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少年行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心剑决

少年行天下 白衣胜柳相 3511 2019.08.03 13:45

  “白衣这小子,真的是长本事了。竟然不吭声就弄出这么大动静,走,看看去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给我一个让我满意的解释,打死他。”玄天咬牙切齿,不过他更好奇白衣是如何讲这些剑意弄出来的,比自己的剑还要强大的剑意。

  这是碰见老牌剑仙醍醐灌顶一样的传承了吗?

  这种性质的剑气,金光所至,驱散心中杂念的剑气,让人心悦诚服。

  “师兄,你先坚持一下,我找到这金色剑气的来源了。”玄天对天公传去一声消息,跟着小兽离开这里,飞向传功楼。

  这件事暂时还是不要让更多人知道的好。

  天公看着这无穷尽的金光剑气眼睛骤缩,这种级别的剑气,这是圣道的气息。

  “真的存在传说中的圣道吗?”

  传功楼四楼

  白衣双目依然禁闭,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整个四楼内部全都是轩辕剑的散发出来的金光。却完全没有泄露出去,想来是轩辕剑及时的压制住了自己,没有散发更多。

  门外阿蛮着急地来回踱步,虽然金光没有外泄,他不知道里面动静如何。但外面这响彻天地的声音他还是知道的动静她是知道的,本想带着白衣去完全的地方,没想到整个四楼都是与外面相似的金光。

  认她如何喊叫白衣的名字都没有人应答,阿蛮很着急,生怕白衣发生什么危险。

  阿蛮虽然无法进入,但也没有束手待毙。尝试着用锤反复砸向金光,但都被反震之力震飞,撞坏很多东西。幸运的是大家都被天上的剑气所吸引,没有注意到传功楼内部的动静。

  玄天与小兽出现在传功楼外。

  “这是更加实质的剑意,比天上那些更强大,更纯粹。臭小子一定要好好问问他是怎么做到的?每次都能给我带来新体验,真是一个让人吃惊的孩子。”玄天喃喃道。

  四楼的金光在二者面前打开一条通道。玄天跟着小兽纵身跳入其中,金光随之关闭。

  刚进四楼便看见白衣坐在那里,周围金光包裹,身上一柄金色宝剑环绕其身,如同神话中走出的圣童,神秘而强大。

  “这是什么剑,竟然如此强大?仅凭剑意便产生如此大的威力。”玄天惊讶道。

  随后看到白衣面前摆放着的一本剑诀,“心剑决,这就是被你具像化出来的剑意吗?你到底观想了什么的是什么剑,为何从来没有见过这把剑?看来你的来历比我想象的更加神秘啊。”

  “需要我做什么?”玄天问小兽,虽然不知这只小兽是怎么出现的,但玄天觉的他一定知道此次事情的来源,既然找自己来也一定知道怎么解决。

  小兽没有去看玄天,飞到白衣上方,对着上空抬起小爪子,画出一个圆形。

  随之出现一个黑色的空洞,周围的金色的剑气尽皆没入其中,源源不断里面像是拥有无尽空间。

  这些剑气虽然由轩辕剑发出,但出去了便不再受剑的控制,肆意乱飞,不显章法。才所以需要一位对剑理解很深的人来辅助。

  玄天也没有再问,明白了小兽的意图后。玄天剑意升腾而起,将整个四楼内的金色剑意包裹在其中,运用自己对剑的理解,试着慢慢接触这种金色剑意,待其不在反抗自己,将它们推到那个空洞之中。

  前期并不顺利,轩辕剑目前无主,自行散发出来的剑意却虽然依旧是圣道之剑,但也沾染上了一层野性,威力强大也不愿听人指挥乖乖进入空洞。

  玄天知道不能着急,驯服一种剑意跟驯服一头野兽没什么两样,更别说只是将它引导向已经做好的陷阱了。

  慢慢的试着接触对方,并将之慢慢的推动。

  时间越长,白衣脸上显得越来越痛苦,识海中仿佛被某种巨力撕开,强行塞如某种东西一样。

  “啊——”

  惨叫声传出,门外阿蛮也是极速攻击着门外的剑气,一锤又一锤如同雨点一样砸在剑气上,一次又一次被击飞,然后爬起,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

  “白衣,你等着姐姐,我一定救你出来。不管这些到底是什么?要是弟弟有什么事,阿蛮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白衣识海内金色的圣道之剑也在帮助玄天疏导剑意,将它们完全投入到上方的空洞之中。

  玄天透过缝隙看到,那空洞中已经有原来的黑色被染成了金色,无尽玄奥的符号被照亮缀在上方,形成大网,将这些剑气一丝不漏网入其中。

  就这样持续了一天的时间,飞仙城上方的金色剑意已经消失,但因为这些产生的影响却还在加剧。

  谁都想知道这是谁发出来的剑气,如此强大,硬刚两位武道仙人不落下风,而且其中让人臣服的圣道气息让人心惊,面对这些他们这些还不是武道仙人的人都无法对他发出愤懑之意。

  飞仙楼内

  几十道身影坐在一个房间中,天公端坐上方,久不现身的二城主风雨舟也在其中。

  其余除了在外执行任务的长老和两位闭关大雪山的三城主司空弦音,闭关锁音阁的四城主余音袅袅,整个飞仙城最顶尖的权利者集合到了一起。

  共同商议此次事件带来的影响。

  也在探讨着到底是谁,或者是什么东西竟然引起这样的剑意。

  天公开口:“玄天已经查到剑意的来源,等他回来询问清楚便可。”

  传功楼,经历一天的收缩疏导,整个四楼的的金色剑意已经全部消失。

  处在剑意最中心的白衣也恢复原来的样子,只不过额头上多出了一束微小的剑痕,不管怎样始终都无法消除。

  期间小兽也再次找过轩辕剑询问此事,得到的答案是,这道剑痕并不是轩辕剑的剑痕,而是白衣灵魂最深层次推演出来的剑痕,真真正正的是属于白衣创造出来的剑意。

  玄天、小兽相顾无言,两人在外面忙的帮他疏导剑意,他可倒好还有心思创造剑意,还留下了剑痕。

  见一切都已经消失,小兽将轩辕剑连带他泄露出来的剑意全部封印在白衣识海最深处。等到白衣能够自我掌控的那一天,再次解封。

  做完一切,小兽融入白泽玉佩中,玉佩上白泽的双眼不在明亮,整体显得有些暗淡,这一次帮忙修复白衣的识海消耗不小,而且仓颉创造的字也不是这么简单就能够使用的,代价也不小。

  玄天看着这一切没有组织,饶有兴致的打量这白衣胸前的玉佩。

  “因祸得福啊,心剑决第二层剑痕都被他修炼出来了。两天时间连带剑种,这种速度,说是是天纵奇才也不为过了。真没想到白衣不仅再诗文上有天赋,还是一个修炼剑道的天才啊!”玄天真心赞叹道。

  心剑决,剑种下识海,这是第一层,也是最简单的一层。

  有过修习剑术的人,通过数十天对剑意的理解,将剑的痕迹融入识海,不消退便可种剑完成,留下剑种。

  心剑诀讲究的是心,看到白衣面前摆放的心剑诀时,玄天就已经知道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定是白衣通过心剑诀观想了什么不得了的宝剑,自己无法掌控其中的力量,才造成泄露。

  想来那把环绕白衣的金色圣剑应该就是被观想剑的本体了,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剑。来头没有听说过,或者是有记载过得痕迹。

  “别装了,醒了就过来做,我想我需要一个能让我满意的解释。”玄天坐在四楼窗户旁,坐上放着玄天剑,自顾自的捧着青玉葫芦喝酒。开口对白衣说道。

  “哎呀,玄天你来了,我这是睡着了吗?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白衣睁着眼编瞎话,眼睛都不眨一下。

  眼角撇了一眼喝酒的玄天,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看着自己不说话,嘴角那一抹嘲笑之意丝毫不加掩饰,显然他是一点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呵呵”白衣干笑了一声。

  “哎呀,这么久没出去,阿蛮该担心我了,我去找她。”白衣想到了阿蛮,急忙说道。

  正要跑开,大门从外面被打开。

  “咦,弟弟你醒了!吓死阿蛮了,还以为弟弟出事了呢?一动都不动。”阿蛮在白衣说完,突然推门进来小跑到白衣面前一把将其抱住,说道。

  白衣:“……”

  昨天阿蛮真的是急坏了,随着大量的剑气被疏导进空洞中,房间也不在禁闭,阿蛮很轻易地便挤进来了。

  接着看到玄天和小兽在对这白衣做出那种很奇怪的动作。白衣则是双目禁闭,面带痛苦,身上金光弥漫虽然显得很神圣。

  但阿蛮不会管这些,他只想到此时白衣在受苦,以为是玄天跟小兽在谋害白衣。

  毫不犹豫拎起黑虎墨金锤,带着黑虎的咆哮像玄天砸过来。

  玄天是剑仙,即使被另一件事分心了,却也不是阿蛮这样一个小菜鸟能够对付的,而且他是认识阿蛮的,知道对方没有什么恶意,所以也不会下狠手。

  随手一道剑气,将黑虎墨金锤击落阿蛮手心,开口说道:“我是玄天,白衣的朋友,他应该跟你说过我,我现在正在帮助白衣,不要打断我。白衣观想了我们不知道的宝剑,并且很神奇的将那柄无主的宝剑给吸引过来了,这些金光都是那把剑散发出来的剑意,我们在帮他疏导剑意,再过半天左右他便会醒来,到时候有什么问题问他就好了。”

  阿蛮不好意思,知道自己打错人了,但现在也不是道歉的时候,知道他们在关键时刻不能被打扰。

  索性一个人守在门口,禁止别人上来。

  玄天将自己佩戴的腰牌递给阿蛮,对他说,若是留守传功楼的人上来,便将令牌给他们看,说有人在四楼闭关,现在不能打扰。

  之后阿蛮就守在门外,一直到刚刚听到白衣的声音才急忙推门进来。恰巧碰见刚刚那一幕。

  “咳咳,好巧啊,阿蛮,让你担心了。”白衣小手本想拍拍阿蛮的后背,但发现自己太小,完全够不到,只能拍拍手臂说道。

  “现在可以给我们一个解释了把,你到底观想的是什么宝剑,威力竟然如此强大,正做飞仙城都差点被你给毁了。”玄天没好气的说道。

  “什么,怎么可能?我只是根据心剑决上写的在识海中观想宝剑,怎么会造成这么大的动静。”白衣不可思议地说道。

  差点毁了飞仙城,这怎么可能啊!就算轩辕剑是圣剑,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威力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