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神都锦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果毅校尉

神都锦绣 钟山布衣 5127 2019.05.11 10:18

  唐朝的车没有橡胶轮胎,没有金属轴承,更没有什么润滑一说,完全依靠人力推,极其费劲。

  “这得推到什么时候啊,我实在是没劲儿了。”冯宝喘着粗气,尽力地边推边说。

  谢岩比他好不到哪去,气喘吁吁地回道:“看见前面那小山丘没,天黑前,必须得赶到那去。”

  冯宝抬头看了一下,说:“挺远的,能不能歇会儿再走?”

  “不能小歇片刻,天一黑,看不到路就没法走了。还有,我感觉温度下降的非常厉害,如果不能进山找个背风的地儿,我怕今天晚上都过不去。”

  听谢岩这么一说,冯宝也不好多说什么,他也感觉到越来越冷,确实应该找个地方避一下,要不夜晚的寒风,没准能把人吹成冰棍。

  既然思想得到统一,那么行动上当然得密切合作。

  两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紧赶慢赶地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抵达那山丘,趁着最后一丝光亮幸运地在背风面找到一处很浅的山洞。

  说是山洞,倒不如说是一个坑,一个大一点的坑,而且往山丘底部延伸出一段,若是从空中看,如同带把的炒锅一样。

  从车上卸下包袱和粮食,再把依旧昏迷的伤者安顿好,谢岩让冯宝去生火,自己出去捡柴,毕竟一夜光景需要不少木柴。

  来回跑了四趟,总算攒够一夜所需木柴,谢岩在火堆里搭起一个简易石灶,转头找了半天,没发现有罐子和锅一类的东西。

  “坏了!”谢岩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忘记带装水容器了。

  冯宝见谢岩发怔的样子,略加思索就明白是怎么回事,走几步弯腰捡起一物,递给谢岩道:“用这个。”

  接过一看,是一个头盔,谢岩立马明白了,嘴上还说了一句:“你倒是聪明,这也能想到。”

  冯宝斜了一眼谢岩,略显不屑地道:“不是我聪明,是你上学那会一定没仔细听,古代士兵和将领的头盔,都是可以用来作为装水的容器或者用来煮食食物的。”

  谢岩未作声,心里却道:“你是家学渊源,我可不记得老师说过。”

  不管怎么说,有了头盔当饭锅,吃饭问题总是解决了。

  没用多少时间,一头盔小米粥算是熟了,两人饿了一整天,这会也管不了好吃不好吃,你一口我一口的来回传递头盔,很快吃光。

  又弄了一头盔小米粥。这次没吃完,剩下的一点也没浪费,全灌进了那个昏迷的伤者嘴里。

  解决完吃饭事,两人围在火堆边取暖,身上各自又多加了两件军衣,当然也没忘记给伤者加上。

  冯宝从地面捡起一根枯枝,一边拔弄火堆里的柴禾,一边想起什么,说:“谢警官,你不是东北人吧?” 1

  “嗯,我是南京人,在北方读的书。”

  冯宝毫不意外地继续道:“其实吧,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猜到你是警察。”

  “哦——”谢岩颇有点意外,抬头看一眼冯宝,等他说下去。

  “老头子说过,村里的年轻人都跑出去打工了,一年到头只有春节才回来。”

  谢岩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冯宝说法。

  “那个老警察倒真厉害,居然诈了我一句,估计我当时要是假装没听见,应该就没后面的事情发生。”冯宝很遗憾地又说了了一句:“可惜啊,还是棋差一着。”

  “你的反应够快了,对了,那老太太……?”

  冯宝接过话道:“我不认识,路上见她可怜,给了一千块钱,帮我打个掩护,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有件事,我一直没弄明白,当时你的声音从正面传过来,为什么最后你从后面出现?”谢岩问出他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

  冯宝没有回答,想上一会儿对谢岩一本正劲地道:“既然老天爷把你和我送到了大唐,那过去事情也就算是故事了,我都告诉你得了,省得你总是掂记。我们家,祖上就是盗墓的,后来不知道出了啥事儿,到爷爷那辈儿就改成收货的,老头子,也就是我爹,到四十岁还没孩子,怀疑生不了,就领养了一个,也就是死掉的亮子。谁知道几年后,我出生了,老头子对亮子的事就

  很少问了,亮子心大,也有本事,在道上没几年便混出来,那一次被警察抄了,其实是他想要独立门户的事,亮子对老头子的事知道不多,但我们‘冯家祭祖’这事,他倒是知道点,这么些年,老头子年年祭祖都很正常,没出任何意外。今年年头,老头子查出了绝症,他对生死看的很淡,但就是一心想埋到祖坟里,没办法,我只好在祭祖那天,把他骨灰给埋进去,弄完祭祖这事,我也不知道犯哪门子抽,想要回祖宅瞅秋,结果、结果就到这儿来了。”

  “唉——”冯宝重重地叹息一声,又说下去:“祖坟那地儿,其实是我冯家最后的避难地。有机关,有陷阱,可是我真不想杀人,更何况你还是警察。所以我利用装有回声和传声装置的机关,把你骗过去,就是想突然袭击,把你推到水里,等你自己爬上来的时候,我早就远走高飞,从此世上再无‘冯三爷’。反正我是不打算继续干了,只想好好地快意人生,偏偏你那一棍刚巧打到

  我腿上,我立足不稳这才掉下去,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没必要多说了吧。”

  谢岩轻轻点下头,跟着道:“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那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大家研究一下。”冯宝反问一句。

  谢岩摇头道:“没想好,反正不管怎么样都得活下去,总不能莫名其妙地死在这里吧。”

  “那我们可得说好咯,在这个时代,我们是彼此唯一了解对方的人,我可以保证不害你!谢警官,我想你也不会那么干吧?”

  “放心吧,我是警察,更不会去伤害谁。”谢岩很认真地说。

  “行,看你这人挺实诚的,信了你。”冯宝冲着谢岩咧嘴一笑,然后说:“那我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谢岩奇怪地问:“你困了?”

  “没有,我就那么一说,真要睡,也得轮着来,这地方,人没有,野兽可就不一定了。”冯宝说着向火堆里又加了点柴,然后起身道:“我再去烧点水,老头子生前说过,古人短命,很大原因就是喝生水,太不讲究了。”

  谢岩没去管冯宝的事,而是趁着这功夫检查了一下伤者,看看伤口有没什么变化……

  “那家伙怎么样?”冯宝加柴烧水,等谢岩回到原位坐下后才问。

  “还行,就是有点发热,如果今晚不发高烧,明天就可能醒过来。”谢岩边帮忙加柴边说。

  冯宝添了最后一根柴,坐下道:“要不要给他弄点药吃,好不容易救活,别给整死了,免得我们白忙活一场。”

  “你可真大方啊!你身上这些东西,在大唐那可比黄金还要珍贵,不到万不得已、生死关头,就别拿出来,况且你也没多少不是。”

  “我不是怕那个家伙死吗?”冯宝嘟囔了一句,说完眼睛一亮,冲谢岩神秘一笑,问:“谢警官,你想不想知道我身上有什么?”

  “不想知道。”谢岩很出乎冯宝意外地回答,不过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想来不外是野外生存和急救之类的东西,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收好就行。”

  “看不出来警官你很聪明嘛,这都能猜得出来。”冯宝失去了显摆的机会,但嘴上却不失风度。

  这里没有灯,没有电,除了一堆火,外加三个人之外,什么都没有,除了聊天说话,其它什么事也干不了。

  他们各自说了许多往事,无论好的坏的,都当成故事来听,对他们来说,从现在开始,才是新的人生起点,二十一世纪的

  往事,只能永远存留于记忆当中。

  这一夜,或许是兴奋,或许是寒冷,又或许是害怕,他们都没有睡意,说到开心处,他们对空当歌;说到郁闷地,他们仰天长啸,以作发泄。

  他们太投入了,以致于那个伤者,几乎被他们遗忘了。

  天光放亮,却不见阳光,天空厚厚的云层,挡住了太阳的温暖,风吹来,把人身上最后一丝暖意带走,独留下彻骨的阴寒。

  “这是要下雪的节奏啊!”冯宝又加了件军衣,不无感慨地说道。

  谢岩煮着小米粥,没接冯宝的话,而是说:“别乱发感慨了,拿水漱漱口,过来吃东西。”

  “咳、咳……”空中传来咳嗽声。

  “被风呛着啦?注意点儿,在这冻感冒,可是会死人的。”谢岩提醒地说。

  “没有啊,我以为是你被……”冯宝突然停了下来,刹那间,谢岩突然也意识到什么,迅速起身,一个箭步来到伤者面前,俯身察看。

  “咳、咳……”伤者忽地发出声音。

  “他是不是快醒了?”冯宝凑过来小心地问。

  谢岩低声道:“应该是,以后说话小心点。”

  冯宝默然地点了一下头,算是回答了。

  等上许久,伤者既没清醒,也没有再发出声音。

  直到两人吃过早饭,伤者都没有任何动静。

  “要不要给他也灌点粥?”冯宝见还剩点小米粥,就提议道。

  “行,你去扶他坐起来,我来喂。”谢岩答道。

  一口、两口、三口,谢岩用自制简易木勺连继喂伤者小米粥,大概喂得有点快、有点急,伤者嘴角溢出不少,刚想伸手去擦拭,忽见伤者一阵轻微颤动,紧接着“咳”出声来,他嘴里没咽下去的小米粥,化成雨点一般,喷地谢岩一头一脸全是。

  “他娘的,这谁啊,想呛死老子不成?”一句听着粗鲁,实则并无力气的骂声传出,令谢岩喜出望外,他一边擦去脸上的粥,一边说:“你可算是醒过来了。”

  “什么意思?这又是在哪?”伤者极其茫然地问。

  “别乱动啊!”冯宝感觉到他想起身,急忙抢先说道:“战场上,你受了伤,又从马上掉下来,还摔断了左臂。”

  伤者闻言,这才注意到身后还有一人。

  冯宝用粮袋抵住伤者后背,然后走到他前面,先仔细打量一下这位满脸虬髯的汉子,这才说:“你没事儿吧?”

  “老子我……”伤者突然意识到,眼前两人应该是自己的“救命是人”,于是停了话头,不好意思地干笑一下,继续说道:“没事儿,本都尉上了战场,从来不计较生死,何况受了伤,死不了就行。”

  “好汉子!”冯宝竖起大拇指赞一句。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伤者似乎恢复点力气,说话显得有力许多。

  “和您一样,大唐府兵。”冯宝随口应道。

  伤者再问:“哪个将军麾下?”

  “就在将军你的麾下啊。”谢岩抢过话来说:“激战中,将军落马,我俩只好拼死护着将军脱离战场,眼下在哪,我们也不

  知道。”

  “什么,你们两个浑球,竟敢临阵脱逃,还拉上老子一块儿跑,简直、简直就是我左武卫的败类、耻辱!”伤者怒发冲冠地大吼。

  谢岩和冯宝对视一眼,都有点哭笑不得。

  等了一会儿,冯宝才道:“脱离的时候,我们的人和敌人,要么死光了,要么跑远了,我们要不是发现你还活着,谁愿意拉上你跑路啊,还跑到这荒芜人烟的破地方。”

  伤者听后眼晴一亮,急忙问:“这么说,不是临阵脱逃?”

  “当然不是!”谢岩很肯定地说。

  “那就好,那就好,我老刘家只有战死的,决没有逃跑的。”

  “将军姓刘?”冯宝问。

  “本将刘定远,官拜果毅都尉,以后称呼都尉即可,别将军、将军的乱叫,让人笑话。”

  “现在不是,以后也肯定是将军,咱这是提前一些吗。”冯宝恭维的话惹得刘定远“哈哈”笑起来,最后停下笑声说:“你小子很会说话,本都尉很喜欢!”突然,他好象想到什么,又问:“对了,你们说是我麾下,可我怎么好象没见过呢?而且一点印象都没有。”

  谢岩早有准备,立刻说道:“都尉麾下人数众多,哪能个个都认识。”

  冯宝在一边也补充道:“更何况,都尉从马上掉下来,头部受到撞击,忘了一些事很平常的,不奇怪。”

  刘定远眨眨眼,似乎努力在回忆什么。半晌后道:“想不起来了,不过脑袋现在都还有些晕乎,定然是受了伤,忘了。”

  “就是就是,伤好了,兴许就记得了也说不定。”冯宝赶紧顺着话说。

  “哦对了,你俩谁叫冯宝?谁叫谢警官?”刘定远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句。把他俩吓得浑身一紧。

  冯宝瞧了谢岩一眼,然后尽量保持镇静地语气地说:“我是冯宝,他叫谢岩。”

  谢岩从冯宝这句话里,听出了别样的意思,冯宝刻意回避了“谢警官”三个字,用意很明显,就是想听听刘定远对自己二人的事知道多少?又是从哪里知道的?

  刘定远先对着冯宝说:“你是冯宝。”接着头一偏看向谢岩道:“你叫谢岩,那他为什么叫你‘谢警官’?”

  没等谢岩想好怎么回答,刘定远又问道:“你识字不?”

  谢岩有点跟不上刘定远的思路,只好点点头,表示自己“识字”。

  刘定远见状一惊,再问:“你进过学?”

  谢岩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再次点头。

  “原来如此!”刘定远一脸恍然大悟地表情,令谢、冯二人不由得面面相觑,完全不知该怎么理解。

  好在,刘定远很快自己给出答案,就听他说:“谢岩,姓谢名岩,字警官,嗯,一定是这样!”紧跟着,他又轻叹一声后说:“还是读过书认识字好啊,连名字都起得这么有讲究!警官,警官!大将军曾经说‘为将者,当每日自醒、自警、自悟,若他日从政为官,亦当如此’。”说完,他再次看向谢岩,用一种十分赞赏的语气道:“好小子,有志气,你以后一定可以作官,而且是大官。”

  谢岩彻底无语了,他作梦也想不出刘定远会如此理解“警官”这两个字。

  “警官,是这个意思吗?”冯宝冲着谢岩挤挤眼,坏坏地笑问。

  “就你话多。”谢岩白了冯宝一眼。

  有些时候,没否认就等于了承认。

  不过,谢岩还是没忘问一句:“都尉既然不认识我们,又如何知道我们名字呢?”

  刘定远道:“昨晚做了一夜的梦,就听到有人说这说那了,除了知道说话的人叫冯宝、谢警官,别的一句不懂,也听不清楚,眼一睁就看见你俩,要是这都还不明白,当本都尉是傻子不成。”

  “那是那是,昨晚说多了,吵着都尉了。”冯宝敷衍一句,随即转首对谢岩道:“警官,火快熄了,你快去加点柴,再烧点水,我陪都尉多聊聊。”

  谢岩早就看出来,刘定远是个粗鲁率性之人,而冯宝年纪不大,却社会经验丰富,十分滑头,现在冯宝想支走自己,明显是想“套”刘定远的话,所以没有反对,假装发现火快熄灭一般,快速离开二人身边。

  搬柴、加柴、弄水……谢岩忙得不亦乐乎,偶尔看一眼相谈甚欢的刘、冯二人,心想:“这位刘都尉,怕是什么都说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