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少年行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兰花经

少年行天下 白衣胜柳相 3716 2019.08.14 22:10

  霸锤天下,对上漫天花雨舞。不知怎么了,众人看着这场比赛都有一种美女对野兽的既视感。

  漫天花雨舞声势不俗的同时,威力也不见弱。战台上被粉嫩的花瓣划出一道又一道深深的划痕。

  转瞬之间,飞云梅雪化作成百上千的花瓣,笼罩住蓝一鹤,花瓣像利刃,划过蓝一鹤的身体。

  蓝一鹤则是沉浸,然后挥出最后一拳,击散花瓣。

  尘埃落定,蓝一鹤再也无法维持霸体状态。缓缓跪倒在地上,嘴角滴落一滴鲜红血液。已然无力再战下去。

  另一边,背对着蓝一鹤的飞云梅雪,也是不在出手。漫天花雨舞是她的最厉害的招式,却用完了她体内最后的力量,手掌轻轻抚摸腹部,她输了。

  她很清楚,若不是刚刚那一拳蓝一鹤故意打空偏离了原来的位置,恐怕她的身体会像破布娃娃一样被打飞出去,那时候的自己了连躲避的时间都没有,然而他却选择了打空,将自己的胜利拱手让人。

  蓝一鹤却是一点没有闪躲,生生挨了她一记漫天花雨,满天的花瓣划过他的身躯,即使是霸体差点被打烂了。

  飞云梅雪转过身走到跪在地上的蓝一鹤身边,看着流血的蓝一鹤说道:“蓝师弟的霸体拳还真是厉害呢!硬受了我一击漫天花雨竟然只是受了伤,我最强大的招式竟然只是堪堪击破了霸体的防御。若不是蓝师弟留手,恐怕今天梅雪是无法安然无恙站着走下战台了。”

  蓝一鹤抬头,惨白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尽管他是一个武痴,却也无法将自己的拳头超自己人身上挥打。

  “果然还是自己心软了。算了,输了就输了吧!”蓝一鹤自言自语道,他无法克服自己将自己的拳头打像自己人。不过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便不会后悔,而且他也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飞云梅雪自然也是知道,虽然不甘心,但自己也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对方已经留手了,自己若是装作不知,恐怕以后相处会产生隔阂,如此就得不偿失了。

  站起身对这主持台上的王天痕喊道:“王师兄,我认输。”

  “哗——”

  战台之下一片哗然声响起,除了少数几个人看出了真是的情况外,大多数人都觉得是飞云梅雪正面击败了蓝一鹤,如今战斗结束却看到飞云梅雪主动投降,实在让人无法想象,也无法理解。

  王天痕认真看了一眼战台上的可爱丽人,老实说他也十分意外,虽然他看出了确实是蓝一鹤留手了,飞云梅雪才能击败对方,但将这不易的胜利拱手让人这种气魄还真是让人不敢小瞧。

  不过王天痕也没有阻拦,脸上露出轻轻笑意,主动宣布道:“第二场蓝一鹤对战飞云梅雪,蓝一鹤,胜。”

  倒地的蓝一鹤一脸诧异的表情,没想到回事这种情况,随即反应过来,发自内心的说道:“果然师姐还真是温柔的人啊!”

  转过身扶起倒地的蓝一鹤,飞云梅雪说道:“蓝师弟,你可是击败我的人,之后的比赛可要加油啊!若是下一场就输了,师姐我可是不会答应的呦。”

  看着飞云梅雪俏皮的表情,蓝一鹤有些呆愣住了,自小到大一直在霸体谷修炼霸体的他,从未感受到这种情绪。

  以他的年龄,还有他那满是肌肉的脑子恐怕也想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他从心底感觉得到,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还是不错的。

  这场比赛的结果出乎众人的意料,一波三折。

  飞仙楼内

  几人围了上来。

  阿蛮开口,说道:“梅雪师姐,你跳得真好看。”

  飞云梅雪掩口轻笑,说道:“多谢阿蛮师妹夸奖,我跳的那是飞云剑舞。是我从小就练习的舞蹈,不过到现在我也是学会了第二舞,本来以为在这里可以拿到一个很好的排名的,没想到这才第二场就被蓝师弟打醒了。”

  说完忍不住幽怨的看了一眼蓝一鹤,胜利都让出去了,总不能不让别人抱怨一下吧!

  “哈哈哈”

  蓝一鹤硬着头皮,傻笑一声。

  晋天来上前接住蓝一鹤,一边早有神医阁的医师已经追备好了,及时为他治疗,提前准备的药物也都用上了,确保这些伤势不影响他下一场比赛。

  蓝一鹤嘶哑咧嘴的喊叫着,经过医师的查看,伤口都不深,只有表面一层。只是霸体被打破了,造成了反噬,下面的战斗霸体的威力无法全开了。

  “新人大比第三场,黄芷兰对战千舞影衣,登场。”

  又是两个大势力的弟子。

  黄芷兰大河流域上顶尖家族黄家的代表弟子,年纪轻轻一身功力就已经名传天下,被称为黄家大兴的希望。

  若非是个女儿身,黄家家主都有立其为少家主的想法。

  万花古楼则是更为神秘,天下间极少人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说起来他们能派人来飞仙城已经算是出乎城主们的预料了。

  风雨舟对万花古楼也是很感兴趣,曾不远万里前往寻找,然而一无所获。

  一位剑仙的有意寻找,竟然都察觉不到踪迹,由此可见其神秘程度。

  “师兄,你说这万花古楼隐世多年,为何会突然现世,竟然还派出门下弟子前来飞仙城。究竟有什么目的。”风雨舟把玩这一个玉质杯子问道。

  天公倒是不怎么意外,说道:“如今天下大变,连蛮荒古村这样的隐世大族都现世了,万花古楼又算得了什么?而且谁说他们隐世多年?从师傅还在的时候,万花古楼便已经派人前来与飞仙城接触,至今我们交往已经有几十年了。师弟啊!我说的这些在外人面前是秘密,但你一个二城主竟然都不知道这些,实在是失职到了极点,你是有多么的不在意飞仙城的内务啊?还有把我的杯子放下,打烂一个你就抵命吧!”

  “霹雳”

  越说越生气,越说越气愤。有这样一个只会惹麻烦的师弟,真不知道要他有什么用,忍不住一团黑云甩过去,一声巨响之后,心情好了很多。

  想想这人留着也算是有用的。

  黄芷兰跟千舞影衣均为女子之身,并且两人年龄相仿。

  黄芷兰活泼可爱,热情似火。

  千舞影衣面似冰霜,生人勿近。

  两个完全相反的性格,如今碰到一起,站在战台上比武,也算是一副奇景。

  黄芷兰从上台到现在,小脸上一直没有停过微笑,看着对面冷冷的千舞影衣,老是忍不住想调戏一番。

  黄芷兰开口说道:“影衣师姐,他们说你来自万花古楼,听说万花古楼是隐世门派,已经上百年没有露过面了,你们上百年不出来,会不会感到很寂寞、很无聊?”

  千舞影衣:“……”

  黄芷兰仿佛打开话匣子,继续说道:“影衣师姐,你别不说话啊!我们同为第三级别弟子,以后就算是姐妹了,你能给我说说你的第三级别考核任务时,碰见了什么任务吗?你们万花古楼是不是都像你一样不喜欢说话啊?从你来到现在我都没有听过你说过一句话,影衣师姐你不会不会说话吧?影衣师姐你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有什么特殊含义吗?影衣师姐你会跳舞吗?”

  千舞影衣:“……”

  千舞影衣瞪大眼睛看了一眼黄芷兰,咱表示不想说话,也不想理你。

  主持台上,王天痕面色僵硬,一早就听说,飞仙内城来了个女话痨,第三级别的任务,竟然是在大街上跟人讲道理,要讲赢一百个人才算过关。

  本来以为是假的,现在看来确实是真的。

  “黄师妹啊,黄师妹。没想到大河流域的黄家竟然培养出这么一个精灵古怪有多话的女孩子,不过你现在碰到了万花古楼的千舞影衣,也算是遇见一个克星了。”王天痕心中想道。

  战台下众人看着战台上来两个小萝莉,一个不停的再说,一个瞪大双眼一直在看。

  都有些摸不着头脑,搞不清现状了。这到底还打不打了,太阳很热的。

  眼看半个时辰过去了,王天痕也觉得自己不能在等了,自己这个黄师妹一点自觉都没有,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忍不住开口说道:“黄师妹,千舞师妹你们再不开始的话,今天都过去了。大家都还等着呢!”

  黄芷兰听了王天痕的劝阻声,有些不甘,好不容易碰见一个可以认真听她说话的人,竟然还被人阻止了,“我也就才说了半个时辰不到,哼!可恶的王师兄。”黄芷兰面部鼓鼓的,被气成了一个小包子。

  一转身又看到了认真看着自己的千舞影衣,忍不住又要张口。

  “闭嘴,快开始。”主持台上一声大喊声将黄芷兰的话拦了回去。

  “哼!哼!哼!影衣师姐,我们开始了。大河流域黄家黄芷兰,请赐教。”

  回到正题上的黄芷兰一改之前的话痨形象,认真的不像小孩子。

  仔细想想,一位能被一整个大家族称之为大兴之人的家伙,又岂是简单之辈。

  “又是一个妖孽一样的人物。”

  千舞影衣虽然没有说话,但也知道自己这位便宜师妹终于说完了话,准备开始战斗了。

  自己也摆出了门派绝学,幻月经的起手式。

  双手在胸前交叉,指尖捏出兰花印。其眉心也闪现出一朵兰花印记,这个人看起来恬静非凡,如同一朵幽静的兰花,风姿素雅,花容端庄。

  不止如此,幻月经最重要的就是一个幻字。千舞影衣周身出现一朵巨大的兰花将她包含在其中。

  幻月经中的兰花经篇是开始。身化兰花,以兰花的形式放出幻境兰界。

  那飘逸俊芳,绰约多姿的叶片。高洁淡雅,神韵兼备的花朵。纯正出远,仿佛散发着沁人肺腑的香味,让人陶醉。

  “好美的兰花啊!”战台之下不断有人在感叹这朵兰花。

  长老席上的长老,石椅上的城主也都在欣赏这朵幽兰,他们自然知道面前这虚幻的东西是什么,但表面美的东西总是让人忍不住欣赏的。

  白衣也没有例外,虽然他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擅长赏花吟诗的雅人,但此时想破脑袋,还是忍不住念出一首颂兰诗。

  “幽兰花,在空山,美人爱之不可见,裂素写之明窗间。幽兰花,何菲菲,世方被佩资簏施,我欲纫之充佩韦,袅袅独立众所非。幽兰花,为谁好,露冷风清香自老。”白衣轻声颂念出前世明代刘伯温写的一首关于兰花的诗句。

  此时被白衣拿出来形容千舞影衣,但自己也不知道说的对不对,毕竟自己也只是照背出来的,什么意思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然而现实却并没有那么简单,兰界的出现无声无息。世人对万花古楼的攻击方式太过陌生,以至于整个战台都已经被兰界覆盖是,黄芷兰都还没有察觉到。

  直到千舞影衣第一次引动兰界进行攻击时,黄芷兰才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

  飞仙城新人大比的现场绝对不会安静到一丝声音都没有的,眼前这多兰花恐怕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