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少年行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寒月之战

少年行天下 白衣胜柳相 3575 2019.07.24 23:15

  周池带着白衣快速离开站场,一刻一步也不停做留往寒月城跑去,鬼王殿就算在怎么强大他们不是名门正道,这寒月城是南国有名的正道人士活动场所,一般来说没有什么重大的事,邪派人士是不愿来这里活动的。

  像鬼王殿这种大型势力,在这寒月城外活动还好,寒月城内的势力为了自保也不愿去得罪这种级别的庞然大物,但若是对方正大光明的进入寒月城,定会引来寒月城各大势力的联手对敌,那种四面皆敌的场景即便是鬼王殿的人也不愿面对,所以现在两发无论战斗多么激烈,鬼王殿都不想将战火烧到寒月城内,周池的想法很简单,外面的战事如何先不管,先进入寒月城确保闻人白衣的安全再说。

  然而这也只是他一厢情愿而已,恐怕进入寒月城后会有他更加想象不到的事情在等待着他,无论是鬼王殿还是侠王府都低估了白衣的影响力,也低估了南国各大势力的情报工作。

  这寒月城城楼上不知多少人的目光顶着周池移动,等周池完全进入寒月城后,又不知多少人悄然离开城墙不知去向。

  寒月城内发生的事先不说,寒月城外已经乱作一团,上千人的大混战在这还算是和平年代的南国本就少见,更何况是一群有武功的人引起的混战,那所造成的破坏力不是一般的士兵可以比拟的。

  短兵相接,拳肉向博,尸横遍野,寒月城外得空地上已经被鲜血染成红色,战斗中的两方人已经完全疯狂了,只要看到与自己穿着不同的人便会挥刀相向。

  好在鬼王殿一脉以黑色为尊,幽冥使、幽魂也都是身穿黑色衣服,佩戴弯刀,脸上带着面具很好分辨敌友。侠王府旗下的侠士倒是五颜六色都有,但大家都做侠士打扮,与鬼王殿这种一看便不像好人的打扮有很大差别,大致分辨一下也能找出自己人,因此误伤情况不会没有但也不多。

  两边人数相较之下,侠王府要多两成,均是各自为战不成团体,反观鬼王殿虽然人数不多,但几几向和组成简易战阵,杀伤力要强于散乱的侠士,一时间竟然与侠王府斗得不相上下,双方只间各有损失。

  战场的中心地带留出一片地域给双发老大,柳暮白、冰魔、影战在此战的天昏地暗,刀光,寒冰,镰斩相互攻伐,让城楼上观战的人目不暇接。

  这里也是整个战场的重点,等到这里分出胜负,那这场大混战基本上也就结束了。

  柳暮白持暮刀以一敌二,暮刀施展开来,仿若无形之器,刀刀往两人要害招呼,暮刀细长,但威力极大,稍不注意便能将人分割两半,暮刀刀法更是有名的以快字、巧字为主,细长的刀身在空气中受到阻力极小。而且暮刀极其轻巧,以轻云铁锻铸,除了材质极其坚硬外,拿在手中几乎感觉不到重量,使用的时候可以配合身法发挥更快的挥砍速度,威力提升了不止一层。

  柳暮白佩戴暮刀二十五年之久,他是暮刀的第一位使用者,由最初以血养刀,到现在以神御刀,刀随心动间外人已经看不见他挥刀时的速度。

  冰魔是老牌强者,在此之前与柳暮白有过交手,自然也是知道柳暮白刀法奇妙之处,应战起来虽然吃力但不显慌乱。影则完全不同,他出道时间不长,缺乏与顶尖高手的交战经验,战斗起来多是凭借镰刀的强大威力和体内厚实的内力横推敌手,以前碰见的对手都算不得绝顶强者,因此初次与这个级别的人战斗难免会落下风。

  柳暮白这种站在南国武力值最顶峰层次的人,是影之前不曾遇见过得,势均力敌是不可能的,但他一身精纯的内力也不是假的,接触几招后即使是柳暮白也不得不惊叹对方内力深厚,总的来说开挂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冰魔的寒冰宝剑不是特意标配的武器,这是他用寒冰内力凝结出来的,实际上他的武功早已不局限于兵器的形状,只是对剑法多有研究,所以平时多是佩戴剑法御敌。寒冰内力发出的剑气带着寒性,而且冰魔的攻击多是大范围伤害,这战场上无数冰雕就是证明,而这些都是被冰魔剑气误伤,还都是被寒冰攻击的余波打中才化成的,真可谓是将寒冰一道的攻击发挥到了极致。

  到了三人这个境界,战场已经不趋于地上,大家都能做到短暂的悬空,冰魔借助内力制造的寒冰甚至可以在天上行走。

  柳暮白以人御刀,以刀御人,人刀相合,他自己就是暮刀的灵魂,飞到空中自上而下攻击时,在影的眼中就是一柄长刀攻击自己,根本无法察觉到柳暮白的身影在何处。

  所以就无法攻击他的身体,要么进行躲闪要么选择硬抗。影的一贯强硬性格,注定了他的攻击方式大开大合,无论柳暮白多强大的斩击他都敢挥舞镰刀与之相抗,若不是冰魔在一旁照料,此时影恐怕已经被暮刀贯穿了。

  “刀式、无极”

  柳暮白站在地面上,竖刀在胸前,双眼微微闭合口中默念道。

  冰魔、影两人悬空在上方,见柳暮白周围升起浓厚刀意,兴中明了这一式无法躲开,只能硬抗了。

  “冰兽、白鸟”

  冰魔脚下寒冰凝结出一只白色大鸟,拖起下落的身体,然而白鸟是死物只能减缓下落速度,并不能脱离此处。

  “冰法、重山,去。”对这柳暮白抬手按下,寒冰组成的小山出现在柳暮白上空,冰魔用力踏住冰鸟后背,他自己脱离冰鸟,冰鸟受到重击朝下撞向冰山,两者带着重势砸向柳暮白。

  影也不甘示弱,通过交手他也知道单凭自己是没有办法战胜柳暮白,但现在是生死大战,与人联手一点心里压力都没有,既然冰魔大范围攻击已经锁定对方,可以想到这一击若是命中,他不信对方还能毫发无伤,双手举起镰刀封住柳暮白有可能逃离的方向。

  “死吧”

  影狰狞大喊。

  “刀式、无极,起。”柳暮白睁大眼睛,竖在胸前的暮刀横向斩出,之后转动暮刀向上飞出。肉眼可见的气流随着柳暮白挥动暮刀开始旋转,气流转动越发加快,形成旋风在暮刀向上抬起时撞向下落的冰山。

  “轰隆隆”

  一连串的撞击声,刀法重势,施展之后便如脱缰之马无法收回,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直接贯穿冰山,然而却止步于冰鸟上,两两消散天上散落下寒冰碎块。

  作为老对手,冰魔对柳暮白的攻击威力想来是很了解的,但每次交手对方都比上一次有进步,相同的招式威力却一次比一次更强大,记得三年前的那一次,这招无极刀法只在贯穿冰山后便会消失,自己虽然想到对方会有所加强所以多加了一式冰鸟,但没想到会有如此结果,真是可怕的天赋。

  影做了一式无用功,没想到柳暮白竟然都不躲开选择直接对上老大这一击,就连他自诩镰刀攻击力强大也不敢硬抗,这可是堪比钢铁的寒冰啊,就算自己的镰刀也无法全部破开。

  破碎的寒冰下落遮住了柳暮白的身影,下落中的影突然脖子上毛发颤栗,心中升起无尽凉意,下意识下急忙将镰刀挡在胸前,镰柄挡住护住颈部。

  “锵”

  出现在影身前的柳暮白拿着暮刀砍在镰刀柄上,影感觉到自己脖子两侧的皮肤上都被刀气划破,流出鲜血,若非自己这下意识挡住,这一下自己脑袋就飞了。

  “什么时候?”影大惊,镰刀乱舞,身体周围全是镰刀挥动的痕迹,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他找不到柳暮白身在何处,那就将周围空间作为攻击目标,就算不能砍中他,也要逼他远离自己,不能再让他靠近自己了。

  长这么大头一次感觉生死不由自己做主,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高估你了,现在的你太过弱了。”柳暮白出现在远处,看着在空中乱舞的影说道,之中并没有嘲讽之意,只是阐述了一个事实。

  “够了,影。退下吧!这人不是现在的你能对付的,他交给我来缠住,闻人白衣已经被侠王府的人带走了,我们这次的目标是他,你去把他追回来,若是在失败了,回去直接去冰监练功吧。”影的表现冰魔早有预料,但真的看见这样还是有些失望,手忙脚乱不成样子,一点都没有强者的样子。

  影蹲落在地上,头朝下看不清如何。只是握着镰刀的右手越发用力,手臂肌肉暴涨,将宽大的衣袖都撑起来了。

  “柳暮白,我认可你的实力,但早晚我要宰了你,在这之前好好活着留着你的命等我来取。”猛然抬起头,透过灰黑色面具,影寒声说道,声音犹如下九幽爬上来的索命厉鬼。

  “放狠话,你可知道整个南国敢跟我这么说话的人都不多,我不认为这些人里面有你,连我一式刀法都承受不住的人,还敢威胁我,找死。”柳暮白也不是容易相处的人,更何况对方是敌人,生死之敌。

  儒雅长袍飘起,直接冲向蹲在那里的影,手里的长刀起落,“威胁我的人都死了,你认为你能活多久?嗯?”

  “哼!本座的人还轮不到你来定生死,柳暮白你狂妄了。”冰魔出现在影身前,右手寒冰战刀,左手寒冰宝剑,架住砍来的暮刀。

  “走”冰魔看着柳暮白头也不回说道。

  咬紧牙关,影忍住心里怒火虽然很不甘心,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在做柳暮白的对手了,自己与他交战的心已经被他用实力粉碎了,不过等他完全适应了自己体内的力量,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与他抗衡,更进一步宰掉他也不是幻想,然而现在还是太早了。

  闪身离开交战区域,将这里留给冰魔与柳暮白。

  “冰魔,几年没见你胆子变大了,竟然拿我来练兵,就不怕我直接下狠手杀了他吗?”柳暮白也不阻拦,任由影离开,至于他说的杀自己,笑话。现在的你杀不掉我,以后的你就更别想,丧失与强者的对敌之心,即使给你再多时间也都只是一个强大的打手,永远不可能走向巅峰。

  “不错,我确实有这个想法,不过看来是我打错主意了,拿暮刀锻炼他,对现在的他来说有点太残酷了,不过我的目却也起到了,毕竟他真的已经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让他全力以赴都无法抗衡的人。”冰魔淡淡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