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少年行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战止

少年行天下 白衣胜柳相 3516 2019.08.16 00:16

  明明对方都已经明确的说过了,她的剑是会无视距离的。

  “影衣师姐,你输了。”黄芷兰来到千舞影衣身边轻声说道,而她的剑此时正剑架在千舞影衣脖颈上,只差一寸千舞影衣便可毙命。

  千舞影衣缓缓松开了双手竖在胸前结出的兰花印,之前黄芷兰站立地方的巨大兰花兽无声息间消散了。

  黄芷兰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自己的剑果然还是这么强大。

  “上当了。”石椅上的风雨舟转动手里的蓝剑,轻笑道。

  兰界里,被剑架住脖子的千舞影衣化作无数朵兰花,踏散开来,遮住了黄芷兰的身影。

  不等黄芷兰有所动作,这个兰界都化作虚无,来不及反应的黄芷兰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的被吸进一个漩涡,整个人都感觉到天在转动,地在翻滚。

  战台上,众人之见千舞影衣一步一步走到黄芷兰身前,伸出一指轻轻点在黄芷兰额头上,印出一个红点。

  而黄芷兰从始至终都没有一丝动静,或者是要躲避的样子。

  千舞影衣单手结出的兰花印散开。

  幻月经兰花经篇的效果退散了,黄芷兰眼睛恢复清明,迷茫的看了一眼身前的千舞影衣,手中青锋掉落。

  “我输了。”

  千舞影衣放下指着黄芷兰额头的手指,直直的看着黄芷兰。

  黄芷兰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黄家号称不败的剑,败了。还是在她这个号称能大兴黄家之人的手上败的。

  所以她自责,自恨,自怨。

  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千舞影衣,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没有在意过的对手,赢了自己也没有丝毫的喜悦,虽然她没有说话,但眼中那一抹安慰自己还是能感受得到的。

  这与以前的自己,以前的朋友都不一样,没有趾高气昂的嘲讽,也没有高高在上的姿态。

  “这就是朋友吗?”黄芷兰轻声说道。

  千舞影衣闻言,迷人的大眼睛散发着喜悦的光芒点点头算是回答她了。

  不知怎么了,经历过失败的黄芷兰突然感觉自己没有那么悲伤了,在这一瞬间好像胜负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她找到了比胜负更重要的东西。

  仿徨间仿佛找到了爷爷送自己来飞仙城的目的,这种自己以前从未遇到过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想到这里黄芷兰也不在伤心,美眸之中兴奋划过,开口说道:“影衣师姐你的刚刚那一招真的很厉害,能教教我吗?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啊?是你们门派传下来的吗?还是你自创的,对了你太小了,应该是门派传下来的。”

  黄芷兰再次恢复了之前的样子,这场战斗在她心里留下的阴影随着千舞影衣的笑容,消散了。

  千舞影衣脸上不在淡漠,黑珍珠一样的双眼弯成月牙状,嘴角也忍不住翘了起来。

  黄芷兰看的呆呆的,忍不住一把抱住千舞影衣,兴奋道:“好可爱,要抱抱。”

  千舞影衣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她并没有躲避,也没有推开她。

  主持台上王天痕也是超级开心,这些人以后都是他的师弟师妹,他们能开心的在一起,会给自己省下不少麻烦。

  “新人大比,第三场黄芷兰对战千舞影衣。千舞影衣,胜。”

  抱住千舞影衣的黄芷兰身体僵硬了一下,随之恢复正常,口中抱怨道:“王师兄真是心狠,都已经输了还要往我伤口上撒盐,太过分了。哼!”

  “还真是出乎意料啊!黄家的剑在大河流域可是传的神乎其神的,没想到初次遭遇万花古楼的人,便落了一个大败,不知道黄家老爷子知道了自己宝贝孙女的战果会是个什么心情。”风雨舟嘴角弯起弧度,轻笑道。

  天公头也不回,依旧注视着战台上的两人,说道:“黄家的剑确实厉害,万花古楼的幻术也不简单,两个小辈的战斗并不能代表什么。倘若有一天黄家老爷子与万花古楼的楼主来一场真正的战斗,那恐怕才算的上是黄家的剑与万花古楼的幻术的真正对决。”

  风雨舟笑而不语,那种级别的战斗多少年都不曾遇见过一次,如同天灾般的场景,末日一样的气息,让他这样的人都心惊,更被说别说是一般的练武之人了,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消受的起的。

  飞仙楼内,九人再次相聚在一起。纷纷在祝贺获胜的千舞影衣,也在安慰失败的黄芷兰。

  出乎众人的意料,败了的黄芷兰比赢了的千舞影衣还要开心。虽然之前两场,韩流雨和飞云梅雪虽然也没有抱怨,但都有一种遗憾。

  而现在的黄芷兰呢,跟刚上台的时候一摸一样,话痨的形象依旧没有改变。豁达的态度,让二人心中羡慕。

  黄芷兰看着一边站着不动的白衣,忍不住上去捏了一下他的小脸,嬉笑着说道:“嘻嘻,白衣小师弟,一会就轮到你跟风师弟上台了,风师弟的刀我可是见过的,你在淘汰赛的时候就被重伤住进过神医阁,一会若是受不了可别硬撑啊!”

  白衣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这黄芷兰竟然会关心自己,不过别人都已经开口了,自己也不能置之不理,开口说道:“多谢黄师姐担心了,这场比赛我已经想好了,胜利我就不用想了,走个过场之后直接下台就行了。若是真打起来,恐怕一招就被风师兄给踢下战台了。”

  风轻沙是一位只比要白衣大上一点的男生,听到两人这么夸耀自己,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甚至黑黑的小脸蛋都有些发红。开口说道:“才没有呢!白衣师弟名气这莫大,我还怕白衣师弟一招把我打飞了呢,那可是会很疼的。”

  “新人大比,第四场闻人白衣对战风轻沙,登场。”

  不等众人说完话,王天痕的话从主持台上传来。

  两个年龄都不大的孩子,本来笑着的脸神,瞬间严肃起来。他们都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下面就要轮到他们上场了了,免不了一场厮杀。

  阿蛮看着两人,说道:“一会你们千万要小心啊。弟弟你都不会打架,风师兄可要让着点弟弟啊!不然等到我们相遇的时候,阿蛮手里的锤子可不会留情的。”

  天真的阿蛮说出让人额头流汗的话。天真无邪一般的至善知心,藏不住心里的想法。

  风轻沙握刀得手瞬间一抖,背后都有些湿了,幽怨的看了一眼阿蛮,在看一眼阿蛮手里的大锤,之后对比一下两人的实力差距,看了一眼白衣,“要不自己还是投降吧!”风轻沙如此想道。

  其余几人也是纷纷大笑,大家都知道阿蛮其实没有什么坏心思,只是有些时候更喜欢用武力去解决一些问题,总是会让人感到压力很大。

  战台上,风轻沙,闻人白衣两人面对面而立站在一起。

  孔祥宇的表情再次激动了起来,虽然他已经将自己的徒弟目标从白衣身上转移到了晋天来身上,但这不妨碍他与白衣的忘年之交啊!依旧在期待着白衣的精彩比赛。

  扭头正要对一旁的十四长老要说什么。

  十四长老又怎会不知,急忙打断他,示意自己有看到。其实自闻人白衣登场的时候,他就已经准备好了要被孔祥宇唠叨的准备了。

  但他就是想不明白了,这个闻人白衣也就才五岁。第一场比赛靠跑路赢得,第二场比赛靠轮空过去的,第三场比赛是因为飞剑诀把对方吓跑了,第四场又是因为对方犯了城规消除了比赛资格才获胜的,一场比一场闹腾,一场比一场让人惊讶,若是他说闻人白衣比其他人幸运他可能会承认,但这怎么都跟他自身强大扯不上关系吧。然而就这么一个人是怎么做到让孔祥宇坚信他一定是很强大的呢?

  十四长老扶了扶胡须,叹了口气说道:“想不明白啊,想不明白。”

  石椅上,天公,风雨舟也都将目光投射过来,他们要比别的人知道的更多。这俩人都不简单,神奇的不仅仅是闻人白衣,那年龄不大的风轻沙同样是来历神秘的家伙。

  对闻人白衣,风雨舟接触不多在这就不多做评论,但对于那个与他同姓的风轻沙他可是很了解的。

  风雨舟曾远赴万里大沙漠,那里名义上是风轻沙的老家,事实上风雨舟也确实见过风轻沙在那里生活过几年。

  但就是如此,风轻沙才疑惑。有消息显示风轻沙同样是一个孤儿,不同于闻人白衣被古村的民众收养。

  年幼的风轻沙是被万里沙漠最大的马贼团所收养的。

  他自小接触到的便是骑马杀人,烧杀劫掠的本事在同龄人中也是最强大的。

  让人更奇怪的是,就这样一个人竟然会是一个时常害羞的男孩子,他可以为了一直小兔子的腿受伤而流泪一整天,也可以面不改色杀光一整个商队的人。

  至善与至恶两种性格柔和在一起,那人竟然还没有疯掉,反而处理的很好,这便让风雨舟产生了极大的兴致。

  因此给他讲述了遥远的飞仙山上有一座圣地,在那里可以找到你以后活下去的目标。

  没成想对方竟然信了,还真的来了,万里沙漠距离飞仙城这么远,天知道他到底走了多远的路。

  风轻沙的武功都是马贼教的,所用的武器是弯刀,这是马刀制式的一种,弯曲的刀刃更适合马上作战时的挥砍与抽离。

  当然最让风雨舟印象深刻的是,自己的师兄头一次听说有这么一个人的时候,尽然怀疑他是自己的私生子,只是如今带回飞仙城认祖的。

  “简直混蛋。”风雨舟低声谩骂一句。

  偷偷看了一眼天公,舒了一口气,“还好没注意。”

  不仅两人对这场战斗产生兴趣,像青龙众的四长老韩青龙,玄武众的七长老玄舞,神医阁的三长老药凡生,药园的管理者小琉璃等人,也都在关注这场战斗。

  当然某个在飞仙楼顶的无良剑仙自然也不能错过,他也想知道白衣的潜力究竟在哪?

  初次修炼便可硬拼成名多年的青弥,这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在玄天眼里像现在的白衣就如同刚出的烈酒,明明年龄还很幼小,却已有了如此力量。真正等他成长起来将会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人。

  “南国古村闻人白衣,请指教。”

  “万里沙漠风轻沙,请指教。”

  两人同时抱拳说道。

  虽然年龄尚小,却以展露一身侠气,让人耳目一新。

  两个年龄五六岁的孩子在一起战斗,又能爆发出怎样的战况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