋友”是指贺琴的第二人格贺林。

  “我不知道,他没有给我说过,我们没有讨论过这些......”贺琴回答道。

  “这样啊。那这个问题还是让相关的专家来帮忙提问解决吧。”图阳道。

  “老师,你们会把我交出去吗?能不能......”贺琴用近乎恳求的语气问道。

  “贺琴......图阳老师您就不要为难她了!她真的和她哥的事情无关啊!”秦思语搂住贺琴对着图阳激动道。

  “思语!”秦思泷呵道。

  “这件事情不是我说了算,我能做的只有上报给神良府的几位当家,再由他们同上层商量之后才能定夺你的去留。”图阳道。

  “......我明白了。”贺琴喃喃道。

  “贺琴同学,你也不要太悲观,你毕竟是文迦国的人,我们不会让你无缘无故受到其他国家的欺负,只要你到时候如实回答他们的提问,没有出现差错的话你就一定是安全的,而且我们会全程陪同你一起接受调查询问,他们不敢对你动什么手脚。调查不清楚我们是不会让他们带走你的。”图阳拍了拍贺琴的肩膀,道。

  “谢谢老师。”贺琴扯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虚弱道。

  “那好,我现在就回去神良府把你的情况说明一下,明天我应该就可以过来把你接去神良府接受调查审讯。”图阳道。

  “散坦国的人已经到了?”钟佐问道。

  “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今天就能到首都。三当家今天晚上就会去迎接他们,我待会儿也会叫人去安排他们的住宿。”图阳回道。

  “竟然还要迎接他们,还安排什么住宿......”秦思语小声嘀咕了两句道,立马收到了秦思泷锐利的眼刀。

  事不宜迟,图阳安抚贺琴要好好待在宿舍里后,自己写了份神良府对贺琴安排的书面证明托人带给陈柳丹校长,也吩咐了自己在学校里的助手用通讯器告知贺琴的母亲她的女儿将会去神良府接受讯问,做好这些准备之后图阳便马不停蹄的赶回了神良府。

  周源周期也一同前去帮忙处理神良府的事务,而图阳也帮钟佐请了假让他跟着回了神良府——明天与散坦国的人见面谈判不能少了大当家“周重宫”。

  周鸣询问图阳自己有没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图阳让他先等在白藏涧“照看”着贺琴,明天如果有需要便也会找他做事。周鸣也不敢自作主张去安排自己,便乖乖应了下来。

  戴墨先前所提到的比赛一事也还没与那个老师讲清楚,现在打算去那个老师的办公室再次商议。

  于是该走的都走了,而学生会的事情还有不少要忙活,秦思泷还得留在此处,其他学生会的成员也都陆陆续续回来了,周鸣见秦思泷并没有让自己帮忙的意思——其实他明白秦思泷是在暗示自己跟着思语和贺琴两人,盯着她们不要在这个关键时候出什么岔子。

  周鸣心领神会,叫住思语跟上了两人的步伐。

  一路上贺琴闭口不言,微微垂下的脑袋上还是那顶她从寝室里出来时就戴着的黑色宽檐帽,只有秦思语在她身旁喋喋不休的说着些帮她出气的话,还不时让周鸣跟着附和自己,一旁有人拿手对着贺琴指指点点时,她也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

  就这么走了一段路,贺琴忽然慢慢停了下来,周鸣和秦思语也不由得止住了脚步。

  “思语啊,你能帮我去食堂买一袋那个饼干吗?就是我平时喜欢吃的那个。”贺琴对秦思语轻声道。

  “嗯?现在吗?”秦思语一愣,问道。

  “嗯。”贺琴点了点头,“我和周鸣去那边那个小亭子里等你。”贺琴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凉亭。

  此地与食堂有一段距离,秦思语看了看贺琴又看了看周鸣,多少也猜出来贺琴有什么想对周鸣说的,这才想找个借口把自己暂时支开。虽然心里有些难受,但秦思语知道三人都心知肚明,也就答应了下来,临走前用眼神示意周鸣要看好贺琴不要做出什么傻事。

  这俩兄妹还真是一个样......周鸣内心调侃道。

  秦思语离开后,贺琴和周鸣一前一后的往那凉亭走去,等到真正走进那一座被绿荫围绕的亭子里,贺琴在石凳上坐了下来抬头看向周鸣,因为宽檐帽和角度的缘故,周鸣看不清贺琴隐藏在阴影里的眼神。但他知道此刻眼前的人并不是贺琴本人。

  “你想说什么就快点说吧,没多少时间了。”周鸣对面前的贺林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