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少年行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征战

少年行天下 白衣胜柳相 3766 2019.07.22 11:08

  白衣不知,他之所以会引起侠王府不惜得罪儒林学院也要带回去,就是因为那一首将进酒传到儒林学院时。

  李秀才的一番朗诵,碰巧让一位在儒林学院做客的剑客突破了困惑已久的境界,成为南国或者说是北之大陆最年轻的一位剑仙,当时南国文豪韩子非大学士正在授课,听之当即抛下书本,仰天长啸身上儒道文气喷发,数十里内霞光满天,仙鹤长鸣,将整个天海城都笼罩进去。

  顷刻间天海城便沸腾了,还在朗读的李秀才见此也是迷茫不知所措,然刹那之间他便被一道儒道文气遮盖,收进儒林学院,直接来到韩子非和那位剑仙面前。

  韩子非问其缘由,刘秀才将白衣书写下的将进酒递上前,向起说明情况,这是闻人白衣古村五岁孩童所做。

  话不当紧,天海城众多人士闯进儒林学院恰好听到,闻人白衣这位五岁的孩童便被天海城各大势力所知道,无数人都在问闻人白衣是谁?当众人反应过来找李秀才时,他已经被稳定住境界的剑仙和大文豪韩子非藏了起来,面对剑仙众人谁敢造次,更不用说还是一位大文豪相护了。

  事后韩子非说为保护闻人白衣,他们今年的车队会专门走一趟古村,将闻人白衣接到儒林学院由韩子非亲自教导,而他则需要去一趟儒林学院在山河郡儒林总院报道,因此不能亲自前往。

  但他们没有想到天海城儒林学院之中有一位执事老师,是侠王府派来儒林学院的卧底,在车队出发前打探到白衣所在位置上报给侠王府,这才有了之后的一些列事情。

  古村外,村长向来接白衣的车队说明情况,已知闻人白衣提前一步被人接走的儒林学院自是恼怒,被人摆了一道的自然不会罢休,发动大量人力,势必要找出白衣的下落。

  一直尾随侠王府探子的鬼王殿意外探知到侠王府此次的任务目标,惊喜之下派出十二鬼王之一的冰魔鬼王,以及十二位幽冥使,势必将闻人白衣带回鬼王殿。若是带不回去就毁了他,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也不能让敌人得到。

  侠王府也不是完全没有准备,派出铁甲卫队的同时,一路上更有三位长老隐匿跟随,三大府主中有着暮刀之称的柳暮白府主已经抵达寒月城,只要把白衣送到寒月城柳暮白面前,便已经算是进了侠王府的大门,因此这寒月城外便是众势力争夺闻人白衣的最后一站。

  此时白衣还不知道,在那寒月城外究竟有着怎样的场景在等待着自己?不过就算知道也没用,寄人篱下我为鱼肉,能有什么办法?

  时间在铁甲卫队快速移动中慢慢过去,鬼王殿也是刚刚打探到铁甲卫队的行进路线,若不然早在之前便以出手抢夺,将地点定在这寒月城外也是无奈之举,暮刀柳暮白的威名可不是什么随便就能打发的人物,即使是鬼王也没有单独与之交战的实力。

  斗笠人不断挥动手中的鞭子,此刻他恨不得直接飞到寒月城,心中暗骂侠王府的情报人员,竟然被敌人探查到自己的前进路线,不过还好眼下离寒月城就在眼下,到了寒月城就会有侠王府势力守护,那敌人再来也就只有跪下喊爷爷的份。

  看了一眼远方,估计一下路程,对这马车上一位老者说道:“谢一长老,再过一个时辰左右就到达寒月城了,此次任务也算是有惊无险。”

  被唤作谢一长老的老者,虽然满头白发,但行动间丝毫不显老态,一身暗红色长袍覆盖在身上,腰间麻绳简单束缚,白发散落随风而动,双目中不时闪过精光,手中一柄金刀沾满了血迹,这些都是敌人的鲜血。

  “薛统领不必惊慌,从这一路上碰到的敌人来看,我们的踪迹只有鬼王殿的人发现,虽然他们行动连续不断但规模都不大,应该也是仓促行事没有准备完全。不过我们若是想要毫发无损的到达寒月城也是不太可能的事了,就是不知道这次来的是哪支鬼王众?吩咐下去铁甲卫队保持警惕,在到达寒月城之前万不可掉以轻心。”谢一对着斗笠人薛万军说道。

  白衣依旧静静坐在马车内,窗外喊杀声不绝入耳,外面那个叫谢一的老者是一次黑衣人闯进马车的时候出现的,单手将黑衣人扯出车外后一掌打的粉碎,飞溅的血液都沾到白衣脸上,从未见过的如此场景的白衣当时便吐了出来,一直吐到腹部肌肉痉挛,浑身没有一丝力气,虽说白衣活了两世,但前世生活在和平年代的白衣见识虽然不凡,但也没有见过杀人啊,更别说如此血腥场面,当着自己的面将人整个打碎,电视里也没有这么演过。

  良久白衣重新端坐在马车中,只是面色依旧惨白,不出声响。

  谢一撇了一眼车厢里的白衣,对薛万军说道:“这就是府主特意交代过的闻人白衣吗?看起来跟普通孩子也差不多啊,竟然能成就一位剑仙,看我杀个人而已就吐大半天,府里很多想他这莫大的孩子都已经可以杀人了,真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想的?”

  薛万军无奈笑了笑,开口说道:“谢一长老说的是,不过既然府主交代过肯定有他的特殊之处,若不然这鬼王殿也不会出动这么多人来争抢。”

  不过虽然口中这么说,心里却是另一种想法,谢一长老脾气火爆,与人对战时往往以分出生死作罢,与敌交战落到他手上的敌人少有能留有全尸,不是被他一掌打的粉碎就是被他手中的金刀砍成两半,残暴程度就连他这个常年行走生死见的人都胆寒,更别说白衣这个初次见到如此场景的孩子了。

  “前面就是寒月城了,过了这里就是侠王府的地界,到时候谁敢来就敢让他尸体永远留在这。”谢一厉声说道,这一路上被鬼王殿的幽魂骚扰不停,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恨不得大杀四方。薛万军闻言,心中微微一颤,这残暴的家伙已经快忍不住心中的杀意了吗?

  寒月城无名府邸内,众多头戴斗笠腰挎战刀的人随意坐在一起,大堂内身着白色长袍的儒雅文士背对大家看着一幅山水画作,身后四五人坐在椅子上看着儒雅文士。

  虽说这人看着像一个文弱的读书人,事实上他就是一个读书人,不过可不文弱,相反暮刀在南国声明可不弱,见暮刀如同见黄昏,有一种生命走到尽头的感觉,暮刀出道数年死在他手上的人已经不可计数了。

  在做的人也不敢小瞧,对他更是尊敬不已,在做的其中一人开口说道:“不知道谢一长老他们跟薛统领到达什么地方了?眼下也没个消息传来,万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吧?”

  在他旁边一位中年人抚摸一下嘴角见的小胡子,开口道:“应该不会,谢一长老王谷长老,周池长老实力都不弱,更有薛统领带着铁甲卫队,这股力量足以行走南国。这几日来,寒月城内一切正常,只是城外多处发现鬼王殿的幽魂出没,夜晚更是频频闪现鬼火,这是他们在召集人员。”

  观看山水画的柳暮白转过身,自顾自的回到大堂中间的座椅上,也不看众人开口说道:“不用为他们担心,鬼王殿能发现我们的行动在意料之中,他们想召集人员我们不用阻止,此次的真正任务目标本就是他们,一个五岁的孩童还不值得我们侠王府为他闹出这么大动静,这次就让这寒月城成为鬼王殿一个鬼王的坟墓。”

  最先开口的人见此瞳孔微缩,此次的任务竟然是鬼王殿的一个鬼王,没想到此次图谋竟然是这样,最先府主召集人员来此时,大家都很好奇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竟然值得侠王府耗费如此人力来迎接,没想到所某如此之大,看来我们还是小瞧了府主们的魄力。

  同样的,其他几位也是惊了一下,没想到此次的目标竟然是一个鬼王,想想一个鬼王带领的鬼王众可不是什么易于相处家伙,不过想想来到寒月城侠王府的力量也就不算什么了,侠王府八大长老来了一半,三大府主柳暮白亲自到场,铁甲卫队来了两百,侠士不计其数,这股力量别说一位鬼王就算再来两位也是不虚,完全有可能留下他们,怪不得之前府主不让他们阻止鬼王殿召集人手,看来来的越多死的也就也越多。

  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人是侠王府另一位长老谷莫衣,他本人也是南国有名的侠士,加入侠王府后直接被府主授予长老职位。

  看了看外面天色,谷莫衣开口道:“看时间谢一长老他们也快到这寒月城了,虽然此次目标是鬼王殿,但那闻人白衣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一首诗成就一名剑仙,一位大文豪,若是可以还是收进侠王府加以培育,未来的成就想必也不弱于在做的诸位。”

  柳暮白点头,老实说最初天海城的消息快过来的时候谁都不会相信一首诗竟然会成就一位剑仙,这可是南国最顶级的战力了,就连侠王也只是刚刚处于这个层次的战力,大文豪更是了不得,儒道文气一出,群邪皆退。

  顿了一下说道:“谷长老说的没错,开战前确保闻人白衣的安全,进入寒月城后由谷长老亲自将其带往侠王府,路上若有人阻拦不用上报直接杀掉。”

  “是”

  谷莫衣点头,对这闻人白衣他也是好奇得很啊。

  “府主,不好了,寒月城外有薛统领发出的信号,薛统领已经和鬼王殿的人交手了。”手持长剑的侠士跑进大堂对众人说道。

  “什么,竟然这么快已经交上手了。”大堂内除柳暮白以外纷纷起身。

  柳暮白开口道:“不必慌乱,既然已经交上手了,那我们也不用干坐在这里等待了,先前的布置也可以启动了,务必征求一击必杀。”

  寒月城外山谷中

  薛万军驾驶马车走到山谷中,这是抵达寒月城最后一个险地了,对方若是在不动手的话,到了寒月城也就没有希望了。

  抬头看了一眼山谷上方,一直黑色的巨鹰盘旋在众人上方,心中警铃大响,这是鬼王殿的鬼鹰,大喊道:“有敌人,注意防备,车队不要停,冲出山谷。”

  话音未落,山谷两侧飞出无数利箭,射在铁甲卫队身上,铁甲卫队的甲胄如同薄纸一般被穿透,损失惨重,马车也没能幸免如同刺猬被利箭扎满。然而薛万军和谢一对此不闻不问,薛万军用力挥动手中的鞭子,马车跑的飞快。

  谢一手持金刀格挡射来的飞箭,随手抓住一只利箭投向天空中的鬼鹰。

  高空中的鬼鹰随即被击落,连躲避的时间都没有。

  “不好前方有落石,躲开。”薛万军用力拽进马车的缰绳,试图让马车停下,然而快速奔跑的马车又岂是他能控制的,眼看就要装上落石。

  “弃车”

  谢一大喊一声,伸手进马车内抓住白衣的衣领将他拖出车外向外跳下。

  被其抓在手里的白衣连反应都来不及就以落地,随之胃里一阵翻滚,难受不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