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少年行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大战开端

少年行天下 白衣胜柳相 3731 2019.08.05 23:03

  阿蛮平时的时候是很好说话的,性情温和,从不乱发脾气,也不会以力压人。如果你想跟她交朋友,他从来都不会拒绝你。但唯有一点,触到了,一点就炸。

  那就是千万千万不要说她是男孩子。

  阿蛮飞上天,黑虎墨金锤随着下落甚至出现了黑虎虚影,这已经不是单纯的一锤子了。

  阿蛮口中轻呵道:“战八方”

  这一式可是阿蛮的爷爷蛮烈亲自传授给她的招式,配上蛮神诀,跳上天对敌时的威力随着下落的速度呈几何倍增长。破坏力十分强大不可小觑。

  于是阿蛮带着大锤在众人惊恐的眼神中,快速落下直至咋在黑青石板上。

  黑青石板底下的那人,眼中已经不复之前的从容,不加掩饰带着害怕了神情,“遭了霸体挡不住,要被重伤了”。

  “轰”

  黑虎墨金锤轰击在黑青石板上,发出一道轰鸣,碎石炸开满天都是。桌子下面出现一个深坑。

  阿蛮站在地上,手里还拿着大锤。轻舒一口气,“舒服”

  白衣:“……”

  “啊——”死人了,快去救人。

  广场上乱成一片。

  阿蛮撇撇嘴,低声道:“一群没见识的家伙。”她可不是莽撞的人,体修对体修有一种先天的感觉,一种不惧任何伤害的野性。

  走到碎石前,提了一下被压在下面的人,说道:“死了没,没死的话就出来解释一下情况。顺便把钱给了,一百两银子的,一个子都不能少的。”

  众人惊讶,这是什么人啊?都把人给打死了还想着要钱呢。

  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那碎石慢慢晃动了起来。一个人影起身拍开身上的碎石,慢慢走出坑。

  嘴角带着一丝血气,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骂道:“你是想把我打死吗?这么用力,要不是我练过几年霸体,你这一下就等着去找阎王那要钱吧!”

  阿蛮重新拎起大锤,虽然平时是拉着大锤走路,但那是因为大锤太大,不好拿,真正拎起来虽然不说比做羽毛,但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跃跃欲试说道:“你这是准备不给钱吗?要不钱我不要了,在让我在砸几锤把,就当顶钱了。”

  那人急忙退开几步,瞪大眼睛带着看怪物的眼神看着阿蛮,说道:“我承认是我小瞧你了,没想到我霸体谷的霸体都拦不住你的大锤。这次我认栽了。这是一百两银子。”

  说着从自己的木盆里拿出一百两递给阿蛮,接着又说道:“我有一事不明,刚刚我在喊你大哥的时候,为什么你的表情显得这么怪异,这并没有什么错吧。难道我之前做了让你很难堪的事?难道是我又说错什么了吗?不但被你锤了,还被你骂了一顿。”

  阿蛮刚接过银子,脸上高兴的表情马上又阴郁了下来。“看来刚刚那一下太轻了。”默默地拿起锤子,准备再给他来一下。

  年幼便开始修炼蛮神诀的阿蛮,一身力气堪比幼年兽王。从小阿蛮就是被村里的兽王用兽奶养大的,战斗起来带着一抹兽王的野性,狂野无畏。

  白衣见此急忙走上前拦住阿蛮,他可不想这好好的一个新人大会被他们给搅合了,这倒不是他有多在意这新人大会,而是担心阿蛮会不会因此都到惩罚。

  走到两人面前中间,对这那人说道:“这位师兄,我是白衣,这是阿蛮她是我的姐姐。师兄刚刚说的话确实是有失水准,而且姐姐长这么大最恨别人说她是男孩子,所以以后可要注意了。还有在座的大家,以后大家都是师兄弟,见面可别再喊错了,不然我姐姐手里的大锤,可是有上百斤重的。”

  那人露出明悟的表情,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液,说道:“既然是这样,那确实是一鹤的错了,一鹤道歉。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蓝一鹤。南国黑山霸体谷蓝家人,受家父的命令来飞仙山拜师。但我霸体谷不弱与人,这个梁子一鹤记住了,早晚有一天一鹤会找回来的。”

  “哇,竟然是黑山的人。”有弟子惊慌喊道。

  “黑山霸体谷,那个传说中肉体可与刀剑争锋的门派,他们不是黑山的扛把子吗?怎么会让他们门下弟子了来飞仙城拜师啊?”

  白衣看了一眼蓝一鹤,他不是喜欢八卦的人,每个人去做事,都有自己的目的,他没必要去求根问底。

  阿蛮挑了一下眉毛,放狠话吗?谁不会,说道:“你想找我报仇,我没意见,但在这之前可要想好了,我尊重无所畏惧的战士,所以每次我都会用上全力,只希望到时候别被我打死了。”

  得了,一个比一个嚣张。

  白衣没有多管,阿蛮虽然年龄不大,但做事有理有据不是水准。而且阿蛮背后有霸道护犊的爷爷蛮烈,还有一个飞仙城大城主天公,她自己的天赋本就不弱,要是这样还能被眼前的蓝一鹤追上,也只能说明阿蛮还无法承受她所肩负的使命。

  不过真到那时候即便阿蛮承受不住,但有他在,阿蛮变成受得住。

  带着阿蛮离开这里,来到一个安静的地方静静等待着大会的开始。

  晋天来偷偷打量了一眼阿蛮,随后被阿蛮发现了,回瞪过去一眼。

  晋天来小脸刹那间红了起来。

  阿蛮顿时捧腹大笑,说道:“弟弟,你快看他,竟然脸红了哈哈哈。”

  白衣也是哑然失笑,只是被人瞪了一眼,就脸红了,这是有多害羞。

  晋天来涨红了小脸,大声喊道:“有什么好笑的,我只是没想到阿蛮竟然是女孩子。阿妈说过了,对女孩子要温柔的,所以我以后不打你了。”

  这下轮到阿蛮不好意思了。

  飞仙楼上

  天公站在窗台边,看着下面闹成一团的孩子们,回想起以前他们这么大,来到飞仙城的时候。想想也是像现在的他们一样,懵懂无知不知畏惧,有些少年轻狂看轻天下人了。

  如今他已经成为世间最有有名的强者之一。然而当时那一批师兄弟们,又有几位活了下来,走到现在呢?

  王天痕推开门,打断天公的回忆,来到天公身后,恭敬说道:“大城主,新人大会全部准备完毕了,已经可以开始了。各位长老除了在外执行任务无法及时赶回来的。一共有三十位长老可以出席,三城主、四城主依旧没有出关的消息。”

  天公点头,风师弟的这个徒弟真是给人省事啊!事事都能安排妥当。

  说起风师弟现在人呢?从早上都没看见他,于是问道:“你师父呢?这都什么时辰了?还不见他出来。嗯?又睡过头了!”

  王天痕嘴角抽搐一下,说不出话来,心中暗道:“真不愧是几十年的师兄弟了,一下就猜到正点上了。”没错自己刚刚自己去师傅房间喊他,这么大一个人了,抱着被子说什么都不愿起来,做弟子的没办法只能去找了一盆冰水。唉!有这么一个师傅,当弟子真的好累。

  风雨舟迷糊这脸,推门走进来。

  也不看屋里有什么人直接说道:“师兄,我决定把我弟子逐出门外,这小混蛋敢往我床上洒冰水,反了天了。哎,天痕也在啊,对了师兄刚刚我说到哪了。对了,我那个弟子真的很懂事的,知道去喊我,让我别再这么大的活动中迟到,真懂事。”

  王天痕:“……”

  天公:“……”

  飞仙广场

  三十位长老依次出现坐在长老席上。那里的座位不分先后,先来的想做变都行,而且最上方的四座石椅也还不分前后,来了就可以做。

  飞仙楼顶,天公一跃而下,脚下白色云雾升起,速度减缓身姿飘逸灵动,如仙似神。身后风雨舟紧跟着飘落,蓝剑出鞘速度也是减慢,长发随风而动,仙人之姿淋淋尽致。

  两人飘落到石椅上,一言不发端坐在那里,接受众人的仰望。他们有资格亦有能力接受。

  王天痕出现在主持台上,作为四位城主所有弟子中年龄最大的,也只有他最合适了。

  王天痕同样是一身飞仙丝缎袍,不过却是红色的,没有镶嵌丝边。脸上神情肃穆,高声道:“众位飞仙城的新人弟子们,欢迎你们加入飞仙城。数百年来飞仙城屹立飞仙山,自初代始祖以来……”

  王天痕站在那里一本正经的讲述飞仙城的历史,从初代始祖一直到这代天公,激情澎湃,下面新人弟子也是如此。一个时辰过去了,从激情澎湃到昏昏欲睡,实在是太长了。

  “啊切,呃”

  风雨舟是真的要睡着了,忍不住打一个哈欠,还没结束一个云团飞到嘴里,凉意炸开,瞬间清醒过来。带着幽怨的小眼神看了一眼正襟危坐的天公。

  白衣、阿蛮以黑虎墨金锤为椅子,坐在上面昏昏欲睡。

  经过一个多时辰的讲解,王天痕终于讲完了飞仙城的来历,看了石椅上二位城主还在,而且自己的师傅竟然没有睡着,顿时感觉很有成就感。

  孰不知这是谁的功劳。

  “下面有请飞仙城大城主讲话。”

  “啊!还有。”

  一片唉声叹气中。

  天公仿佛知道下面众多弟子心中的怨念,也不在多言,直截了当道:“飞仙城新人大比现在开始,获胜前三者可以得到丰厚奖励,首胜这可以得到这一届新人王名号。”

  “哦——”

  欢呼声顿时响遍全场,要的就是这样直接。

  阿蛮一往无前,抽出被坐在下面的大锤,踏步上前喊道:“胜者非我莫属,敢抢的别怕死。”

  “姐姐,姐姐低调啊,这样会被人针对的。”白衣在后面一下坐倒在地上,见阿蛮这么说,急忙上前拉扯。

  有人看不惯,蓝袍黑丝第三级别弟子上前冷哼道:“哼,狂妄。看我拿下你的雪莲花令,看你这次还有什么依靠?”

  也有好事者在一旁起哄,一时间广场上群情激奋,就为了那前三者的奖励也要努力拼一把了。

  大家都差不多谁怕谁啊。

  石椅上,天公手掌一挥,广场上顿时云雾缭绕,一个又一个战台呈阶梯状出现,一直通往最高处的那个顶峰。

  王天痕出现在顶峰站台上,体内内力迸发,清澈声音遍布全场,喊道:“在场的一百三十二位新人弟子们,你们会被两两分到第一层六十六个战台上,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输了便会被淘汰。赢了会继续前往下一个战台,轮空者自动晋级,直至顶峰两人的决战,决出本届新人王。”

  “哦——”

  一百多位弟子来自南国四面八方。能从如此之远的地方安然无恙的来到这里,大家都不是什么简单之辈。而且真以为飞仙城收弟子给他们定下级别会如此随意吗?那些每年花费无数金银打造出来的情报组织又岂是闹着玩的。

  “新人大比,规则很简单,大家在前三轮各自选择文武两种战台,但最后终会汇聚到一起,争抢新人王的称号。”

  白衣跃跃欲试,他决定这次要凭借自己的本事赢得胜利,看看自己的剑痕能在这新人大比中走多远。

  白衣摸摸自己额头的剑痕,低声道:“我的剑已经饥渴难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