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少年行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商讨

少年行天下 白衣胜柳相 3504 2019.08.03 23:32

  “所以说,你必须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让我有帮助你隐瞒的意愿,不然的话明天就把你交出去,看他们怎么处理你。”玄天表示自己完全无所谓。

  “先别管这个了,快跟我说说,这段时间里都发生什么了?怎么突然就差点把飞仙城毁了呢?”白衣表示不解,十分的不解,迫切的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或者自己有没有伤到什么人?

  先不说我有没有这个能力。飞仙城至少两位武道仙人,这个天下最顶峰的战力就在这,我一个刚刚踏入修行的菜鸟,还是自己练的野路子,会把飞仙城给毁了?你是在逗我吗?

  别以为我小就觉得我好骗。

  “你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吗?”玄天迟疑一下,问道。看白衣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

  “快说!”白衣喊道。

  “就在昨天,飞仙城天上被金色剑气布漫延,没有征兆没有前奏,飞仙山的顶峰顷刻间消失湮灭,化作飞灰。眼看便要降落到飞仙城,如果不是众位师兄弟的阻挡,恐怕不用一炷香的时间,飞仙城也步入顶峰的后尘了。”玄天看着白衣认真说道。

  “怎么会这样?我只是观想了一下轩辕剑的样子,甚至连名字都没还有刻上去。”白衣不知所措,为什么自己只是观想了一下就产生如此动静,而且不经意间闯下如此大祸。

  “轩辕剑,这是那把剑的名字吗?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剑,可以介绍一下它的来历吗?”

  “轩辕剑,黄帝轩辕始祖的佩剑,传说中的圣道之剑。但那也只是传说中的圣剑啊,就连我观想的样子也只是根据后人描绘出的雕塑幻想的,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又怎会拥有这样的威力?”白衣不敢相信,在他看来这明显不合常理啊。

  “轩辕始祖?那又是谁?你们部族的老者吗?你不是古村出来的孩子吗?古村有这样的历史吗?怎么觉得你今天怪怪的,而且你口中那些很厉害的名字我竟然一个都没听说过。”玄天不解问道。看来白衣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别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白衣不愿多说,毕竟穿越这件事对于很多人都是不敢接受的事。

  “真实的轩辕剑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但传说中轩辕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一面书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四海一统之策。我也只会具象化出他的模型,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具象化完成。总之还是觉得这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白衣向玄天解释自己所了解的轩辕剑。

  “一面日月星辰、一面山川草木、一面农耕畜养、一面四海一统之策,这真的是剑吗?而且你知道传说是什么吗?传说中的东西便是最不可捉摸的东西,所以说不存在什么不可思议。”玄天没有回答白衣,反而说了一句看似毫不相干的话。

  “传说有什么不可捉摸的?传说不就是人根据过去发生的事改编的吗?其中以夸大部分居多。”白衣说道。

  “也可以这么说,但经过改编后的现世,本就不同于现世了。”玄天说道。“你说过的,轩辕剑曾是你们始祖轩辕的佩剑。也就是说你们始祖在接受你们的祭奠时,轩辕剑同样也在其中。无数年来的祭奠,轩辕剑很可能已经超脱了它自身材料的限制,打破了其中的制哠。真正成为了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这也就可以解释你们为什么总是喊它是传说中的圣剑了。”

  “话是可以这么说,但传说不都是虚无的吗?你说的这些真的可以当真吗?”白衣问道,传说本就不可琢磨,没有方向、没有必要因素、甚至没有原因。甚至很多传说都是凭空冒出来的。

  “你说的对,却也不对!”玄天说的很有耐心,与其是在开导白衣,比如说是在开导自己,因为他自己也不相信。

  “此话怎讲?”

  “传说就一定是虚无的吗?大家都说传说中的东西是靠着大家想象出来的,但既然已经那个想象出来了,为什么又说他不存在了呢?佛宗曾言一朵鲜花,一粒尘沙都是一个世界,太清道宫也有过须弥化芥子的传说。既然如此,我们幻想出来的传说,说不定此时就在某个世界上演,只是我们并不知道罢了,但是不知道并不能代表他不存在。”玄天仿佛陷入魔怔,自言自语说道。

  “你是说,轩辕剑也有可能存在某一个世界,只是恰巧被我具象化出来了吗?”白衣说道。这都能被他猜到了。这简直是超越旁人几千年的智慧了。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只不过其中有很多解释不通的地方。心剑诀具象化出的宝剑,观想者必须与它有一定的联系,甚至长时间的接触。而且必须是拥有灵的宝剑方可具象化。就像七长老玄舞,她同样是修习心剑决,而且具象化的对象是上任四大城主之一韩月楼的月楼剑。我依稀记得那一天她守着月楼剑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将月楼剑具象化出来。但在那之前月楼剑便一直由她所佩戴,到了今天她虽然已经能自由使用月楼心剑,但月楼剑的本体依旧时刻被她跨在腰间。”玄天说了一个例子。

  “可是按照你说的,又产生了新的疑点。我对轩辕剑的印象只在传说中有过了解,而且还不全面,我们俩根本就没有接触过,更别说深入了解了。按照心剑诀上面给观想者的几种方法,我只是选了一种最简单,没有灵性的具象化,只单纯的作为武器使用。”白衣提出自己新的疑点。

  心剑决虽然可以具象化宝剑,却也分数种。

  玄天所说的是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的一种,观想先辈们的宝剑。那是最高级的观想,他们的宝剑多是经过多年的温养,大多已经产生灵性,自己只需佩戴一段时间,再找一个适当的日子便可以沟通剑灵,不需要它同意,只需简单的回应便可具象化成功。

  还有一种便是最简单的,也是成长潜力最小。观想你自己知道的宝剑中的任意一个,不管是否接触过,只需要知道宝剑的样子便可。将具象化的宝剑只作为武器来使用,不需要讲究剑心,当然这样做了也就不存在剑心了,相当于你自己已经不在相信自己了。

  这样做的后果便是,具象化成功之后,具象化的武器攻击力极速提升,进步极其迅速。当然后果也很明显,这种实力的提升显得很虚浮,没有扎实的根基,它是以透支潜力为代价,将本就不多的潜力全部消耗掉,化为攻击力。可以说完全是舍本逐末了。不到万不得已没人会选择这样一种法子。

  然而白衣却没有想这么多,准确的是他不知道心剑诀会有这两种观想的方法。而他选择的还是最坏的一种。

  观想轩辕剑便是如此,若是他了解过便不会如此不自量力得去观想一把圣剑。

  只是身为华夏人,观想轩辕皇帝的圣剑也算是一种崇拜吧!毕竟轩辕剑无论是造型还是传说在华夏神话故事中的地位都是最顶尖的。

  玄天被白衣说的话问住了,因为是只存在传说中的东西,为何会被实体具象化呢?

  忽然玄天想到那满天的金色剑气。说道:“你这种情况,可能只有用传说中的才能解释的通吧,那满天的剑气也只有传说中才会存在,那种漫无天际,无边无际也只有传说中的人才能用出来了。”

  “对的我想到了,一定是这样的。就因为它是传说中才会存在的东西,所以才会被你具象化出来,而且是本体降临。”看着白衣依旧迷茫的眼神渐渐清晰,玄天再次解释道。

  “按照你最初的说法,轩辕剑随你们始祖轩辕一同接受祭拜,这样就不排除无数年后它渐渐有了自己的思想的事实,不在单单是作为一把宝剑出现。但就是因为它有了思想,不愿在寂寞的传说中独自存在,恰巧你观想了它,让它对你产生了联系,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如何联系的,顺着这份联系,它找到了你。但你们之前一定有过某种不为人知,或者你自己都不知道的接触。所以它才会回应你的观想,要知道人选剑,剑同样选人。”

  玄天喃喃道,他陷入魔怔的眼睛不再迷茫,比之之前更加清晰。被另一种从未见过的的剑气影响到了,若是自己不能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他的道可能就决绝于此了。但现在他给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一个他认为合理的解释。

  “它是人文始祖的佩剑,整个华夏都是他的后代。只是现在自己身体里流淌的不知道是不是华夏的血,但自己的灵魂一定是属于那里的,按照玄天这种说法,自己确实是与它有过接触,还不止一次。”白衣想道。

  华夏念祖,每年过年的第一天,很多人都想到了祭祖,白衣一家也是如此。

  每年的第一天他们都会集体前往黄帝故里前去祭拜,白衣小的时候每年都会见到轩辕皇帝的雕像,和他腰间的轩辕剑。这应该也算是一种独特的接触吧!

  同样白衣观想的也是那做雕像上的佩剑,只是其中加入自己的幻想进去,显得更加神圣。

  这样想到现在,加入一切都是真的,那边可以解释的通了,白衣观想的是现实中的轩辕剑,机缘巧合之下将传说中的轩辕剑具象化出来了。

  虽然这其中是轩辕剑主动找上来的,但它不说,白泽玉佩中的小兽不说,谁有知道呢?

  想通了这一切,玄天感觉此时自己念头通达,剑理的理解更进一步,以前摸到门槛的想法,均都有了很大的进步。

  自己顿悟了,经此一役后,看谁还敢说自己是最弱的武道仙人。相信自己手中的玄天剑会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

  剑仙是所有武道仙人中攻击力靠前的。单对单的情况下,只要双方再一个境界内,没人敢小看一个剑客,尤其是一位成名已久的剑客。

  经过这一次的顿悟,玄天不仅彻底稳住了自己剑仙的修为,更是在剑理的理解中更加深入,将自己的剑理更多的融入自己的剑中。一举一动都能用自己的剑意影响到别人。

  因此看向白衣的眼神中越发的好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